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月, 2010

刚才在回家的公交车上,身旁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比我高一个头,大约有185cm左右。中发,末端卷圈,拉直的话估计能到背部。我站在她侧面,因此只能看到侧脸。带着眼镜,身穿一套黑色的西装,拎着很大一个手提包,气质优雅。略带违和的是,嘴里吮着一根棒棒糖,在俊美的气质下倒平添了一分暗藏的可爱。

至此为止,我看她只是觉得“啊,这位姐姐的身材和气质真像Rider啊”。但后面的情况就不对了!

公交车内的移动电视正在播放动物新闻,播到一条“世界最长的蛇死亡”,她居然低声咳了几下(听起来就像是故意压抑某种情绪),然后转头去看电视屏幕!

这条新闻播完之后,她又像之前那样回过头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嘴里仍含着棒棒糖。

我继续看新闻(因为电视屏幕在她身后,我可以接着看电视的角度观察她的侧面),这时,电视新闻里又出现了一条有关小狮子在水中游泳的新闻——狮子,这可是Saber的象征。让我惊讶但又似乎在意料之内的是,她居然微微侧头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新闻,停留了几秒后又回过头来。
这、这这这、这简直就是Rider应有的反应啊!Rider喜欢蛇、讨厌Saber。我完完全全可以据此想象出她两次看电视时脸上浮现出的表情!看来我是遇到了现世的Rider了吧!

继两年之前我在办公室门口遇到的倚在窗边伴有柠檬香味的女子,这次又遇到了Rider……莫非我身边的世界,3D已经逐渐向2D趋同了吗?

我是在多玩上制作神圣天堂星空补丁的那位,其效果是将神圣天堂的蓝天白云替换成星空。那个补丁发布后反响不错,看来大家都很喜欢夜空。
昨天在看旋转星图,忽然意识到一年四季、每个晚上的星空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变化,联系我对《龙之谷》天空文件实现原理的了解,我向盛大及韩国制作团队提议,制作真·星空效果。

星空
神圣天堂的天空是由/resource/envi/sun_days03.dds这张材质文件贴在一个半球体表现实现的。
如果要改成星空的话,可以将此图改成一张符合当地纬度的全天星图,然后每次载入地图时,根据服务器当前日期时间,计算出当前星空的可视范围,返回该可视范围的坐标,客户端即可在dds贴图上裁剪出这样一个方形区域,作为天空的贴图。这样就与现实世界中头顶的星空温和了。

太阳与月亮
现在神圣天堂中有太阳,无非就是一个光源,恒定在西南方(正南略偏西,因此大家的影子都是正北略偏东的)。如果此光源的位置能根据服务器时间变化,那就是太阳了。

月亮与太阳同理,就是稍暗一些的光源,月相的盈亏变化也就是贴图,每天一张。

日、月食
这个……要模拟日月的运动轨迹也没必要,干脆就在特殊日子加入特定脚本来实现效果吧……

行星
行星的运动规律比较难以复杂,而且相对于星空来说发生位置变化,如果要实现的话可能就要引入运动物体,可能造成绘图负担,建议忽略。

BG=男×女的正常向作品;BL=男同性恋作品;GL=女同性恋作品。
刚才TDC群里讨论男生看BG、女生看BL时的心理期待。发现男女之间看这类作品的心理完全不同,归纳比较如下:
首先,BG作品的规律是通常女孩子面对的作品里是一个女主角+一群男主角,即女后宫;而男生所接触的作品方面,则是相反,一个男主角+一群女主角,即传统的男性向后宫。

女生看BG作品,往往会觉得其中女主角太渣(不够理想、配不上男方),因而希望有一个更完美的男性去占有男方。在这里,这个“更完美的男性”通常是剧情中本身就存在的,可能是第二或第三男主角。久而久之便喜欢上了BL。
而男生看BG作品,一般很少会觉得男主角很渣,即便觉得男主角确实渣(不够理想、配不上女方、无能),则在心理上(或者说在妄想中)会将自己代入作品,代替掉那个渣男,去获得并占有女主角。因此可以欣然接受BG作品。
这里有两个较大的区别是:
女生在剧中找完美的其他角色;男生则是将男主角替换成自己。

女生看BL的时候是处于“旁观者”的心理定位,而男生看BG的时候则是“参与者”。<——我觉得这点很有趣
GL和伪娘的还待研究……

致阿尔杰塔的一封信(有38级主线剧透)

说明:本封信件的情景设定是在任务《使徒的行踪(mq11_430_trace_apostle)》之后,祭司Denebola受萨芬特拉之血污染,陷于痛苦之时起笔给阿尔杰塔写的一封信。
这本是38级主线任务,我从客户端中的xml里查看得知。正好官方论坛在办《给NPC的一封信》活动,于是就赶在活动期间提前写了这封信。

——————————————————————————————————

阿尔杰塔:

So dark the con of man.

自事件发生后的十几个小时内,这句话始终缠绕在我脑海中,现在依然如此。

完全没有料到,那个人的真面目居然是红龙的使徒,而且欺骗了整个王城的人。经过这十几小时的思考,我已经宽恕了他,不再愤恨。惟希望正义之人能将罗丝从他手上救回,不致她落入邪恶的深渊。我当反思,为何会在之前的几天内受他的欺骗,如此之深信不疑。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可令我怀疑之处?难道在我眼里看来他真的伪装得没有一丝邪恶?我越是这样想,就越是痛苦、自责。

说实话,阿尔杰塔,其实我内心仍无法宽恕他。为何,他身为主教,身在如此圣洁如此令人仰慕的圣职,还要做出这样背叛女神、背叛神圣天堂上至国王下至城民以及所有教团内的人?!我始终无法理解的是,为何他要利用我,而且我总是一步步地被他准确地算计和利用,这究竟是为何?!是因为我愚昧、天真、容易上当?还是我内心本就心存邪恶,因此与他的目的暗合?刚才我不止一次地把手按在《圣经》上俯首祷告,但始终无法像平时那样得到宁静与宽慰。难道这是女神阿尔泰亚弃我而去的征兆吗?愿女神赦免我的罪,求女神宽恕、求女神垂怜!

阿尔杰塔!若有一天,我真的被遗弃在信与义的荒原,请你眷顾我,请你垂怜我。

很抱歉,好像上面都是我写的一些很任性的文字,实在非常幼稚。不过我现在情况确实非常糟糕,从船长达兰特的根据地回来之后,我的身体就感到诸多不适。一开始还是隐约有些异样,最近几个小时越发严重,好像有什么邪物自我的皮肤而深入我的体内,乃至侵蚀着我的神智与情绪。墙上本来不会动的家具的影子刚才好像着了魔般张牙舞爪地扭曲着,蜡烛火焰上冒出的灰烟好像也在我眼前构成了一张张狰狞的鬼脸,请相信我,这不是比喻,更不是夸张,这是我刚才亲眼见到的。我知道这是幻觉,这是淋到了萨芬特拉的血而产生的幻觉,但这沉重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我无法避让,只能藉此提笔写下这封信来减轻折磨。

我现在身在神圣天堂教堂中。自从离开家族,成为一名信徒后,教堂对我而言始终都是一个像家一样的地方,甚至是仰望着女神像,就像身处天堂一样。然而,现在它却惊愕、可怖。我藉着微弱的烛光写信,在烛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充满了未知、不安甚至还有欺骗和背叛,那是主教伊格纳西奥所渲染出的黑色。

此时此刻,我身处教堂,但教堂却仿如地狱。

许许多多不良的情绪涌上了我的心头,感觉很差,一些不好的回忆又再次被唤起。父亲的再婚、大家族内的明争暗斗、传教时不被理解和侮辱、来自魔法师的厌恶的眼光……我想到了约伯在苦难深渊的诅咒辞,我也要同样发出诅咒:“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愿那日变为黑暗。愿 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

我又想到了,就在前几个月,杰克,我的兄弟,也是背叛了我。为何,为何我周遭的人,我所敬仰的人,一个个都背叛而去呢?更心痛的是,这次连我自己也堕入了深渊,走上了邪道。我是罪恶的同伙,我是伊格纳西奥阴谋的帮凶。这是女神的考验?这难道真的是女神的考验吗?!不,我终于明白了,这是——女神的神罚。

若有一天,我被降以硫磺,焚尽身躯,或是成了所多玛和蛾摩拉小道上的盐柱,请你像我眼前的这根白烛一样,在长夜中点亮,让我藉着你的光,驱散黑暗,看清自己身在何方!

阿尔杰塔!请你照耀我!请你拯救我!
P.S.这次就不争论关于是不是奴隶的问题了。
Denebola,写于无明黑暗之中
——————————————————————————————————

作者wildgun后记:咳……这还真是一篇写起来很痛苦的文章,写的时候需要酝酿这份痛苦绝望的感情,确实使身为作者的我也在生理上感到了沉重和压抑。

而且这篇文章难就难在,我想营造出的氛围:既是一篇充满了痛苦的自述文,又要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写信人对阿尔杰塔的倾慕之情。不知道大家读了之后有没有感受到这一点。若感受到了,我这几个小时创作的时候没白酝酿感情了。

这几天在研究龙之谷客户端, 发现龙之谷的任务对话全都在客户端里,而且是以XML的方式明文存放在客户端中。

于是自己做了个小工具,能够查看这些剧情文本。其本质是一个XSL文件,控制XML的内容输出方式,再整合到一个HTML文件中。了解网页浏览器端程序设计的朋友可以查看源代码。

请在IE浏览器中运行本网页。该网页使用ActiveX控件遍历当前文件夹,获取任务文件列表,因此可能会出现安全提示,请予以批准。

说明:本网页及其外链文件(style.css、xsl.xsl)由wildgun开发,适用于《龙之谷》客户端中resource/script/talk_quest/*.xml脚本及resource/ui/npc/npcimage/*.dds图片文件(需转换为png文件)。

其中talk_quest仅包括了客户端中以“mq”开头的主线任务,若要查看其他支线任务及公告板任务,请自行解出xml文件,放入talk_quest文件夹中,即可自动进入网页左侧列表。

一些代码未作处理,如表示玩家昵称变量的{user_nick},表示玩家职业变量的{user_class},以及NPC动作命令,如{action:Talk}。此外,XML文件中talk_paragraph节点表示物品贴图的itemindex属性未作处理。敬请谅解。

感谢艾伦希亚的技术支持。

截图如下:

《龙之谷》任务对话查看网页——献给关注剧情、关注游戏内容的朋友们 - wildgun - ???

继续阅读

简记近二日佘山天文、宗教行及其他

十月4、5日部门组织旅游活动,预定佘山,在我的建议下大家第一天决定去佘山天文台博物馆和佘山圣母圣殿。

住的宾馆是在世茂艾美酒店,挺高级的。

佘山是上海唯一的一座山,其实不能算山,也就是一个小土堆(同事的说法)。远远望去和江之岛差不多的感觉,只不过没有了灯塔而是换上了佘山圣母圣殿。查了下资料,江之岛高60米,西佘山海拔97米,半斤对八两了。爬山,由于上山时间挺晚,离我期待的天文博物馆球幕星象馆还差半小时,怀着执着我第一个登了上去。前半程还爬在挺前面的,不过后半程因为耐力不行所以被同事逐一赶超……爬上去之后星象馆才刚开始放映。环境一般,挺小的一个场馆里站满了人,没有座位。和《星之梦》的感觉差远了。因为之前爬山导致呼吸不畅,外加小小放映厅里塞入那么多人因此氧气稀薄,我大概有了一些缺氧的反应,大概看了15分钟后就出来了。

博物馆内有一些展示的仪器,比如如下所示的六分仪,还有日晷。

继续阅读

杰梅因尊师函丈:

别后月余,殊深驰系。在乘着阿尔巴特罗号去往神圣天堂后,时常想起在凯德拉关卡受您谆谆教导与悉心照顾的那些日子。您所向我启示的有关缘分、信仰与信任的话题,我常常反思并从中受益,这也无时不刻地伴随并指导着我在前进道路上的每一步。

回到神圣天堂之后我见到了高级牧师艾诺,他仍身体硬朗,当然同样硬朗的还有他一贯对异教徒及罪人的惩戒之心。我还荣幸地进入皇宫,谒见了国王陛下与主教伊格纳西奥大人,以及王宫中的诸位大臣。教宗特拉玛热衷于行善四方,因此这次抱憾未能亲瞻尊容。在此期间教团内外事务都由伊格纳西奥大人持掌全局,一人既要承斯属灵的信仰事务,又要处理世俗之事、战局之事,还要面对来自魔法师方面及其他市民的问责,能使之一切井然有序,实在是令人敬佩。总体来说神圣天堂这边教会事务按部就班地开展着,虽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总体来说还是蒸蒸日上的。教团人事方面虽然偶尔略有捉襟见肘的尴尬情况,但每位牧师的信仰心都是一份无穷的力量,可以宣领更多人一同前行,如五饼二鱼的神迹那样扩散到每个所需之处。我也为能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而努力着。也请老师您在凯德拉关卡继续颂扬女神的伟业,传播信仰的福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