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八月, 2008

这里要谈的不是拒绝的艺术,而是拒绝的决心和方法
今天——就在刚才——我因为没有成功地拒绝一件事,而导致明天上午连同今晚的通宵计划都无法实施了——很不爽地答应了一件我很不想做的事。

好,吃一堑长一智,我必须学会拒绝。于是刚才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进行了一些关于思考的拒绝。
拒绝前,一定要考虑要这件事是否值得、应当拒绝。因为拒绝一件事情,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仅限于事件本身,而且还会延伸到被拒绝的双方的关于、情感上……以及可能被第三方认为你是一个固执且不讲理的人。所以当你选择拒绝之前,一定要做好这样一个心理准备:能承受任何因为本次拒绝而带来的负面作用。
有了这样短暂但深刻的心理过程之后,好,你可以下定决心去拒绝了。

拒绝,一定要秉承“厚、黑”二字。厚黑者,厚脸皮、黑心肠也。

按照厚黑教主李宗吾的划分,厚黑有三层境界,第一层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拒绝别人,一定不能脸皮太薄,不然就会碍于面子使拒绝失败。
至于厚黑的第二层境界——“厚而硬,黑而亮”,因厚黑而招人喜欢,这就是“拒绝的艺术”了。我还没到这个境界,所以无从谈起。

拒绝时,切记切记!不要附加原因!
“因为xxxx,所以我拒绝。”这样的拒绝是有条件的拒绝,是不牢靠的。
当一个拒绝被附上了诸如“xxxx”的条件,那么只要当对方可以消解“xxxx”原因时,这个拒绝便不再成立。

比如,你很不想去参加一个聚会,如果一不小心附加了个原因,说:“因为我没钱了,所以我拒绝。”
此时,如果对方告知你:“没关系,我们是免费的。”那么你的拒绝马上显得苍白无力。

所以,只有“我拒绝。”三个字,才是无条件的拒绝,才是绝对的拒绝!
拒绝,没有任何原因——我拒绝的心意,就是最大、最强的拒绝的原因!

——可惜,刚才我就是在拒绝上因为碍于面子而找了一个原因(托词),所以拒绝失败。

当然,首次表示拒绝后,对方可能还不甘心,会向你说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对你有好处啦、免费啦、可以得到赠品啦、双赢啦……之类的。

此时应该怎么“接招”呢?
我认为此时应该“无招胜有招”。

如果此时你对对方提出的理由逐一予以反驳或者解释,那势必会陷入关于“要求与拒绝”的理由持有辩战中,而且还有可能在交涉中显露出自己的漏洞。
与其如此,不如很安静地等对方将理由全都摆出来,你也全盘接受(比如听的时候可以点头微笑表示赞同),最后,和最初一样平静地告诉对方:“我拒绝”。

——如此一来就是温和而又坚定地表达了这样一个信念:“你说得都非常对、非常正确、非常好,我也非常同意,但我就是拒绝。”

综上:
1、不附加原因的拒绝;
2、全盘接受所有理由之后再次拒绝。

这就是我今天思考并总结出的了关于拒绝的方法。

柏瞳学姊说,这个世界是充满阴谋的。(《欢迎加入N.H.K.》)

确实如此!

阴谋!阴谋!!!!!!!!!!!!!!!!!!!!!

书店就是阴谋。

不仅仅如此。

那些策划阴谋的人不仅仅开了书店,还开了网上书店!这种连出门都不用,即可买到书的事,就是一种诱惑!更甚,他们还会向你推荐一些书;乃至,当你所需要的书本暂时缺货,到有货时还会即时告知!这无孔不入的诱惑啊……地狱啊……地狱……

于是这个月我近乎就在这网上购物的地狱中沉沦了……

 

3725884266736083296
4568620347007788293
3178978386987249649
4568620347007788294
3178978386987249651
3725884266736083297
4244079698843725533
4519362226066718165
3725602791759355656
3725884266736083298
1430737306620777576
3945716223547089108
363102719973843878
3178978386987249652
3945716223547089110
3178978386987249653
3178978386987249654
363102719973843879

 

 

不逐一点评了,等我看完一本想说些什么再写文吧~

事件1:前几天5pb.Games推出基于Flash技术的Web版MO6试玩。

事件2:今天打开某个网站,发现Javascript的功能很好很强大。

于是,我就想到,能不能用Javascript来实现Web-galgame。

据我所知,无论是LM2、NS还是Krkr,都是由一个脚本解释器exe程序+脚本+相关素材 来搭建起游戏的。

那么可以不可以用一个Javascript网页来代替exe程序呢,即:Javascript实现脚本解释器html+脚本+相关素材……

虽然我知道JS本身就是解释运行的,如果在其上再弄一个脚本,效率会很低,但JS具有通用性,但又不完全适合galgame,所以就考虑以上方案的可行性。

随便想着,便记录一下。

近来需要看一些关于文革的材料,印象中曾在《霸王别姬》里看过一些相关的片段,于是昨天便找来一看。没想到,除了文革场景以外,还看出了点别的。

很神奇的是,看完影片后我第一想到的却是《达·芬奇密码》中的两句台词:

    “你是说这些都是真的了?”
“我们被扯进对此信以为真的人群里了!”——《达·芬奇密码》(电影版)

这两句话发生在女主角索菲与兰登教授之间。原意是说:为什么原本仅仅是在神话传说甚至童话故事中出现的“圣杯”居然能引发出如此大的麻烦?兰登教授的回答是:“我们被扯进对此信以为真的人群里了!”

同样,京剧,这么一个在我及大多数现代年轻人看来只是一种与流行乐、爵士、歌剧等平等的歌唱形式,甚至还有些“老掉牙”的感觉,却能在《霸王别姬》的梨园戏院中引发出那么多爱恨情仇,神交物欲呢?——太当真了!

没错,就是太当真了,太当一回事了。

这里有两个步骤,其一是,自己太当一回事;其二是,周围人群太当一回事。

陈蝶衣就是第一类,自己太把演戏——特别是《霸王别姬》这出戏——当一回事了,所以才惹了许多精神上或肉体上的痛苦。把演戏“太当一回事”,可以说是敬业,可以说是用灵魂演绎艺术,但却免不了因此而带来的痛苦。

而国民革命军、红卫兵们则好像属于第二类,是太把唱戏当一回事的人,唱给谁听,其实并无所谓阶级立场。可他们偏偏要上纲上线,认为唱给日本人听就是一种国耻。段晓楼本不把戏当一回事(至少他不像程蝶衣那样把戏当作生命),但当他在戏台上面对一群把京戏的演唱对象挂钩到阶级立场的官兵时,就免不了被群殴了。

当然,另一种说法是,红卫兵并没有把京戏当一回事,只是以此作为批斗的借口。
总之,把一件事太当一回事,无论是自己如此,还是被扯进一堆信以为真的人里,都是很麻烦的事。
“太当一回事”就是佛家所说的:执迷不悟。

佛陀教育我们说,人不要执迷不悟。如果执迷不悟,就会陷入烦恼、痛苦之中,其实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有一个佛家的成语叫“看破红尘”,我在《霸王别姬》里就看见了许多红尘:胭脂是红的、嫁衣是红的、妓院是红的、日之丸旗是红的、五星红旗也是红的。这些都是由微尘组成,也会归于微尘,此即所谓红尘。

四大皆空,世界上本无定物,只是一念无明、一个念头、一次眼神、一些关注,致使虚空中产生了一些东西:比如京戏。本来没有京戏,只是人们在劳动中唱着好玩,唱着唱着就成了一个剧种。再之后,随着各种平民、达官显贵、王孙贵族乃至皇帝都开始关注并欣赏这个剧种,于是大家就开始对此执着,有的人花千金去捧一个角儿,有的人以为自己就是戏中人,有的人临死还踏出一个京剧的步子。——看,大家共同的执迷不悟后,烦恼就这么来了。

能看破否?看破即觉者。

当然了,这里并不是鼓动人们没有追求,而是希望大家不困于、不迷于自己的追求,随时可以追也随时可以收,拿得起也要能放得下,那就是自在身了。

不过我在这里写京戏、写梨园人生是写得轻松,因为我本人对京戏没什么情感,所以很容易就能“看破”,但是,对于不同人而言,总会有一些难以看破、难以逾越、难以“不当一回事”的事。比如ACGN,也许我一辈子会因为执迷于ACGN而不悟吧?对于正读着这篇文章的你而言呢?什么又是你最易执迷的呢?
仅仅自己看破,那只是出世,只是小乘;如果有大乘境界,那就要有入世精神,也就是帮助他人也破除执迷。

纪晓岚和乾隆在河上,乾隆看到的是河里百舸争流,纪晓岚说自己只看到名利两船。谁又能看到空空如也逝者如斯的河水而又不困于诸船呢?

记得尼采(还是康德?)有这么一句话:自从有了人类,人便没有快乐过。
:文章写得很乱,这么大的一个题目,拿不起。

早上看见星火无的一篇文章,全文在此:http://www.gamebridge.com.cn/Forum/ShowTopic.aspx?BoardID=8&ID=10380

下面摘录一段:

虽然空之轨迹的3部作品加起来有500万字,文字量远比普通的RPG多,但想完整叙述几十个人物的一生,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可FALCOM对剧本及人物的驾驭能力实在太强,通过数量不多的几个剧情点,就能连成一条完整的线,将人物的一切特质都淋漓尽致地展现给玩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3RD中的众多星门剧情)。空之轨迹系列的3部作品,合计500万字,相当于十几部,甚至二十部一般的RPG,在文字量方面绝对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但这500万字,却是浓缩到了极限之后的字数,每一句文字都是精华中的精华,不然5000万字都收不住。像空之轨迹这样的剧本,如果想完整表现出来,10部作品都不一定够。所以我之前曾说过,有些制作公司的企划团队是在编剧情、凑剧情,只想拼命写出一个完整的剧本,完成工作任务。而FALCOM却是在玩弄剧情,享受剧情,他们唯一需要考虑的只是怎样取舍、怎样表现。至于剧情本身,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假如空之轨迹三部曲的剧情总量为30,那FALCOM目前(甚至是在FC上市之前)至少已经写好了总量为100的剧本,剩下的工作主要是将它们以最完美的形式呈现给玩家。从FC开始就可以清晰地感觉到,FALCOM一直被游戏的长度抑制着,限于篇幅问题而无法彻底发挥(在3RD的众星门中,这种感觉就更明显)。虽然无法彻底发挥,只能把少部分剧情做进游戏,但预先设定好完善的世界和剧本终究是有作用的。最明显的效果就是上面所说的,在第3部作品中出现了一段情节,回过头去查看第1部作品中的相关剧情,可以发现伏笔在这时便已打下了。就算是一些游戏中没有提到的情节,日后在续作中出现时,也能让人深刻地感受到:这肯定是当时就设定好的,绝非临时编出来硬接的。 ”

最近我也在尝试写一些剧本和设定,不过现在发现,在工程之初,对文字的管理要重于文字本身。因为如果写一个故事,一则寓言或一篇博客,我可以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对于要构造出一个严谨的世界来说,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也并非拍着脑袋咬着笔杆(按着键盘)就能考虑到方方面面的。

一个世界、一个人物一定会有很多先行的设定,这是给作者自己看的。但作者大脑容量(姑且看做大脑的内存吧)是有限的,不可能在写作时将所有的预设都呈现在脑中,随时准备检查新写出的内容与已有设定是否有冲突或不妥;大脑的记忆也并非精确,所以不可能要求编剧将自己做过的设定完全凭记忆记住,要用到时能从大脑的某个“沟”或者“回”里读出来。

余世维在管理讲座里提到IBM的知识管理,说IBM内部有一个庞大的知识库,里面收集了所有员工们工作中碰到的问题以及相关知识收获。这个知识库日积月累地保存了整个公司的工作经验,所以,当某个员工离职后,相应的技术也不会随之离去,而是能由新任员工继续集成。——这样就能保证某项知识技术不被个人独占,而使公司在管理上有所牵制,或因个人的离去而有所损失。

同样,拿游戏世界和人物设定而言,哪怕是同一个编剧,也会“交臂非故”:每天每时每刻,脑中都会产生各种新奇的想法,每天的念头、思考主题也会不同,今天的自己不同于昨天的自己,也不同于明天的自己。但游戏世界的客观性却要求保持世界和人物设定的一致性。

——所以,设定是一定要记录在外界物质载体上的,纸、计算机,或者其他。

另外,仅仅是存储,那是不够的。

就像如果仅仅把数据以纯文本文件(TXT)的方式放在硬盘上,对于少量文字而言还能应付,但对于富有大量复杂结构的设定,甚至是具有多种表现媒体的设定来说,那就远远不够了。

所以,计算机工程师们发明了图片、音乐、表格、XML标置性语言,乃至——数据库。

同样,一套优秀游戏设定管理系统,不仅仅能帮助编剧记住设定内容,更应该在需要时快捷方便地筛选出、并以易于理解的形式表现出 相关内容。

理想的状态是:比如我要追加构思一个角色在50年后的生活状态,那这套设定管理系统最好能很方便地向我展现出该角色现在的状态、该角色提及对自己未来的设想、该角色所处环境未来50年后可能发生的改变……等等。

这样的设定管理系统,在哪里呢?

    “生者寄也,死者归也。”

    狼,归。

    既然被你成为“毒舌杜南”,那么我就自动禁言吧。一个月内,去了两次瑞金,都没有见着你的面,想来是缘分太浅了。不过现在还是想写些什么。

    一直记得你那句话:“要从内心开始真实起来,要么没灵魂饿。”(要从内心开始真实起来,要不没灵魂的。)

 

    你拖置在我家的《瘦狼》瓦尔特cosplay服装及假毛已有一年之久,我想现在不还便没有机会了。于是周六就交给了萝卜,也听说周日,这套服装给你带去了。生命就像这套服装,只是寄托于斯,现在该归还了。

    前几天看完了南师怀瑾著述的《人生的起点和终站》,里面提到人死后的中阴身会在世界游荡,见着生前感兴趣的事物就会被吸引过去,然后,就投胎于此地。作个比方就是《Fate stay/night》里英灵因为与主人有关联之处而被召唤,士郎体内因有剑鞘而取saber。

    那么,愿你带着cosplay的服装,投身于一个充满动漫情趣的人家,继续cosplay的兴趣与梦想。

    唉,不知不觉中又造了这么多口业。

 

林阜民先生还是那么可爱啊~

————————————————

昨天看了余世维的视频讲座:《如何打造职业化团队》,其中提到顾客喜欢一个商品,往往是从喜欢商品推销员开始的。

果然如此。因为这个视频是由林阜民介绍的,并且他的谈话也风趣幽默张弛有度,所以我对《王者世界》的评价提高了。

另外,今天看了前1/3,感觉林阜民的风格不错,很亲切很实在。但我觉得他对游戏本身的介绍太过笼统,他所说的游戏名词:佣兵、弓箭手、法师、防、敏、等等……都是几乎所有RPG中都会出现的,并没有表现出《王者世界》独有的特色。颇有以前说cosplay社团表演内容不够切合主题,“换套衣服还能演”的意思。

——————————————————————

早上把视频全部看完,从林阜民谈笑风生中能看出他确实对游戏运营有过深入的分析,也在游戏之外涉猎颇多。

我相信在这样的座谈会上他能讲出各领域的知识、做出各种比喻及引证各类观点,他自身的知识库一定是更充实更丰富的。

林阜民,我看好你!

刚才又玩了点高科技的东西。

今天把YP-P2(年底买的三星mp3)固件升级了一次,发现增加一些功能,外加之前没发现的。

比如增加了通过蓝牙向外发送文件的功能(之前只能收);再比如可以换各式各样的主题了……

最有趣的还是今天第一次体验到的与蓝牙手机相连功能。

一般,手机直接打电话是这样的模式:手机——人

如果手机自带耳机,或者蓝牙耳机,那就是:手机——(蓝牙)耳机——人

五分钟前,我玩出的花样是:Nokia7610——SamsungYP-P2——耳机——人

也就是:手机——MP3——耳机——人。

如果再高级一点的话,还可以发展至:手机——MP3——蓝牙耳机——人。

于是就有了购入蓝牙耳机的念头……!

P.S.:看三星的预告说,下一次固件升级会增加蓝牙联网游戏对战功能,啥时候能出一款PSP模拟器呢……或者至少,把NScripter引擎移植到P2上去吧!(P2的屏幕分辨率可是和PSP一样大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