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20

打算开始每天记录一些事物,作为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事件经历者的记录。其实关于恢复博客作为日记的原始用途,记录琐碎事件这个想法,我在2019年的第一篇博客就提出来了,但一直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直到最近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大陆蔓延到了日本。

以此为契机的开题

我想从现在开始不拘形式地记录所见所闻,当然或许还有所想。标题里之所以要写「日本和京都」,而不是日本的京都。因为日本就是日本,京都就是京都。日本并不等同于京都,而从最近读到的一本日本政治学入门书籍《今さら聞けない!政治のキホンが2時間で全部頭に入る》来说,日本国政府与京都府、京都市的自治体地方政府,并非上下级关系,而是对等关系。详细的话以后再说。

来看有关疫情的消息,因为是近似日记的形式,因此之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以及之前一个月以来日本和中国的各种进展我就不逐一记录了,着重关注近期的亲历。

日本政府的休学要请,以及身边同学的反应

20200227,日本政府内阁总理大臣也就是安倍晋三发出要请,呼吁全国各所公立小学、中学、高中、特别支援学校(面向身心患有疾病者的教育机构)从3月2日起至春假结束期间停课。

日本首相官邸相关报道:https://www.kantei.go.jp/jp/98_abe/actions/202002/27corona.html

20200228,我们语言学校授课时,在语法课及主要课程上,老师都做出了迅速反应,将本条消息的内容融入了课程教育中。但因为语言学校并不是公立学校,因此并不在首相官邸要请的对象中。但同学们也开始讨论此事。

课堂上则出现了有趣而鲜明的对比。我们是少人数但多国籍的语言学校。在语法课上,语法老师问大家如何看待疫情对策?语法老师他自己觉得日本政府向全国公立学校呼吁休校、各游乐场所的停业做的太过头了了,然后问我们学生的想法。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学生纷纷表示日本政府的对策太慢了。但是在另一堂课,却出现了另一幕:主课程老师询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十分担心疫情,此时没有人举手。主课程老师又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完全不担心的?结果一位来自美国、两位来自法国的男生迅速举起了手。

我想这反映了不同国家、文化之间的处事态度的差异,就在我们这么一个小课堂里。

品尝吉野家非常食!

生活在多灾多难的日本,总是要备一些非常用保存食品。之前就买了几种,就包括吉野家的这个罐头保存食品。不过之前买来一直没吃,也不知道口味如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