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5

读完《魔王勇者》第一卷。

一个问题时不时地浮现出来:像魔王这样把超时代的技术嫁接到落后生产力的时代,社会能如此戏剧化地接受吗?毕竟前几年我也读过社科类书籍《科技想要什么?》其中的观点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如同生命种群的发展,或说技术元素就是宇宙内的一大生物群落,它有自身演进节律,不会过快或慢,而是恰好出现在某个时代。

换个角度来说,以前也在网上见过这么一个思考题:如果穿越到古代,以你现代人掌握的知识与技术,你能给古代带来怎样的变革?

其实《魔王勇者》正式在给这个问题作出一个解答。魔王给这个世界所带来的不仅仅是超时代的技术,更是超时代的社会观念,以及价值观。

但同时我也在考虑:真的能行吗?真的能同书中所描述的,在短短一两年之内,说栽种马铃薯就栽种?说活字印刷就印刷?说争自由、启民智就启了?事实上,至少在现实世界,这些社会进步都是许多技术领域共同发展的推进结果,是循序渐进的,不是魔王这样穿越式的知识传授所能改变的。

在质疑的同时,我也在质疑这个质疑本身。毕竟,《魔王勇者》不是关乎现实世界的社科类著作,它是一本轻小说,对轻小说的这类作品的审美着眼点不在于它多真实,而在于它多精彩。事实上从小说内容就可以发现,《魔王勇者》是一本在描写方面十分抽象的作品,其中的人物也都是以奇幻故事中的经典形象出现——这一点从角色名省略为代称就可以看出。

那么,这样一部极具抽象性的文学作品,当然就不需要深究其真实性了。勇者是千千万万位勇士的抽象形象,女骑士也是,魔王/红色学士也是,那么魔王所教导传授的技术落地生根发展,这个突飞猛进的过程自然也可以理解为是先进地区向着落后地区传播一整套文明技术成果的抽象化描写。
这就是我读完第一卷后所理解的《魔王勇者》的审美趣味。

近日五十铃玉开花了,于是想试试其他多肉。网购了五棵,其中四棵土栽,另外一棵试着强行水培。

还从卖水族生物的店里买了块沉木,就是人家放在鱼缸里当装饰的,我插在土里。想法的来源是查资料时得知番杏科植物源自非洲沙漠,我想那边一定有很多巨大的枯木残根吧?另外花盆里放一个高起的物体,要遮光时可以把花盆转过去,就能形成阴暗处。

尽管会了解多种植料,并悉心种植,但到底是生是死,特别是水培的那棵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就由它们自生自灭吧。

 

 

冬(han)日(jia)来临,所谓猫冬,就是又到了猫在家里读书的好日子……
本次计划:

红楼梦一日一回
轻小说4本(在看的不算)
《圣经》从《撒母耳记》往下
两本学术、科普类书籍

最近在看两本书,一本是《恋上书》,另一本是《古都》。前者听上去是文艺小清新的书,实际上是一本介绍书本生产各个环节具体工艺过程的书,书中内容涉及制书的各个环节,比如手工装订内页以及精装本外壳,再比如大工厂纸浆到纸产品的生产线,以及CMKY四色墨水的调制等等……这些文章是在一本期刊杂志上连载介绍书本制作工艺的系列文章,而后集结成书。不太专业学术,蛮不错,我目前读到一半。后一本《古都》则是收录了川端康成的两篇文学作品,其中一篇就是与书同名的《古都》,是非常文学的一本文学作品,文学得以至于我都觉得这个故事有开头却没有戏剧性的结尾,真是十分有日本文学特色的作品吧!(《源氏物语》也是结尾莫名其妙就结束了的。)
继续阅读

后记

原作小说的每一卷的结尾都会有《后记》,因此作为模仿的同人文来说,也来写一篇《后记》吧!

依原作的惯例,后记是橙乃晒妹的篇章,甚至有读者笑称晒妹内容才是《记录的地平线》的主题。

可是,我无!妹!可!晒!

 

这不奇怪。我这么安慰自己。对于实施计划生育的我国来说,我也是来自独生子家庭,因此哪怕算上堂的或表的,也真是无妹可晒。

 

换过头来,来说说这次写同人与参赛的想法。其实在天闻角川那边举办这次《记录的地平线》同人创作活动之前,我就有了创作的想法,并且也开始整理收集小说里的设定。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大概天闻角川论坛的活动,也是他们的活动员在贴吧里征集意见时,我提出的同人创作的主意,被他们所采纳。

继续阅读

4、

在其后的几天里,就有【冒险者】在【乌鲁克星空】公会厅门外喧闹了起来,甚至还一度组织起了小范围的包围,他们骂着难听的话,打砸着周围地面上的建筑。尽管【幻境神话】的公会厅的与外部在空间上是隔离的,未经授权的人无法从外边进来,但玻璃材质向外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也有的公会留下了纸条,措辞语气不一,有用强烈语气威胁的,有冷嘲热讽的,也有用平和语气期待合作的,但总而言之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他能放出【疲劳值】刷新者莉莉。

 

直到赛博的公会厅入口门外被几块厚重的巨石挡住,他好不容易才费劲搬走时,他认识到事情不能再这么没完没了地拖下去了。当初把莉莉带到公会来,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这么藏下去,既算不上有效的保护,也不是负责。

随后的一天,他与莉莉坐到了【曙光殿】的公会厅里,他是来寻求商量的。在座的还有焦糖拿铁、会长莎拉斯娃缇。木天蓼则在一边摆弄着制作工具,就像他现实里平时也会做的那样。

 

“嗯,我也觉得,不能刷新【疲劳值】的话,对探索这个异世界会有一些麻烦。不过我们也不会因为特别认识你,就要求莉莉特意给我们刷新疲劳值的,至少我个人不会。但换个角度来考虑,如果能以不影响莉莉的生活作息状态的方法,给大家恢复【疲劳值】的话,可能对我们发现如何退出这个世界有帮助。比如,一天提供两个小时恢复疲劳的时间,或是按照不同的公会、不同的职业,怎么每天恢复一部分【冒险者】的【疲劳值】,其他没轮到的人就排在后面几天,这样。”听了赛博介绍之后,莎拉斯娃缇这么提议。

 

“轮流恢复的话,是个好主意咪呜。不过还得看莉莉本人是怎么觉得的咪呜。”

 

“啊,我也觉得这样可行。”莉莉马上表示同意。

 

“不过这样一来,莉莉的行动还是被困在大都了,不能出去长途旅行。”

 

“师父已经想着度蜜月的事情了咪呜?”焦糖拿铁眯起眼抬高声调说。

 

“啊、我,没有关系的,旅行什么的,放一放再说也可以的……”莉莉果然经不起玩笑话,脸上一下子就泛红了。

 

“去【大都】外看看是莉莉的梦想,你不要扯到蜜月上去。”赛博想把自己表现得义正言辞一些。

 

“这个嘛我觉得以后再考虑也来得及。说不定以后大家习惯了城里的生活,都不太愿意冒险了,需要刷新【疲劳值】的【冒险者】也不像现在这么多了,你们就有机会去两人世界happy了呀。”莎拉斯娃缇补刀。

 

“那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轮流了,把所有【冒险者】找来开个会,每人分配一个刷新【疲劳值】的日期吗?”赛博考虑着这样的可能性。

 

“要我们公会帮忙宣传和召集的话,也没问题,大家都可以来帮忙的。”

 

正当他们开始讨论如何通知召集【冒险者】的方案时,公会厅的大门打开了。

 

 

 

 

“嗨~嗨~!听说有恋爱中的少年和少女在烦恼?我也来帮忙吧!”

 

推门而入的是一如既往活泼的【大地人】光,在与公会其他成员逛了一圈【大都】后现在回到了公会厅。在上周,大家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福尔摩沙岛】上【福尔摩沙四圣女】排名第四的【光】。说起来这件事还是雨曦先说出的,作为台湾人的她觉得光的服装有些眼熟,就向赛博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之后两人当面问了光,果然如此。

 

听了大致的来龙去脉后,小光轻松地甩甩手,说:“这种事情,和堇星打声招呼就是啦。”

 

堇星,那是谁?赛博搜肠刮肚了一番,还是没想起这个名字的所属NPC长什么样子、或是出现在哪个任务中。

 

随后,经由光的介绍,赛博听说了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人】之中,除了任务过程中的剧情NPC外,还有一类主要提供服务的【大地人】,隶属于名为【供贽一族】的组织,例如提供银行服务,提供城市守卫,这些【大地人】都是【供贽】的人,而负责【疲劳值】刷新的莉莉,也属于【供贽】。在每个【冒险者】城市,都会有【供贽一族】的负责人,管理着城市地下的巨大魔法阵,维持着系统的平稳运行。与其他【大地人】不同,他们中的管理者更为低调,几乎没有出现在游戏任务中。那就是堇星。

 

根据光的说法,如果是其他地区的【大地人】,哪怕上到贵族,也很少有知道【供贽一族】存在的。但【福尔摩沙岛】不同,在许多年前,【福尔摩沙岛】开拓时代,四圣女与供贽一族有过一定来往,因此双方之间的关系也保持到了现在。

 

赛博回想了一下,理解了这个事实:在许多年前,游戏中的【福尔摩沙岛】是作为新手村一样的存在,但后来由于玩家的呼声,特别是台湾玩家的热烈呼吁,制作组就将它改建成了像【大都】或【燕都】这样可以长期游戏的冒险者都市。小光所言的四圣女与【供贽】来往时期,或许就是这个阶段。

 

 

“真的当面说一下就能取消?”赛博一而再地确认。

 

“也不好说啦,堇星比较古板,莉莉应该知道的吧?总之不试试怎么行呢!Let’s go!”

 

 

 

在残破的高架桥建筑交错的地方,这里正是大都供贽一族所在的入口。看着巨大石柱上围绕着的又细又长的盘龙浮雕,赛博感到了中国制作组的恶趣味。这里是几段高架桥的交叉中枢,从附近的地标来看,对应现实世界,应该是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延安中路高架。这根粗壮的龙柱是上海高架中唯一一根雕有龙图腾的柱子,因此也被市民们纷纷猜测,早已成为了茶余饭后口口相传的都市传说神秘地点之一。把这里设定为【幻境神话】里某个神秘组织【供贽一族】所在地的入口处,真是十分应景同时也十分恶趣味啊。

 

“莉莉,还有【福尔摩沙四圣女】,以及【冒险者】。这样的组合真不常见呢。”柱子上的龙眼睛亮起,说出了这样的话,听起来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莉莉:“堇星先生,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有关我担任【疲劳值】管理员的事,有些情况想与你商量。”

柱上的龙头沉默了一阵,大概是在打量着赛博吧。过了一会儿,说:“好,你们三个进来吧。”

 

就在此时柱子上的龙纹发生了变化,原本盘踞着的龙翻腾着摆出了对称的拱形,中间部位的柱子露出一扇暗门,直通向下的阶梯。

 

三人往下走,四周浮现着各种奇怪的发光的图腾,赛博恨不能把这些标记逐一截图回去好好对比研究一番。莉莉与光走在前方,光满意地评论:“这样神秘的通道真帅气!以后我的宫殿里也让人造一个,就更方便我溜出来啦!”

 

终于见到堇星,那是一位身材不很高大,但十分挺拔的男子。表情淡漠,不苟言笑,难以从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迹象,活像一位刚正不阿的系统管理员,或者说是一位严肃的王者。

 

“那么,有什么要商量的?”堇星直接式的发问,让赛博准备赞叹一下周围奇妙场景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机会都没。既然可以说是系统级功能的管理者,恐怕也是心里十分有底,才敢让赛博这样一个陌生的【冒险者】入内的吧。

 

莉莉:“堇星先生应该也知道到吧,自从十多天前【冒险者】的【革命】发生以来,他们要求我时时刻刻都替他们恢复【疲劳值】,而我这个位置本来就我一人担任,恐怕有点力不从心。不能像其他服务位置那样,由【大地人】轮流担任。”

 

“正是如此,虽然很奇怪,但按照我族历来继承的古代契约,正是这么安排的。”堇星直接这样回答,只肯定了这个事实。

 

光:“所以干脆取消好啦!”

 

堇星:“取消?您是指?”

 

光:“取消【疲劳值】系统,包括【疲劳计】绑定在内的所有内容一并取消。我知道有关【疲劳值】的这份契约,并不像其他契约那么有效力,对吧?现在【冒险者】也都变化了,因此依我看的话直接给他们取消吧。而且不仅仅是大都这里,连福尔摩沙那边的【冒险者】也要拜托了哟。不然岛上的【冒险者】也会因此而困扰的呢。”

 

堇星:“的确如您所说,这份契约并不如其他契约那般有效。最近我也收到来自【福尔摩沙】与【燕都】方面【供贽】传来的消息,整个欧雷德大陆东部各【冒险者】城市也都在【疲劳值】系统上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光:“所以干脆取消吧!啊,应该更正式地说:作为【福尔摩沙四圣女】之一的光,我在此拜托【供贽一族】停止对【冒险者】的【疲劳计】的契约。”

 

堇星:“好,【福尔摩沙】地区的取消申请我接受了。但在大都地区,也应当由这里的负责人表个态才好。”

 

这时莉莉向前站了一步,说:“堇星先生。您应该知道吧?我也是莫纳考斯家族的后裔。”

 

堇星:“对,我知道。你是曾经被莫纳考斯家族成员寄养过来的孩子。只是我没想到【福尔摩沙四圣女】对这里的情况也了解得这么详细啊。”

 

光:“不不不,其实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呢。”

 

莉莉:“这件事不是光告诉我的。是我自己从小隐约感受到的,赛博先生又帮我确认了这一点,我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堇星此时才注意到了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赛博·卡雷库特。

 

堇星:“【冒险者】啊。刚才我就想问了,你对你们的【革命】或者在你们看来是异变的这两周来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赛博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们【冒险者】也都很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疲劳值】的约束成为了我们进一步对世界展开探索行动的阻碍,同时也严重地打扰了莉莉自己的生活。所以,不知道我的拜托在你看来是不是有用,但作为【冒险者】,我也拜托你能取消【疲劳值】。”

 

堇星:“我明白了。那么最后,莫纳考斯家族的孩子,同时也是负责【疲劳值】的供贽一族成员,莉莉乌姆,你的答复是?”

 

莉莉回头看着赛博。

 

在这最后的时刻,赛博考虑着各种可能性,解开【疲劳计】的【冒险者】会如何?会像游戏时代那样外出组队探索吗?他又想到了朱桓的话,自己真的会因此丧失了成为统治者的机会吗?统御那么多【冒险者】真的好吗?显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个适合担任统治者的人。

 

他现在想要的全部,就是眼前的【大地人】莉莉乌姆。

 

赛博对莉莉乌姆点了点头,用眼神告诉她:就这样吧。

 

莉莉乌姆:“是的,堇星先生,我也拜托您停止【供贽】对【疲劳值】的契约。”

 

 

之后,堇星先生接受了委托,立刻取消了【大都】地区的【疲劳值】契约,并说将与其他几座【冒险者】都市的【供贽一族】取得联系,考虑取消全部【冒险者】都市的契约。

在大都的【冒险者】们感受到了身上浮现出一种解除了束缚的轻松感,从此,战斗可以获得战利品与经验值、使用技能也可以有经验值的累积。【疲劳计】也不再被提示为不可丢弃的物品——【疲劳值】的影响彻底解除。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决定,赛博失去了成为【大都】地区统治者的机会,开始了与莉莉乌姆的两人生活。

朱桓不满于赛博的决定,同时也忧虑着【大都】的社会状况,因此决定离开大都。一夜之间,朱桓不辞而别,带着【乐浪狼骑兵】离开了这座城市。在野外探索的【冒险者】称,看到成群成片的狼朝西面奔跑长啸着远去了。

 

之后的【大都】就陷入了三大公会争夺“华王”的恶性争夺战,社会秩序一败涂地。

 

这些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