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九月, 2008

刚才做梦梦见了一个童年的玩伴,进而由此回忆到了一场或许可以成为之“跑团”的游戏。

我妈的单位是上海某大学,当时她们教研室里除了两三个老教授外,其他工作人员都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也就是说,各自的孩子都大约小学至初中这个年龄阶段。大家都知道,大学是有寒暑假的,不仅学生有,老师也有。但老师的寒暑假在开始与结束时会比学生短那么几周;而中学校的寒暑假——特别是暑假——都是固定的。因为当时教研室工作环境比较宽松,同龄职工之间也都彼此体谅,所以在这一段“青黄不接”(即自己的孩子放假了,自己却还要工作几周)的时候,可以将自己的孩子带到单位。

记忆中几乎每天都去的有三个男孩,我是最大的,另外两位则依次递减一岁。在这篇文章里就已提到过,当时我们的娱乐方式主要是红白机,最后几年则升级成了PlayStation。

有一天下午,不知为何,当天没有游戏机可玩,那三个男孩该玩什么呢?(说BL的拖出去……)(啊,为什么我会首先想到BL呢,我也腐化了orz,我自拖……)

疯着疯着,我们走进了一间实验室,在讨论中渐渐发明出了一场名为“森林大冒险”的游戏。

我们三个把自己想象成飞机失事、坠落在无人群岛上的探险队员(为啥这个开头和现在某个恶俗的笑话这么像呢……只不过不是无人岛版本)。自飞机追落后,各自分散,又各互相找着同伴。

我们充分发挥着想象力:将实验室中白色可旋转的圆形铁椅当作岛上巨大的蘑菇;将一根纸质游戏棒子当作烟枪;将有靠背的椅子反坐当作破旧飞机的驾驶舱;将针筒则看做是枪支——呐,你看,针筒里射出的水就是子弹嘛!具体剧情已记不清了,但至少我们踩踏过潮湿的沼泽,鉴别过蘑菇林里的毒菇,也许有过把飞机藏在低矮的山洞里以防止发动机被雨淋湿,貌似还用森林里的罂粟花做过烟枪的填充!

三人就这么“自编自导自演”地愉快地在实验室里疯了一个下午。——这便是我的第一次“跑团”了。

现在看来,还真的很像《堂吉诃德》中那个以羊群为骑士阵、把旅馆当作城堡、乃至当风车看做巨人去挑战的乡间骑士堂吉诃德很相似了。

可见,想象力及扮演欲是个人超越自身所处空间、时代与国度的精神力量,是人之所以立足于世界而又不拘束于世界的原因,是人类自始孩童时代就享有的娱乐特权!

常常这样想,
自认为这是一种貌似“迷信”,但却是很积极的想法,
借用了佛教的轮回说,并基于这样一个条件——生命可以选择自己下辈子头投身的时间与空间——:

我的前世既然选择让“下一个自己”投身于当今这个时代、当前所处的国度,必然有其原因。

1、这个时代这个国度对我(及我的前世)而言一定是最好的时代:过去、未来、异地他乡各有各的好处,但既然前世选择了投身于此,在“他”看来一定是最好的,至少是最合适的,最符合“他”的理想的。——即使生活环境并非最优。
——于是,这就是我对于生活的信心的坚定磐石。

2、或者,前世令我来到这个时代这个国度,一定是将自己的希望托付于了“他”的下辈子。那么,说明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度中,必定会有我生命的归属、事业与意义。——即使现在尚不明了。
——于是,这就是我对于未来的希望的不竭源泉。
我所做的,便是努力去理解我前世做出的选择。

最后,想到了FJ强者联盟 Emperor-Ore1 的QQ空间名:『所有的人都必須成爲王』。

自从04年《魔力宝贝》4.0版本推出以来,复古之呼声就从未听过。所谓复古,即希望以关闭服务器内新地图、新宠物等新资料片的访问,来实现将服务器内运行的魔力宝贝“年代”停留在过去。

复到哪年哪月哪个版本好呢?比较统一的呼声是3.0时代,也有更遗老一些的玩家呼吁恢复至2.0时代,偶有说1.5乃至1.0的……这些都是魔力宝贝这款游戏辉煌的时代,而之后的便开始“人心不古”了;所以之后才开始玩魔力的人,都是错过了好时代的人,都是没有体验过辉煌的人;再所以:要复古,使服务器内运行的魔力恢复到以前的版本。

我是一中考完就玩上了魔力,也就是2.0开放的前几天——于是大概我属于1.5时代末期的遗老吧。幸好我也能算是半个遗老,所以似乎有资格对这种复古之风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之前听过这么一个故事,中国古代有个皇帝,名叫刘邦——他玩的不是复古,而是复制——

“汉高祖刘邦,怕自己的父亲太上皇刘太公在长安寂寞,就把老家丰邑的布局全部照搬到长安,建筑、街道、风景与家乡丰邑几乎完全一样。”

他是天朝的皇帝,所以完全可以实现将自己的故乡完全复制到长安,以满足自己或家父的思乡情绪,还有个说法,说是他连当地的居民和动物都带过去了,而小动物们一被放下车,就马上认出了自己的“新家”!可见复制得很是到位。

然而,有些东西是不能复制的,比如气候、环境、“风水”等。所以住了长久之后,他发现就算建筑物能复制、乡民和牲畜可以运来、但自然环境都是无法Ctrl+C、Ctrl+V的。

对空间的复制叫做“复制”,那么对时间的复制就是“复古”了。

我不否认魔力3.0时代确实很经典很辉煌,但我是不太相信复古之说的。我常常问及复古论者们:倘若说魔力3.0的服务器设置——也就是地图、宠物、武器装备——说的再诗情画意一些就是山水田园一草一木。倘若这些真的是魔力当时辉煌的原因,然则这些地点、宠物、武器现在也都开放着,为何不见有人去重现辉煌呢?

至今城内的地下迷宫中仍徘徊着1.0的阴影,罗杉娜仍无法见着日夜值守的毕安札;贝兹雷姆迷宫内仍可听见史雷普尼尔在静谧之间的长啸,从1.5时代起就未曾消停;圣山之上,阿斯提亚教廷内的骗局仍一幕幕地上演着,2.0时代就伫立于此的犹大等待着所有试炼者的挑战;而新航路也从3.0开辟至今,即使没有一位游客,铁达尼号的船员们也准点出航……

这些场景如今都在呀!复古论者所希冀着的,不正是这些黄金时代的象征物吗?无需复制,这些地图与建筑(说穿了就是练级点……)都在眼前。然而现在又如何呢?——人去楼空,人迹罕至。若那里真的是辉煌的中心、魔力精神的源泉,为何不见有人去那些场景追寻快乐呢?

因为,这些都是空的。就像刘邦所复制的城市一样,只能满足一时的思想情绪,过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发现辉煌时代是不可通过复古来实现的。

——把4.0地图关了,把人都赶到3.0地图,难道就不会多开练级了而导致无人说话了?
——把4.0宠物关了,只准放养3.0的宠物,难道档次论和宠物计算器就会消声灭迹?难道家就会像以前一样根据BP或者1级螳螂的攻来判断优劣?
——把4.0任务关了,只准在3.0的世界里冒险,难道就不会有人看着攻略像“完成任务”一样地完成任务了?
——把4.0全都关了,难道一切外挂、骗子都会随之而去?

醒醒吧,遗老们!即使服务器设置能回到过去,难道辉煌时代就会重新到来?非也!有形之数据可以复古,无形之精神、记忆与纯真不可复求啊!

听说有的魔力私服实现了“3.0复古服务器”,我没去玩过,也不知道其中究竟能获得多大的乐趣,但在我看来,所谓复古的乐趣,不过是刘邦新城里那些小动物认出“新家”的快乐——只是基于视觉感官的表层复制。仅此而已了。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要创造辉煌,请从未来入手!

带中文字幕的《The Gamers 2》终于出了。
链接(纯美苹果园):http://203.194.161.207/ellesime/bbs/index.php?showtopic=20426
我的QQ中转站链接:http://xianexs.mail.qq.com/cgi-bin/downloadfilepart/svrid236/The+Gamers+2.rmvb?svrid=236&fid=e0c01f37151476b0738a8256a99b7e2f5b04dc0bf35ccba5&&txf_fid=bb5a5c73e7f9435ec4dd9d1d26682d0a58059748&&txf_sid=

提取码:5c8acb52

~《The Gamers 2》 inside~

一样的扮演,一样的KUSO,再次欣赏到这样风格的作品了。
我是扮演吟游诗人的,那就拿剧中的吟游诗人弗林来说吧。

这个诗人的表现……还真像我。大概扮演吟游诗人的都是如此吧:从队友到酒吧侍女甚至是神殿女祭祀无一不推;战斗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实际伤害输出,有时却能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甚至扭转剧情;弱得一塌糊涂非逃即死。有一幕似乎我们蝌蚪往人团也似曾相识:当队友们受到强大的偷袭队伍以至濒死时,吟游诗人却在另一个场所与新相识的情人享受云雨之欢。(这点我已经被蝌蚪团的团员们多次诟病了……)不过这位诗人没玩出“一个萝莉而引发的战争”或“伪娘?伪娘!”之类更欢乐的剧情,伪娘的戏倒是被法师抢去了。
话说回来,这诗人还真废柴:两次被地精群射死、被木桶砸死、被队友的闪电术误杀、被怪物十几次地砍死以至尸堆成墙、以及最怨念的1d20=1自己偷袭失手而自残致死……我说,这也太弱了吧!9级吟游诗人,就拿我自己的卡来看也有浮空术及镜影术可以自卫防身、魅惑怪物和塔莎狂笑术可以制御敌人、还有三级怪物召唤术可以召来小巨人姚明作战(误!)。难道剧中吟游诗人弗林的专长和法术都是选自《粉红之书》的么-____-?好在最后由他的歌声而唤醒了被囚禁于法杖的女神,也算是废柴大翻身了。

最后,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谢绝女神的感谢而继续当一名不背负任何形式信仰的万年吟游诗人的。
~《The Gamers 2》~
如果说前作是一幕记录一次跑团经历的小品,那么本作便是一场记录跑团生活的情景剧。除了继承前作“玩家时空—角色时空”的鲜明反差及其造成的幽默效果外,本作还增加了对跑团风格及各要素的探讨、对跑团众生活的记录及对跑团衍生产物的展示。

就游戏中所采用的跑团剧本而言,前作仅仅是一次成功战胜了“The shadow”的胜利团,而本作中的剧本则是由一次跑团开始,经历了“一次失败团”——“剧情被再三重复利用了的乏味团”——“一次成功的团”并发展成“一次成功且具有意外趣味的团”。

究其原因,是创新精神的想象力带来的变革:不可否认,新人乔安娜的加入及对DM的建议给这次团风格的改变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但其他团员的创新也一样使原本“车人至上”的团发生了风格上的改变:比如一向扮演战士的里奥选择了吟游诗人;盖瑞(男…)则夸张地扮演了毒辣的女性法师;卡斯则是出人意料地换成了武僧。尽管在开团时里奥以冷淡的反问否定了战士与吟游诗人作战方式的差异——“这能有多大区别?”,但事实上之前以“撞墙”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战士,在新团中的游戏关键词则完全变成了“勾引、歌声、废柴之死”。于此看来,虽然每个PC自身的改变在一开始似乎并没有什么闪光之处,但在团风格的渐渐改变下,PC自身的创意则被发掘、被实践、被放大以至大家一同完成了一次成功且具有意外趣味的团。最后,里奥感叹:“这感觉不一样,但是很酷!”

~《The Gamers 2》 outside~

记得当年看《The Gamers》的时候,我大概还没跑团呢吧!当时仅刚开始关注DDO及DND,在艾伯伦碎片论坛上游荡,看到了这部带有KUSO性质的小型跑团电影。而参加TDC的cosplay则是更之后的事,所以较之两年半前看《The Gamers》而言,如今的我能更从DND游戏性的角度,及服装角色扮演的角度来解读之。

其实一直也很想做这么一部作品,描述游戏、游戏人及游戏人生。去年冬天黑龙江那边的DND社团拍过类似的DV剧,说明在中国是可以实现的。但对我来说确实比较难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是问题。首先必须花大量时间投入策划、修改、招募、制作、拍摄、后期乃至宣传等一系列工作;其次,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里要找到适合拍摄的地方可真不容易,TDC团长克鲁茨找了实地寻找了好多地方才最终决定把8月底的外景安排在泰晤士小镇——其他地点要不是开放,就是有保安驱赶——一次外景尚且如此困难,更何况是连续数年的拍摄;再有是人的问题,找到一堆同好还不算难,但要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就异常困难了,再拿TDC举例子:每周的排练只有在比赛的最后一周才能保证全员到齐,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在这一年多里自己生活没有改变,自己与社团其他成员都能保持良好的关系。时间、空间和参与者,都是问题所在,所以想想那些喜欢甚至沉迷于MMORPG的人吧,难道他们不想亲身体会各种或奇幻或武侠或科幻或架空的世界么?然而客观的物质世界实在是没有这个条件,于是只能将这份幻想诉诸赛博世界了。(啊……这是在说我自己吧?)

不过,总不能这么消极,妄自菲薄不是什么好习惯。记得今年3月因为将一份剧本交给某大大而被说是“实干派”,虽然他可能只是随口一说,不过给了一向重视理论的我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以及今年3、5、7月TDC社团的成功,也给我带来了不少信心:看来如果我试着将自己的想法进行实践、去做些什么的话,还是很有可能成功的嘛!

好!如果谁对拍摄《The Gamers》或者ACGN(动漫游戏轻小说)DV剧有兴趣并有实践欲望的同学们,来找我吧!Q我吧、Hi我吧、或者直接留言吧!

∞∞∞∞∞∞∞∞∞∞∞∞∞∞∞∞∞∞∞∞∞∞∞∞∞∞∞∞∞∞∞∞∞∞∞∞∞∞∞∞∞∞∞∞∞∞∞∞∞

wildgun的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

∞∞∞∞∞∞∞∞∞∞∞∞∞∞∞∞∞∞∞∞∞∞∞∞∞∞∞∞∞∞∞∞∞∞∞∞∞∞∞∞∞∞∞∞∞∞∞∞∞

wildgun的推荐

秋之回忆2同人AVG:《C君的回忆与L君的回忆》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fate/stay night团之wildgun语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贴)——TRPG版《秋之回忆2》

∞∞∞∞∞∞∞∞∞∞∞∞∞∞∞∞∞∞∞∞∞∞∞∞∞∞∞∞∞∞∞∞∞∞∞∞∞∞∞∞∞∞∞∞∞∞∞∞∞

订阅wildgun
wildgun的百度空间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wildgun的饭否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订阅百度空间到抓虾       订阅饭否到抓虾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订阅百度空间到鲜果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订阅饭否到鲜果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订阅百度空间到Google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订阅饭否到Google

∞∞∞∞∞∞∞∞∞∞∞∞∞∞∞∞∞∞∞∞∞∞∞∞∞∞∞∞∞∞∞∞∞∞∞∞∞∞∞∞∞∞∞∞∞∞∞∞∞

wildgun最近在…
在看:《秀逗魔导士 Revolution 》、《夏目友人帐》、《鹡鸰女神》、…
在读: 《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隐喻》、《科学的智慧——它与文化和宗教的关联》、《圣经的故事》、《像绅士一样生活》、《五十奥义书》、…
在写: 《Fate/Another World Another Dream》剧本、…
在玩:NScripter、《Fate/Stay Night》 、TRPG、…
在听姬神的专辑、…
在想:Fate、日本文化元素、P2P分享精神…

∞∞∞∞∞∞∞∞∞∞∞∞∞∞∞∞∞∞∞∞∞∞∞∞∞∞∞∞∞∞∞∞∞∞∞∞∞∞∞∞∞∞∞∞∞∞∞∞∞

《关于我》模块备份,日期:2008.09.13 - wildgun - ???

之前在博客里就提到说今天要去听这场音乐会,尽管和我同去的老师在中场休息时就全都回去了,再尽管最后一位老师是在全场3/5过去后才来到会场的……但是,我还是坚持听完了——一方面是为了给吟游诗人的角色找气氛;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我自身也是一名演员(cosplay),观众半途离场的感觉确实很不好。

这里先忏悔一下,进场时因为同性的2个男士图方便而直接翻越大剧院前的栏杆入内,我于是也跟着翻了……罪过罪过。不过话说回来大剧院的栏杆还真牢固,经得起我杜南公爵这么一踩……

好,开场。

演奏:上海交响乐团;指挥:陈燮阳。

第一首,《埃格蒙特》序曲。
没什么很大的感觉……

第二首,《命运》。
说实话,没听懂,也无力不懂装懂。
除了刚开始的连续8个重音外,基本听得很迷糊,很乏味……以至于多次想进入“就当时听着mp3随意欣赏吧”的状态却难以成功。
大概是我境界还没到吧。
也有可能我与这首曲子没什么缘分。

第三首:《奥林匹克》号角与主题曲。
很耳熟的一首歌,所以这首歌听起来就顺利许多了,也没之前那么痛苦了。

第四首歌剧《乡间骑士》间奏曲。
这首歌我听出了乡村的田园风光,广袤田地与朗朗天空,但“骑士”却不明显,不知道原作是个怎样的剧本?

第五首2006多哈亚运会开幕式选曲——《跨越时空》。
唔……没听出来和运动会有什么关系……

第六首《青年圆舞曲》。
第七首《北风吹》(选择芭蕾舞剧《白毛女》)
不知是否因为先入为主,或确实如此,这两首由中国作曲家谱写的乐曲,就与以上几首完全不同的感觉。
感觉中国作曲家的乐曲更多地想表达一些话语,但音乐选择本身却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
场上我想到了《毛主席语录》中的一句话:
“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而这两首曲子给我的感觉正是为了表达思想而去创作,而并非为了把玩音节而创作。
实在有点舍本逐末的感觉了。

第八首 歌剧《威廉·退尔》序曲选段
恩,这首比较熟悉。不过演奏到一半突如其来的鸣枪倒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至此,八首音乐全部演奏结束。在此之前,指挥家陈燮阳也没有开过一次口。所以我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在台上,指挥及演奏者无需开口,仅仅用音乐与观众交流即可。

接下来,陈燮阳开口向观众谢幕,礼仪小姐献花。陈燮阳将献花抛送给观众后,摆摆手下台了。
我是第一次欣赏交响音乐会,所以对场上的规矩不是很了解。
此时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情景,观众继续鼓掌,陈燮阳出来再次谢幕,摆摆手离开了;
观众仍旧鼓掌,陈燮阳第三次出来,宣布为了感谢大家的热情,所以追加一首
后再追加两首、三首……

此时我终于明白这是一种音乐会的既定仪式,观众鼓掌要求演奏者追加,而演奏者其实已经准备好了一些追加的曲目。

一个字:“假”,跃上心头。
虽然功夫茶等表演上也有类似的繁文缛节,我也亲历过周杰伦演唱会追加的场面。但总觉得已经形成一种习惯甚至是仪式的追加演奏是很没有真诚度的。
当时我就想到,既然已成习惯,已成传统,那便是守序善良的表现,与持混乱善良的wildgun是不同立场。所以哪一天wildgun穿越到了现代社会,一定也不会作有准备的追加表演的吧~?

最后追加的第四个曲子,是全场的互动。陈燮阳正脸转向听众,在手舞足蹈中引导着观众以不同的节奏拍手。虽然有些被耍猴的感觉,但我仍很惊讶于观众的整齐划一性,以至于开始怀疑是否观众都是些常客呢?另外总觉得陈燮阳有些像严顺开……

总之,初次欣赏交响乐,这是一次有趣的体验,虽然没有听懂多少音乐,不过也算简单但直观地了解了交响乐的各个方面,另外从注重集体性的乐队演奏也思考了混乱善良阵营的吟游诗人应有的对音乐、对演奏形式的看法。

 

最后说明一下题中为何要用一个“参”字:一方面最后演奏者、指挥者和观众的互动,可以说我已经参与表演其中了;另一方面,也通过这次近两个小时的欣赏对音乐、对吟游诗人有了一些参悟。故,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