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三月, 2017

《諸神的差使》这本轻文学我是买来好久了,最近几周才想到翻开书一读。读完后的感受嘛,正如本文标题所写,更期待它以动画的形式来表现。

《諸神的差使》的故事形式与《夏目友人帐》差不多,也是一位动物造型的,但从年龄上来说十分古老的神明狐狸(方位神,名字叫黄金),以及一位莫名其妙被授予了「諸神的差使」任务的闲散年轻人,在日本各地神社为神明实现心愿的故事。如果说《夏目友人帐》里的妖怪更多的是作者原创的、更接地气却没有什么史料记载的妖怪,那么这本《諸神的差使》里男主角良彦所帮助的对象,都是在日本历史上多多少少有所名气,都曾在历史的某些阶段被端端正正供奉的神明。有趣的是,这两部作品同样都是继承自爷辈亲属的遗愿,也同样都是以簿记的方式来与妖怪、与神构成联系。同样,两者的故事推进方式也都是按章互相独立的单元剧叙事。

要说不同之处,便是《夏目友人帐》的妖怪身世、形态都是作者原创较多,或者说可能妖怪的某些特征是取自于民间传说,但不是直接拿来用。而《諸神的差使》中的诸位神明都是在神道、阴阳道中以及民间信仰中有史料记载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尽管《諸神的差使》中提到的神明是有其根据,而且故事中也经常能读到一些神道建筑、礼仪的元素,但解决的事件却大部分是虚构,比如是神社的氏子,或是经过神社时无意间冒犯的凡人。与此相比,我倒是更喜欢另一部也是以日本神话与历史为故事线索的小说——《唐草圖書館來客簿》。后者尽管故事情节也有虚构,但对历史的引述内容更多,也提到了小野篁、时子内亲王、安倍晴明等历史人物及其事迹。

「叮叮咚——」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对,我在敲碗等台湾角川继续更新出版《唐草圖書館來客簿》!

好,说回《諸神的差使》,文笔幽默、拟人化的诸神的形象出人意料,对白富有特色是其优点,但我觉得这些优点若是以动画的视觉形式来表现,搭配上声优们拿捏精准情绪洋溢的演出,应该会更有趣。所以对于《諸神的差使》这部作品,我更期待的是它能被动画化,能从画面、声音的角度来表现有趣的人物关系。

本月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献了20元人民币(反馈的形式是电子贺卡)。查了一下博客发现,去年3月份也是如此。顺便一说,去年年底或今年年初的时候,还接到过一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打给我的电话,先问我对儿童基金会的运作是否满意,接着问我是否愿意加入月捐计划……我婉言谢绝(因为我想每个月的布施都有所考虑,并捐献给不同方向的受捐者)。不过我心想:联合国也有套路啊!

其实我倒是更想支持一下自然环境,比如联合国粮农署是不是有类似环保公益项目的。

如各位所见,我最近在拍熊猫之穴出的系列扭蛋——年糕妖怪(もちばけ)。拍着拍着,洗澡的时候就想到:如果上海的一些带有年糕性质的点心也是妖怪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三张设计图。


第一张是寿桃,因为无论从粉红的颜色还是下面两片叶子来说,都很容易想象成女孩子,而且可以看成与原作扭蛋中的樱饼是姐妹关系的女性妖怪。


第二张是条头糕,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是「条头糕」还是「调头糕」(仿佛是在说这种糕点无论从前面开始吃还是调个头从后面开始吃都一个样),结果发现应该是「条头糕」,意思是条形的糕点。因为是长条形的看起来像一条蛇,而且横断面比较大,看起来像是张开的大嘴,所以我就给它配了一个比较凶狠的眼神。


第三张是麻球,也是作为上海小吃里比较有名的点心了。一开始没想好应该要把眼睛与嘴巴安排在哪里。后来在网上看麻球的图片,看到一张因为油炸过度,外壳酥脆裂开从裂缝中漏出里面的软糯的年糕层的麻球样子,就决定画一个「眼睛藏在里面」的麻球。又因为麻球表面都是芝麻,所以最后在妖怪嘴巴的旁边也点上了一点芝麻,好像是因为嘴馋而留下的口水。

其实最先想到的是汤团,不过发现无论是大的有馅的汤团,还是小的酒酿圆子,因为点心本本身馅料都是包裹在年糕(面团)里的,所以比较难画出花样展现出来。扭蛋原作中的青团则是以呕吐的造型将团子破开一个口将馅料展示出来。如果我也将汤团也画成这样呕吐造型的话,未免显得重复了。

每当回顾时,我总会思考:07、08年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而其中尤其是2007年为最。许多我人生中拥有启动意义的事都在这一年中发生,例如参加TDC社团,例如毕业准备就职,再比如,我在2007年的3月26日开始了在百度空间的写作——直至十年后的现今。

在两三年前百度空间宣布关闭后,我将上面的内容迁移到了网易博客,之后又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以每天搬运三篇的平均速度,将网易博客的内容手动复制到了我目前的wildgun.net博客上。在转载过程中,我认识到自己的兴趣范围很广,不断变迁,因而内容很杂。有时候写写这个,有时候拍拍那个,再沉静下来码一段通篇的论述,结果过不了几天又来了篇恶搞。这倒也契合了「博客」这个由「Web Log」音译而来的汉语名词以新生的含义——广博的内容。

继续阅读


时隔一月,再次来到静安雕塑公园(上次误记为「静安钢雕公园」,已修正)。成片的梅花或者樱花已经褪去,刚走进园内,只见原先粉红一片的树枝,已然全部呈现为绿色。尽管我仍未知道那天所见之花的名字——到底是梅花还是早樱呢?已经几乎不可见,不过园子更深处倒是栽上了成片的色彩斑斓的郁金香。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3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好,本次旅行的游记开始正式连载。正如标题所言,本次旅行我来到了日本西南方的大岛——九州岛。九州岛南方的一个行政区名为鹿儿岛县,听起来就是生态挺不错的县吧?在这个县内离开九州岛的一座离岛,就是著名的「种子岛」——如果这座小岛的名字对你来说还不是那么著名的话,那么我就提几个关键字,相信你能回忆起什么吧?关键字有:《秒速五厘米》、《机器人笔记》以及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