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月, 2016

先来上图,这是今天我在家里试拍的两张照片,用的镜头是老蛙(LAOWA)15mm f4镜头

第一张是逆光拍摄的无花果树叶,第二张则是一颗陶粒,或者说是一颗小石子,就是园艺种植上用来铺面的小石头。

在我镜头已经集齐,不怎么关注新镜头的最近两三年里,似乎国产镜头有了蓬勃的发展,中一光学、永诺等都纷纷推出了自己的镜头。这些镜头要么都是很保守的35mm或50mm定焦,要不就是十分变态罕见的极端镜头,与原厂镜头形成产品差异化,开拓之前鲜有的产品领域。于是,这支由长庚光学推出的老蛙(LAOWA)15mm f4镜头便进入了我的视野(购物车)。

它吸引我的原因是:它是一支微距广角镜头,网上摄影爱好者的评价是:它拓展了一项新的摄影领域:环境微距。

继续阅读

大约用了一两周的时间,我读了这本《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之所以用繁体汉字(正体汉字)来书写书名,是因为这是一本台湾出版的书。这是本书作者朴研美(Yeonmi Park)介绍自己出生于朝鲜、逃至中国、借道蒙古而进入韩国,最终走向世界的书,是自己的成长与脱北经历的记述,也是一个朝鲜边境家庭的生存记录。

继续阅读

近期各家的虚拟现实(VR)产品都陆陆续续上市开售了,比如10月13日开卖的索尼PlayStation VR。在此之前,我都是热切期待着的VR产品能给我带来的“突破次元感”的。与此同时呢,各类有关VR设备的畅想、预言与展望也都出现在了网上。例如有这么一句话:

“现阶段VR游戏要么是地狱,要么是天堂。”

大意如此,我也忘了是什么网站看到的了,或许还是个日文网站。这句话其实是在说,目前VR游戏因显示技术所限,对日常场景的表现力还不够强,还难以以假乱真引人入胜,只有恐怖类游戏,或是恋爱类游戏——前者是地狱,后者是天堂——这两类能很大程度上激起玩家感情的游戏,玩起来才能获得较大的代入感。

当然,我本文想说的,不是恐怖游戏这类地狱,而是另一种,以悲观性质的社会观念,或说是反乌托邦思想来预想的,VR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一种地狱。

继续阅读

上回的侵略指南中,提到了如何选择侵略据点(订购房型)、以及侵略的同伴(手办)及侵略物资(携带物品建议)。这一次来说说侵略作战时的补给品,也就是海洋量子号上的餐饮啦。

侵略作战补给品——饮料与餐食的注意事项

海洋量子号上提供有免费的饮料,当然也有每日付费的畅饮套餐,畅饮套餐分为无酒精和有酒精的两种。在一些早期的攻略上,还会分为三种付费套餐,无酒精的套餐是9美元一天——而我这次乘船时,已经涨到19美元多一天了。

我购买的是无酒精饮料付费套餐,购买也很方便,通常第一天上船后在走向14楼餐厅的过程中,就会看到招揽生意的小桌摊。完成购买手续后,你会得到一个杯子,以后就要用这个杯子去各个餐厅的专用机器上取水。说实话,这个杯子蛮漂亮——还有几种主题外观可以选择——但是专用饮料机基本上就是鸡肋。至少我乘船的这六天,几个餐厅的专用饮料机内的饮料大多都是缺货状态,比如零度可乐等碳酸饮料,按钮都是灰色(不可点选)的。就算有饮料,也是用水勾兑出来的,和市售的瓶装、罐装饮料完全不能比。

所以如果买了一个无酒精饮料套餐,就只知道去专用饮料机取水,那就太亏了!下面我来告诉你,除了专用饮料机外,这个基础饮料套餐还能免费喝到哪些饮料!

继续阅读

大约从一年前起,我停用了腾讯的微信,我抗拒微信的“意识形态”——包括其在XCodeGhost漏洞事件中表现出的不安全性,以及它的那种试图将所有人和事都不分昼夜地连结在一起包裹到它那个圈体系之中的产品理念。后来,也经由《IT公论》《一天世界》的主播不鳥萬如一的介绍,认识到了微信其试图构建出一个封闭平台的做法

总之,我目前是为数不多的不使用微信的互联网使用者,或许也是为数不多的不使用微信的中国人。

这当然有所不便,例如在索尼直营店体验Playstation VR需要微信扫码,或者参加日本航空哆啦A梦航班推介活动参与抽奖需要微信扫码。以上这些我都可以坦然接受,直到昨天我在星巴克消费时,才觉得星巴克的做法是不合适的。

说来也很简单,就是昨天我在星巴克门店消费,需要开具一张有单位名称的发票。但是被门店工作人员告知:星巴克门店的机打凭证不能署名;署名的发票目前只提供电子发票,而且只能通过微信关注某服务账号后,才能开具。我向星巴克门店工作人员说明我不使用微信,但门店工作人员表示,没有除此以外的渠道。

继续阅读

各位好,又见面了でゲソde ge so。是不是还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呢なイカna i ka?我是wildgunでゲソde ge so。是来自海洋的使者,本文记叙的是我侵略海洋量子号游轮……呃?好像……不太对なイカna i ka

看来我也被侵略了。

咳……重新来过。其实本文是记述我在2016年十一长假期间,第一次乘坐游轮的游记。之所以会选择游轮,是因为先前7、8月份的日本旅游,把自己往日本东北地区那么一放,每天都在爬山或赶路,简直像是一场修行,于是我便开始期待一场“什么都不用规划,像个傻瓜一样跟着旅游,每天在床上打滚、读书的日本旅游。”游轮旅游便进入了我的视野。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2日夜间

地点:福冈县福冈市

接上次的游记,在广岛市的宫岛上悠闲地欣赏了漫开的樱花,并品尝了岛上的经典美味(烤牡蛎、枫叶烧等)后,准备离岛时我打开了Yahoo!换乘APP查了一下线路……时间要来不及了!

尽管一路疾走来到港口,还是错过了一班渡轮。坐上下一班渡轮,再换乘JR电车回到广岛站,并换乘山阳新干线。哎哟,从宫岛口站到广岛站的电车好慢啊——其实或许并非心理作用,后来我买了一本台湾出版的《別傻了,這才是廣島》,书中也吐槽了广岛市内电车行进速度慢悠悠的情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