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6

时间:2016年2月17日下午至夜间

地点:京都

接着上回,大半个白天从京都出发,坐列车前往三重县参加伊势神宫的祈年祭,浏览了外宫、内宫及月读神宫之后,下午也坐列车返回了京都。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7日早晨至下午

地点:三重县伊势市

时间进入了2016年2月17日,本次旅行的约定日程也已经过半。这一天我前往了位于三重县伊势市的伊势神宫,当天是伊势神宫的祈年祭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6日下午至夜间

地点:京都

在京都,追寻新选组的脚步

就目前而言,我对日本历史文学的了解大致集中于平安时代,以及幕末时期。看过了平安时期盛极一时的藤原氏春日大社,也看了小野篁前往黄泉的井,下面该轮到走访几处与幕末时期新选组有关的地点了。

其实这应该算是第二次了吧,前一次来京都旅游时,住的宾馆(这一次也是同一家)附近就有一块新选组油小路事件伊东甲子太郎遇难之地的纪念碑,我在2014年夏天的游记中写到过。这一次,则有更充裕的时间来探访与体会。

继续阅读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大致是说三星SmartThings平台爆出安全漏洞。具体是什么漏洞我没看,我想大致不外乎就是被控制、数据泄漏等等。

因为自己对IT方面有所了解,所以对手机啦,还有智能家居产品啦这些产品在抱有热情的同时,也怀着一份警惕心。例如在智能家居产品方面,我至今还没有买带摄像头的监控设备。一来家里没这个需求,二来我不放心在家里摆一个可以连接到互联网的摄像头。还记得以前读到过相关报道,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黑莓手机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并且也是没有摄像头的。

那么,当智能设备越发趋于人形化以后,并且据此人的形态,在人类社会中引发了关于机器人伦理的讨论呢?

继续阅读

从2013年6月12日握起铅笔,除了不在上海以外的其他所有每一天,都会进行绘画练习,大部分是用铅笔,后期也用了水彩笔、马克笔等,至今将近三年。如这张照片所示,这就是目前用到现在的铅笔头,和至今为止使用率最高的橡皮。

而今天我打算放下铅笔。不是放弃绘画,而是放下铅笔,改为iPad Pro作画,但本文却也不是要谈论它。

继续阅读

最近在罗森便利店的店头海报以及APP里看到一些活动,例如征集罗森的照片,或是评选罗森20年来最广为人知的便当等等……这么一想,罗森确实有20年了吧。

罗森,不知什么起就出现在身边了,似乎是与《圣斗士星矢》的卡牌,或是奥迪四驱车同一时期。对罗森最初的印象有两点,第一是其推出的电视广告——在一系列的广告中,主体是罗森便利店的建筑物,然后从天空伸下一只巨大的手,将屋顶掀起——罗森便利店建筑忽变成了一台复印机;或那只巨大的手伸向罗森便利店的建筑物,从中拿出几串关东煮。

这个广告现在想来还真有日式的“发想力”风格,而且确实准确地传达了信息:店面小但便利、提供打印服务与关东煮(熬点)服务,近在手边(身边)……当然广告也凸显了蓝白相间的罗森品牌颜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