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7

以往,我的月间布施通常会选择向某些公益基金会啦,或是维基百科、某个软件捐款,这次我选择了向一个更为小众化的(其实可能FateGO攻略站也不算小众了)项目捐款,就是FateGO的攻略站——Fate/GO 茹西教王的理想鄉。捐助了10美元,加上Paypal的手续费也就是70多人民币,远未及FateGO中的「一单」,聊表心意。

时间:2016年7月15日午后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上回游记中写了我参观种子岛上的标志性机构建筑JAXA展示馆,以及参加JAXA巴士见学活动的过程,最后还在JAXA食堂中吃了午餐。这不,刚送回碗筷,急匆匆地走出食堂走下JAXA门口的山坡,下方空地停车场上,我预约的下午一点的车辆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租车的方法

种子岛是位于九州南端鹿儿岛县的一座离岛,与其位置一样,这里的旅游情报不是很发达。甚至不少旅游相关机构都还没有自己的网站(比如住宿的「栄」宾馆)。同样巴士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对于我这样不会开车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棘手。

不过既然要去,就抱着与第一次圣地巡礼一样的决心和念头,想方设法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用我所能触及的方法尽量保障巡礼顺利。好不容易在网上查到了一份文档,是种子岛当地旅游公司大和巴士提供的观光出租车服务。我先是联系了JCB信用卡组织的白金礼宾热线服务,请他们帮忙联系。后来由于联络周期较长,因此我干脆硬着头皮,用着初学者水平的日语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大和巴士公司去确认并预定。结果,仅仅是一通电话,也不知道我是否表达出了准确的意思,就这么预定完成了。挂了电话,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直到7月15日下午1点我走向站在车门外等候的司机,看到司机大叔问我是不是コウさん,我才总算放心下来,预定成功了!

宝满神社

上了车,我向司机展示了自己想去的南种子町及中种子町的几处场景,商量了一下大致路线后,司机便载我出发了。司机问我从何而来,我说上海。司机说前几周他正好也接到了一对来自上海的夫妻的生意(我有点惊讶:上海人去的也不少啊),结果对方一点日语也不会,可把司机难倒了。结果乘客借助电话翻译服务,才能把意思传达给司机。


继续阅读

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系列中的一位英文名是Belle,日文名则是ベル,又音同「Bell」。

正好春天的时候栽种了一棵铁线莲,品种名为「如古」又名「紫铃铛」,学名是Rooguchi,看拼写方式可以猜到是日本培育的品种,查了一下发现其日文名为「篭口」。从中国的称呼「紫铃铛」来看,倒是和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中的Bella名称相仿。于是便有了这组照片……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5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要说在非动画爱好者的日本人眼里,通常对种子岛有什么印象的话,我想第一个让人们联想到的,应该就是JAX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了吧。JAXA在日本各地,甚至在海外都有相关事业所或设施,种子岛宇宙中心(種子島宇宙センター)则是其机构之一。对于我本次圣地巡礼的两部作品而言,《秒速五厘米》的第二章《宇航员》里就出现了相关的科技与太空元素(作品时代背景当时名称为NASDA),而《机器人笔记》则更是将JAXA虚构设定为给予作品内机器人社团重大支持的机构,甚至连动画版最终BOSS战也是在那里开展。

这次,我也有幸经过了《机器人笔记》最终BOSS战的那条火箭运载道路,请大家顺着我的游记来做一番了解和参观吧!

JAXA的前往方式

先前也提到过,本次五天种子岛的行程中涉及到的巴士路线有两条:空港巴士与路线巴士。今天从位于中种子町的「栄」宾馆前往位于南种子町,需要乘坐的是「路线巴士」,其终点站就是宇宙中心(宇宙センター)。在「栄」向南一些的地方,斜对马路的地方便有一块名为「栄町」的站牌,在此可以乘坐。

继续阅读


宫本光,我的一位女……学生。对,我成了宫本光的家庭教师,在某个不知名的VR的世界里。

好吧,谨以这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我第一次长时间玩PlayStationVR的感受与思考——以《夏日课程:宫本光》为观测窗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