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三月, 2012

啪啪啪!啪啪啪!

 

开通这个博客已经五周年啦!

 

这次不能错过啦!

 

今年我开始总结、整理并索引。以整改博客上方过于长条的“关于我”为契机,整理出了《博客发展轨迹》《Cosplay及人像摄影作品索引》《工具箱,數碼言靈》三个能代表我生活中所关注的不同方面,更准确地说是我生命中持续创造或选择的三个方面的帖子。

 

有了这些整理贴,我就可以像发名片一样,在与陌生同好的沟通中方便且主动地展现自己。

 

仍要提起感谢的话:在此感谢访问过我空间、正在访问我的空间以及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访问我空间的朋友们!

 

当然,在这五年来互联网世界风云变幻,从互联网发展移动互联网,而百度空间依然为我提供者坚实的创作与分享平台。我也要感谢百度空间!

 

 

 

2007年3月26日~2012年3月26日,wildgun开博五周年。wildgun百度空间开启五周年纪念 - wildgun - ???

 

 

前几个月,在网上查资料时发现了一句好诗:“无端岁月堂堂去,万种情怀的的来。”这句话是由巨赞法师示予南怀瑾先生。这句话很棒,因此现在作为我的QQ签名而挂着。

这句诗中点睛之笔,同时也是较难理解的,便是“堂堂”与“的的”两字。作为中国人,多多少少能体会到其中的些许意思,但不仔细思考的话很难把握住。下面我就把我自己的思考过程同时也是赏析过程记下来:

堂堂,让人联想到的是富丽堂皇这样的词。而堂本身也是一个名词,是建筑物中的大堂、厅堂。然而此诗句中“堂堂”是做副词,用以形容“去”。这无端岁月是怎么个去法的呢?

我又联想到了一个词,叫穿堂风。小时候家里还没有空调,暑假里就把前屋的窗和后面的门打开,让空气对流,然后把一个躺椅放在过道中我就躺在上面午休。因此,“无端岁月堂堂去”给我一种强烈的画面感,那就是人独立在四四方方但四面无墙的大堂中,时间像夏日流风一样从身边穿过。比起孔子临川时的“逝者如斯夫”,更有一种人的身临其境感。

再看下句“的的”,这就更难品了。“的”的最常用解释就是一个无意义的副词。这时我联想到了两个词,一个是“的确”,一个是“有的放矢”。于是,在上面的那幅图景中,又有万种情怀仿佛千万支箭从大堂外从四面八方的空间中向我心射来,直中目标,扎扎实实。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堂堂的的啊!

记得在《千秋一寸心:周汝昌讲唐诗宋词》中,周汝昌先生提到中国诗人都是画家或是对绘画技巧了然于心的人,他们在诗句中所描述的景物,皆有绘画的笔法与趣味。读巨赞法师此诗句,尤甚!

入木记·Cosplay摄影私影篇:前言

从Coser演进为Cos摄影,是我近两年的一大变化。生活啦,兴趣啦,话题啦,人际关系啦也都随之有了相应的变化。当然,摄影是一门很深奥的艺术,而Cos摄影在我看来也应当归属于其中主题人像摄影的一部分,因此也不是我这里能全面概括的。因此本文也和之前好多年前写的《入木记》一样,以点滴记录而不成线索的方式记录下一条条分散的经验。

 

入木记·Cosplay摄影私影篇:组织

 

如果说舞台比赛还可以有音乐、动态和走场变化来表现剧情及人物关系,那么拍照就完全考验服装(包括道具)、动作及神态的静态功夫了。

 

要注意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拍摄之前要确认选择所选场地是否允许拍摄,如果有不确定因素(比如需要和保安躲躲闪闪),应该事先与Coser、摄影师及其他参与人员说明情况。

继续阅读

花了大约一周的时间,把两季《薄樱鬼》看完了。其实寒假里因为重温了红白机游戏《热血时代剧》,因此就对日本幕末江户时代开始感兴趣起来,想找一部类似于以前看过的《雨月》的动画。再加上正好朋友约我三月拍《薄樱鬼》的Cos,便把这部有关新撰组的动画找来看了一下。

 

总体来说,挺符合我期待的,但在细节上也略有不足。首先,这部动画和很好地表现了日本武士的精神在新旧时代转变过程中受到的考验以及各人的挣扎和改变。对当时日本生活场景、军队场景以及各种著名的文学意象之物都有不错的阐述。其次,这部动画的剧本也是挺难写好的,因为它是基于现实中新撰组的历史来写,是凋零之路,是败兵之篇。英雄易写,战死沙场的英雄也好写,但节节败退的英雄,却需要一定的编剧能力才能驾驭。除了对日本江户风情与战争的表现外,这部动画让我喜欢的另一个原因是明快的节奏,故事紧凑不拖沓。

 

再来说说一些不足之处:其中一个不足之处就在于部分情感细节反复多次出现。例如,男:千鹤你要留下。千鹤:不,我要和你们一起。——这样的情节在整部动画中反复出现了十次以上,连最后一话土方岁三好像还为此而迷茫。此外有关武士精神在新时代新兵器面前的迷茫也出现了多次,我觉得只需将近藤勇局长作为一个典型就可以了,其他可以省略。

 

另一个缺点就是鬼之一族的目标不不明确,似乎纯粹是为了增加剧情矛盾而找茬来的,一会儿帮助某某藩,一会儿又背离。而另一方面,纲道医生作为从故事第一话就提及的隐藏主线人物,到后期剧情明显不给力,未能起到将所有事件都连成一条线的作用,反倒是在《碧血录》后期不明不白地就被杀死了。而讽刺的是,嘴上说着要解决掉罗刹部队的土方岁三、山南以及平助,其三人借助的本身就是罗刹的力量。

 

在新撰组中我最佩服的一个角色是局长近藤勇。大叔好样的!虽然在《碧血录》中有暂时性的迷茫,但大多数时间则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待人亲切、热情、平易近人,临危不乱、举重若轻、颇有中国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大将风范。最终虽时局不应未行切腹,但仍从容赴死,而且也是新撰组中为数不多的没有喝下变若水获得罗刹力量的人。比起其他柳眉细眼略显女性化的角色,这位浓眉大眼的局长才是幕末战火纷飞年代耶马台魂的真男人啊!

 

那么,期待拍Cos时的进一步认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