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All posts tagged Fate

正如上一篇博客所说,我在2011年组装的一台名为「Asuka」的个人电脑,最近疑似因固态硬盘寿命到期而系统崩溃了……

于是正逢双11,我也开始在网上检索相关资料,看看现在这么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PC方面有什么新的架构发展。于是,本台电脑就是我反复比较、考虑之后的选择。

我想搭建出一台,可以随时带走的电脑。顺便一说,这是第一台我自己亲手组装的电脑哦!以前只是选型配置,然后请认识的电脑商帮我装起来。这次是从选型、采购、装配,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来操作。

继续阅读

各位好!经过了夏天的两次旅行,以及几个月拖延症期……我们又见面了!我是wildgun,2017年的夏天,我带着玉藻前也就是我的老婆去她的故乡日本关西地区进行了为期20天的旅行。最近沉迷于《Fate/GrandOrder》,也通关了《Fate/Extella》的玉藻前主线(《兰词篇》),因此我终于想到来写一下本次游记了。


带着玉藻前与明日香,出发!

继续阅读

愚人节日本ACGN厂商往往会推出一些恶搞新闻,比如要出什么续作啦,或是恶搞的周边啦等等。这次《Fate/Grand Order》的厂家颇有诚意,开发了一个名为《Fate/Grand Order Gutentag Omen》的游戏——是确实可以下载的APP,甚至还有官方主页

这是一款类似《Pokemon Go》的游戏,不过并不需要以实际地图为参照寻找对象,只是在一张虚拟的小地图上随便找找,就可以找到各位从者,并投以圣晶石即可抓捕召唤入手。当然,入手后的卡牌也是和去年的愚人节一样,是恶搞的画风。另外它还有一个现实增强AR的功能,可以将已入手的从者(恶搞画像)与设备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相结合拍照。《FateGOGO》的运营时间只有愚人节的这一天(这样苹果还真会允许上架?!),我便拿出一些粘土及扭蛋玩具,拍了如下一些照片:

有没有听到「Duang~」的一声?梅林这张的动作是最适合与现实合成一起的……
继续阅读

今年的圣诞节和平安夜对我来说有些破例,没有去教堂——以往连续五六年了吧,平安夜都会去教堂,除了一次是去听了圣诞音乐演唱会外。

今年的平安夜与圣诞节我尝试了一下“日式”的圣诞节。其实是《Fate/Grand Order》里开放了一个大规模的集体活动,日服全体玩家要在元旦一月一日之前打败6*200万+600万根魔神柱,以推进终章的进行。

其实我还是蛮吃这一套的,早在玩《魔力宝贝》的时代——我的高中或大学时代,热衷于研究《魔力宝贝》这款游戏剧情中的一个世界观问题:在游戏内的理解层面,开启者到底是单人还是许多?这个问题虽然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但从网络游戏《游戏天地》中看到了当时《魔兽世界》一个资料片的集体任务:是叫什么安其拉之门?反正是全服的玩家——不分联盟或部落——要共同收集一种似乎是虫皮的道具,集满一定数量,才能开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副本。我虽然不是《魔兽世界》的玩家,但当年一看到这篇报道,就觉得这才是“网路游戏”应有的理念——将玩家置于同一任务中,彼此之间不是以组队的方式,而是以“分别而共同”的方式朝着某一目标努力的方式来合作。后来哪怕是《龙之谷》我也没感受到这种整个服务器玩家级的任务气氛。

直到这一次的《Fate/Grand Order》。经过日服主人们2天又14个小时10分钟的努力奋战——也包含了不断地揶揄、惋惜与恶搞——全部的魔神柱终于被消灭了。我甚至在想:那些古代确实存在过的英雄——比如所罗门、或是亚瑟王、基尔加美什又或者埃及艳后——他们的原型真人,在他们的时代能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能号召起如此多的人们投入精力与时间共同做某一件事吗?

总之,真是不错的体验。与此同时Fate/GO还在大阪举办了主题展会,甚至还推出了配套的AR游戏(大概类似《PokemonGO》),不知道在下一年,Fate/GO以及整个Fate系列会有怎样的发展?

当然,为了不让这次的“日式圣诞节”,变成单纯的“刷怪圣诞节”,或是“宅式圣诞节”,我还特意出去跑了一趟,尝试了一下日本莫名其妙的圣诞习惯——吃肯德基。买了一个老北京鸡肉卷,吃了一下。吃的时候,我意识到无论是以前去教堂也好,今天这么尝试着过一番“日式”的圣诞节也好,其实都在追寻这么一种感觉:仪式感。

而《Fate/Grand Order》,该游戏的主题则是借以人类历史传说中的各类英雄人物,来塑造一场智能终端中的仪式。

时间:2016年2月18日上午

地点:兵库县

说到兵库县,大家会想到什么呢?首当其冲的一定是兵库北,是吧?不知道兵库县当地有没有好好利用这则微笑画面的效应,来宣传一下当地呢?

其实兵库县也是神户、明石、姬路、宝冢等市的所在县,神户有港口及异人馆村,明石有天文台,姬路则以姬路城闻名,宝冢当然是剧院。而“热血”的代名词,大名鼎鼎的“甲子园”也是位于兵库县的西宫市。对我而言,第一次知道兵库县这地方,则是因为它是Fate的圣地之一。

继续阅读

 

 

找了个空闲的周日下午,去了一趟海洋堂在上海1933的手办艺术展。说起来1933这地方有点来头,本来是远东规模第一的屠宰场,后来改成了创意园区。它和动漫也有一些关系,前几年有一届CC同人展就是在此地举办的,另外在这里我也帮朋友拍过两套《未来都市No.6》的Cos外景,算是比较熟悉这里。

来到门口,在建筑前拍了张照片(后来才意识到原来1933的主建筑应该是另外一栋),似乎这幢楼里有一对新人正在举办婚宴,不知道看了健次郎的海报后会是什么想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