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

All posts tagged EVA

总是会花一些或有聊或无聊的小心思,把年龄的数字变个花样写在标题上,再粘附上一些阐释与联想。这次便是采用了二进制。

二进制表示时看到一连串的1,便知道是要进位了,就如同我目前生活状态:前进一位写1,后面各位归0。我正处于这样一段岁月。

时间往前推十进制的10年前,2008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了gal,也就是《秋之回忆2nd》。

当时我玩了MO2,现在还在玩MO8(前一段时间也在玩MO2玩了个开头),所不同的是:十年前我玩的是中文版,这次我渐渐能看明白首发的日文版了。

继续阅读

之前听说在上海要举办《新世纪福音战士》中明日香的声优宫村优子,以及另一位在网上模仿明日香的搞笑艺人樱稲垣早希的见面会,时间正好是2018年愚人节这一天。一开始,因为EVA长期坑而不续,我已经对这个作品有些冷淡了。正好和邪社这边获得了采访机会,于是受到邀请我跟着去进行了简单的采访拍摄。本文内容就是我凭着自己的记忆,记述的整个见面会的过程。本次见面会由逸博文化举办,地点位于浦东兰馨悦立方小剧场。
继续阅读

各位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wildgun。在一个更为古老的EVA讨论区——ChinaRen动漫论坛的EVA板块,我的曾用ID是sjmdmss_,时任「板斧」——即所谓副版主。

抛出那么一大堆古旧的网络用语,回忆随之泛起。不过我并不是以本文来叙旧的,而是想记录一下我最近去以色列旅游的情况。此行的首要目的当然是去看看真正的《死海文书》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看20多年前《新世纪福音战士》制作时庵野秀明所参考的、或者说引用其神秘主义概念借题发挥的古代经卷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带上了寿屋キューポッシュ系列的明日香手办。题图便是明日香与在以色列昆兰地区死海文书博物馆所展出藏品的合影,这张照片便是此行的最大目的。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3日清晨

地点:广岛县广岛市

一夜醒来,便到了本次短短三日日本中国地区行程中的第二天,去头去尾的话,其实也只有中间这一天是完整的24小时。睁开眼,踏出宾馆,四月的清晨尚有一份清新的凉意,紧凑而浪漫的一天便开始了。

漫步于原子弹爆炸遗迹周边

题图所放的这张照片,是我本次行程中所拍摄到的最为满意的照片。上方满眼的樱花自是不用说相信大家都认识,下方古旧残破的建筑物,便是广岛县的两座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原子弹爆炸遗迹(原爆ドーム)。

那么,就从出行及交通方式开始说起。

我住的宾馆是APA广岛站前酒店。对于经常去日本的同好来说,APA应该是个蛮熟悉的连锁酒店。在JR广岛站附近,但也没近到不需要过马路就能直接走到的程度。于是打开Yahoo!换乘APP,搜了一下地图,去原子弹爆炸遗迹好像也不算很方便,要乘坐三辆车。不过好在每一段路程都很短,而且没想到这一趟三程中,倒是乘到了三种风格完全不同的车辆!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3日下午至夜间

地点:大阪日本桥、心斋桥Apple Store、梅田期间限定EVA Store、返回京都

大阪 梅田

从京都去往大阪

接上次行程,从京都站坐车,去往大阪。其实这么一来有点绕路:乘坐HARUKA从关西机场到京都的途中,其实是经过新大阪站的,从节约时间的角度来看,可以考虑新大阪站下车,逛完大阪后再坐车去京都。当然,拖着行李箱不方便,所以我就一路坐到京都办了宾馆手续后再返回大阪。

到了大阪,觉得……真是大啊。不不不,也不是很大,但是交通错综复杂,特别是地铁站走上、走下的出口通路、同站不同线的换乘等等。原以为去年7月在日本新宿站都没有迷路的我可以轻松应付,但实际在大阪还是找了一下路。正巧出发前,我在知乎上提了个开玩笑似的问题:在日本东京新宿地区车站迷路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结果下面就有回答:“新宿真是还好,就是我记得有个地方过马路不方便。真正可怕的是梅田的地下,什么多少多少番街什么出入口在百货商店里面。。。”

继续阅读

 

行程前几篇:《序篇》《交通篇(上)》《交通篇(下)》《北海道城市篇》《北海道自然篇》

这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从北海道飞向到本州岛。说“本州岛”大家或许会比较陌生,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包括东京、大阪、京都等地在内的日本四大岛中最大的那个岛。这次旅行团的后半段将会在东京度过。当然,基本是一些常规景点加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

继续阅读

WGH_5831

14岁,对我来说是个一些特殊意义和奇妙幻想的年龄。最直接的理由当然是作为EVA的忠实爱好者,对作品中几位适格者儿童的认知。而今年2015年,也是EVA作品的20周年、EVA中适格者儿童的14周岁。

 

另一方面,初中二年级时,学校组织了一场“十四岁生日”为主题的什么野营活动,在外住宿好像还有野炊。我很想去,但家长却以我当时体质虚弱不耐风寒为理由,预先打电话和班主任请了假,结果班主任反倒劝我不要去。结果就没去成。到底是怎样的野营呢?到底怎样大家一起生火、围绕着篝火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呢?我无法亲眼看到了。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是好事,因为正是因为没看到,所以会一直惦记着、一直想象,以至于把当时和后来各种在日本ACGN文化中见识到的野营露宿场景都编织到了想象中,成为了对十四岁那场活动的美妙遐想。现在看来,那次倘若真去了,弄得些许无趣,也很快就忘了吧?倒也不如现在这样胡思乱想的好,至少过了又一个14年,我还惦记着没去成的这次集体活动。

 

没错,时至今日,两度14年已过,我从碇真嗣的年龄,变成了差不多是加持良治这一辈人的年龄。但同时,我也获得了两倍的14岁少年力!

继续阅读

今年二三月份的时候开始玩胶片,这次巡礼我也抱着“想用更永久一些的方式来记录一些东西”的想法所以也把最近买的那台LOMO Sprocket Rocket相机带去了,其实说实话,买这台宽幅相机的原因之一也就是想用这样宽幅的胶片拍下湘南地区的那片海岸。当然,胶片和数码究竟哪个记录更精确、更持久先不论,总之是一种特殊的记录方式吧。

因为本次巡礼除了《TARI TARI》外,还包含了《侵略!乌贼娘》的圣地巡礼内容,所以在去之前,我特意把这台LOMO相机“痛”成了乌贼娘的主题。我把它带到镰仓高校前的海滩上,终于,也算是带乌贼娘回家了!

 

而下面,就是我用这台宽幅(一次快门曝光两格135胶片,含边缘齿孔)所拍摄的旅程记录。

第一天的富士急乐园EVA World主题馆,富士1600°负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