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1

这是KID社制作、娱乐通在中国大陆发行的一部AVG,买了很久了都没玩,这几天每天花了零散的几个小时,把这个游戏玩了一下,通了熊野柚香和稻敷枫的TureEnding和GoodEnding。

说实话,这是一部很简陋的作品,作品很短小且不精湛,是标准的AVG作品,但基本没什么亮点,可以说是KID破败之际的象征。

游戏背景描写的是2026年战争以及天象剧变后的日本东京,有关几个超能力孩子以及平民孩子之间的故事。其实这里的战争也好,超能力也好,至少就我玩的这两条线而言仅仅是作为可有可无的背景,毫不深入关键剧情,而且这两条故事线也并不感人,与游戏包装盒上写的“我在这里,与你一起寻找生存的意义……”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本来想攻略枫线的,却因为一个模棱两可的关键选项而走到了柚香线。不过后者虽然在共同线中剧情少之又少,但也并不讨厌就继续了下去。没想到设定很讨人胃口——机械女仆啊!!!可惜,并没有展开多少。而回过头看枫线,虽然同样提及了一些令人揪心的家庭纠纷,但整体来看剧情也是显得平淡。

剧中唯一的亮点,或者说让我觉得可圈可点之处,就是男主角的吐槽和毒舌啊!接二连三如秋风扫落叶般饱含萧杀之气的吐槽,真是一大看点啊!

综上,如果这是一部国产同人的话,大概我还能接受(事实上有些国产同人对玩家情感的调动和剧情的挖掘已经超过它了),不过作为日本商业游戏的话,我看这是一部不成功的作品。

嗯,刚才下午去听了唯优声优学院的一节公开课,刚回来。为什么是小记呢?因为收获不大,或者说,与我本人的期待不符。

本来是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活动,在参加之前大致预料到了会比较正式化,不过却没想到今天公开课上完全没有技巧性的东西,基本上就是几位上译厂的老师、办这个学院的院长、还有一些老前辈以及相关合作单位领导的讲话,当然还有一些前期学员的参加体会。

继续阅读

这里要介绍的神明,是我所了解的相貌跨度最大的一位神明。当然不是说孙悟空那种七十二般变化,而是说这位神明在人类文明的演进过程中,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位就是源自古印度的大黑天,亦名奎师纳。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引用文字来自维基百科或百度百科。

奎师纳,“新译作“克里希那”Krishna梵文的意思是黑色,因为黑色能吸收光谱中的七种颜色,代表了他具有一切的吸引力。黑天为佛教旧译。是印度教诸神中最广受崇拜的一位神祇,被视为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是诸神之首,世界之主。”

 

我了解的这个神明是出自《薄伽梵歌》,他指导了人类的一位君王打赢了一场战争。书里他挺NB也很帅的!

继续阅读

又练习了。上次说可乐玻璃杯表面花纹太碍眼,于是这次就干脆试试看光滑的表面——酒杯和酒瓶。

酒瓶是08年那会儿喝的,酒杯也是那会儿买的,后来就没动过了……囧。

 

拍之前先洗了一下,于是大概还能看到残余的水滴或是毛巾擦干后留下的纤维……orz

不过杯壁上没了花纹,果然成功率有所提高。

 

继续阅读

2041年,梵蒂冈宣布宇文乾巽为真福。
二十一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华北地区佛教信众普遍认为宇文乾巽是在世的菩萨,号“赤白”、“慈云”、“医无量”、“调御丈夫”等。

2105年,宇文乾巽被梵蒂冈册封为圣人。

二十二世纪中叶,中国佛教各宗各派认定宇文乾巽为药师琉璃光佛转世。

踏,踏踏——踏踏踏——

 

从脚底下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一只丧尸奔跑在广袤的华北平原麦田中,周围高大乌黑的成片麦秆随着它横冲直撞的步伐此起彼伏,东倒西歪。麦穗像无数锋利的手术刀刀片似的擦过它的皮肤,划过它的脸颊和手臂,留下无数道细小的伤痕,并从中渗出了污血与皮下脂肪混合在一起难以名状的粘稠液体,凝固在白大褂上。
这是宇文乾巽感染丧尸病毒的第169天。如电影快进似地,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在某一天手臂三角肌被咬开了一个口子,致命的病毒沿着毛细血管和静脉入侵脑部,令自己的脸庞和身躯从从 一个青年人的英姿迅速腐化为一具令人反胃的行尸走肉。

继续阅读

嗯,最近今天买了几本关于摄影时使用闪光灯的教学书在看,于是就想练练手。

正好昨天在摄影无忌上看到一张很漂亮,很简洁,简介到抽象的一张酒杯照片:http://i2.xitek.com/forum/200901/1032/103238/103238_1232032227.jpg

我回想起自己以前也拍过类似的照片,那是一个白葡萄酒的酒瓶:http://hiphotos.baidu.com/wildgun/pic/item/68bf86def21e8443cdbf1a0a.jpg

 

当时还没开始关注摄影呢,就知道是“拍照”,连光圈快门也不会,看了一下用的照相机是05年那会儿买的Sony DSC-H2长焦机,布光也是靠后面两个显示器一逆一侧逆布的,效果还很棒。

 

于是今天上午就拿了最近吃麦当劳送的玻璃可乐杯来练手,目标是玩离闪。以前很怕闪光灯,总感觉玩不好,光线很突兀,且不“所见即所得”,不如常亮光来得好。最近看了《清纯美女这样拍——人像摄影的用光、美姿与构图技巧》一书,书中作者黑面,就好像在我身旁指导似地指出了我不少问题,其中一点,就是对闪光灯的惧怕和否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