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11

去年买了一本名为《正见》的书,是有关佛教的。作者的名字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看作者的名字,就大致能猜到是藏传佛教的大师之名。一说起藏传佛教,自然就想到了各种诡异的仪轨,听不懂的咒子,唐卡上狰狞的画像与天葬。因此起初我买来是想看看这么“歪门邪道”的藏传佛教是如何阐述佛家正见的。
不过买回来之后我发现并非如此,这本书很通俗。内容上的通俗、平实。而且这种通俗不同于我之前阅读的南师怀谨的通俗。南师的通俗是一种用大白话讲述佛家、儒家、道家乃至三教九流无所不包的传统文化的通俗,而这位名字很长的作者则是用一种非常现代的语言——现代的语境、现代的例子、现代的句式和现代的比喻——说明佛教最基础的观念。

这本书帮我回顾了佛教思想中最根本的两样东西,一个是佛教的根本目的,一个是佛教的四圣谛。

佛的教导的根本目的,不在于行善,不在于施舍,不在于供养更不在于烧香礼拜获得精神安慰或是往生净土,而是很简单的两个字:离苦。远离痛苦,这是佛的教导的根本目的,也是释迦牟尼年轻时思索的内容与他离家出走的原因。

四圣谛,则是佛教根本的观念,比其他观念都要基本。它是真理,它是事实,人们可以否认这些观念却无法离开这些事实,因为它就是一种事实判断,而非善与恶、是或非的价值判断。

这本书里没有过多的佛教各派衍生观念,没有各路菩萨各个果位、没有六道轮回、没有像苏轼那样诗意的文学性的禅意或是令人感到恐惧的燃指供佛。它只是很简单地带我回顾了佛教中基本的基本,其他则“神马都是浮云”了。

所谓行走坐卧皆可参禅,所以像我现在这样趴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在记事本上打出这篇读后感,或者抱着旁边的等身抱枕,或是玩网络游戏,玩galgame,体验2D世界……等等等等,只要是不迷惑,常清醒地认识佛家四圣谛,则可以说都是在修行——至少不违背吧。

再,这是一本很适合现代人的有关佛教的启蒙书,简单,通俗,最关键的是它没有过多的佛教词汇与专有理念,而直面佛教最核心的基本想法。可以一读。
四圣谛: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涅磐寂静。

四十万Hit一记 - wildgun - ???

 

 

恩,访问量到四十万了,虽然这十万点击量的过程中因为各种原因发文较少,不过还是每天平稳增长着。

 

当然照例要感谢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各位来访者。另外,我也逐渐感觉到自己博客的累积效应,一些以前的帖子,好多个月之前的,都会有人回复来问,这说明博客在我自己或多或少的努力下,积累了一些属于自己并让别人感到有兴趣关注的东西。
继续努力,并且感慨博客架设在百度这个搜索引擎厂家真是不错。

 

 

除了通常意义上已被网民普遍认识并归纳出其特点的非主流群体:火星文、拍照鼓嘴、照片旁写点莫名其妙无病呻吟的文字……这些群体以外,我还意识到了另一种非主流,也是一种让我觉得反感的。

这些非主流的特点是喜欢歪读歪写一些正常的单词,比如把“社会”写为“射秽”、把“手机”写为“受姬”、把“朋友”写作“盆友”等等……当然草泥马之类的也在此列。

除了规避敏感词屏蔽功能,而用其他相近字代替,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必要。若是为了体现个性,体现趣味,那我看和通常意义上以火星文代正常文字的非主流习惯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

这几天新浪科技的微博在报道美国再一次“人机大战”的新闻,以前类似的有一条很著名的是IBM深蓝下国际象棋取胜了人类,这次是IBM的沃森在智力问答中取胜于其他两位人类选手。

刚才看到的一条微博是这样的:
@新浪科技:#人机大战#IBM超级电脑沃森昨天在智力竞猜节目中成功击败人类。其中一道问题是有关中文的。提问:这个语言的方言包括吴语,粤语和客家话。答案是:中文。但沃森可能没有很好的理解问题,包括把广东话作为了正确答案,因为广东话和粤语的关联度很高。
关于人工智能与中文两个字,看似不搭界,不过我联想到了一个思想实验——“中文屋”,也有被称为象形文字屋的,自维基百科上摘录如下:

继续阅读

题目看起来有点奇怪,其实就是紫色的主题又回来了的意思。

 

我对博客的主题改版有个习惯,就是从每年十二月的平安夜参加完教堂圣诞弥撒回来后起,到第二年过完春节也就是像今天这样元宵节止,会把这一段时间内西方东方中的洋的节日统统打包在一起,把博客弄成红色主题的。

 

而之后,博客便像现在这样恢复成了我喜欢的紫色。

 

这次的背景主题画选了《秋之回忆5》的观岛香月,先几天重玩了MO5,通了她的线。转一段之前发在微博上的我的评价吧:

玩《#秋之回忆#5》#观岛香月#线之感:香月的类型我很喜欢,也很欣赏,算是半个事业型女性,半个贤妻良母吧。很好,很默契。不过,剧本也太烂了吧,简陋不说,矛盾设立得太突兀,解得也毫无道理。把春人与香月之间的合作默契,以及香月自身对友情的处理问题硬生生地穿插在一块儿,显得很不自然。

 

总之,很喜欢她这样类型的,平凡,朴实,有共同爱好,可以共事。

 

于是简单一记,明天我也正是开学了,此刻算是开启了新的紫色的一年吧!

 

今天是寒假最后一天了,放寒假前在微博上宣称要好好恶补动画的,结果继续沉迷《龙之谷》几乎都没看过。周一在单位重看了《Ghost In The Shell:Innocence》,不过终究不是新番,而且还是重新看了一遍。

 

于是这最后一天的晚上,找了本季新番里看起来感兴趣的动画看了三话,那就是《GOSICK》。去年对哥特这个概念感兴趣了,也大致有点明白哥特说白了就是西方中世纪背景题材的鬼故事。《GOSICK》的轻小说恰如其分地进入了我的视线,记住了这个作品,但一直没有去买来看。刚才看了三话动画,现在来写一下感想吧:
故事还行,不过时代背景好像变成了一战以后,有点靠后了。让我感到最大的缺点有二:一个是节奏太快,二是穿插故意卖萌。这两点导致本来应该渐渐兴起的侦探惊悚气氛一下子被浓缩播出了,而且时不时地卖萌完全就是在提醒我:啊,这两人是轻小说的主角,是不可能死的!这样一来原本营造的惊悚气氛就荡然无存了。我不知道这里的问题是不是出在从轻小说到动画的改编上,动画编剧把握得不好,但明显感到这部由轻小说改编而来的动画它太过“轻快”了。让人难以沉浸其中。

 

而且案件的理由也太牵强和无厘头了,比如各国拿一个乡村老太太利用一群孩子互相屠戮得到的占卜结果来指导一战结果。虚构故事也得有个底线吧,明明是基于现实的侦探剧却弄出一个这么荒诞的理由来。

 

今天和几位同好去了中山公园进行了手办摄影,天气虽冷不过是晴天,联想到了《狼与辛香料》第十五卷中的一句话:“虽然空气干燥而寒冷,但洒落的阳光却是异常温暖。换言之,就是适合裹在毯子里滚来滚去的好天气。

不过,今天倒是没有在床上打滚而是趴在草地上摄影,同好笑称我把草地当成自己家的床了……

下面列一下人员、手办和设备:
造型师:新绿の瞳
助手:MIA菇、FY
下列照片的摄影:wildgun

 

 

AZONE Aoto/Halloween(Blonde ver.)
AZONE 狼と香辛料 ホロ 

 
相机:Nikon D90
镜头:
如意金箍棒(AF-S DX 尼克尔 18-200mm f/3.5-5.6G ED VR II )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AF-S 微距尼克尔 60mm f/2.8G 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