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16

如题。

先前2015年10月的时候公告过《敬告各位:我已停用微信约两周》,后来也在《议论星巴克必须通过微信才能开具署名电子发票这件事》中提到过我抗拒微信的“意识形态”。

不过现因工作需要,基于所谓(工作单位和作为劳动者的我)“双方友好协商”,因此我又开始用微信了,不过目前的打算是只用于工作事务,因此不打算公布给非工作相关的人,各位该怎么联系我还是怎么联系我,希望各位眼中的还是wildgun.net的wildgun,而不是作为劳动者的我。

既然只是工作上开通,为什么要这么发一篇博客呢?因为先前在博客写过停用公告,避免误会,特此说明。当然,我对微信产品所塑造起的这种“意识形态”的抗拒依然没有变更。也再一次欢迎大家阅读《一天世界》播主所写的《告别微信》

嘛……算我口嫌体正直一回吧。

这几天,我读了这本由台湾东立出版社引进的轻小说《治癒魔法的錯誤使用法~奔赴戰場的回復要員~》。总体感觉是:它不那么模式化套路化,构建起了一种我从未读到过的轻小说故事情节与人物关系的模式,但却并未讨好,没有创作出引发我兴趣点的内容。

之所以会选择读这本轻小说,源于我在以前玩网络游戏时,也经常选择牧师或补给角色,因此我时不时会去找找奇幻小说有没有以牧师或治疗职业为主角的故事。譬如以前我读过欧美奇幻体系“被遗忘的国度”世界观下,由萨尔瓦多所写的《牧师五部曲》。而这本《治癒魔法的錯誤使用法~奔赴戰場的回復要員~》也是以回复治疗职业角色为主角的故事。

正如近来对魔法师的一项吐槽是:厉害的魔法师是直接用魔杖把敌人敲死的,本作中的男主角兔里,以及他的训练长官罗丝,也是以“用治愈魔法来治愈自己,让肌肉不断撕裂又再生而越发强健”来进行锻炼的,简直就像是当下流行的健美塑形指南。作为一本穿越题材的小说,本作设定男主角并非被召唤至异世界而被期待拯救世界的勇者,而是随着真正的勇者一树学长与铃音学姐而被卷入其中召唤到异世界的。

继续阅读

 

我买了一台咖啡金色的锤子M1手机,正当犹豫着要不要做一些保护措施、买一个手环时,我想起了星巴克。

正好前一阵星巴克推出了手机防摔指环,上面有一条星巴克的吉祥物——海妖塞壬的尾巴,也有金与银两款色泽可选。于是脑海中便产生了“咖啡金+咖啡金”的念头,有点像是玩文字游戏似的,便跑了几家星巴克门店,买到了指环的金色款。

 

 

 

粘上还挺漂亮的。浪漫地联想一下,也可以把皮革质地的手机背壳看作是波光粼粼的海面,海妖塞壬正一头扎进咖啡的海洋,只露出半截尾巴的末端。

 

今年的圣诞节和平安夜对我来说有些破例,没有去教堂——以往连续五六年了吧,平安夜都会去教堂,除了一次是去听了圣诞音乐演唱会外。

今年的平安夜与圣诞节我尝试了一下“日式”的圣诞节。其实是《Fate/Grand Order》里开放了一个大规模的集体活动,日服全体玩家要在元旦一月一日之前打败6*200万+600万根魔神柱,以推进终章的进行。

其实我还是蛮吃这一套的,早在玩《魔力宝贝》的时代——我的高中或大学时代,热衷于研究《魔力宝贝》这款游戏剧情中的一个世界观问题:在游戏内的理解层面,开启者到底是单人还是许多?这个问题虽然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但从网络游戏《游戏天地》中看到了当时《魔兽世界》一个资料片的集体任务:是叫什么安其拉之门?反正是全服的玩家——不分联盟或部落——要共同收集一种似乎是虫皮的道具,集满一定数量,才能开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副本。我虽然不是《魔兽世界》的玩家,但当年一看到这篇报道,就觉得这才是“网路游戏”应有的理念——将玩家置于同一任务中,彼此之间不是以组队的方式,而是以“分别而共同”的方式朝着某一目标努力的方式来合作。后来哪怕是《龙之谷》我也没感受到这种整个服务器玩家级的任务气氛。

直到这一次的《Fate/Grand Order》。经过日服主人们2天又14个小时10分钟的努力奋战——也包含了不断地揶揄、惋惜与恶搞——全部的魔神柱终于被消灭了。我甚至在想:那些古代确实存在过的英雄——比如所罗门、或是亚瑟王、基尔加美什又或者埃及艳后——他们的原型真人,在他们的时代能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能号召起如此多的人们投入精力与时间共同做某一件事吗?

总之,真是不错的体验。与此同时Fate/GO还在大阪举办了主题展会,甚至还推出了配套的AR游戏(大概类似《PokemonGO》),不知道在下一年,Fate/GO以及整个Fate系列会有怎样的发展?

当然,为了不让这次的“日式圣诞节”,变成单纯的“刷怪圣诞节”,或是“宅式圣诞节”,我还特意出去跑了一趟,尝试了一下日本莫名其妙的圣诞习惯——吃肯德基。买了一个老北京鸡肉卷,吃了一下。吃的时候,我意识到无论是以前去教堂也好,今天这么尝试着过一番“日式”的圣诞节也好,其实都在追寻这么一种感觉:仪式感。

而《Fate/Grand Order》,该游戏的主题则是借以人类历史传说中的各类英雄人物,来塑造一场智能终端中的仪式。

有那么一些软件,本来还挺不错,后来广告越来越多,我说的是WinRAR。

还有那么一些软件,一直很安静,一直很好用,一直也安静地持续更新着,我说的是7-Zip。

所以本月,我就向7-Zip简体中文版的维护者Sparanoid捐赠了50元。

尽管似乎不是直接支援7-Zip的开发者,而只是支援了中文的汉化者与软件网页维护者,但是自己使用了收费空间建立博客之后,才意识到一年、两年、三五年甚至十几年的持续运营,累积起来也不是小的一笔费用。

时间:2016年4月4日

地点:广岛县竹原市

各位,看兔子的时间到了!

记得以前介绍过京都府宇治地区“見返り兎”与日本皇室的神话故事,前一天也在出云大社认识到了另一则“因幡之白兔”与大国主神的传说。而今天,则要来摸一摸真的兔子!

在广岛县竹原市海岸有一座“大久野岛”,这个名字或许日本人也不熟悉。我曾经拿这个名称问过在广岛生活过的日语外教,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后来我换一种说法“兎島?”他便立即知道了!这里是兔子的王国!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3日午后

地点:岛根县出云市、广岛县广岛市

上篇游记的结尾,我坐了三个小时晃晃悠悠的“特急”电车,从冈山站来到了出云市。这一天下午的行程就是要参拜一下当地著名的一座神社:出云大社

乘着出租车,浏览出云的景点

走出颇有神社特色的车站后,时间有限因此我叫了一辆出租车。这次乘车倒也是一次愉快的体验:司机是一位开朗愉快的老爷爷,我用夹生的日语向他说明了自己想去的几个地方,他一路开车的过程中,都十分热情地向我介绍——看起来,他真是很喜欢并热衷于推广当地的神话。

继续阅读

我看完了《你的名字。》这部由新海诚编剧并执导,堪称社会现象级作品的动画电影。用我的一条微博来简述我的想法:“《你的名字。》可以说,这部作品中可以看出新海诚导演《星之声》到《十字路口》之间所有作品的痕迹,是延续与集大成,也有相当的突破。不过我想象中期待的最后三叶以巫女神乐引领大家避难,这倒是没有,仅此小小的遗憾。”

很巧,今年不仅是新海诚的收获之年,也是我的“新海诚年”。怎么说呢?因为办下了日本三年观光签证,今年夏天就对新海诚的几部作品进行了圣地巡礼——我住了种子岛的栄旅馆的205室,也独自走过青森县蟹田站的铁轨,还参加了东京的《宙展》。当然在出发进行圣地巡礼之前,也一定会重看新海诚的作品,并阅读小说——对了,种子岛栄旅馆205房间里现在应该放着一本中文的《秒速五厘米》小说,那就是我放的。

说回本文的正题——电影《你的名字。》。熟悉新海诚导演作品的爱好者,一定能感受到其中充满了新海诚先前各作的元素与主题,可以说是一种新海诚风格。将这些主题整合到今年的这部新作中,就已经能让爱好者大饱眼福。在此之上,还能看到新海诚引入了先前未曾尝试过的元素。下面就来逐一比较《你的名字。》与之前作品的异同。

 

对比《星之声》与《十字路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