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17

最近也是因为旅行,开始对扭蛋产生了兴趣。那种小巧的、完全不可动的,方便放进包里的有着日式幽默的扭蛋,似乎是最方便拍的。今天便带了几款フチ子出门。当然还有可爱的CuPoche,虽然可动但站立性稳定性也还算不错。

2月是梅花开放的季节,不仅日本,同样在上海也是。早晨起来在网上查了一下,本以为都要在很远的地方才有梅园,没想到家里附近就有一片小小的静安雕塑公园,就位于新开放的自然博物馆外围。

继续阅读

呃……

寒假短少,再加上旅游的准备与过程,我几乎把读书计划给忘了。

大致来说冬天读完了《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 (9)》、《戰鬥麵包師與機械看板娘 1》与《政宗君的復仇 4》,还在最后一天把圣经推进了一章《以斯帖记》。

就是这样啦。

数度寻访,数度伫立,数度奔走,数度感慨。我再一次地来到了镰仓高校前站、来到了湘南地区,来到了神奈川县及来到了日本。昨天将iPhone上办事提醒追踪APP OmniFocus上一件欠了长达一年的事完成了:于八周年之际再度回顾读完当年第四使徒给我带的仿造《秋之回忆2》的单人TRPG团,而现在便是第九年之际,我在镰仓。明天行程将结束,所以我要在今天把本文写下,再发一番感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