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三月, 2019

2019年3月15日来到日本,发愿巡礼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当日在第一番所顶法寺六角堂关门前一刻参拜并领受御朱印。一路步行(除了回宾馆和用餐来回利用交通工具)直至3月19日上午在第三十三番所清和院满愿。

有什么感受呢?

于身外——

我参拜了三十三所,觉得各寺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寺院香火鼎盛,甚至已经是日本国内外皆知的著名旅游场景——比如清水寺、六角堂、东寺等等。还有一些寺院,境内宁静雅致,大多参拜者还都是日本当地人——比如「御寺」泉涌寺、今熊野观音寺等。还有一些寺院,借助当寺历史因缘以及流行文化的兴盛,近两年也在日本国内外特定年轻人族群中小有名气,比如与新选组有关的壬生寺、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六波罗蜜寺。最后还有一类寺庙,让我感到很遗憾,庙宇建筑还在,但看上去经营不善,几乎没有参拜者。

甚至还有一些没落到寺院连门都进不去,庭院狭小,只能在门外参拜并招呼寺方授予御朱印。比如位于东福寺站附近的法性寺。这家寺院在《源氏物语》特别是最后《宇治十帖》里出现过两、三次,见证了匂宫、薰君、大君、中君、浮舟等人为情所扰,往返于平安京市区与宇治之间的经历。尽管《源氏物语》是虚构故事,但其相关寺院如今却参拜无门,实在可叹。

又,其实洛阳三十三从其各番御朱印右上角番号图章来看,印样并不统一。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洛阳三十三所发展不一的样态吧。

于自身——

我觉得满愿,以及之后将要申请的「先达」称号挺合适。这个称号从其字面上来看,相比于信仰层面的追求,更侧重于表述行为上的成就。因此在不用持戒、但行参拜即可,简单易行,放低了作为宗教行为的门槛难度。实则,也未必层次肤浅。佛教或者其他印度宗教里业的概念,就包含了身业,也就是行为。佛教中一些较为极端的做法,甚至还有烧身供养的案例。例如传说中玉兔的原型在印度传说中就是以身投火供佛。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放到现在来,是不可取的了。但是把几天时间安排在巡礼佛教寺院上,把自己的时间、见闻放在安排在巡礼上,我想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供养吧——用亲身经历来了解佛教的过程。可以说,洛阳三十三所巡礼是简单易行,没有许多精神和行为上的戒律,但是却也因此能让大众能更加轻松地把对佛教的了解与感悟融入于自身参拜活动中的一种适合现代的文化旅行形式。

于是,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完成参拜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灵场各寺的简单心得。

我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居然是最后离别之后。这是我从出生起就住的一栋房子,位于张家花园内的一栋「老公房」。据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时这里发生过火灾,原先我家(我尚未出生时)住的张家花园内最豪华的别墅(?)毁于火事,后来便建造了这栋公房——以及旁边另一栋曾经是「海港宾馆」现在挂着「裸心社」广告牌的公房。相较于周边的石库门建筑,这里较新,因此是「公房」。又由于新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因此后来渐渐称呼为「老公房」,与「新公房」相对。

记忆中有几次走过她下面时,会看到朝南的阳台面的两个角上有两处石碑。以前总是看不清,或是没留意看,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字。最近刚从里面搬走,今天(由于我个人的原因)应该是最后一次与这栋房子见面,而据说不久之后她就会被拆毁。今天夜幕降临后,我再度走入张家花园小区,来到这里最后一次摄影。借着手机的光线,我第一次看清了她的名字。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树滋堂」。

继续阅读

如果你看到了这张网易相册外链警告图,说明我开始给博客换图床了。

简而言之,就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网易相册外链服务异常,直到最近我才看到网易相册停止运营的公告。

于是我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把所有博客文章的图片都进行迁移。

作为纪念,如果你能看到我本文开头的这张网易相册外链警告图,说明你已经能访问我的新图床了——我把这张警告图作为纪念留了下来。

大家能看到吗?

2019年3月7日,连续几周的搬家总算告一段落,同时也意味着张家花园旧居的锁闭,归还区政府,成为了一个称呼为「老早额屋里」(沪语:老家)却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然而这本篇博客的标题很长,为什么在「搬家,旧居锁闭」后面还有两句话呢?

来说一个在这所旧居里,我童年时发生的一件让我记忆犹新,略带灵异的事吧——

那是10岁或12岁左右的事。小时候捣蛋,把一台老式收音机的天线拆下来当教棒玩——因为当时确实看到过一种不锈钢制的天线式样的教棒。在屋里玩耍的时候,向上方一抛想接住,可是却不见了。

故事就这么简单。

灵异在哪里?

不见了。

继续阅读

忙里偷闲,来写一个小报告。简而言之,继上次《赞美!macbook的AppleCare是真羊毛!》之后,我的macbook(Early 2015)又换了一次屏幕!

首先,我估计是不是更换的部件(屏幕)是良品,也就是所谓的翻修零件啊?总之,近期,就在我的AppleCare三年服务还剩下2周左右时间的这几天,我发现我屏幕中央有一条固定的紫色线条。表现还很有趣:在白色窗口下不显示,在黑色窗口下就能看到一条位置固定的若隐若现的紫色线条。整体并不明显,两端渐隐消退。

于是,我的这台macbook又进行了一次送修。一共加起来,共更换过2个上板、2个下板、2块屏幕——唯独数据所在的主板一次也没修理过!

这次修理的速度还超快。周一(3月4日)去苹果零售店南京东路店检修,告知当时店内无替换零件,到了3月6日中午我接到电话得知店里有零件了。16:00我将macbook送去更换,并告诉店员我下周急用。店员当时口头说争取在周日前修好通知我——十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当日20:25分我接到电话说已经修好了!当时店员建议我可以明天去取,结果因为我家住得近,在离天才吧结束服务前5分钟,也就是20:55分进入苹果零售店南京东路店,顺利拿到macbook。现在我就是在用这台机器在写这篇博客。

又隐性地撸了一把羊毛!希望这是AppleCare服务期内最后一次享受服务!AppleCare万岁!

这几天正在经历一件较大的事,和经历了一件较小的事。(这里还轮不到前文所说「莫大之事」。)

较大的事是动迁搬家,将近结尾——请注意,这个地方是我从出生就住在这里的地方——除了10岁左右搬过一次家,同一楼层302搬到303.

较小的事是,在《FGO》里抽中了新的五星从者キングプロテア。巨大(而搞笑)的キングプロテア被召唤时的台词是:我很大吗?还是说很小呢?

在搬家中,整理这30多年的资产中,也是从大到小的过程:例如本来是一整本《动感新势力》或《动画基地》杂志的,在若干年前某一次整理中只留下了一张当期的CD;之后本次再整理,便打算把光盘内容抓取成音轨,存入移动硬盘中,光盘也准备要丢弃,只剩为硬盘上的一小块存储区域;PC机也是如此,在博客开设后不久提到的2017年7月装配的计算机——取名为「Black Turing」(黑色图灵)于2013年1月中止运行后,清理硬盘而机箱存放到现在,终于在这次的整理中,只留下了intel Core 2 DUO CPU作为留念。

应该不仅仅物是如此,人也是如此。形体衰老,最后成为一握之骨灰,散逸回归大地女神,回归《FGO》キングプロテア之原型。

然而,我的兴趣爱好却又是与日俱增的,所以家里兴趣爱好物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在头疼于整理之余,也感叹自己对世界兴趣爱好之延绵不断,生生不息。

昔日南怀瑾说过一个譬喻,说印度和中国的哲学一体两面,印度看到了死亡的一面,因此追寻成住坏空的轮回道理,而中国看到了活力的一面,因此崇尚「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又让我想到了《FGO》2.4章已经透露的标题——「創世滅亡輪迴」。

最后,喔唷,我真厉害!忙里偷闲写的这篇博客,居然还能把搬家这事和《FGO》这么变着法联系起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