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四月, 2017

时间:2016年7月14日下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日本的自然环境令人称道,自然条件却令人担忧。很奇怪的是我在日本的旅游加起来应该有个50天甚至更久时间了吧,倒一次也没遇到过地震。但反过来说,因为就我自身体验来说,让我感觉最不便的,就是日本的雨啦!

这不?继前一天的因雨造成的航班延迟,当日下午,又是一片大雨倾盆了。

且让我先来说说吃饭的问题。栄宾馆提供早餐与晚餐(也有不含餐的房价可选),午餐却要自己解决。之前也提到过,种子岛不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因此餐厅并不多,营业时间也并不算准时。于是我就来介绍一下在栄宾馆附近哪里可以最方便地买到餐食——出门走上大马路,向南走几百米的对马路上,有一家小型超市或者说便利店。这家并非连锁,也不是24小时营业,所有有什么要买的话,一定要趁早购买。在这里可以买到便当,打开一看,还挺丰富:

继续阅读

有一个成语,「噤若寒蝉」——由此还引出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叫做寒蝉效应。查维基百科可知,这个概念是由美国明确并使用的。在英语中,它是「Chilling Effect」,似乎并没有蝉这种动物的身影。寒蝉效应是指当即使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进行禁止,但当社会环境整体(或仅针对个别话题)处于高压状态下时,人们会进行自我审查,从而不愿意(或被提醒)发表一些言论。

中国传统文化习惯取象于天地,于是就把这种社会效应结合了天气转凉时的知了的季节性生理现象,称之为:「噤若寒蝉」。

那么,别的动物,冬天的时候还会有做什么的呢?当然有,比如我以前养的乌龟,会冬眠,蛇、青蛙乃至哺乳类的动物熊,都有冬眠的习惯。

我还想到了一类有趣的动物,在天冷时会储藏食物。比如说仓鼠,会为了搬运食物的方便,而将食物塞入口中,塞得满满以至于两侧脸颊鼓了出来。甚至也有更加夸张的漫画表情或是扭蛋,描绘出从仓鼠两侧脸颊凸起的皮肤,能看出它是含了一大块肉或是一整条鱼。

所以说,在寒冬将至的时期,为了躲避天灾,为了迎来下一个春天,也可以效法做一只仓鼠,将有趣的东西含入嘴中搬运回窝。

继续阅读

这是纯粹的设想,没有实践检验:我在设想一个除了太阳以外,其他都不依赖的,彻底去中心化的网络。

起因是最近想在没有电源的阳台上进行长时间的摄像,记录到底是什么生物把我种植的草莓吃了(应该是鸟,我想把这有趣的过程拍摄下来)。如果是传统数码相机的话,存储卡空间毕竟是有限的,所以我想到了用树莓派及其摄像头来记录视频,并直接通过无线网络上传到存储服务器。

但是因为阳台上没有供电,于是我又想到了如果一台树莓派加上太阳能供电,是不是可以维持它的持续运作呢?虽然我尝试了索尼手摇式应急收音机ICF-B99/S的供电功能,似乎不足以驱动树莓派+USB无线网卡的方案,因此我的实践就此告终,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想象。

网上搜了一下,似乎不少同好用更大面积的太阳能电池真的做出一个可以给树莓派持续供电的状态。好,那么假设它可以持续运行,那么我们就有了一台不依赖于现有供电网络的服务器——也就是能源的去中心化。

继续阅读

果然是受了《兽娘动物园》(《けものフレンズ》)的影响,这次我想为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捐款。这只大熊猫的LOGO见到好多次了,实际的支助好像还是第一次。

说起来,付款渠道还是蛮重要的。在WWF中国,网页上根本就没有提到捐助的渠道;WWF日本呢?虽然提供了渠道不过是需要信用卡的,让我有些顾虑信息安全问题。所以最终我选择了直接向WWF组织总部网站提供的捐款渠道进行捐赠。

一开始还看到网页上直接支持ApplePay,想试一下网页上的ApplePay是怎么个用法。不过试了两次发现不行,结果改用PayPal。

本次向WWF捐赠10美元。

时下有个词,叫「新型大国关系」。挪来借用一下的话,我觉得《戰鬥麵包師與機械看板娘》第二卷展现的是一种「新型大国后宫关系」。

为何这么说呢?继第一卷的故事,在丝薇恩加入了路特所经营的面包房之后,路特进而也在第一卷摆平了原与当地恐怖分子有关的修女,以及情绪别扭的少女米莉——这两者似乎对路特都多多少少抱有好感。此外,第二卷新加入的角色——路特的前上司苏菲亚,在故事发展到后期也逐渐表露出了对路特依依不舍的情意,甚至形成了与丝薇恩针锋相对的局面。所以说,看似面包房,实则为后宫啊!

不过,这部小说并不那么轻,或者说它并不像时下许多新出版的小说那样,将故事内的国际关系只是作为可有可无的名词介绍背景来设定。在这个故事里,国际关系从贵族社交、军事活动等多个方面,多多少少地影响到了路特的这一家小小的面包房,因此作为退伍军人的路特也难免于其中。

这一卷的故事前半卷比较平凡,剧情发展内容也大致可以预料:一场贵族间的盛宴将在飞艇德菲亚戴特号上举办,路特以作为面包师傅的原因而被邀请,甚至还与原上司,女军人兼贵族千金的苏菲亚相遇。之后到了飞艇却发现自己仅仅被利用作为大国之间的和平友好繁荣的宣传形象,宴会组织者其实却完全并不在意路特的厨艺,甚至都不给他烤面包的机会及场所。而故事的后半段画风一变,进入了恐怖分子劫持飞艇的剧情。曾经作为军人的路特、以及曾经作为机械兵器的丝薇恩及现役军官苏菲亚自然就大显身手啦!

由此看来,尽管是一座小小的面包房,也在每一卷会被卷入大国之间的国际关系斗争中,或是随之产生的恐怖分子事件中,所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后宫,更是「新型大国后宫关系」。

之所以我会觉得这部小说不那么轻,就在于随着故事的推进,作者也会通过剧中角色的思考与话语,阐述一些想法,例如本卷中让我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作者以画外音的形式提出的这段话(出现于本书第201页):「一个国家侵害了另一个国家,后者便会因此痛恨前者——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只因为某个人出生在那个国家,就否定那个人的一切,甚至对其产生厌恶与憎恨,这种事是正确的吗?」。

这个观点在我看来,在2017年的现实世界的现在,世界范围内恐怖活动日益加剧,各国保守主义实力也得到张扬的此时,具有一种反思与警醒现实的作用,也是作者具有一种世界责任的体现。它提出了一个问题:身份标签(国家、性别、种族)在多大程度上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我们衡量一个陌生人的前提条件,尤其是当这些身份标签中包含了几个背负着浓重、鲜明的负面历史时。

当然,除了这句话所发出的强有力的现实反省外,故事后面不远处也立即出现了「我也和那小子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一起迎接早晨过啊。」(原上司苏菲亚语)这样劲爆而充满了轻小说应有的娱乐功能的剧情。

因此,本部作品让路特作为一名退伍军人+现任面包师的身份,自然而然地地参与到严肃的战斗事件中,以此够在故事架构中平衡面包房之轻快,以及国际关系之深重,这是一种作者设计得当的体现。从这一层面,也体现了「新型大国后宫关系」这一我所写下的调侃式归纳评价中的「新型」二字。

(本文题图引自书本封面)

各位好,我是喜欢圣地巡礼的FRIENDS,wildgun。上周看了2017年一月新番中一部颇为神奇的作品——《兽娘动物园》(《けものフレンズ》)。依稀想起之前Jimmy在新浪微博中提到,上海动物园正巧于去年年底引进了片中拟人化的主角——薮猫。于是,这个周日下午我就去实地探访了一下这位FRIENDS。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4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醒来的清晨

这张窗口的照片,从文件的拍摄时间上来看,是拍摄于2016年7月14日的04时24分,算上可能因为我没有调整相机内的时区设置,也就是说当天我五点半之前就已经醒来,在位于日本鹿儿岛县种子岛上的这座小小的栄宾馆205房间的窗前,看到了新海诚、《秒速五厘米》的众多观众们,以及或许本作剧中角色们,都曾见过的这片窗景。

前一天下午入住,在种子岛过了一夜后,新的一天到来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