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三月, 2013

今天在家附近拍樱花,一来是因为今年没拍过想去看看,第二么是正好试一下上个月刚修好的24F2ZA。

 

不过樱花还真的不太好拍,特别是家附近的这些樱花不算很茂盛,没有一枝开满的样子。而樱花的审美情趣主要是强调瞬开瞬落,或是樱花飘零,总之是动态的。所以樱花的美很大程度上在于用眼睛去捕捉其花瓣飘落的过程,因为人眼对运动的物体尤其敏感,所以用照片去捕捉可能无法承下这份意境。

 

所以今天真正拍到樱花的照片其实只有几张。

 

 

继续阅读

 

 

 

温馨生活向的《玉子市场》看完啦。这是一部讲述一条名为“兔子山”的商业街上一家打糕店女儿在街道社区以及学校生活的故事。总之是很轻松很平常而温馨的故事。片中的故事主线则被一只会说人话的前来为王子寻觅王妃神奇的鸟贯穿起来。
当初被推荐看这部动画,朋友给的理由是“看主任卖萌”,指的是片中那只名叫德拉的鸟,配音演员山崎巧,他还配过之前大红的动画《Fate/Zero》中一本正经到变态,一肚坏水到反胃的肯尼斯主任。所以这种反差萌,是十分有趣的,从开头到结尾,德拉的配音一直是亮点。

继续阅读

刚才在ask.fm上有人问我“你觉得锦轩为什么喜欢瑕?如果没有雪女的故事,锦轩还会喜欢瑕吗?瑕又为何喜欢锦轩呢?”

 

 

我回答如下:

 

首先,是“瑾轩”吧?然后:虽然在游戏剧情上来说雪女这段是一个很重要的揭示夏侯瑾轩感情的标志,但我觉得对于夏侯瑾轩自己来说,其实并不是由于这段故事他才喜欢上瑕的。到不如说:之所以在雪女编造的梦境中会出现瑕,是因为夏侯瑾轩早已经关注了瑕这个女孩子。

 

厄……刚才我考虑了一下夏侯瑾轩为什么喜欢瑕,虽然好像仔细一看你的后面那个问题不是问这个,不过我也来回答一下吧。夏侯瑾轩从小生活在夏侯世家也不太出门,所以能接触到的女性,或者说所有能接触到的人,除了两大门主外,基本上就是些仆人什么的,所以对他都是低声下气要么就是恭恭敬敬,总有一些距离感。而瑕的性格则是非常直爽,不拘泥于身份,有话直说的,这恐怕会让夏侯瑾轩眼前一亮。再者,夏侯瑾轩本来就脑补了一些书上的鬼灵精怪啊,冒险故事啊之类的,而瑕这样闯荡江湖的女子的身份,自然比较符合他的幻想。所以说,我觉得瑕对于夏侯瑾轩来说是打开通往新世界大门的迎接者。

 

至于瑕为什么会喜欢上瑾轩,我想更多的是比较现实的原因:能获得满满的安全感,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又是高富帅,还是处男并且毫无三次元恋爱经历。

以前网络刚兴起那阵子,新闻报道上,以及家长老师们总是说网络是虚拟的,网上名字用的都是假的,谁都不知道你是谁。那会儿更早的时候还没有注册用户的概念与习惯,去网易聊天室啦之类的地方,每次改一个名字,网页上随便聊个十几分钟,就这样了。当时网络上盛传的一句名言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记得好像还有一副漫画,就是一条狗蹲在电脑前上网的样子。

过了那么多年(其实从科技发展历史上来看也并不算长,不过十多年而已),渐渐的有用户注册的概念了,有论坛了,有网站粘度的概念了,有网上组织,有QQ群,而后,有了微博。总而言之——有了个人身份标记,以及社区。当然,从一个角度来看,也有了商务、媒体的发展。

网络也“上升”或“进化”成为了我们社交的环境本身而非仅仅是工具。现在在我的联系人中,除了双亲和同事,以及个别几位外,其他好像真的都是通过网络结交的朋友了,哪怕是后来发展为很深刻的朋友关系,也是在网上直接或间接认识的。

由于我们的网络身份确定而公开,因此有些时候就需要第二次隐蔽,换个马甲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就有了“说给树洞”之类的微博。这是一种以主题区分的隐蔽式吐槽微博,比如昨天我关注了个“Coser与摄影师吐槽”的微博。

回过头来想想,从什么时候我们的网上名字也需要出于各种原因而隐蔽了呢?

好像以前写过类似的一篇文章:《虚实之间——互联网参与者身份的浪式发展》

恩,是啊,到今晚,这个博客就建立六周年了。在这一年里对我来说真的是与过去告别与向新的尝试的一年,这个具体到过生日再感叹吧。

 

在网络上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吧!去年还在感谢百度坚挺地持续地提供服务,没想到去年年中它就改版了,改得四不像、非常糟。前一段时间所有超级链接还失效了,今天才发现好像又恢复。蝌蚪往人说自己的百度空间像是堆满了旧玩具的屋子。我觉得这个比喻很恰当,而且很能玩味、能有画面感。就好像动漫里总能看到的那种木屋,黄昏的橙黄色屋子洒进来,照射出的空气中漂浮着空气、漂浮着一种陈旧而怀旧的味道,屋子里全是积木、玩偶、模型——它们是我生命的积木。

 

在互联网大环境上,微博火了,RSS倒了,Ask.me是昨天才玩的。哦,对了,我的提问空间是:http://ask.fm/wildgun

 
百度空间改版后,访问量直线下降,不过好像还是能看到你们几个常客在昨天、在前天以及在现在访问者我的百度空间。这一年来因为爱好摄影,所以发的图片较多,可能大家会不习惯?首先我自己就有点不习惯。好像现在有关思想的、有关评论的都会浓缩到140字而发到微博,有关图片展示的则发到博客。这样的倾向似乎不好,我不想把这里变成仅仅是一个陈列柜。

 

对了,在这一年里——大致是去年六月份,我还加入了一个以动漫评论为主题的多作者集体博客:ACG批评。网址是:http://www.acgpiping.net/

 

感谢过去、现在和未来,感谢围观搭积木的我的你们。

 

 

 

玩摄影这么几年下来,如果说有一支镜头要我来写一下的话,那么首先肯定是这支——尼康35mm f/1.8G。

 

其实我了解到这支镜头,在我开始玩摄影——准确来说是开始玩单反——之前,2009年8月去日本圣地巡礼时见到了1nm,他向我介绍了单反,并且向我推荐了这支镜头。那天他用这支镜头拍出了碧蓝海岸上守时守刻地行驶着的江之电,以及为了向我展示大光圈的虚化魅力,在湘南海岸拍了一张背景极虚的狗尾巴草。那种色彩的表现力,那种夸张的虚化效果,一下子给当时手里还拿着Sony DSC-HX1拍照的人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