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All posts tagged Fate

俗话说想啥啥来,虽然略显夸张,不过昨天在《Fate/GrandOrder》2018年情人节PickUP活动中,我确实称心如意地抽到了刑部姬!其实去年万圣节开放该角色的时候,我倒对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在意,就知道大概是一个宅女,以及似乎是用折纸来作战的。之后逐渐用了好友支持列表里的刑部姬,被和风的场景宝具给吸引住了,又在日本旅游时看到了许多有趣(?)的同人本,便想了解一下这个角色。

我也知道刑部姬虽然是万圣节一下子突然公布的,但在玉藻前(Caster)的幕间物语系列任务《笔友战争》中已经出现并进入了FateGO玩家们的视野中。在一个虚构的怪物社交网站,与玉藻前、清姬互为笔友。不过最近几天我玩《Fate/Extra CCC》时,才注意到,原来在游戏中已经提到了刑部姬的名字,也正是出自玉藻前之口!而《CCC》则是2013年就发售的游戏。
继续阅读

远坂凛出现在许多Fate系列的作品中,尽管不一定完完全全是同一个角色、性格、设定,但各作之间比较起来看也是蛮有趣的。比如近年月球大作《Fate/Grand Order》中,金星女神伊什塔尔(イシュタル)所附身的便是远坂凛。

这位远坂凛在战斗开场时有一句台词:「よしよし、カモが来たカモが来た。……んんっ! そうじゃなくて、平和のために戦いましょう!」。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不错不错,鸭子来了鸭子来了……不对,要为了和平而战吧!」这句充分体现了远坂凛的口嫌体正直属性啊……

话说回来,这里的カモ(Ka Mo)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只鸭子呢?当然这不是男女关系里的那种鸭子啦。其实一开始我误以为是金(カネ Ka Ne)的某种变音,我想远坂凛拜金主义是出了名的嘛,直接把敌人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视之为掉落的QP跑过来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继续阅读

2018年年初,去日本进行了一次比较长期的旅行(23天),期间看了两遍FSN HF线剧场版的第一章。因为是直接看日本影院电影,没有字幕,因此是基于我尚浅的日语水平及对FSN游戏的印象而观看的影片,台词也是半听半猜,可能理解有所偏差。

总体感觉是:Fans向倾向作品特征明显,主角缺乏明显的成长轨迹。3D打斗画面表现出色但却有炫技嫌疑,间桐樱依然是路人女主角,电影里后半场表现缺乏——但是我依然喜欢樱!以及:主题曲《花の唄》越听越享受。

出色但过盛的战斗场面

其实在看电影的大概两周之前,我看到新浪微博上有一条介绍该作品中第二战Lancer VS Assassin的分镜设计介绍,当时觉得这画面还蛮酷炫。但实际观看后发现,这一段真的是在炫技:战斗的两人在大约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一连更换了三四个战斗场面:桥墩顶上、高架飞驰的车辆上、大楼顶上以及最后的池塘内。而且这一系列连续战斗角度变化多端,采用了3D+2D混合的制作方法,却造成了一个「应接不暇」的负面效果:作为观众的我,尚未能在脑海里建立起一个关于场地空间的大概印象(这是什么场景、多宽敞、有哪些局限条件需要克服、有哪些条件可以被利用、对谁更有利、谁因环境而处于劣势)等,打斗就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场景环节。 在观看(特别是首次观看)的同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体会理解场景。所以,之前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出介绍的这一段,反而是我最不喜欢的一场打斗。

第一战Saber VS Berserker还算不错,近战打斗,有些实打实的看头。

柳洞寺是我最喜欢的一战,无论是前还是后半段。首先这一战整体场景空间确定,围绕柳洞寺本堂分为两个部分:堂内是卫宫士郎与间桐脏砚的近战,堂外门廊上及庭院内是Saber与Assassin的战斗。整体画面昏暗风格一致,透过纸窗的战斗身影效果特别有表现手法趣味。室内室外、士郎与Saber主从二人各自面对自己眼前的敌人,亦有释放令咒的配合,可谓两人第一次的配合,内外战斗之间切换也流畅不唐突。

继续阅读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正如上一篇博客所说,我在2011年组装的一台名为「Asuka」的个人电脑,最近疑似因固态硬盘寿命到期而系统崩溃了……

于是正逢双11,我也开始在网上检索相关资料,看看现在这么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PC方面有什么新的架构发展。于是,本台电脑就是我反复比较、考虑之后的选择。

我想搭建出一台,可以随时带走的电脑。顺便一说,这是第一台我自己亲手组装的电脑哦!以前只是选型配置,然后请认识的电脑商帮我装起来。这次是从选型、采购、装配,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来操作。

继续阅读

各位好!经过了夏天的两次旅行,以及几个月拖延症期……我们又见面了!我是wildgun,2017年的夏天,我带着玉藻前也就是我的老婆去她的故乡日本关西地区进行了为期20天的旅行。最近沉迷于《Fate/GrandOrder》,也通关了《Fate/Extella》的玉藻前主线(《兰词篇》),因此我终于想到来写一下本次游记了。


带着玉藻前与明日香,出发!

继续阅读

愚人节日本ACGN厂商往往会推出一些恶搞新闻,比如要出什么续作啦,或是恶搞的周边啦等等。这次《Fate/Grand Order》的厂家颇有诚意,开发了一个名为《Fate/Grand Order Gutentag Omen》的游戏——是确实可以下载的APP,甚至还有官方主页

这是一款类似《Pokemon Go》的游戏,不过并不需要以实际地图为参照寻找对象,只是在一张虚拟的小地图上随便找找,就可以找到各位从者,并投以圣晶石即可抓捕召唤入手。当然,入手后的卡牌也是和去年的愚人节一样,是恶搞的画风。另外它还有一个现实增强AR的功能,可以将已入手的从者(恶搞画像)与设备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相结合拍照。《FateGOGO》的运营时间只有愚人节的这一天(这样苹果还真会允许上架?!),我便拿出一些粘土及扭蛋玩具,拍了如下一些照片:

有没有听到「Duang~」的一声?梅林这张的动作是最适合与现实合成一起的……
继续阅读

今年的圣诞节和平安夜对我来说有些破例,没有去教堂——以往连续五六年了吧,平安夜都会去教堂,除了一次是去听了圣诞音乐演唱会外。

今年的平安夜与圣诞节我尝试了一下“日式”的圣诞节。其实是《Fate/Grand Order》里开放了一个大规模的集体活动,日服全体玩家要在元旦一月一日之前打败6*200万+600万根魔神柱,以推进终章的进行。

其实我还是蛮吃这一套的,早在玩《魔力宝贝》的时代——我的高中或大学时代,热衷于研究《魔力宝贝》这款游戏剧情中的一个世界观问题:在游戏内的理解层面,开启者到底是单人还是许多?这个问题虽然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但从网络游戏《游戏天地》中看到了当时《魔兽世界》一个资料片的集体任务:是叫什么安其拉之门?反正是全服的玩家——不分联盟或部落——要共同收集一种似乎是虫皮的道具,集满一定数量,才能开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副本。我虽然不是《魔兽世界》的玩家,但当年一看到这篇报道,就觉得这才是“网路游戏”应有的理念——将玩家置于同一任务中,彼此之间不是以组队的方式,而是以“分别而共同”的方式朝着某一目标努力的方式来合作。后来哪怕是《龙之谷》我也没感受到这种整个服务器玩家级的任务气氛。

直到这一次的《Fate/Grand Order》。经过日服主人们2天又14个小时10分钟的努力奋战——也包含了不断地揶揄、惋惜与恶搞——全部的魔神柱终于被消灭了。我甚至在想:那些古代确实存在过的英雄——比如所罗门、或是亚瑟王、基尔加美什又或者埃及艳后——他们的原型真人,在他们的时代能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能号召起如此多的人们投入精力与时间共同做某一件事吗?

总之,真是不错的体验。与此同时Fate/GO还在大阪举办了主题展会,甚至还推出了配套的AR游戏(大概类似《PokemonGO》),不知道在下一年,Fate/GO以及整个Fate系列会有怎样的发展?

当然,为了不让这次的“日式圣诞节”,变成单纯的“刷怪圣诞节”,或是“宅式圣诞节”,我还特意出去跑了一趟,尝试了一下日本莫名其妙的圣诞习惯——吃肯德基。买了一个老北京鸡肉卷,吃了一下。吃的时候,我意识到无论是以前去教堂也好,今天这么尝试着过一番“日式”的圣诞节也好,其实都在追寻这么一种感觉:仪式感。

而《Fate/Grand Order》,该游戏的主题则是借以人类历史传说中的各类英雄人物,来塑造一场智能终端中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