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08

现在,是末日凌晨。准确地说,是08年最后一天的即将凌晨时分。

人类进入水瓶时代已过8年,诺查丹玛斯的大十字架预言也失效将近10年。

记得之前在饭否中就写过“我们所记忆的不是时间,而是事件。”确实如此的,时间只是一个物理量,只有当我们去回忆并想起“发生过什么”的时候——哪怕只是回忆起刚才发呆了5分钟——才能意识到时间的存在。
不知是因为写了博客习惯了记录生活,还是因为参加了cosplay当了副团长要安排排练进度,或是参加了工作感觉自己老了,总之,今年比往年更有意无意地在意时间的流逝。
年初寒假,玩了《秋之回忆》,让我从一个前所未有的视角体会到了感情——无论是喜悦的还是痛苦的,负罪的还是伤感的。听着《Swallow》,这是一段关于初夏的故事。
魔法的树上长出了七个苹果,在我的心里种下了七颗种子。当春天来临 它们就会长成魔法的歌谣,我一路蹦蹦跳跳 把歌儿唱给所有人听。 ”

春天来临时,听着《リンゴ日和~The Wolf Wishing Song 》走在路上,上班的路上、回家的路上、去排练场地的路上……

偶见地铁站地下屋里湘老酒的广告牌,那瓶酒从去年夏天的冰镇,变成了去年秋天的蟹肥菊黄,再到了冬天,就成了裹着围巾的暖酒形象了。时间的流逝就是如此体现的。

时间在哪里?就如《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所提到的那几句歌词:“一直在寻找 期待在某处看到你的身影 ,对面的房间 小巷深处的窗户”、“在十字路口 在梦中”、“周围的小店 或是报纸的一角 ”……在去华师大田家炳楼前的小道上,偶一次,花絮飞扬于空中,我想,这就是春天吧。

夏天的记忆除了就职成功外,都属于TDC排练比赛和Galgame设定制作。

TDC迎来了登上龙阳路新国际博览中心舞台的机会,一时间各种创意各种想法云涌而起。不过,踏踏实实地排练、记住每个动作,每个细节及每次聚会时的交流,才是这个社团留在大家记忆中的原因。

听着姬神的歌,时间流到了7月19日,决赛当日及前一天,如火如荼,记忆犹新。前夜的兴奋、喜悦、紧张、不安,以及因此契机而与时间的沙漠及艾伦的见面,还有决赛时的精彩表现,这些都是记忆。这是社团活动,我自己的活动则主要将精力集中在Galgame引擎的学习上。目前为止也只完成了一部很短的(游戏时间15分钟内)小作品,其他也设想、设定乃至着手做了一些,比如Fate同人,比如原创的校园世界观《霖谧》、比如……等等,也都因为找不到合作者或没有时间,处于坑或半坑状态。不过,这些仍是美好的记忆。

秋冬两季过得比较平淡,因为社团活动暂缓,所以双休几乎都宅在了家里,除了几次聚会和同人展。《魔杰座》的几首新歌倒是很有趣。
TRPG方面,总算是在第四使徒的主持下,将太阳门团画了一个属于他的句号。诗人wildgun则停留在了12级。现在我们这群人都在等天上降个DM来带团,或者就互相怂恿对方开团。

再来就是《魔力宝贝Ⅱ》与《魔力宝贝(怀旧)》的启动,对我而言都三分希望三分失望四分无视吧,毕竟,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不怎么有创造性的网游上了。

今年买了不少书,又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每周有两个下午的看书时间,所以今年消化掉了不少书,各种各样的都有,不知除了打发时间外,这些书能否也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什么呢?

最后是《十字之门》。每近年关,艾伦希亚总是会冒出来提起《十字之门》的制作事宜,过不了多久又会失踪。这次又冒出来了,不过看起来大概总算能发布测试版了吧。

总之,2008年我的两大收获:其一,和TDC社团的朋友们一起参加了ChinaJoy比赛;其二,开始接触Galgame这种类型的游戏。——别笑哦,我真的是今年才开始玩Galgame的。

好,然后看看09年,有什么是我期待的:

《十字之门》测试、《天使与魔鬼》电影版、EVANGELION剧场版《破》、《红楼梦》AVG、《秋之回忆6》、《狼与香辛料》《夏目友人帐》《龙之塔》等第二季……还有好多好多的游戏好多好多的新番好多好多的设定好多好多的设想好多好多的梦想……

08年好多好多的时间成为回忆,09年还有好多好多的时间将要来到,那么,在此刻祝大家09年愉快吧!

这两天还是在玩十字之门地图编辑器,以及穿插着玩一会儿《秋之回忆AfterRain》。

玩啊玩的就产生了一个跨领域的想法:用《魔力宝贝》的地图把《秋之回忆2》中的朝风庄做出来!

朝风庄,这是一个对于我及其他秋之回忆2玩家而言充满情绪羁绊的地名。这里的夏夜、这里的樟树、这里的香蜂草、这里的TOMOYA……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一言难尽的回忆。

这里将秋之回忆2原作中的BG场景图,和我做的地图对照,一起贴出来。

有些地方我是尽量找魔力中已有的素材才做出相似的场景的。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朝风庄,西南面有一棵大樟树,中间是木质结构的两层公寓。

遗憾的是木制结构、红顶、门开在旁边的图档没找到。

不过感到欣慰的是,樟树旁的长凳及晾衣杆居然都逼真还原!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朝风庄2楼。如果从院子里看去,朝风庄西墙每层应该有两扇窗户。

不过经过分析,发现一扇窗户是走廊中的,另一扇则是在105及205室的西侧。(如下图右边那扇大窗户,向外能看到樟树。)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仿制·朝风庄 - wildgun - ???

 

第三张图是原作中男主角伊波健的房间,门牌号205。屋内物品如书、饮料、写字台、海报都是找了好一会儿才凑齐的,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书桌下方有一只足球,这是伊波健的爱好了。

遗憾的是像电视机、游戏机和电风扇这些东西在《魔力宝贝》的游戏素材里几乎不可能找到……

不过,特别要提出来的是:地板上榻榻米是经过严格观察和计算的。不仅颜色、摆放位置都找到了最佳的图档和方式,而且连这8块榻榻米的长和宽都是经过计算的!

虽然计算很简单,二元一次整数方程。不过我想一般人做游戏不会这么考究的吧 ~ !

今天是《十字之门》论坛开放第一天,于是我随便说说。就从题目说起。我没写错别字哦!没错,是“鼎”这个字。

何谓鼎?古代一个烹饪食物的炊具,如果大家平时稍微留意考古或者历史的话,就会在各类电视节目或书籍上看到青铜制的鼎器了。

“鼎”同时还是《易经》中的第五十卦——鼎卦。

它是变革、革故鼎新的意思。(当然,“革”也是一卦。)

我想,我们把原本是网络游戏的《魔力宝贝》,改造成单机游戏《十字之门》就是一种鼎新。

这样的鼎新,我觉得不应仅仅是程序设计意义上的,更应该是游戏思想、世界观上的鼎新。

其实《十字之门》从计划至今已近三年,期间我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在实践了一些电脑游戏,及一些非电脑游戏后,总算初步领悟了单机游戏与网络游戏的本质区别。说来话长,可能还会牵涉到我曾经提出的“三个世界”的思想,所以在此简单总结为一句:

网络游戏的游戏进行者是“我”,单机游戏的游戏进行者是“主角”。

理解了“我”与“主角”的差异,你就会理解网络游戏模式、网络游戏世界、网络游戏剧情与单机游戏模式、单机游戏世界、单机游戏剧情的差异。

回到鼎上来。鼎卦九二爻辞:“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在百度百科中解释为:“倒掉了原来鼎中陈腐恶臭的食物,又刷新干净重新装进了新的食物,这样“鼎有实”的变革,倒引起了我仇辈的嫉恨;后半句是说我的仇辈虽然在嫉恨我,但他又不能把我怎么样,这样倒很吉祥。”

我要鼎新魔力,将之塑造成一部单机作品的话,一定会修改、删减、革除许多网络游戏的因素。比如职业——刚才已经有同学问到了——很可能,在《十字之门》里,职业是固定的,甚至是没有职业只有个人,或是将职业流于社会形式而将技能能力归于个人特征。

这样的变革,我预知会和世界上一切改编作品一样,遭到许多人的不理解、反对甚至谩骂。诸如“没有了职业系统,你就是把魔力的精髓给丢弃了”这样的论调也随之会油然而生的。不过呢,我这人特别固执,我认定的东西很少会因为别人的反对而改变,更何况是我历时两年多得出的想法呢?所谓“我仇有疾;不我能即”便是如此,我想结局一定是“吉”的。

既然如此,我希望大家在玩《十字之门》前抛弃原有的网络游戏思维,以体验一款单机游戏的心情,以阅读一个故事的心情,来到《十字之门》的世界。

这样,你就能品尝到这鼎中的美食了。

悄悄地,就在刚才我睡觉的时候,空间访问量达到了6位数——10W!

现在已是100131,而截止于此今日的访问量是50,这么看来,是于圣诞节深夜进位的十万位的“1”。

一句老话,在达到四位数的时候早已说过,今日再次感谢:

在此感谢访问过我空间、正在访问我的空间以及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访问我空间的朋友们!

“你玩游戏,还是游戏玩你?”
这句话其实是在说:“你玩游戏,而不要让你被游戏玩了。”

这句话我最早是在网星的一张反外挂的海报上看见的,旁边还付了一张被牵着的提线木偶似的“玩家”图。

网星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你应该充分享受游戏的乐趣,而使用外挂则是一种“游戏玩你”的行为。

很讽刺的是,同样是这句广告语,也被一些外挂宣传者拿来当口号了,他们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你应该充分享受游戏的乐趣,而游戏中设置的那些枯燥、繁复、机械式的工作才是“游戏玩你”,让外挂替你完成这些“游戏玩你”的工作,你尽情享受“你玩游戏”的乐趣吧!

一句话,截然相反的两种理解。
不知大家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你玩游戏,还是游戏玩你?”

欢迎讨论。

今天在学校网络中心见识到了一款网络监控设备。

功能很强大……强大地令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首先,最基本的IP流量可以查到,这是第一步;

然后,某个IP应用了某个服务(软件)可以查到、某个IP访问了哪些网站,能精确到一个网页的超链接甚至是一个图片的链接

更进一步,只要是利用SMTP协议发送的邮件附件

最夸张的是!这个软件还能记录包括MSN、QQ、雅虎通等在内的许多流行IM软件的使用记录,甚至是聊天内容

不过貌似QQ的聊天记录因为是加密的,所以无法取得,不过工程师介绍,想要的话也可以破解出来让网络管理员看到。

最后,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设备未来计划中的功能甚至可以将语音聊天内容复原!

学校还算清静之地,也是一个负责的机构。但如果网吧安装了这类监控设备,会怎么样呢?

想想,还有安全可言么?!

想想,还有隐私可言么?!

想想,还有和谐可言么?!

上网真是一件极危险、极公开和极不和谐的事!!!!

前一阵在极影上看见了《三眼神童》的全集下载,于是就下来看看。

印象中是讲述了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三眼族男孩(看了动画后发现他是是高中生……)写乐保介的现代社会生活及不断发掘古代三眼族遗迹的故事……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一开场,便是朝着朝阳或是夕阳奔跑的经典场面。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标题出现!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变身前,一副天然呆+后天呆的样子……(这个截图有点邪恶,其实动画中是写乐保介在喊:“水枪,水枪 ~ ”)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美少女和登登场!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像超人或是毛利兰似地把欺负写乐的不良少年解决……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头上的橡皮膏被解开,漏出第三只眼睛,人格黑化。

有点像本季新番《十字架与吸血鬼》中的赤夜萌香嘛~!都是非人种族,都是被动变身且变身前呆滞变身后腹黑……而且都是十字型的封印物,只不过一个是十字架项链,另一个则是十字橡皮膏……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变身后……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一副要统治世界的样子……

和《十字架与吸血鬼》类似,动画中偶有准推倒剧情,不过在这里貌似是女方比较主动……(如下)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接下来的截图来自于昨天在一个古老的U盘发现的红白机模拟器……《三眼神童》同名游戏。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标题……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子弹攻击,除了普通子弹外,还有其他三种各有特长的子弹可以购买获得。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召唤“红色神鹰”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红色神鹰”可以站上去,当跳板用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第一关的BOSS,感觉不错~

被动变身系老前辈——《三眼神童》 - wildgun - ???

 

打败boss后的金币。

第二关是打“卜罗卜克”,一个单触手怪型的植物;

第三关貌似是个火箭……;

第四关是鬼;

第五关,刚才查了一下网上的资料,最终BOSS是古代机械哥莫拉,还有哥达鲁王子……

说是“职业观”,其实话题没那么大,只是我将人类的职业粗略地分为三类。

其实这样的想法在今年夏天刚毕业时就有了,不过一直没有落笔成文,今天偶与网友谈及,便觉得还是写下来吧。

在我看来,人类的职业有“贵贱”之分,分为三类。
将人生投身于对物理、化学、哲学、神学等永恒的自然或超自然问题与事业上的人们,他们的职业是最为伟大的、无上崇高的、无比光辉的。

将人生投身于数学、文学、艺术、历史、社会学等虽非永恒,但也是随着人类社会共生共存,直至人类社会灭亡时一直会都会存在的问题与事业上的人们,他们的职业是了不起的、有意义的和光荣的。

将人生投身于礼仪规范、政治教说、文化解读等问题,这样的职业是比较可悲的,因为从事这些职业的人,他将自己的生命全都投入了仅仅是由前时代的某人或某群人制定的一系列规矩中,是人为的。

特别是计算机领域。在这个领域的人们——无论是做操作系统、做网络通讯、做程序设计或是授课执教——其耗费毕生所追随的,不过是前半个世纪内那些计算机科学家、商业家为了种种目的而制定的行业标准,可计算机行业的人却要为了这样短暂不过十年间此起彼伏的标准牵引终身直至老死。真是莫大的悲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事实上我非常鄙视自己所从事的计算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