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月, 2016

老蛙(LAOWA)15mm f4 微距广角镜头试拍:树叶与陶粒

先来上图,这是今天我在家里试拍的两张照片,用的镜头是老蛙(LAOWA)15mm f4镜头

第一张是逆光拍摄的无花果树叶,第二张则是一颗陶粒,或者说是一颗小石子,就是园艺种植上用来铺面的小石头。

继续阅读

大约用了一两周的时间,我读了这本《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之所以用繁体汉字(正体汉字)来书写书名,是因为这是一本台湾出版的书。这是本书作者朴研美(Yeonmi Park)介绍自己出生于朝鲜、逃至中国、借道蒙古而进入韩国,最终走向世界的书,是自己的成长与脱北经历的记述,也是一个朝鲜边境家庭的生存记录。

在此之前,朝鲜在我心目中,有一些怎样的印象呢?大致就是近一年来第四、第五次核试验激起连篇的国际新闻,还有就是新浪微博上“作家崔成浩”、“平壤崔成浩”的政治讽刺幽默微博。然而前者核武新闻总是和国际军事有关,离我的生活有相当的距离——除了我担心朝鲜哪天把核弹丢到日本东京秋叶原那该怎么办。而后者那两个微博账号所发的内容,与其说是反映和讽刺了朝鲜的政治现状,倒不如说其实是讽刺了比朝鲜好那么一点点的自信大国的社会现状。再往前,有关朝鲜的记忆大致就要算是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朝鲜馆的参观经历:那个展厅的装饰看起来朴素而“正直”,有一种80年代老照片中上海或中国其他城市的感觉。

阅读《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这本书,给了我一种从未直视过的新视角——朝鲜边境人民的生活状态,以及她们在脱离朝鲜过程中及成功后的生活状态。

我本以为朝鲜的怪异只是独裁和领袖崇拜,大家其乐融融地(但思想刻板划一地)生活在那半座小岛上。仿佛网上流传过的那段视频中的朝鲜播音员李春姬,就是朝鲜人民的代表——虽不自由,却生活充足、内心充实,天天过着“吃饱穿暖敬礼喊口号”的日子。

这本书却以其中朴实直白的描写告诉我了:不是!

我想用“苦难”、“荒诞”两个字来概括书中的所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们太抽象了,只会使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形容词一般的印象。因此,我想列举一些书中提到的情况,来更为实际地传达出这种朝鲜生活现实的苦难和荒诞:吃饭席地而坐没有凳子,不,甚至没有饭吃;随意猜测政府就要被送进劳改所;大部分买卖都只能通过非法的黑市进行;小学生开始就要每周聚集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互相揭发、自我揭发);在没东西吃的时候,甚至经常需要抓蜻蜓烤来吃,以及吃山间的野生植物……等等,作者都在书中一一记述。不过本书也不仅是诉苦,也有记载朝鲜当地人的禁锢青春中的恋爱情愫,以及相对光鲜亮丽的平壤市区。

当然,即时是侥幸地脱离了朝鲜,来到中国,甚至后来通过蒙古而进入韩国,这期间每一段经历,作者都伴随着苦难艰辛。作者并不是一味地贬斥朝鲜而歌颂韩国,她以平实的笔法描述着她每一个求生阶段中遇到的经历与阻碍。在朝鲜,她面临着荒诞的政策与饥饿的恐惧;在中国,她面临警察的抓捕与掮客的强暴;在朝鲜,她所需要面对的,则是融入社会与接受新观念的障碍……总之,尽管在侥幸的帮助下,她的生活每个阶段的周边环境都比之前的生活好那么一些,但实则每个阶段都各有困苦险恶。

我所读过的一些小说或者剧本创作的指导书中,提到要让作品角色形象丰满起来,不是要给他加多少多少设定,也不是挂上多少多少头衔,而是要把主角逼上两难的境地,让主角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选择。选择使角色形象得以生动、凸显。同样的道理,作为真人传记,这本《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作者无论到了哪个国家,都面临着一个接一个的选择:在朝鲜,她可以选择与“家庭成份好”的高官子弟春健交往,以摆脱贫困,获得接近于平壤市区人们的生活状态;而来到韩国后,她明明也可以选择“安分守己”、“低调行事”,而不是像如今一样如实记述公开脱北历程甚至包括自己被中国掮客强暴的经历——在重视“妇道”的亚洲文化中,处女与否还是蛮被社会在意的。甚至因为她的脱北者身份,强暴或许还会被公众恶意曲解为性交易或作为脱离朝鲜而向掮客支付的某种报酬。

但是,这位朴研美姑娘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冒险渡河脱离朝鲜、穿越荒漠从中国进入蒙古、来到韩国定居后勇敢走向国际论坛公开演讲并将经历如是记述成书。

于是,她所作出的一番番选择,最终不仅是著成了这本书,更是铸起了她灵魂的价值观。

本书给我带来的思考(或者说启迪)有两个。

其一是:朴研美对朝鲜国家的态度。

尽管朝鲜造成了她人生无穷的苦难,但好像她还认这个国家。例如在我拿到的台版的书的封底,就引述了书中这么一句话:“這輩子我最感激兩件事,一是我出生在北韓,一是我逃出了北韓。”。而在书本末尾《誌謝》部分的感谢词中,“讓我繼續為改變祖國而努力。”一句话也表现出作者朴研美依然是以“祖国”来称呼朝鲜(或是朝鲜半岛)的。

藉着作者朴研美对于朝鲜的态度,我想说说我所遇到过的两种对中国的态度。一种是当面对身边种种不正常的现象(比如打不开一些众所周知的网站)时,总有人会劝解“你生活在中国……”意思是,要向你身处的社会环境现状妥协;另一种是以“你国”、“贵国”来作为讽刺性的代称,以此来显示强烈的不认同感。

当然,不得不承认,前者的妥协往往是被标记为“成熟大人”的做法;而“你国”、“贵国”也是无奈之下的合理讽刺。这两种对国家的态度都有其成因原理,同样可以被理解接受。但朴研美在作出脱北的选择之后,依然以祖国来称呼朝鲜,则既非妥协安分,也非讽刺排斥,而是承认并积极改善。她不仅逃离,还演讲,还写作,什么叫积极进取、身体力行?这就是积极进取,这就是身体力行。

我希望,朝鲜半岛统一之时,她能被视为一位英雄。

本书带给我的另一番思考,是再度认识了词汇缺失对思考能力的禁锢。

在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中有这么一个部门,专门负责编写《新话词典》。“新话”是一种白名单形式的说话交流方式,在《一九八四》故事中,一旦“新话”被推广后,民众将被强制要求只能说“新话”——只能用《新话词典》中列举的那些词语来交流。除此之外,都是禁止的。这本政治讽刺小说认为,通过这样人为限制词汇的手段,可以禁锢人的思考能力。

对此我将信将疑,但在《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来说明朴研美来到韩国以后,学到新词汇后的感受:“但我發現書讀得愈多,思想就愈深,眼界也更寬,連情感都不再那麼淺薄。南韓的字彙比我過去知道的字彙豐富很多,當你有更豐富的字彙形容這個世界的時候,思考複雜事物的能力也會跟著提高。”、“我漸漸發現,除非有種語言在腦中發展茁壯,不然人無法真正的學習和成長。我彷彿真的感覺到腦袋逐漸甦醒,過去漆黑荒蕪的地方如今出現了新的路徑。經由閱讀,我學會了活著的意義,以及身為人的價值。”。

看来,脑海中有一个词或没一个词,真的能影响思想的深广?

由此我联想到了各民族古代文化中,对于字词的崇敬:

在中国,仓颉造字后,“天雨粟,鬼夜哭。”;在日本,便有言灵巫术,有认为汉字中蕴藏着魔力的思想,也有“一旦知晓了神的名字,就掌控了神的力量”的观念(《夏目友人帐》);而就西方宗教经典《圣经》,其《约翰福音》第一句便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里的道,对应的英语便是Word(字词)。

或许古代流传下来的这些对于字词崇敬的观点,表现的正是当一个未开化的文明接触一个开化的文明,或者说一个词汇不那么丰富的文明接触一个词汇丰富的文明时,所产生的那种震撼吧。而本书作者朴研美的脱北经历,让她在自己生命的短短几年中,体会到了这种词汇引发的思维剧变。

而当网络词汇日渐趋同,人们日常可以见到的情绪表述大部分被概括为了“囧、汗、啊、咦、黑人问号、恍恍惚惚、233”这样几个新鲜网络潮流词之后,思想恐怕也难免被随之局限了起来。

如果是在几年前,当有人忧虑网络词汇的流行现象时,或许我还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教育专家的毛病,甚至有“茴字有四种写法”那样冥顽不化的陈腐气息。但当我意识到了网络流行词汇大热的另一面——它会替代掉一些什么,甚至可能会危及思考深广度时,我也开始反思了起来。

所以,我依然用丰富的文词写着一篇篇博客,以此拨亮思维空间内摇曳着火光的一炷炷灯芯。

言归正传。以上是我读了这本《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书后的感受,以及由此产生的两个方面的想法。希望各位也都能找一本来读读看,看看这位作者女孩的自身经历,能激起你怎样一片思考的火花。

近期各家的虚拟现实(VR)产品都陆陆续续上市开售了,比如10月13日开卖的索尼PlayStation VR。在此之前,我都是热切期待着的VR产品能给我带来的“突破次元感”的。与此同时呢,各类有关VR设备的畅想、预言与展望也都出现在了网上。例如有这么一句话:

“现阶段VR游戏要么是地狱,要么是天堂。”

大意如此,我也忘了是什么网站看到的了,或许还是个日文网站。这句话其实是在说,目前VR游戏因显示技术所限,对日常场景的表现力还不够强,还难以以假乱真引人入胜,只有恐怖类游戏,或是恋爱类游戏——前者是地狱,后者是天堂——这两类能很大程度上激起玩家感情的游戏,玩起来才能获得较大的代入感。

当然,我本文想说的,不是恐怖游戏这类地狱,而是另一种,以悲观性质的社会观念,或说是反乌托邦思想来预想的,VR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一种地狱。

继续阅读

上回的侵略指南中,提到了如何选择侵略据点(订购房型)、以及侵略的同伴(手办)及侵略物资(携带物品建议)。这一次来说说侵略作战时的补给品,也就是海洋量子号上的餐饮啦。

侵略作战补给品——饮料与餐食的注意事项

海洋量子号上提供有免费的饮料,当然也有每日付费的畅饮套餐,畅饮套餐分为无酒精和有酒精的两种。在一些早期的攻略上,还会分为三种付费套餐,无酒精的套餐是9美元一天——而我这次乘船时,已经涨到19美元多一天了。

我购买的是无酒精饮料付费套餐,购买也很方便,通常第一天上船后在走向14楼餐厅的过程中,就会看到招揽生意的小桌摊。完成购买手续后,你会得到一个杯子,以后就要用这个杯子去各个餐厅的专用机器上取水。说实话,这个杯子蛮漂亮——还有几种主题外观可以选择——但是专用饮料机基本上就是鸡肋。至少我乘船的这六天,几个餐厅的专用饮料机内的饮料大多都是缺货状态,比如零度可乐等碳酸饮料,按钮都是灰色(不可点选)的。就算有饮料,也是用水勾兑出来的,和市售的瓶装、罐装饮料完全不能比。

所以如果买了一个无酒精饮料套餐,就只知道去专用饮料机取水,那就太亏了!下面我来告诉你,除了专用饮料机外,这个基础饮料套餐还能免费喝到哪些饮料!

继续阅读

大约从一年前起,我停用了腾讯的微信,我抗拒微信的“意识形态”——包括其在XCodeGhost漏洞事件中表现出的不安全性,以及它的那种试图将所有人和事都不分昼夜地连结在一起包裹到它那个圈体系之中的产品理念。后来,也经由《IT公论》《一天世界》的主播不鳥萬如一的介绍,认识到了微信其试图构建出一个封闭平台的做法

总之,我目前是为数不多的不使用微信的互联网使用者,或许也是为数不多的不使用微信的中国人。

这当然有所不便,例如在索尼直营店体验Playstation VR需要微信扫码,或者参加日本航空哆啦A梦航班推介活动参与抽奖需要微信扫码。以上这些我都可以坦然接受,直到昨天我在星巴克消费时,才觉得星巴克的做法是不合适的。

说来也很简单,就是昨天我在星巴克门店消费,需要开具一张有单位名称的发票。但是被门店工作人员告知:星巴克门店的机打凭证不能署名;署名的发票目前只提供电子发票,而且只能通过微信关注某服务账号后,才能开具。我向星巴克门店工作人员说明我不使用微信,但门店工作人员表示,没有除此以外的渠道。

当时想想没什么,好在一起去的使用微信的同事后来帮我操作开具并下载了电子发票。但是后来想想,意识到这是与上述列举的索尼PS VR体验、与日航推广抽奖活动有明显区别的一件事。

之前我遇到的需要使用微信才能参与的事,都是一种锦上添花的商业营销活动。比如索尼的PS VR体验,当然这只是索尼直营店为了推广介绍PS VR而展开的活动,自然我不是必须要参加,索尼也不是必须要提供我体验——而事实上,那次我也是向索尼直营店的工作人员说明了自己不用微信,后来工作人员也让我体验了一番VR;而再说日航哆啦A梦航班推介会的的抽奖活动,虽然很遗憾不用微信就不能参与现场活动抽奖,但这也并非日航必须提供给我的服务,这只是面向感兴趣人群的娱乐性质的抽奖。

也就是说,在以上两个案例中,微信只是作为商家进行额外商业推广的一个渠道。

除了以上提到的商业营销活动以外,而在另一些社会公共事业服务中,虽然也是可以用到微信来带便捷,但微信并非唯一的排他性渠道。例如,我不太确定现在可否通过微信来查询个人诚信记录,或是查询一些城市公共服务的个人数据(支付宝平台有这些同类服务)。假设税务局或者市政府提供了这么一个微信查询的渠道吧,那也只是开辟出了额外的一种渠道,并没有关闭原先的渠道。也就是说,(假设)税务局现在提供了微信这么一种方便的查税手段,但我也可以根据个人的喜好,不选择微信查询,而选择亲自上门去打印缴税证明。

然而星巴克这件事就不同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条 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特殊情况下由付款方向收款方开具发票。”,也就是说,我在星巴克门店消费后,星巴克给我开发票——根据我的要求署名发票——这件事是星巴克的义务,是必须要开具的。

然而,在这么一件星巴克“必须”的义务事件上,星巴克却只提供了微信这么一个提供发票渠道。换言之,作为消费者,我是与星巴克之间发生了购买关系,但是作为收费方以及服务提供方的星巴克却要求我转而向另一家公司——腾讯公司——发生一定的契约关系后,才能提供本应由星巴克开给我的发票。

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微信尽管被普遍使用,但并不是水、空气或是互联网那样普及、公开。首先,微信的注册是需要将自己的手机号提供给腾讯公司的;其次,虽然我手机里没有安装着微信,但在微信注册时一定也要签署一个什么用户协议吧。

凭什么?——没错,这就是我想指出的,凭什么我必须和腾讯公司签订用户协议,然后才能获得本应由星巴克开具给我的发票?或者用正面肯定的语气来说:作为消费者,我要求星巴克直接开具给我署名的发票,而不以我必须使用其他任何第三方公司的产品、与其他任何第三方公司签订契约协议、注册成为其他任何第三方公司的用户……等这些为前提条件,才能得到发票。

再说得简练一些,就是我要求星巴克在“微信注册开发票”的同时,也应当保留传统的纸质发票开具方式,以此开具发票给像我这样不使用微信的消费者。这就是我想议论的事。


追记:

今天早上看了看昨天星巴克店员递给我的有关电子发票的说明,背面写着这么一行字:

OK,那么就说星巴克还是提供了不用微信甚至不用智能手机依然提供电子发票的渠道。只是昨天接待我的那位店员这方面业务不熟悉了。

各位好,又见面了でゲソde ge so。是不是还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呢なイカna i ka?我是wildgunでゲソde ge so。是来自海洋的使者,本文记叙的是我侵略海洋量子号游轮……呃?好像……不太对なイカna i ka

看来我也被侵略了。

咳……重新来过。其实本文是记述我在2016年十一长假期间,第一次乘坐游轮的游记。之所以会选择游轮,是因为先前7、8月份的日本旅游,把自己往日本东北地区那么一放,每天都在爬山或赶路,简直像是一场修行,于是我便开始期待一场“什么都不用规划,像个傻瓜一样跟着旅游,每天在床上打滚、读书的日本旅游。”游轮旅游便进入了我的视野。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2日夜间

地点:福冈县福冈市

接上次的游记,在广岛市的宫岛上悠闲地欣赏了漫开的樱花,并品尝了岛上的经典美味(烤牡蛎、枫叶烧等)后,准备离岛时我打开了Yahoo!换乘APP查了一下线路……时间要来不及了!

尽管一路疾走来到港口,还是错过了一班渡轮。坐上下一班渡轮,再换乘JR电车回到广岛站,并换乘山阳新干线。哎哟,从宫岛口站到广岛站的电车好慢啊——其实或许并非心理作用,后来我买了一本台湾出版的《別傻了,這才是廣島》,书中也吐槽了广岛市内电车行进速度慢悠悠的情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