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12

抄袭四年前的标题,我又一次来到了闰年之日。
回想起四年前考虑的那个闰年时间的问题,意识到年并不是天的累积进位,只是公转的一圈恰好约等于3365又1/4次自转,就是如此。
下一次闰年,该到第三次冲击之后了吧!

刚才在卡乐星吃晚餐,另一桌一位服务员将两把叉子递给外国客人,三位外国客人点头示意请他放下,但就是没有伸手去接叉子。

 

我想到了中国有个成语叫待人接物,不过似乎外国人都不会直接以手传递的方式来接物。之前几次在日本旅游的时候也注意到日本店家付钱是不以手传钱的,而是把钱放在托盘上,无论是付费还是找钱都是如此。而且,在日本的出租车上也是在前驾驶座之间的突起区域放着一个小盘子,驾驶员和乘客就是通过这个小盘子付钱的。

 

而在中国,我经常去吃的诚屋拉面是一家挺日式风格的拉面馆,那边柜台上也有一个小盘子,但他们的服务员似乎都没有这样的意识。有几次我故意把钱放在盘中付款,他们还是会亲手把零钱和收据递给我。在浦东太平洋百货的一家名为寿司王子的店内,那家就挺正宗。我好像就去吃过一次,不过那一次营业员姑娘就把小盘子端到我面前来收款。

 

是为小记。

平时我拍Cos人像时,每次回家后会把Jpeg照片缩小并适当降低压缩率,打包发给Coser。之后Coser从众多图片中选出十几张满意的,问我要Jpeg原图。有一个不方便的地方就是Coser是以文件名或照片编号的方式将她们要的照片文件名发给我,而我则根据她们发来的数字挑选照片。而Coser那边的输入数字,和我这边根据数字来选择照片,都是以人工的方式一次次地重复着,很不方便。

为了减少这样的重复劳动,我用Windows的命令行做了一个自动生成文件列表的程序。这样一来Coser只需将满意的照片复制到一个文件夹中即可,而不必关心照片的文件名或数字编号。运行程序后会自动生成一个名为PhotoSelect.txt的文件列表文件。

例如:

某位Coser选中了四张照片。于是新建一个文件夹,命名为“选择的照片”或是其他名字,将选中的照片复制进去。

继续阅读

这是一篇有关现实的文章。不仅仅是世界这个大现实,而且是关于我个人生活的现实。这是我博客中很少有的。这是一篇抱怨文、质疑文、发泄文,也是一篇整理思路的文章。现在我的思路比较混乱——不,不是混乱,而是沸腾,来自各个我经验过的世界的思想围绕着最近生活中的事此起彼伏,我想试图用文字——这个在《科技想要什么》书中被认定为伟大科技的事物——的力量来整理思路,来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和态度。因此这篇文章可以说是我一边思考一边写的,最终会写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又因为这是我个人的思路文——顺着思路来写的文章,因此我不保证读者能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能知道文章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思想及其在我脑海中的意义。上面也提到了,这篇文章将包含着“来自各个我经验果的世界的思想”,有些是来自现实社会生活的事,有些是来自网上的社团里的,也有一些是来自我所阅读的书籍中的,因此我不保证你们能互相认识甚至知道我在说什么。

继续阅读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四周年心境随笔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记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追梦人》

 

 

 

四年了啊——

每当寒假或是每当情人节,总能想起这个团,由第四使徒开设的,实验性的恋爱模组团。而前几天博客整理“关于我”模块,以及微博上有GM问起类似的主题团,加深了我对这个团的回忆。于是,昨天和今天夜里,我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将当时的跑团记录全部看了一遍。

 

其实现在看来,这个团并不能称为是“秋之回忆2nd团”,因为实在加了太多东西了:超能力、犯罪事件等等……按我现在的看法,这个团内大概只有50%左右是来自《秋之回忆2》的内容,其他的则是来自《第七夜》,或是来自GM的创作。于是,在这个属于我和第四使徒的世界里,朝风庄里除了不知名的小狗外,还有一只名为蝌蚪往人的小黑猫;男主角成了现代滥强富二代官二代高富帅;南燕、鹰乃还有男主角wildgun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获得超能力的人;wildgun还会跑到海滩上面对太平洋唱一曲周杰伦的《珊瑚海》。总之,现在看来是各种混乱各种无厘头。而且,这还真是一份孤独的甜蜜和孤独的忧伤。为何呢?因为它既不是MO2,也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跑团,因此无论哪一边似乎都无法找到人来一起体会这个故事。(当然第四使徒知道)因此,这次的实验团可以说是我的最令人沉醉也是最私密性的一段回忆。
大约半年前我开始思考我的神作是哪些——我对神作的定义是具有具有宗教性质的,它不仅要优秀,而且还要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人生——我梳理了三部作品:童年时期的神作是《哆啦A梦》;少年时期的神作是《新世纪福音战士》;青年时期的神作,则是《秋之回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三部动漫作品,确确实实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我的人生。而四年前的这个实验团,则是将我领入《秋之回忆2》乃至是galgame这类游戏的一个引子。这四年里,虽说不上风起云涌,但对我个人来说,也是非常精彩的四年了。TDC入围决赛、就职、开始喜欢手办和摄影、拍了很多Cos照片,以及与这次跑团有直接关系的——我去日本进行了三次圣地巡礼。四年间,我的爱好、我的性格、我的业余时间安排以及我所关注的领域或多或少地都与这次团有关,就像列车轨道上不断延伸向前的一个个小站,或是一浪推一浪的潮汐,终而将我推至日本湘南海岸的沙滩上,以及其他我与团中主角wildgun一样驻足、生活、留恋过的地方。
四年前,我在听孙楠的《只要有你》,四年后,我在听刚去世的凤飞飞演唱的《追梦人》(刚才偶尔在电台听到的,旋律稍微有点熟悉,这位歌手我不认识……);四年前,我在念南怀瑾的诗句“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死生。长染戒香消俗念,怎又空负自多情?”,四年后,我在念南怀瑾转述巨赞法师诗句“无端岁月堂堂去,万种情怀的的来。”;四年前,在刚结束这个团时,我中毒了——就像其他玩家中了MO2毒那样——满怀愧疚和挫败感,四年后,当我现在回顾这个团时,我更多的是欢乐和感慨——感慨跑团中表现出的幼稚、和GM合作上的不合拍,当然也感慨现在我自己的进步和幼稚。

四年前,这次团开启了我对感情的认识和思考。而在这四年中……嗯,三次元没什么变化,而我更沉迷二次元了。就像四年前GM四年前在《GM的话》中提到的:

“这个团需要一个热爱RP,能够爱上一个虚拟的、根本不存在的NPC的一个玩家。
喜欢跑团
能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没有玩过GAL游戏
wildgun完全符合这个要求,这个团能成功的完结,是和wil分不开的。”

 

四年后,虽然已经很久没跑团了,但却在那以后玩了不少AVG游戏,以这种方式展开了我在诸世界的旅程——像《秋之回忆》系列那样的普通校园生活,像《Fate》那样的都市战斗神话,像《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那样古代中国大家庭,像《雪之本境》那样的灾难悬疑事件,或是像《秽翼的尤斯蒂娅》那样的中世纪时代剧。

就这样,我在诸世界中参与着生命、构造着生命、收获着生命。而文字,以及想象力,则是人类得以突破时空以及自身形体束缚的伟大工具。而这些故事,不仅仅塑造了我所创造的角色:威尔德安(wildgun)、宇文乾巽、迪纳波拉,而且也塑造了我自己。在我看这些世界的同时,也是在读我自己;在我为这些角色们感动、欢笑、苦闷、绝望的时候,正是在写我自己。

最后,引用时下的一个俏皮句式:

教练,我想玩AVG!
教练,我想跑团!

这个帖子内,我会列举一些我的工具,大多是数码产品及其附件。这些产品伴随着我记录、创作、分享或是欣赏的每个阶段。

之所以又叫“數碼言靈”,之前的博客也提到过,是因为我的一个小习惯小爱好。一方面是因为蓝牙设备总要起个名字才能连接,另一方面是受了日本“言靈巫術”及所罗门王传说的影响。不知不觉地,便养成了“赋予了名字才是属于我的、才能更好地使用”这样的想法与小习惯。

这个列表原本是作为一个模块单独列在博客左侧的,但如此一来不便修改,于是趁着最近整理“关于我”模块的时机,便一起把这个列表也以帖子的形式列出来,便于不断添加新的设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