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10

 

唔……因为墙壁忽然空了出来!(意义不明)因此就想买张挂画了。之前家人一直不允许我贴海报,大致是担心撕扯玻璃胶时损坏墙漆。因此动漫杂志里送的海报基本上对我来说都是没用的。现在好了,可以定做挂画了!

天天看着Asuka酱入睡吧~

P.S.其实最想印的是那张油画风格裸体的赫罗。

二次元禁断症候群与佛法相通?!

今天与群里朋友聊天,从二次元世界,聊啊聊的居然说起了佛法的内容。

试作比较:
佛说涅槃、彼岸,而二次元禁断症候群患者将世界分为3D与2D;佛说娑婆世界不圆满,二次元禁断症候群患者认为3D世界不够理想,甚至是不真实!

佛说涅槃常乐我净,不正对应了2D世界么?

常:那些流芳百世的作品,不就是“常”么?
乐、净:ACGN世界里描述的世界不都是很美的么?就算有所不美,也是为大美的结局而服务的。
我:不就是2D世界的“主角威能”么?

继续阅读

《S狗的悲欢》,啊……好老的书啊。

刚才在看有关《秋之回忆》中那只名为Tomoya的小狗的讨论帖,猛然间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部漫画,有关小狗寻找女孩主人的。

这本单行本大约是我小学时看的。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生病的夜晚,睡了好久之后半夜起床(以前从没那么晚还醒着的),闲来无聊于是妈妈就不知从哪儿找了本漫画给我看,嗯,就是这本《S狗的悲欢》了。现在算来,应该是我第一个通宵吧。

人类的记忆真是神奇,这部漫画我至少已经十年没有想起了,然而大脑就这样突然地将之呈现于我的意识之中,就好像是一部能在瞬间找到十年内某个网页的搜索引擎。

如今日本新番如过眼云烟,看过即忘,而童年时小小的漫画,居然却深藏于心底。真是可叹。

今天中午看抓虾看到篇文章,是说中国人不太爱讲道理:不习惯理性思考,而强于来自习惯,来自强权或来自道德的思考与准则。类似的话题在蝌蚪往人的博客上也看到过。

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既然理性也容许思考与质疑,我就想问:为何要理性?为何非要理性?理性放之四海皆准而排它吗?我联想到了中西医之争。我认为中医是医学事实的一种表述方式及对应治疗方法的集合,而西医也是另一种。西医理论并不能具有排他性。就好像不同语言在描述”猫”这一生物时,有的发音为mao,也有cat或neco。虽发音全然不同,但各不排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