秋叶原

All posts tagged 秋叶原

《日本書記》与《古事記》并列,是日本两部最古老的国家编撰史书——以及神话集。近日翻看其第一卷开头《神代》之卷,发现一个惊人的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在日本史书中,竟然记载着飞天面条大神的名字。

对于不知道飞天面条大神是何方神圣的同学,请了解一下飞天面条神教。(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讽刺型的人造宗教,以幽默的态度来揶揄「智能设计论」或者说「神创论」的观念。)

本来这是一位美国大学生的理念作品,但却在逐渐欧美文字用户群体的互联网范围内蓬勃发展,并传播到世界各地。直至今天,我居然在《日本書記》中发现了飞天面条大神的身影!

本文开头的书页图片转载自维基媒体,且根据维基文库《日本書紀/卷第一》,本段内容是:

「一書曰:天地初判,有物若葦牙,生於空中,因此化神號天常立尊;次可美葦牙彥舅尊。又有物若浮膏,生於空中,因此化神號國常立尊。
次有神,埿土煑尊〈埿土,此云于毗尼。〉、沙土煑尊;〈沙土,此云須毗尼。亦曰埿土根尊、沙土根尊。〉次有神,大戶之道尊〈一云大戶之邊。〉、大苫邊尊;〈亦曰大戶摩彥尊、大戶摩姬尊。亦曰大富道尊、大富邊尊。〉次有神,面足尊、惶根尊;〈亦曰吾屋惶根尊。亦曰忌橿城尊。亦曰青橿城根尊。亦曰吾屋橿城尊。〉次有神,伊弉諾尊、伊弉尊。」

继续阅读

2016年8月,我去日本的东北地区以及关东地区旅游了一番,其中10天住在东京,因此也经常前去秋叶原逛逛。

说到秋叶原,回忆起来,最早的印象应该是《秋叶原电脑组》这部动画作品。但当时还不知道秋叶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还以为只是作品中架空世界的一个名称而已。之后真正开始意识到现实中位于日本东京的秋叶原地区,要算是中学时代每月必买的《动感新势力》以及《动画基地》对日本御宅文化的介绍。当时伴随着秋叶原而来的有两个文化话题:电车男、女仆咖啡店。

女仆咖啡店在我心目中即是秋叶原的标志性元素,因此我很早就去过女仆咖啡店——早在2009年,距今7年前的我的第一次赴日之旅。不过当时还是日语说不上两三句的状态,还是请了翻译一起入店的。由于存在着语言交流障碍,因此后来的几次旅行中并没有每次都去——只是期间去过一次伪娘咖啡店,以及一次想去池袋的执事咖啡店却被告知没有预约而未能入店。哦,另外倒是也去过台北地下街的女仆咖啡店。

而这次的日本旅游中,则是不仅去了4次@home cafe女仆咖啡店,还去了另外的两家—— CureMaidCafe Mai:lish。回来后还很凑巧——8月19日@home cafe的三位女仆来参加上海萌樱会9的舞台表演,我也通过和邪社的渠道申请对她们进行了采访。我想把这些零零总总的经验,综合起来,加上我在店内看到的想到的,写成这么一篇文章,来探讨一下女仆咖啡店的核心文化——女仆的魅力,或以文艺修辞来说:女仆的魔法。

继续阅读

 

行程前几篇:《序篇》《交通篇(上)》《交通篇(下)》《北海道城市篇》《北海道自然篇》

这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从北海道飞向到本州岛。说“本州岛”大家或许会比较陌生,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包括东京、大阪、京都等地在内的日本四大岛中最大的那个岛。这次旅行团的后半段将会在东京度过。当然,基本是一些常规景点加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

继续阅读

旅行的第四天,也就是实际自由行的最后一天,我的安排是在东京都内购物。

不过由于前一天的巡礼逛得太累了,外加好像早餐吃得不太舒服,总之肠胃很不适。(回国后和朋友说起此事,朋友总结三个字:吃多了)所以这一天我早上逛完了银座和原宿两地之后,中间回宾馆休息了四五个小时,然后到了近晚上的时间才与翻译藤原小姐一起逛秋叶原的。

也由于身体不适,所以这天没怎么用单反拍,有些就是用iPhone和胶片机拍了。

先说早上。早上了首先来到了位于原宿的EVA STORE。

继续阅读

在上篇中,我带着大家追根溯源地了解了女仆和女仆咖啡店的两种文化源流——来自日本现代的萌文化,以及来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经典女仆文化。在本篇我想说一下我自己的女仆咖啡店经历以及发现的一些小细节小现象。

我生活在魔都,最早是07年找到一个时尚艺术展会上临时设摊的女仆咖啡店,后来萌果酱、美萌相继开业,我也去过多次。(Luna有没有去过忘了…)
 

 

(我在@home cafe的主人卡,正面)
日本方面,三次圣地巡礼我都住在东京,因此也都去了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店。第一和第三次去的是一家名为@home café的店,中间一次店名忘了。这里就来说一下@home café。日本的楼房都是一幢一幢小楼,秋叶原电器街也大多如此。(也有像Yodobashi那样大的电器商场)@home café基本上是在一幢小楼内,每一层一个主题,例如我第一次去的是标准的女仆咖啡店,第三次则是去了名为“@home café 華”的日式和服主题女仆咖啡店。此外,我记得还有水手服主题、Cosplay主题等等的楼层……

日本女仆咖啡店力图塑造的店内气氛,真的是“宾至如归”,不不不,准确来说就是要塑造一种“主人回家”的感觉。女仆对男女顾客的称呼分别是「主人」和「大小姐」,而且是一直挂在嘴边的。不像某次我去中国女仆咖啡店,女仆说着说着就忘了,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使用敬称,她也没反应过来。

日本的女仆咖啡店会限制顾客的停留时间,店中她们把这个称为“离家时间”,意为主人回家后过一段时间就将要离开。离家时间通常是一小时。

日本女仆咖啡店的每个女仆都会在身上挂一块写有自己昵称的名牌。这样做大概是为了方便主人在玩游戏和拍照时点名,特别是没有被接待到的主人也能很快地指出想要与哪位女仆游戏或合影。

不过,据我观察,日本女仆咖啡店的客人大约一半都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上班族男青年!有点出乎意料。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去的时间有关,由于行程的安排,我三次都是周四白天去的女仆咖啡店。

日本女仆咖啡店有一套可以说已经成为标准文化的习惯,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女仆将餐点送到桌上后,主人们在食用之前,要和女仆一起完成一套动作。主仆都会将手摆成爱心形状,左一下右一下再往面前的食物伸出,嘴里配合着念出“Moe~Moe~Chu~”三个单词。女仆介绍说这是“让食物变得更好吃的魔法”。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意识,可是很遗憾,在大陆这边我所去过的女仆咖啡店里没有一家有这个传统。

此外,日本女仆咖啡店主人与女仆合影时,也有三个“标准动作”。一个是主人和女仆分别伸出一只手,合成爱心;另一个是双手握空拳弯曲着放在脑袋上,做出“喵”的动作;第三个也是双手握空拳,放在下巴处,做出“Moe”的动作。其实我倒是希望那家和式的@home café 華女仆咖啡店能有更符合主题特色的拍照动作,不过好像还是这三个。

还有和女仆做游戏,记得当时在@home café 華店内有三个游戏可选,其中一个是夹红豆的游戏,具体来说就是主人和女仆在三分钟时间内,用筷子把桌面上的红豆夹到碗里,时间结束后比谁夹得多。我一听就选了这个游戏。我想筷子是我们中国发明再流传到日本的嘛,而且我从小就用筷子,怎么说也不会比日本人用起来差劲吧!而且这游戏也更符合这家女仆咖啡店的和服主题。可惜,最终我没能为国争光,以27:28颗豆子输给了女仆。比赛结束后她告诉我我的成绩较之其他和她比赛过的主人来说算挺不错的了。不过我就开始心想是不是她在安慰我,以及这一豆之差的胜利是不是也完全由是她精心控制——既不让主人获胜下次仍可继续挑战,也不至于让主人输得太惨。

以上就是我在日本女仆咖啡店的一些经验和发现,其实,我还到过位于东池袋附近的执事喫茶店,不过仅仅是到了门口,随行翻译帮我问了一下,说是要预约,就遗憾没能体验一下。

希望中国大陆这边的女仆咖啡店也能逐渐培养起这些女仆文化的习惯,并逐渐多元化、主题化发展,给主人以切实的归属感。而不要向着“穿着女仆Cos服的咖啡店”甚至是“桌游店”发展。

 

(我在@home cafe的主人卡,背面)
@home café 网站: http://www.cafe-athome.com/

CR琵琶湖支社社长超长的《Blog主介紹-MAID CAFE 履歷》:http://www.cuhkacs.org/~yanlee/blog/read.php?68

在日本的第三天,在王小姐的陪同下去了动漫圣地秋叶原,并把父亲晾在宾馆了。其实第一天到东京的夜晚就逛了秋叶原,但因夜已深且语言不通所以没有深入,只是沿着秋叶原中央大道来回走了一次。而第三天白天的这次,则完全进入秋叶原的各类店铺观光一番,还买到了想要的东西。

第一目标:买一台Sony DSC-HX1相机。其实经过前一日冒雨拍摄镰仓江之岛的各场景,相机估计已经有一些进水了……至少在拍摄过程中镜头已经多次沾到雨滴并且被我用手擦掉……所以估计就算没有损坏,拍摄质量也有所下降了。正好年初时看中一台当前使用相机(Sony DSC-H2)的升级版,即和谐1号,一直想买但没有出手。这次到了世界闻名的电子街秋叶原,就下决心买了。加之早上用餐时听导游说日本最好的商品是在自己国内销售的,就算同样是“Made in Japan”,在外国销售的也要比在日本国内销售的要次一级。这就更加深了我要就地买下的决心了。

继续阅读

东京第一日
今天是到东京的第一日。下午到达宾馆,问妥相关事宜后,就冒险似地和父亲两人出发去秋叶原,可是啊可是,一路上吃饭没问题购物没问题坐出租没问题,就是问路问题很大!没有足够详尽的地图,日本人也基本听不懂英语(吧?)而且据说就算他们会说,中国人也很难听懂日本人想用英语表达什么……

最终还是到达了秋叶原,不过是出租来回的,单程都要2000多日元。因为工作日又是很晚了,所以没看到发传单招揽顾客的的女仆和cosplay的MM,但一路上还是拍了不少广告去了几家店铺的。

 

JR线秋叶原站的招牌,《电车男》里经常出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