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闰年!闰月!闰日!

2020年的02月29日,通常与闰年相关的想象都是与天文学相关的,比如这一天进行自然科学观测啦之类的。不曾想到,这一次的闰年竟然是沉浸在疫情的气氛中。

出门参拜

周六,而且是闰年之日,于是选择了以参拜寺院作为纪念。今天去了高台寺,疫情加下雨的缘故,一路上的游客数量明显减少了。但我还是做好了「足够以上」的防护措施,包括PEF级的口罩及护目镜,走上了京都的街头。街上游客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没,特别是街头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切换时,总会有那么七八个人站立在那片区域的吧。
继续阅读

打算开始每天记录一些事物,作为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事件经历者的记录。其实关于恢复博客作为日记的原始用途,记录琐碎事件这个想法,我在2019年的第一篇博客就提出来了,但一直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直到最近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大陆蔓延到了日本。

以此为契机的开题

我想从现在开始不拘形式地记录所见所闻,当然或许还有所想。标题里之所以要写「日本和京都」,而不是日本的京都。因为日本就是日本,京都就是京都。日本并不等同于京都,而从最近读到的一本日本政治学入门书籍《今さら聞けない!政治のキホンが2時間で全部頭に入る》来说,日本国政府与京都府、京都市的自治体地方政府,并非上下级关系,而是对等关系。详细的话以后再说。

来看有关疫情的消息,因为是近似日记的形式,因此之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以及之前一个月以来日本和中国的各种进展我就不逐一记录了,着重关注近期的亲历。

日本政府的休学要请,以及身边同学的反应

20200227,日本政府内阁总理大臣也就是安倍晋三发出要请,呼吁全国各所公立小学、中学、高中、特别支援学校(面向身心患有疾病者的教育机构)从3月2日起至春假结束期间停课。

日本首相官邸相关报道:https://www.kantei.go.jp/jp/98_abe/actions/202002/27corona.html

20200228,我们语言学校授课时,在语法课及主要课程上,老师都做出了迅速反应,将本条消息的内容融入了课程教育中。但因为语言学校并不是公立学校,因此并不在首相官邸要请的对象中。但同学们也开始讨论此事。

课堂上则出现了有趣而鲜明的对比。我们是少人数但多国籍的语言学校。在语法课上,语法老师问大家如何看待疫情对策?语法老师他自己觉得日本政府向全国公立学校呼吁休校、各游乐场所的停业做的太过头了了,然后问我们学生的想法。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学生纷纷表示日本政府的对策太慢了。但是在另一堂课,却出现了另一幕:主课程老师询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十分担心疫情,此时没有人举手。主课程老师又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完全不担心的?结果一位来自美国、两位来自法国的男生迅速举起了手。

我想这反映了不同国家、文化之间的处事态度的差异,就在我们这么一个小课堂里。

品尝吉野家非常食!

生活在多灾多难的日本,总是要备一些非常用保存食品。之前就买了几种,就包括吉野家的这个罐头保存食品。不过之前买来一直没吃,也不知道口味如何。

继续阅读

读完:

书名 ISBN
ドラえもん 0巻 978-4091431561
「愛国」の技法: 神国日本の愛のかたち 978-4787220554
これなら読める!くずし字・古文書入門 978-4267021190
Fate/Grand Order ‐Epic of Remnant‐
亜種特異点EX 深海電脳楽土 SE.RA.PH (1)
978-4041084885
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 9787508683270
Fate/Grand Order ‐Epic of Remnant‐
亜種特異点EX 深海電脳楽土 SE.RA.PH (2)
978-4041089385
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 978-4040734057

以上就是我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读完的书。请注意,最后一本《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是一本轻小说,印象里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以日文原文读完一本中长篇叙事类文学作品!可喜可贺~!

如果说9、10月份全日本有什么风潮的话,那么应该就是万圣节了吧。一刚进入九月份,有些商店就开始摆出了万圣节的各种饰物——橙红色的南瓜,黑漆漆的猫和白色的幽灵。

或许,万圣节在日本,比在其发源地还要受欢迎?

和菓子也不例外,今天路过京都四条河原町的nikiniki便看到了两组万圣节主题的和菓子。这里是一组,另一组是白幽灵主题的。

继续阅读

继上一篇《自作川柳并品析》后,其实还作了俳句。俳句似乎就要讲究季语,以及描写主题主要是时令风景了。

玉兎跳び 出る雲の傍 神在や

ぎょくととび でるくものそば かみありや

季语,自认为是「玉兎」或是「神在」。

这句我构想时是混合了日本出云神话因幡之白兔(因幡の白兎、稲羽の素兎),以及东亚文化圈的玉兔传说。这里所说的神,便是日本神话中救助了因幡之白兔了大国主神。而中秋之后的阴历10月,是日本各地区(除出云地区)称之为「神無月」,出云地区称之为「神在月」的月份。

继续阅读

由于平时不看恐怖小说也不看恐怖电影,因此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品读一部作品时的“代入感”竟是那么令人厌恶——尽管在玩galgame时或玩RPG时,我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代入感。《一九八四》这本书显然是个例外,读这本书的代入感甚至让我犹豫要不要写这篇读后感——正如作品一开头主人公犹豫是不是开始在白纸上写日记一样。

2份恐惧

政治讽刺方面的我就不说了,因为以我对政治啦社会啦等方面的了解,还远未到评论这部作品的储备水平。于是我来说说这部作品给我带来的2份恐惧:

继续阅读

 

在本文《序篇》及上一篇《智能设备篇》中,我说我遵循着御宅之王冈田斗司夫的思想,和他一样成功减去了50kg体重,并比他当年所走过的减肥路途要更远更广。之所以说更远,是因为我的整个过程是发生在智能设备兴起的年代,我的记录手段、统计手段都比他当年在纸上的要更为先进一些。那么,本篇《食物数据篇》就来说说“更广”的道理。

继续阅读

刚才在ask.fm上有人问我“你觉得锦轩为什么喜欢瑕?如果没有雪女的故事,锦轩还会喜欢瑕吗?瑕又为何喜欢锦轩呢?”

 

 

我回答如下:

 

首先,是“瑾轩”吧?然后:虽然在游戏剧情上来说雪女这段是一个很重要的揭示夏侯瑾轩感情的标志,但我觉得对于夏侯瑾轩自己来说,其实并不是由于这段故事他才喜欢上瑕的。到不如说:之所以在雪女编造的梦境中会出现瑕,是因为夏侯瑾轩早已经关注了瑕这个女孩子。

 

厄……刚才我考虑了一下夏侯瑾轩为什么喜欢瑕,虽然好像仔细一看你的后面那个问题不是问这个,不过我也来回答一下吧。夏侯瑾轩从小生活在夏侯世家也不太出门,所以能接触到的女性,或者说所有能接触到的人,除了两大门主外,基本上就是些仆人什么的,所以对他都是低声下气要么就是恭恭敬敬,总有一些距离感。而瑕的性格则是非常直爽,不拘泥于身份,有话直说的,这恐怕会让夏侯瑾轩眼前一亮。再者,夏侯瑾轩本来就脑补了一些书上的鬼灵精怪啊,冒险故事啊之类的,而瑕这样闯荡江湖的女子的身份,自然比较符合他的幻想。所以说,我觉得瑕对于夏侯瑾轩来说是打开通往新世界大门的迎接者。

 

至于瑕为什么会喜欢上瑾轩,我想更多的是比较现实的原因:能获得满满的安全感,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又是高富帅,还是处男并且毫无三次元恋爱经历。

以前网络刚兴起那阵子,新闻报道上,以及家长老师们总是说网络是虚拟的,网上名字用的都是假的,谁都不知道你是谁。那会儿更早的时候还没有注册用户的概念与习惯,去网易聊天室啦之类的地方,每次改一个名字,网页上随便聊个十几分钟,就这样了。当时网络上盛传的一句名言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记得好像还有一副漫画,就是一条狗蹲在电脑前上网的样子。

过了那么多年(其实从科技发展历史上来看也并不算长,不过十多年而已),渐渐的有用户注册的概念了,有论坛了,有网站粘度的概念了,有网上组织,有QQ群,而后,有了微博。总而言之——有了个人身份标记,以及社区。当然,从一个角度来看,也有了商务、媒体的发展。

网络也“上升”或“进化”成为了我们社交的环境本身而非仅仅是工具。现在在我的联系人中,除了双亲和同事,以及个别几位外,其他好像真的都是通过网络结交的朋友了,哪怕是后来发展为很深刻的朋友关系,也是在网上直接或间接认识的。

由于我们的网络身份确定而公开,因此有些时候就需要第二次隐蔽,换个马甲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就有了“说给树洞”之类的微博。这是一种以主题区分的隐蔽式吐槽微博,比如昨天我关注了个“Coser与摄影师吐槽”的微博。

回过头来想想,从什么时候我们的网上名字也需要出于各种原因而隐蔽了呢?

好像以前写过类似的一篇文章:《虚实之间——互联网参与者身份的浪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