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九月, 2018

上个月带着索尼6300微单在日本旅游,在鸟取县白兔海岸拍照时,发现快门按钮居然掉了。在沙滩上看了几眼,实在难以找到脱落的按钮。本想在日本维修,却发现要提前10天预约才能报修,实在不便。还好虽然外部脱落了,但还是能按下拍照的。结果还是回到中国后进行了更换维修。

虽然只是快门按钮掉落,但要更换的部件是「TOP SERVICE BLOCK」,也就是上方的面板,包括了快门按钮、电源开关、C1按钮等机械部件。虽然在维保期内,但因为属于物理损坏,所以不能纳入保修范围。零件费433.0元,诊断/修理费250.0元,合计683.0元。维修地点是上海淮海路的索尼直营店三楼。

盒子上写着「A2121232A」,这在《索尼产品维修单》上被标注为「零件编号」。从盒子标签上来说,产地是泰国。我送修日期是2019年8月30日,修复日期是2018年9月19日。据说是上海这里无零件,从中国别处仓库调取的零件。

继续阅读

特以本篇博客来记述一件前几天确认到的巧遇之事,没想到人世间还真有这样的巧合。

话要从两年前说起了,那个夏天,我在种子岛进行《秒速五厘米》之《宇航员》篇,以及《机器人笔记》的圣地巡礼。因为种子岛是地处鹿儿岛附近的离岛,因此离开种子岛后,又在鹿儿岛旅行了几天,乘坐了几辆主题观光列车。说起来,除了小田急的浪漫特快外,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乘坐主题列车——隼人之风(はやとの風)。

继续阅读

正如之前7月底我的博客文章《以现实为枕木、驶出田野间的梦想列车——《爱上火车》(まいてつ)共通线通关简评》开头所提到的,因为刚巧8月份要去日本熊本县人吉进行《夏目友人帐》的圣地巡礼,而了解到了《まいてつ》并且得知该作品以《爱上火车》这个中文名被汉化并被引进,当时正在众筹。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我旅行回来也过了一个多礼拜。摸鱼啊摸鱼,就摸到了9月9日的现在,刚巧也正是《爱上火车-Pure Station-》在摩点网上众筹项目的最后一天。毕竟是8月2、3日的圣地巡礼照片,我也不好意思说是「速报」了,于是就以「简报」称之,来简单以图文的形式介绍一下我的这次对于《爱上火车》的圣地巡礼吧。

简单介绍交通

从交通上来说,去人吉进行圣地巡礼还是比较简单的。人吉位于日本九州中间的熊本县,在熊本南边的鹿儿岛机场,以及熊本北边的福冈机场,都有直飞中国的航班。我就是从上海飞鹿儿岛,然后乘坐新干线北上到熊本,住宿在熊本市内。

至于熊本到人吉,便有「肥萨线」电车线路了。这条线路上运行着很多主题观光电车。例如充满山林气息,让我觉得很符合《夏目友人帐》气质的「翡翠山翡翠」(かわせみやませみ),以及《爱上火车》主角86原型「SL人吉」蒸汽列车。

就我玩《爱上火车》共同篇(体验版)的感觉来说,「御一夜市」是一个有一定机械化、工业化程度的小镇,甚至游戏故事的一个矛盾焦点,就在于要不要在小镇建造「空凝机工厂」这样看起来相当高科技水平的工厂。但现实中它的圣地——人吉市,发现其实还是并不很工业化,更接近于《夏目友人帐》所描绘的山林间的传统小城镇,而锻造业点缀其中。

继续阅读

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接连住了3家东横INN的四间客房(其中一家住宿期间因为没有连续的客房,因此期间更换了一次房型)。住宿过程中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是随身携带着宾馆客房在旅行。

我想,这要归因于东横INN酒店近乎相同的房间布置。拿我住的单人房来说,任何一家东横INN酒店的单人房,大致只有两种房型:进门左转是床的类型,以及进门右转是床的类型。而除了左、右的差异外,我所住过的东横INN的所有客房每一间的差异不超过10%。也就是说,客房九成以上,乃至95%的内容都是完全一样的。

这有什么有趣之处呢?这给了我一种幻觉和一种认识。譬如早晨从一个小城镇退房,乘坐了几个小时、一两百公里的新干线后,晚上来到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入住东横INN,却发现房间和早上退房时的竟然一模一样!我依然记得我在相似的这间房间里做过些什么,例如同样是这个位置的窗户,上周是跪在床上从这扇窗户拍摄过山阴地区日本海赤红的日落;一年前也是在这扇窗前眺望过名古屋站周边的街区夜景;同一个位置的房门,昨天打开门是去参加京都夏天五山送火的节庆;半年前打开门确是走向吹着寒风的福冈的街头……

仿佛门没有变、窗没有变、桌子和床、浴室和灯,都没有变过。所变的是窗外的景致,是房间以外的城市空间。宾馆客房仿佛成了一个带有魔法的异空间,我身在其中,它始终是记忆中的「那一间」东横INN客房。这有点像什么呢?就好像日本漫画《哆啦A梦》中的随意门。房间永远是野比大雄那间不起眼的房间,但每一次打开随意门,却走向的是不同的世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