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八月, 2019

自从自己第一次对《秋之回忆》展开圣地巡礼以来,竟然已经过去了十年。在这十年里,我也数次造访藤泽-江之岛-镰仓地区,这里也逐渐发生着改变——例如藤泽站开始喜迎农历春节了,镰仓高校前站旁的交道口从大约五六年前开始一站就能听到各种中国方言了……等等。特别是最近一年半以来,随着2020东京奥运会的临近,藤泽地区作为一个分会场,这里也加速发生着改变。而没想到,本文我所要写的是不是圣地巡礼记录,而是「圣地灭没记录」。

在七月底,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去了趟东京,进行了《天气之子》的圣地巡礼(因为当时听说8月1日起代々木会館要开始拆建工程),第二天下午较空,于是就坐电车去了江之岛地区逛了几个小时。在此列举一下主要是在藤泽及江之岛附近地区发现的主要几处《告别回忆/秋之回忆》及《TARI TARI》的圣地消失情况。

第一处是JR藤沢駅前,对应的是藤川站前。这里的天桥正在进行改造,我记忆里此处涉及的场景有MO7与星月织姬的约会场景,以及MO8的场景。这一张就是以MO7CG为原型拍摄的。

继续阅读

先来说一下我到目前为止与《天気の子》的接触,再进入正题吧。

于是我想以本文来罗列一下我阅读并翻译了场刊之后,特别是新海诚所写的部分内容之后,对之前观后感的一些补充或修正。

其实《天气之子》可能是一个类似并超越《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故事!

我在《《天気の子》观后感(有剧透)》中提到,这是一个「不构成矛盾」的故事,并提到:「其实观看影片时,我想到的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佐由理。……这样肆意胡乱地利用超能力来赚钱,迟早要被社会人士发现并逮捕,然后女主角被关进科学研究室,对其超能力远离进行生物学分析,并尝试用于战争、天气控制等国家层面的行动;」以及「新海诚并没有让故事主线矛盾围绕在超能力上面。没有警匪勾结、没有黑社会利用超能力、没有科学实验室……」以上,是我在第一篇读后感中所给出的猜想,即在第一遍看电影时,我认为本片「应该」这样,实际却没有这样。

然而,阅读并翻译了场刊新海诚部分的内容后,我吃惊地发现,《天气之子》原本真的可能是如我所想的那样!在场刊中新海诚自己谈到说:「角色有较大变化的是須賀。最开始是设计成气象AI研究者」、「就故事来说,也写过围绕有关晴女陽菜的谜之组织的登场的情节展开。」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活脱脱就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里白川拓也的角色形象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