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6

第二天早上,天气多云,其实后来还下了阵小雨。这一天白天打算参观冲绳的首里城公园,算是一处当地历史代表性的景点。首里城公园的网站是:http://oki-park.jp/shurijo/

冲绳那霸

依旧是沿着冲绳市内的单轨电车,坐到最后一站即是首里站。这么说来,其实这条单轨电车的一头一尾我都坐过了:起始站是那霸空港站,终点站则是首里站。如果像我一样只在那霸市浏览的话,可以多加利用这条单轨电车以及一日券。

继续阅读

前不久,我参观了位于上海虹口区长阳路上的犹太难民纪念馆。虽说是单位派给的任务——参观上海红色基地并写心得体会,不过恰好我对犹太民族这个异邦民族的文化与历史经历有些兴趣,便就选择拜访参观了此处。

在出发的前几天,我开始回顾自己印象中犹太人的概念,这个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形象呢?他们常常出现在书页之间——他们是智慧与经商的象征;是德国纳粹独裁统治者屠戮的对象;是流离失所的族群;到了现代,他们又成了孕育农业滴灌栽培与许多计算机领域新科技的智慧一族。而在我的兴趣领域视野内,犹太民族是在地理与信仰层面动荡了40年最终达到应许之地迦南的民族;是十二支派互相合作或征战,诞生出一代代先知、士师、列王,而最终凝练成为西方艺术作品中一个个经典人物形象的古老民族。

那么,曾经在上海作为难民的犹太人,又是怎样的形象呢?带着这个问题,我走进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

继续阅读

接着第一篇第二篇

冲绳那霸 单轨电车
顺着单轨电车,我来到了名为“赤嶺駅”的车站。

冲绳那霸 赤嶺駅
这是YuiRail的第二站,同时也是日本最南端的车站!
想想看,日本各种轨道交通,从闻名世界的新干线,到湘南海岸的百年江之电,还有秋叶原爱好者一定不会陌生的东京市内环线山手线……那么多条线路,那么多站,这里是日本最南端的车站!一定要留念一下。

继续阅读

最近,又了解到日本放送协会NHK出版过许多纪录片,国内也有专门从事NHK系列纪录片汉化工作的字幕组。很遗憾,虽然依旧是以盗版形式来观看,不过且让我谈谈看后的想法吧。

这次看完的是 《東京 不死鸟都市的百年春秋》(《カラーでよみがえる東京~不死鳥都市の100年~》)http://www.nhk.or.jp/special/phoenix/。作品源于NHK找到了一批一百多年前无人认领的录像机胶片带,胶片盘片盒上写着“東京見物”。由于当时是黑白胶片的年代,因此NHK找来了一百多位各个领域的专家,共同着手对这些胶片中的影像进行填色工作,以图还原出一个彩色的旧时代东京。

这部纪录片就是在这样一件事的影响下,又结合了在不久的将来2020年东京即将举办——又将举办——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残奥会。展示了东京这座都市在一百年里的风风雨雨,有兴、有灾、有战亦有和。

继续阅读

这几天,上海正经历着零下8、9摄氏度的严寒天气,据说,是三十年一遇。幸好在上个月换了一台新空调,因此暖气还算十足。

但是屋外的植物呢?有些担心的同时,前几天与同事闲聊时对方也提醒说:天气冷有个好处,来年的虫子会少,因为过不了冬,被冻死了。

现在,邻近中午时分,正在电脑前上网查资料的时候,听到窗外的阳台上有一些异响。过了一阵,细细嗦嗦的异响越发明显,我走去窗台一看,看到了一副闻所未闻的异象

其实是几只麻雀居然停落在了内阳台上,与室内的我仅一窗之隔。阳台上散布着几只麻雀,加在一起大约有7、8只之多。

——看来是集体行动。麻雀们正在翻找我的花盆。

继续阅读

刚才,读完了轻小说《唐草圖書館來客簿》的第2卷,加上不久之前读过的1卷,至此为止,我大概找到了一种合适的阅读欣赏角度。

唐草圖書館來客簿

封面图转自台湾角川

这部小说被归类为“轻.文学”。故事发生在一间虚构的位于京都的古风私人图书馆,故事以店长与助手为主角,介绍他们两人不仅仅作为书店主人,也作为另一隐藏身份——冥官——帮助仍徘徊于世界上的善意灵魂(书中称为:无道)进入六道轮回之一的天道的故事。每一卷大概包括了4个内容基本独立的中篇故事,基本上都是以“某个现代人遇到了灵异事件→经种种因缘来到这间唐草图书馆→被图书馆两人识别出灵异事件缘于‘无道’的附身→帮助‘无道’认清并满足残存的对于现世的心愿而得以升入天道”这样的步骤为模板展开。而在各个故事之间,是由图书馆店长及其助手,还有相关其他冥界关联角色的关系隐隐地牵连并推动其发展。

继续阅读

这篇文章来介绍一下我对“镜饼”这种日本传统文化中的节日食品的了解。

镜饼,日语读作かがみもち(kagamimochi),其汉字写作“鏡餅”,是一种年糕制品。我显然已经不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它是在哪部动画作品或是哪个日系商店门口。但要说知其名的话,大概是2013年元旦开始读的《源氏物语》某一章中提到的,也有可能是之前玩的手游《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中抽到的一张卡牌年糕少女——总之,从这些来源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十分日式传统又很知名的食品。

神女控 年糕少女
图为《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年糕少女的卡牌。

 

继续阅读

自从开始用播客收听一些国际新闻,我也自以为是地感觉得到了一些国际性的视野。

上个月也就是2015年的12月,听说了配合全球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举办,那里也举行了名为1Heart1Tree的活动植树公益集资活动。我便试着参加了一下

在新的2016年,我打算每个月都像这样参加某一项公益活动,当然目前考虑是以资金援助的形式。名之曰:月间布施。当然,我不打算参加那些定期性的捐赠公益活动,因为我想每个月都能有所发现和思考,并对不同公益的形式、内容作出选择再进行支持。当然,每个月支持不同的公益项目,也可以开阔我的视野,保持我的心意,并留下各篇博客来记载这些。

这个月,我支持的项目是维基百科Wikipedia,大概是从中学开始我就用了这个项目,尽管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对维基百科的访问一路磕磕碰碰。外加近几年出现的知乎也是一个不错的有针对性的知识获取平台(虽然与维基百科的知识呈现形式有明显不同),但维基百科仍是十分丰富的知识宝库。特别是当我渐渐把兴趣范围延伸至日本以及其他国外文化之后,维基百科更是一个重要的知识来源。

因此,这次我向维基百科基金会资助了16美元(合约100元人民币)。

捐赠之后没过几天,很巧地看到维基百科正迎来15周年站庆(2016年1月15日)。在善恶之间,在各方势力怀着各自目的的状况下,这个人人可编辑的网络百科词典已经茁壮地成长了15年,真是可喜可贺!

说明:之前提到过,我在上周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的采访,介绍了我的圣地巡礼活动。采访的形式是新浪微博私信,以及电子邮件的问答。用的语言则是中文,再由编辑概括、翻译为报道内容,并与其他几位被采访者一起整合成完整的报道:《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本文则是如实地给出记者对我的采访问题,以及我的回答。其中有关本人信息的内容则略过。

1. 关于你的基本信息:您的姓名,年龄,职业,目前在哪里生活或工作,喜欢动漫有多长时间?

(个人信息本文从略)

如果是说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以及读童话书的话,是从有记忆开始就这样了。
如果是有自觉意识地追某一部作品,那应该要算小学三年级开始买《机器猫》漫画。这样算来的话,18年多了。

2. 你如何理解二次元文化?你认为自己是二次元人群吗?

这是一个与日本“御宅文化”相近的概念,是指对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等作品感兴趣的文化习惯。但既然是“二次元”,我想它与“御宅文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一部虚构的作品在支撑。

我的意思是:“御宅文化”可以包括一些对非作品形态的文化元素的热衷,比如喜欢铁道的铁道宅、喜欢军队元素的军事宅……等等。(这些在御宅文化经典作品《电车男》的电视剧中都有体现。)

但“二次元文化”既然带了“二次元”这三个字(我理解为:虚构作品),因此其区别于“御宅文化”的核心要素,就在于有一部作品作为一切兴趣的起点和归宿。

如果基于我这样的理解,那么我自然属于二次元人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