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各位好,今天是元旦节,又到了写初笔的时候了。

去年写了个“朴”字。虽然这一年里的购买的iPad Pro以及大大小小的各种数码产品,我实在难以自称过上了一种朴素的生活——甚至连辩称精神上的朴素生活也无从谈起,但至少可以说我尝试了一种朴素的人际关系——保留重视的,消弭无谓的。

而从国际上来看,比较巧合的是姓“朴”的那位韩国女总统今年得了大麻烦,另一方面我也读了一本朝鲜脱北者的自传书《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很巧作者也是姓朴。

硬要说的话,从去年培养起的御朱印特别是神社御朱印的风格中,我也学到了一种洗练、朴素。

今年呢?写下一个“節”字,简体中文的话就是“节”。一想到节,便是节日,例如本文开头的问候:元旦节。就自然景色来说,我想到的是竹节,是中空的一根竹管里,横着封闭的关节。从里面看,是把中空的竹子分割开来,而起外在表现,则是竹子表皮的一圈圈痕迹——既然“節”繁体字是竹字头,我想这便是节的原始自然意象吧?而后,再沿用至了时间范畴,把一年、一月、一旬等等,设定出来一些标记与分隔,而成为了节日。

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

2017年:过,節。

由于平时不看恐怖小说也不看恐怖电影,因此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品读一部作品时的“代入感”竟是那么令人厌恶——尽管在玩galgame时或玩RPG时,我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代入感。《一九八四》这本书显然是个例外,读这本书的代入感甚至让我犹豫要不要写这篇读后感——正如作品一开头主人公犹豫是不是开始在白纸上写日记一样。

2份恐惧

政治讽刺方面的我就不说了,因为以我对政治啦社会啦等方面的了解,还远未到评论这部作品的储备水平。于是我来说说这部作品给我带来的2份恐惧:

继续阅读

 

在本文《序篇》及上一篇《智能设备篇》中,我说我遵循着御宅之王冈田斗司夫的思想,和他一样成功减去了50kg体重,并比他当年所走过的减肥路途要更远更广。之所以说更远,是因为我的整个过程是发生在智能设备兴起的年代,我的记录手段、统计手段都比他当年在纸上的要更为先进一些。那么,本篇《食物数据篇》就来说说“更广”的道理。

继续阅读

刚才在ask.fm上有人问我“你觉得锦轩为什么喜欢瑕?如果没有雪女的故事,锦轩还会喜欢瑕吗?瑕又为何喜欢锦轩呢?”

 

 

我回答如下:

 

首先,是“瑾轩”吧?然后:虽然在游戏剧情上来说雪女这段是一个很重要的揭示夏侯瑾轩感情的标志,但我觉得对于夏侯瑾轩自己来说,其实并不是由于这段故事他才喜欢上瑕的。到不如说:之所以在雪女编造的梦境中会出现瑕,是因为夏侯瑾轩早已经关注了瑕这个女孩子。

 

厄……刚才我考虑了一下夏侯瑾轩为什么喜欢瑕,虽然好像仔细一看你的后面那个问题不是问这个,不过我也来回答一下吧。夏侯瑾轩从小生活在夏侯世家也不太出门,所以能接触到的女性,或者说所有能接触到的人,除了两大门主外,基本上就是些仆人什么的,所以对他都是低声下气要么就是恭恭敬敬,总有一些距离感。而瑕的性格则是非常直爽,不拘泥于身份,有话直说的,这恐怕会让夏侯瑾轩眼前一亮。再者,夏侯瑾轩本来就脑补了一些书上的鬼灵精怪啊,冒险故事啊之类的,而瑕这样闯荡江湖的女子的身份,自然比较符合他的幻想。所以说,我觉得瑕对于夏侯瑾轩来说是打开通往新世界大门的迎接者。

 

至于瑕为什么会喜欢上瑾轩,我想更多的是比较现实的原因:能获得满满的安全感,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又是高富帅,还是处男并且毫无三次元恋爱经历。

以前网络刚兴起那阵子,新闻报道上,以及家长老师们总是说网络是虚拟的,网上名字用的都是假的,谁都不知道你是谁。那会儿更早的时候还没有注册用户的概念与习惯,去网易聊天室啦之类的地方,每次改一个名字,网页上随便聊个十几分钟,就这样了。当时网络上盛传的一句名言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记得好像还有一副漫画,就是一条狗蹲在电脑前上网的样子。

过了那么多年(其实从科技发展历史上来看也并不算长,不过十多年而已),渐渐的有用户注册的概念了,有论坛了,有网站粘度的概念了,有网上组织,有QQ群,而后,有了微博。总而言之——有了个人身份标记,以及社区。当然,从一个角度来看,也有了商务、媒体的发展。

网络也“上升”或“进化”成为了我们社交的环境本身而非仅仅是工具。现在在我的联系人中,除了双亲和同事,以及个别几位外,其他好像真的都是通过网络结交的朋友了,哪怕是后来发展为很深刻的朋友关系,也是在网上直接或间接认识的。

由于我们的网络身份确定而公开,因此有些时候就需要第二次隐蔽,换个马甲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就有了“说给树洞”之类的微博。这是一种以主题区分的隐蔽式吐槽微博,比如昨天我关注了个“Coser与摄影师吐槽”的微博。

回过头来想想,从什么时候我们的网上名字也需要出于各种原因而隐蔽了呢?

好像以前写过类似的一篇文章:《虚实之间——互联网参与者身份的浪式发展》

今年十月,TDC社团组织去朱家角旅游,因为要住一晚,所以带了里外各一套衣服 ,重量所限所以懒得带大号相机了,因此一张照片也没拍,挺遗憾的。

 

所以,我开始关注小型相机,也就是目前风头正浓的微单。起初锁定的是拥有APS-C画幅CMOS的索尼NEX系列,并且索尼还恰如其分地在几个月前推出了NEX-5R和NEX-6。然而,当这两款产品真的到了店里我试用时发现自己很感兴趣的app安装功能竟然被阉割了!而另一个我比较关注的Wifi传输功能由于之前用Eye-fi SD卡体验不佳而觉得没什么必要。

 

上周看到色影无忌上有一个介绍宾得Q的帖子,说目前掉价已经掉到很低了,值得入手。我看了下价格不错,去万得城玩了下实物也确实不错,特别是那个凸出的快门按钮非常Q!而且还有热靴可以玩闪光灯,以及宾得的一堆镜头可以入……

继续阅读

今天下班后去索尼体验店,冲着Z1050摸了摸(试听了大约二十多分钟)。

 

上一次听的时候,感觉低音部分表现不好,今天尝试替换了耳机,果然是因为入耳式耳机造成的低音不良感,无法具体描述,总之就是表现薄弱。换上了头戴式耳机,声音变好听了!不过我是喜欢那种耳塞式耳机,原因是我通常都是睡前听音乐,如果一直塞着的话势必会影响听力,因此最好一翻身耳机就能乖乖地从耳朵里掉出来的耳机。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耳机没少被压坏……

 

顺便一提,当我问起有没有耳塞式耳机可以试用时,索尼淮海路的某店员一脸不屑地说那种十几元的耳机早就没了。

 

因为机身内存只有16G,实际可拷贝歌曲的空间只有8G不到,又正巧这是一款Android系统的Walkman,因此我希望能以联网的方式,播放局域网中共享文件夹中的音乐。不过我今天尝试用ES文件浏览器打开本地音乐文件,只能用安卓默认的音乐程序,以及几个第三方程序来播放,索尼定制的音乐播放器反倒无法从ES打开。我不知道用第三方播放器或安卓自带播放器听音乐,会不会无法调用Z1050内置硬件解码器的功能,造成与索尼音乐播放器的播放音效有差别。

 

Z1050好像没扩展存储卡的插槽,也没连OTG线的插口。

 

屏幕面积很大,放在床上会压坏吗?

其实这是本次旅行之前的事了。

早在大约六月份,就从新浪微博上得知了一家新成立的网购书店——快书包(http://www.kuaishubao.com/)。该网站承诺订书者下单之后一小时内送到,非工作时间订购的则次日(或周一)早上10点前送到。此外该网站还有定时送服务,即购书者可以填写限定送书的某一个小时。

我一下子就对这样的网站感了兴趣,一来是因为我本人挺喜欢读书(更准确地说是喜欢买书……),而且性子也比较急(更准确地说是占有欲强烈?),看到一本好书很想赶紧买来翻翻;二来是这个快书包网站充分发挥了微博营销。他们的松鼠范围前几个月都仅限于北京市区,后来我在微博上问他们的徐老板啥时候能把业务拓展到上海,他们老板立即回复了我是在八月底。——这条回复确实是微博营销的一个重要要素:即用户与被宣传者可以很直接地联系,其之间沟通距离大大缩短。想想看,让我直接向当当网老板提问并得到回复,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总结:因此快书包的微博营销策略是成功的。

8月24日,出发的前第二个晚上,我在通宵整理旅游资料,快结束时上微博逛了逛,有网友回复我快书包在上海开业了。我去网站一看,真巧!快书包正好是8月24日白天展开上海派送业务,而我家也正好在派送范围之内。

于是我怀着试一试的心态,订购了徐老板写的《我爱做书店》一书。本来没想着他们能准时送到,因为之前派送韩寒新书的时候因为订单量过大快书包有些迟送,我想上海开业第一天大概也会迟到的吧?于是我在新浪微博上发了条信息,然后就去睡觉了。

本周三即将赴日本旅游,刚才逛微博时得知#快书包#今天(周二)开通上海地区配送服务。于是干脆来个极限测试:要是今天不准时送到书,今后一周内就别想联系到我啦!订的书是快书包老板写的《#我爱做书店#》,订单编号:QBO2010082405195621。期待醒来时书已送到,睡觉!

8月24日早上,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了门铃声,心想应该是快书包,再一看钟,只有9点45分。果然,准时送到!

后来快书包的徐老板还在微博上告诉我,我是上海第一单!真不错!http://t.sina.com.cn/1683299344/wr0lrd5P6I

以后还会继续测试他们的订时送等业务,也将这网站推荐给上海地区爱书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