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09

前几天发现淘宝的尚萌堂推出了动漫围巾,但目前不提供来图DIY,尽管如此,在店里几十个花样里,我还是看中了这款EVA的。

又,最近天冷总想着睡觉时拿什么把床上填填满,于是又选购了两个抱枕。图案都是我自己选定交给店家DIY的,想要原图可以问我拿~

继续阅读

屡次试图开坑写游戏剧情,似乎都难以下笔;最近想写DND冒险模组,也如哽在咽。今天翻看村上春树《去中国的小船》,以及想起之前读过的他的一些作品,感觉这人真能写故事。相比之下,我如枯井。

不久之前又有人想找我续写魔力剧情,我反思之后,发现自己对于魔力剧情而言,不是能够书写历史的人,而是对历史的考古者。

我看的书也不少了,为何会这样呢?首先是与我看书的种类有关,我一般不太看故事性的书,而是看知识性的、议论性的。但,连同对于书的选择一样,这归结于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我是个没有故事的人。

继续阅读

先哲的闲聊——初翻《理想国》小感

多年之前,我曾买了一本商务印书馆的《物理学》,当然不是普通的物理学教材,搭配了本文的标题应该就能想到是亚里士多德的那本具有浓厚哲学色彩的《物理学》。是的,多年前我买了一本,回来一看——果然艰难、晦涩、看不懂,于是就丢一边了。

同样,对于他师父写的《理想国》,我也猜是一本很难读懂的书,以后在书店里看到也就直接略过了。

继续阅读

今天经艾伦希亚提醒,发现自己域名(wildgun.cn)及虚拟主机无法正常使用,虚拟主机服务商网站上“违法”两个红字赫然醒目,找来客服一问,说是我的个人博客缺少“博客专项备案”。怎么办呢?说是要找当地的管理局。

我网上搜了一下,发现上海通讯管理局的网站:http://www.shca.gov.cn/index.asp

看内容,和个人博客备案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更何况我的网站已经经过工信部域名备案了呀?!

和谐之风大起,唉,中国大局域网为时不远矣!

麻烦的中国大局域网! - wildgun - ???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蝌蚪往人在看一本书,书名我很感兴趣,于是就互相在留言板上谈起了这本书——《99.9%都是假设》,他向我推荐时提及说:“这本书可以更加坚定你作为不可知论者的信心。
诚然如此。刚才我从快递手里接到当当网的书,便翻阅起这本通俗、有趣但又有大学问的书来,在43页中有一句话:“举例来说,现在大家应该都知道‘没有比光速更快的东西’了吧,其实这也不过是个假设而已。

“光速是极限速度”这一理论,是相对论推导出的结论,可以视作现代物理学的一条基本原理。然而,它仍有可能被推翻。

继续阅读

哦,放心,这不是一篇感叹wildgun已老,青春不再的悲意性文章,而是一篇有趣遐想的起点:

首先先回顾一下我们之前的老人——差不多我们的爷辈,我印象中他们的生活大多是以看京剧、下棋、玩鸟、收藏古董为乐。

但总而言之,总是他们喜欢的事物。

我们这一代人,老去之时会是如何的生活状态呢?

继续阅读

明天几个爱好DND的朋友碰头填人物卡,大家都是初心者,虽然我也玩过几年但对规则一点也不熟况且明天用的是4E规则大家都是新手。

原本打算准备个小模组,心想就用自己一直Cos并写剧本的《空之轨迹》做背景吧,但写啊写的实在没法写下去了,发现自己果然不适合当DM。为何?因为自己太过考虑周全,而且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自我要求准备周全。

继续阅读

学期初参加我学学生组织的一期有关桌游文化的社团活动,听主持人提起最早的“桌游”出现于古埃及,而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游戏,例如“五行棋”,并流行至今。

今天在搜找中世纪相关的图片,不得了!居然搜到了许多古代桌游的盘局图像!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5463114/?start=0

看起来和现在桌游并没有很大差别!

http://t.douban.com/view/photo/photo/public/p246113993.jpg
比如这张,就有点像某次和荣荣一起玩的抓小偷的游戏……

《圣经·传道书》上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但是,它的后一句要改一改了!“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然而,活在现在的我们却得以借助信息技术使这些资料尽可能地流传给将来的世代。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 wildgun - ???

 

这两天看到枣子树的博客更新了几篇,因此又想起了它……于是就又去了次。

枣子树的菜单更新了,这次点了两道新的和两道之前吃过的。日式海草和京酱素丝夹饼之前就吃过,而下面就放上另外两道之前没吃过的照片:

 

碳烤东坡柳,24元。

不知为什么要将“东坡肉”改成了“东坡柳”,就算这是素菜,貌似也和“柳”没什么关系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