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0

追加:《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又达成两个结局后的感想
今天花了一天,照着攻略和自我感觉,达成了史湘云的GoodEnding《灰侍者》和花袭人的Ending《那盆蒲公英》。相比之前达成的《永远的等待》Ending,不玩这两个结局,是遗憾;玩了,是失望。反倒让我对游戏剧情的评价——特别是收尾处——有所降低。

总而言之就是:收尾收得很不好。

再重申一下,我是游戏玩家,《红楼梦》原著怎么写的,同我无关。之前在有个朋友和我说“没看过原著,玩这种游戏岂能尽兴 岂能玩懂”,我是不同意的。就好比我买了张桌子,散架了,被告知是因为木材质地不好而散的,那也不能让我直接去找木材供应商吧?因此,我的评论只是我自己玩游戏的体验及感受——如此简单。

继续阅读

《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一周目完成,有感
我认为,凡是评价,都有主观性——甚至对作品的评测本就应该是一件个人化的事。所以,本篇评价是我个人性质的——蘸满了我个人的游戏体验、感受与想法。
既然是个人评价,那就介绍一下个人的情况。《红楼梦》原著我是没读过,且与《红楼梦》相关的一切作品,之前都没接触过。现在的状态是:完成了一个Ending——《永久的等待》。虽然这是个很失败、让我很失落并且莫名其妙无疾而终的Ending,我也知道只玩了这个Ending根本不能算是玩通了这款游戏——因为任何一个角色的线都没进入——但,基于对AVG类游戏持有“扮演唯有一次的生命即为最真实的体验”这样的想法,我还是想以此Ending作为我于贾宝玉、于神瑛的第一次体验,并记录下对游戏的想法。毕竟——二、三及次第诸周目皆仅是江月而已了。

继续阅读

回忆

小时候,回忆是一次轻轻的拉钩,
我在这头,她在那头;
后来啊,回忆是一方小小的课桌,
我在后头,她在前头。
工作后,回忆是一列短短的电车,
我在里头,恋人在外头;

游戏开始时,回忆是一幢小小的公寓,
我在公寓里头,前几代男主角在门口的狗窝里头;
在中国,回忆是一张短短的列表,
人家日本MO7th都快出了,中国MO6却还在娱乐通的“即将发售游戏列表”上头!!!

之前转载的新闻,应该就是MO7th无疑。

那么其中的一张背景——游戏中芦鹿电的一站——“林鐘寺”,又是对应现实中的哪儿的呢?

根据前几代游戏中提到的这个车站,一开始我怀疑的是位于藤泽与江之岛之间的站点。

 

观看了江之电的DVD,经过与影片中的各站一一比较,最终认定应该是江之电的“極樂寺站”。

继续阅读

 

前两天还在莫名地自豪自己没去看《阿凡达》而是看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果然是支持日本动漫的人啊~结果没过多久就接到通知:单位组织看《阿凡达》。嗯,反正不是自己掏钱,不放见识一下这部片子有多厉害,以至于吓退多部贺岁片吧。

今天中午刚看完,不得不说,确实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动作片、战争片以及特效影片。但,也有不足——剧情太烂俗,烂俗到我都能——甚至我座位后一个声音听起来是小孩子的人——都能猜出情节发展。我想,其剧情不会复杂于一部童话,不过这样也好——视觉系统紧张工作的同时,就让思维放松一下。

继续阅读

下面一组照片,是金闪闪的咖啡炼成实验。

早些时候,曾经在DisDreamer打工的沙龙见识过他烹煮咖啡和调酒,从那时起就对这两门饮料的制作产生了兴趣。最近85℃在上海盛行,我对咖啡的兴趣又随之增长了。于是干脆就自己买一套咖啡壶具来试试看吧!于是,在多种咖啡壶中,我选择了比利时皇家咖啡壶。

先看磨豆机。在很多童话故事中有磨面粉的机器——与此同时的还有一头驴,以及风车。但真正的碾磨工具倒从来没见过。(磨芝麻的中式磨子见过……)这款磨豆机,看起来很有工业时代乃至铁器时代的复古情调吧?

继续阅读

影院观看《名侦探柯南-漆黑的追踪者》后感(略有剧透)
之前就看网上时不时地有关于柯南剧场版要在内地上映的消息,而近几个月地铁站的广告屏幕上也一直播放着柯南的广告,每每我都驻足观看一遍。今天下午忽然在群里听说柯南第13部剧场版上映了!于是,便雷厉风行地去家附近的电影院看了。

想来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掏钱自己买票自己看电影。以前都是学校或单位组织的,电影票都是直接发到手里,也不知是怎么来的。小时候唯一一次看电影还是那时的《空中大灌篮》,当然那会儿电影票也是家长买的……到之后长大了,也有了下载,加之也没什么足够吸引我的动画电影(唯一遗憾的是错过了高考完之后在内地放映过的《云之彼端·约定之所在》及《攻壳Innocence》)因此也从未去过电影院。

继续阅读

看《陶宏开与水妖PK完整视频 双方交锋激烈》视频有感

这场争论实在无休无止,且无共同的基础。

若要使对方消声灭迹,我们没有钢铁之刃,那就以时间之刃。

《薄伽梵歌》云“我就是时间,世界最大的毁灭者。”

韩寒的博客里有这么一段话:

昨天有差不多大的一个记者问我,说,在十年前,媒体都说我们这些人好差,自私,没信仰,接受的都是速食文化,国家在你们这一代人手里真是没有希望。而现在我为什么听越来越多的媒体说,这一代人其实真不错,是国家的希望,有责任,能担当,思想进步。你觉得是什么能让大家对这一代人有这么大的改观呢?

我回答说,哦,那只是因为现在很多媒体从业者都变成了这一代人。
——噢!这,就是时间之刃的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