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10

楔子
平安夜的晚上9时,神圣天堂教堂门口。
Denebola发现了在门口伫立的阿尔杰塔。

“在为他祈求冥福吗,阿尔杰塔?进去吧。”

阿尔杰塔缓缓回过头,意识到Denebola的出现。

“完全没有必要。战斗,牺牲,然后回归,这是早已知道的事,不需要像你们人类那样用聚会的方式来做什么祈祷。”

身后,祝颂的赞美诗正从教堂内传出,一阵阵温暖的声音。

“刚才你带着孩子们的队伍去报佳音的样子,看起来很有趣,这身圣诞老人的衣服挺适合你的嘛。”

“啊,这都被你看到啦?不过……哈,在你看来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小孩子吧?”

“嗯~但你是特别的一个……陪我去酒吧坐一会儿吧,怎么样,圣诞老人小朋友?”阿尔杰塔舔了舔嘴唇,凑近了问。
除尽我罪,进入胸怀,今日生于我心』——教堂里的赞美诗行到了这一句。

这是一种试探。

“啊、呃……”

“不必回应。”阿尔杰塔伸出雪白的食指,轻轻地按在他的嘴上,又顺着下滑抵在了他的胸口,一片坚硬的东西上面。银龙如雪一般的触感,在Denebola的皮肤和圣诞装上划过。

“在你心里的是别人。你快去做你该做的事,去你该前往的地方吧。”

“还是被看穿了啊,我……”Denebola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一下。
阿尔杰塔缩回身体,将手交叉在胸口摆着,复现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哼,就算再特殊,也不过是一个人类小孩子嘛,实在比雏鸟龙的绒毛还要嫩点。”

“那么,祝你圣诞快乐,阿尔杰塔。这是给你的礼物。”Denebola解下自己的围巾,披在了她的肩上。挥了挥手,转身告别并走上了登机的楼梯。

两分钟后,亚特兰蒂斯号特殊的一次航班,从神圣天堂出发,向着魔法山脊驶去——

平安夜,致魔法师塔拉信笺Ⅱ - wildgun - ???

 

 
致魔法师塔拉信笺Ⅱ正文:
亲爱的塔拉:

祝你圣诞快乐,我的塔拉!

现在我正乘着亚特兰蒂斯号,飞驰在由神圣天堂向魔法山脊的特殊航班的夜空中。大约再过几个小时到了黎明时分,我将来到魔法山脊,来到你的身边与你相会。圣诞节教团放一天假,但明天午间时分我就要乘着航班回神圣天堂。恐怕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内,许许多多想与你说的话,许许多多想告诉你的事,没有那许多时间完完全全地告诉你,现在我就把一些事写在这封信中,黎明的时候亲手交给你。此时此刻,雪花在我身边飞舞,落在甲板上、桌面上以及神圣天堂的每一处屋顶和地砖上。我好奇,它们是不是从魔法山脊飘来迎接我的呢?上次回魔法山脊时你给我的项链我时时戴着,看着那块小小的蓝色水晶,就想起了曾经和你一起并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短的美好时光。它也终于让我知道什么叫“睹物思人”的感觉了。

 

今夜,神圣天堂的教堂内举办了一场温馨的平安夜崇拜会。对啦,平安夜和圣诞节的起源你有所了解的吧?是为了纪念女神阿尔泰亚的一位先知诞生的节日。最近神圣天堂各家各户都挂上了冬青树的装饰品,还有各种色彩的礼物盒,点缀出了鲜艳的节日色彩和气氛。很荣幸地我能在今晚的圣诞崇拜会上担任证道这一环节的讲述者,这次证道与传统意义上的有所不同,这次大家选择由我来主讲,是希望由我将我们与黑暗势力的斗争情况告诉大家,向大家传播平安与胜利的喜讯。今晚我还扮演成圣诞老人,和孩子们一起在神圣天堂挨家挨户地拜访全城居民,模仿古时人们传达先知降生的消息,我们把这个活动叫做“报佳音”。因为时间挺紧,报完佳音后我就赶着这次航班了,所以你看见我的时候会发现我穿着滑稽夸张的圣诞老人装。算是给你个节日惊喜吧,哈哈。

 

教团方面一直挺忙,不能常有时间去探望你我感到非常抱歉。可以毫不夸张地用“内忧外患”这个词来形容最近教团面临的事务。教团内出现了巨大的变动,尽管在艾诺等前辈的努力平息下,并未给教团的信仰根基构成威胁,不过从刚才的平安夜崇拜晚会上,我能切切实实感受到一种不安与怀疑。我也身陷本次事件的阴霾之中。教团外部,巢穴接二连三地出现在神圣天堂周围,向我们启示了并不乐观的未来。

你说,若是能知道未来,并且是一个并不理想的未来,人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呢?这就是我现在迷茫的事。不知道你们魔法师有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又如何运用这种能力的呢?勇敢地去接受去面对,亦或是一蹶不振固步自封?但既然未来已经知晓,任何态度都只是达到这一唯一终点的途径,不是吗?这就是宿命论了吧。如今,我已不再过多考虑未来之事,我只愿立即来到你的身边,将你紧紧地揽在怀中,享受着时间静静地在我们身边周围流淌,感受着我们彼此的知觉与心意,听那片片雪花掉落在雪地上又悄悄融化的声音,因为对我来说,那样的“现在”才是真实的生命瞬间,才是触手可及、毫不虚妄的真诚体验,那才是平安、喜乐的根源。

 

那一时刻,我们与永恒相接。

我乘着亚特兰蒂斯号航行在夜空和时间之中,正是为了那一时刻的来临——

 

即颂

近祺

随着深深的思念一起向你飞驰而去的Denebola

平安夜,致魔法师塔拉信笺Ⅱ - wildgun - ???

 

 

 

致魔法山脊魔法师塔拉的一封信

http://wildgun.net/2010/09/%e8%87%b4%e9%ad%94%e6%b3%95%e5%b1%b1%e8%84%8a%e9%ad%94%e6%b3%95%e5%b8%88%e5%a1%94%e6%8b%89%e7%9a%84%e4%b8%80%e5%b0%81%e4%bf%a1/

 

致高级牧师杰梅因的一封信

http://wildgun.net/2010/10/%e8%87%b4%e9%ab%98%e7%ba%a7%e7%89%a7%e5%b8%88%e6%9d%b0%e6%a2%85%e5%9b%a0%e7%9a%84%e4%b8%80%e5%b0%81%e4%bf%a1/

 

致阿尔杰塔的一封信

http://wildgun.net/2010/10/%e8%87%b4%e9%98%bf%e5%b0%94%e6%9d%b0%e5%a1%94%e7%9a%84%e4%b8%80%e5%b0%81%e4%bf%a1%ef%bc%88%e6%9c%8938%e7%ba%a7%e4%b8%bb%e7%ba%bf%e5%89%a7%e9%80%8f%ef%bc%89/

 

 

有幸被邀请参加龙之谷核心玩家见面会,刚从现场回来,现在向大家汇报一下开会的情况。
会议是在盛大位于碧波路的公司开会,整个公司结构就像一幢教学楼,四面围起来中间一片空地。原本约在了下午一点,不过实际迟了半小时才正式开始。见到了DN莉莉周和DN猫尼卡(猫尼卡长得好后生啊,像实习大学生似的。后来还有两位男性项目组的成员也来到现场。)两位先带我们参观了一圈他们的办公环境,大致是八十个标准办公桌椅区吧。一个小柜子上摆着龙之谷的获奖奖杯。

继续阅读

嘉神迢迢,银汉遥遥,牛女相慕,归妹予巢。
嘉神潇潇,银汉寥寥,牛女相隔,守望徒焦。
嘉神滔滔,银汉皓皓,牛女相逢,志誓星昴。
自译:

嘉神川的河水渊远流淌着,天上的银河遥挂在夜空,
牛郎与织女相互爱慕,他便把她带回家中。

嘉神川的河面下着萧瑟的小雨,天上的银河晦暗而寥寥可见,
牛郎与织女相隔于银河两岸,两人守望彼此却只能凭添忧焦。

嘉神川的河水滚滚而来,天上的银河洁白而明亮,
牛郎与织女终于重逢,他们誓言就像星宿一样永恒美好。
赏析:

看秋之回忆吧这几天的应援作品中有不少是诗歌形式,但却被判为不计分,甚是遗憾。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我来提交一篇古诗挑战一下”的想法,便斗胆一试。格律诗的平仄音韵我完全不了解,因此扬长避短,我选择了对声律并不严格的四言古诗,如《诗经》那样。
诗歌内容的想法是这样起念萌发的:为星月织姬应援,自然要紧扣织女星,亦即牛郎织女天河相会的美丽传说。据此,我联想到了《秋之回忆》游戏中也有一条著名的河流:嘉神川。虽然我无法确定其走向,但参考我对《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其原型应为神奈川县的相摩川,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织姬老师住在藤川市附近,主人公直树住在芦鹿岛附近,这样的地理位置,也颇有“一川相隔”的意境。

继续考证,我用星空模拟软件Stellarium模拟了一下7月7日(日本以公元纪年作为七夕节)藤泽(即游戏中的藤川)地区可见星空的情况,发现当夜银河也恰是以南北走向横贯夜空,而牛郎织女星分于东西两侧。(Altair=牛郎星,Vega=织女星)此时,此地,天地之间的河流,乃一镜像之象!
这样一来,整首小诗的主题思路也就明朗了:以天上的银河,对照地上的嘉神川;以牛郎织女的神话,类比织姬老师与直树的关系。当然,他们之间相隔着的不仅仅是地域上的河川,更是年龄上的差异,社会关系上的不同。这样的隔阂古来有之,古今无异,且听我逐句道来:
“牛女相慕,归妹予巢。”这句既说的是神话中牛郎织女邂逅并相恋后,牛郎将织女娶回家的传说内容,又是在说游戏里的那个下雨天直树将织姬带回家避雨,以及后来他多次拜访织姬的居所一起看电视剧、共进晚餐。这里有个捏他的地方是用了《易经》中“归妹”一卦的名字。

“牛女相隔,守望徒焦。”这句既是在说神话中被王母娘娘分隔银河两岸的人不得相见,又说的是游戏中因为来自学校,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而不得不等待两年的恋人之间的相思苦闷,而在课堂中的对视,反倒凭添了焦虑之心。

“牛女相逢,志誓星昴。”这句既说的是中华民族将织女牛郎的忠贞爱情纪念在星空以传承至后代乃至传承到周边国家的日本,又说的是游戏中两人之间的勾指起誓的矢志不渝,如星宿那样亘古地存在。
还有一处想要提及的是,首句的“嘉神迢迢”与末句中的“银汉皓皓”,捏他的是牛郎织女相恋神话的最早出处——东汉诗歌“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若要以《诗经》来归类,这首大致是属“风雅颂”中的“风”,“兴”、“赋”兼用,而藏暗“比”,比于游戏内容,上面已经介绍。写得不好还请见谅,谁让“我”参加的文艺社团的负责老师是教数学的呢(笑)。

 

哲学课里学过一个观点,说事物的发展是波浪式的,特别是历史。朝代的兴替、时代的演进,虽然历史上有很多重复,但并不是原地绕圈,而是在法向的另一轴线上向前发展的。——这是个蹩脚的比喻。不过本文要说的并不是历史问题,而是互联网发展上的一个交替现象。而上网又叫做“网上冲浪”,因此用浪式发展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而我,似乎总是站在浪的较前端,当大浪涌来时,我又跑到了更前端的浪花。

我大概是在上世纪末的最后一年或是本世纪初的第一年接触到因特网的,不算很早,但也比较早了。那会儿人们几乎都是以虚拟的姿态展现在网上,QQ头像都是米老鼠唐老鸭一类的卡通图片,网名也起得有声有色各式各样,那个时代还有一句经典的话:“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就说的是互联网参与者的匿名性。那会儿网恋被无数人质疑,而网络也是当时妖魔化的对象。

02年的时候,我就生平第一次地参加了线下聚会,记得那是ChinaRen动漫频道名侦探柯南论坛给工藤新一和柯南举办线下聚会。那时,我就敢于以真实的姿态面向网络,并将网络的关系延伸至现实。

后来随着我玩《魔力宝贝》,于是在之后的几年里也参加了一些围绕魔力这一主题而展开的聚会,或是线下PK赛,或是论坛网友聚会。再后来,我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个Cosplay社团,这是我所参加的网上群体中最典型也是最彻底的线下发展的一个——就在上周日,我们几个团员有幸参加了提妲的Coser小田的婚宴。
从虚拟到现实,而后从现实到虚拟。

差不多08年起,SNS社区在中国大陆网络界内广泛传播开来,一时间多少SNS网站都要求实名注册、真人头像,提倡一个真实的交流平台、网络空间……这时,我又开始追求匿名。和蝌蚪往人一样,我们不约而同地反感百度空间提倡上传真实头像的号召。而最近,QQ邮箱中提供的匿名交流工具——QQ漂流瓶,它的出现,也正体现出了人们对网络匿名的重新期待,以及对不可言喻的缘分的浪漫信任。

QQ漂流瓶的背景就是大海波浪,而我乐于坐在沙滩上,感受浪花前潮的轻抚洗刷。(在藤泽的海滩上真的如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