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七月, 2014

 

 

 

其实我每一次去日本,在出发之前世界上总会冒出一些让我担心一阵的事来。比如以前的禽流感,后来的大地震与核泄露,再后来的中日关系等等。今年这次也并不例外,之前刚不久就有安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不过想想反正中日关系也就那样了政客们的事反正也不会立刻反应在我这个旅行者身上。但没想到此时此刻更严重更迫近的危机来临了……

 

就在我出发前没几天看到了一条新闻,7月4日在太平洋上新生成的2014年第8号台风“浣熊”,预计将横贯日本列岛而过。记得当时微博上还有一张配图,是台风预计轨道由南向北打了弧线,到了上海以东海面急转向右,形成了一个朝东开口的抛物线。当时第一反应是和大家一样转发“哈哈哈我魔都结界威武!”但再一看日期那就不太对了了,预计台风登陆日本本州岛的时间以及地理位置和我的行程几乎一样!而预报中台风影响京都及大阪两地最严重的日子,正好是我从上海起飞的7月10日,以及自由行安排参观博物馆的7月11日!

 

于是,接下来的这一个礼拜,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关心一个台风的动向路径。看着日本雅虎以及国内气象网站的各种消息。就在出发前一天晚上的漫画练习纸一角,我还画了个简笔画的扫晴娘,祈祷台风不要影响行程……

 

 

 

及至7月10日中午登记出发时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下起了大雨,并且愈下愈疾。飞机在跑道上盘旋了近三刻钟才等到雨势稍小得以起飞,一切似乎都昭显着台风的威力。

 

继续阅读

就在2014年夏日伊始的7月10日至7月14日之间,我又进行了一次赴日旅游。与前四次前往东京及神奈川湘南地区不同,这次是我第一次到访京都及大阪地区,亦即所谓日本的“关西地区”。尽管一东一西地点发生了改变,但旅行的原动力还是源自日本的动画漫画及游戏。

 

两三年前有几部以日本平安时代文学为主题的动画,例如《源氏物语千年纪》以及《超译百人一首歌之恋》这两部,在看完了动画之后,我还去把其文学原作(当然是中译本)找来读完了,外加以前就读过《伊势物语》、《竹取物语》、《枕草子》等日本传统的文学作品,因此我对日本平安京时代的文化就越来越有兴趣了,而平安京到了现代,即是关西地区的京都。

继续阅读

说明: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7月的《大众软件》杂志上,题为《科学与妄想夹缝中的2.5次元 动漫游戏里的智能终端》,刊登时有所修改。本帖中为原始文稿。

 


是我,我是科学和天才的产物,一个端庄雅致的姑娘,六千年来苦难中生长出来的花朵。”——《未来的夏娃》*。

日本动漫游戏作品的主题多种多样,而且往往在虚构的故事中映射出现实的事件和情感,在现实故事中又点缀着超现实科技的幻想元素。现实世界中从上个世纪贝尔发明电话机到九十年代互联网的兴起,再到最近三五年内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通信技术和智能终端正日新月异地革新着,而日本动漫游戏作品中也反映出了这一时代的变化,并且还赋予了其更为酷炫和更为超现实的功能。那么下面就让我们看一看近年来一些作品中哪些功能已经被实现,而哪些技术已经在现实中初露端倪。

继续阅读

夏(shu)天(jia)又到啦!

于是读书计划再启动!

本次准备读完《罗德斯岛战记》一套五册。

《圣经》旧约从《撒母耳记》往下,新约从《希伯来书》往下起读。

其他正在考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