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8

2018年年初,去日本进行了一次比较长期的旅行(23天),期间看了两遍FSN HF线剧场版的第一章。因为是直接看日本影院电影,没有字幕,因此是基于我尚浅的日语水平及对FSN游戏的印象而观看的影片,台词也是半听半猜,可能理解有所偏差。

总体感觉是:Fans向倾向作品特征明显,主角缺乏明显的成长轨迹。3D打斗画面表现出色但却有炫技嫌疑,间桐樱依然是路人女主角,电影里后半场表现缺乏——但是我依然喜欢樱!以及:主题曲《花の唄》越听越享受。

出色但过盛的战斗场面

其实在看电影的大概两周之前,我看到新浪微博上有一条介绍该作品中第二战Lancer VS Assassin的分镜设计介绍,当时觉得这画面还蛮酷炫。但实际观看后发现,这一段真的是在炫技:战斗的两人在大约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一连更换了三四个战斗场面:桥墩顶上、高架飞驰的车辆上、大楼顶上以及最后的池塘内。而且这一系列连续战斗角度变化多端,采用了3D+2D混合的制作方法,却造成了一个「应接不暇」的负面效果:作为观众的我,尚未能在脑海里建立起一个关于场地空间的大概印象(这是什么场景、多宽敞、有哪些局限条件需要克服、有哪些条件可以被利用、对谁更有利、谁因环境而处于劣势)等,打斗就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场景环节。 在观看(特别是首次观看)的同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体会理解场景。所以,之前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出介绍的这一段,反而是我最不喜欢的一场打斗。

第一战Saber VS Berserker还算不错,近战打斗,有些实打实的看头。

柳洞寺是我最喜欢的一战,无论是前还是后半段。首先这一战整体场景空间确定,围绕柳洞寺本堂分为两个部分:堂内是卫宫士郎与间桐脏砚的近战,堂外门廊上及庭院内是Saber与Assassin的战斗。整体画面昏暗风格一致,透过纸窗的战斗身影效果特别有表现手法趣味。室内室外、士郎与Saber主从二人各自面对自己眼前的敌人,亦有释放令咒的配合,可谓两人第一次的配合,内外战斗之间切换也流畅不唐突。

继续阅读

依然是旅游,期间向诸多神社、寺庙供奉布施。

说起来,这次旅行中,除了在日本通常的神社、寺庙,以及曾经在东京的孔子庙、仙台的伊达政宗灵庙以及二条城等地领受过御朱印(纪念符),这一次还在一家东京的酒吧「坊主バー」领受了两张御朱印。和尚酒吧经营者是僧人,也已在酒吧内参拜了御本尊佛像,因此不能不说确实是御朱印啊!

说起来结账时我认为不应该说「お会計」(结账),但我只记得在日本神社,献上的钱是叫做「初穗料」,却不记得寺庙里应该怎么称呼,便向酒吧经营者僧人询问。僧人答:「ふせ。」也就是本文标题中的「布施」二字。于是,进行布施。

此外进行一个简单的说明,因此本人目前处于无职状态,说不定过一阵就会变为学生状态,在此状态下无劳动收入,因此停止如此这般月度的财务布施。

附肢合掌——!

《敬告各位:我已停用微信约两周》,又有《敬告各位:因工作需要,重新启用微信,用于工作》,便也有本文。

本来一年多来又重新注册了微信账号,也就是为了因应与工作单位所签订的聘用合同工作内容。现自2018年起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因之前开始持续不认同微信现象的意识形态,因此停用微信。敬告。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