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成语,「噤若寒蝉」——由此还引出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叫做寒蝉效应。查维基百科可知,这个概念是由美国明确并使用的。在英语中,它是「Chilling Effect」,似乎并没有蝉这种动物的身影。寒蝉效应是指当即使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进行禁止,但当社会环境整体(或仅针对个别话题)处于高压状态下时,人们会进行自我审查,从而不愿意(或被提醒)发表一些言论。

中国传统文化习惯取象于天地,于是就把这种社会效应结合了天气转凉时的知了的季节性生理现象,称之为:「噤若寒蝉」。

那么,别的动物,冬天的时候还会有做什么的呢?当然有,比如我以前养的乌龟,会冬眠,蛇、青蛙乃至哺乳类的动物熊,都有冬眠的习惯。

我还想到了一类有趣的动物,在天冷时会储藏食物。比如说仓鼠,会为了搬运食物的方便,而将食物塞入口中,塞得满满以至于两侧脸颊鼓了出来。甚至也有更加夸张的漫画表情或是扭蛋,描绘出从仓鼠两侧脸颊凸起的皮肤,能看出它是含了一大块肉或是一整条鱼。

所以说,在寒冬将至的时期,为了躲避天灾,为了迎来下一个春天,也可以效法做一只仓鼠,将有趣的东西含入嘴中搬运回窝。

继续阅读

这是纯粹的设想,没有实践检验:我在设想一个除了太阳以外,其他都不依赖的,彻底去中心化的网络。

起因是最近想在没有电源的阳台上进行长时间的摄像,记录到底是什么生物把我种植的草莓吃了(应该是鸟,我想把这有趣的过程拍摄下来)。如果是传统数码相机的话,存储卡空间毕竟是有限的,所以我想到了用树莓派及其摄像头来记录视频,并直接通过无线网络上传到存储服务器。

但是因为阳台上没有供电,于是我又想到了如果一台树莓派加上太阳能供电,是不是可以维持它的持续运作呢?虽然我尝试了索尼手摇式应急收音机ICF-B99/S的供电功能,似乎不足以驱动树莓派+USB无线网卡的方案,因此我的实践就此告终,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想象。

网上搜了一下,似乎不少同好用更大面积的太阳能电池真的做出一个可以给树莓派持续供电的状态。好,那么假设它可以持续运行,那么我们就有了一台不依赖于现有供电网络的服务器——也就是能源的去中心化。

继续阅读

时下有个词,叫「新型大国关系」。挪来借用一下的话,我觉得《戰鬥麵包師與機械看板娘》第二卷展现的是一种「新型大国后宫关系」。

为何这么说呢?继第一卷的故事,在丝薇恩加入了路特所经营的面包房之后,路特进而也在第一卷摆平了原与当地恐怖分子有关的修女,以及情绪别扭的少女米莉——这两者似乎对路特都多多少少抱有好感。此外,第二卷新加入的角色——路特的前上司苏菲亚,在故事发展到后期也逐渐表露出了对路特依依不舍的情意,甚至形成了与丝薇恩针锋相对的局面。所以说,看似面包房,实则为后宫啊!

不过,这部小说并不那么轻,或者说它并不像时下许多新出版的小说那样,将故事内的国际关系只是作为可有可无的名词介绍背景来设定。在这个故事里,国际关系从贵族社交、军事活动等多个方面,多多少少地影响到了路特的这一家小小的面包房,因此作为退伍军人的路特也难免于其中。
继续阅读

各位好,我是喜欢圣地巡礼的FRIENDS,wildgun。上周看了2017年一月新番中一部颇为神奇的作品——《兽娘动物园》(《けものフレンズ》)。依稀想起之前Jimmy在新浪微博中提到,上海动物园正巧于去年年底引进了片中拟人化的主角——薮猫。于是,这个周日下午我就去实地探访了一下这位FRIENDS。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4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醒来的清晨

这张窗口的照片,从文件的拍摄时间上来看,是拍摄于2016年7月14日的04时24分,算上可能因为我没有调整相机内的时区设置,也就是说当天我五点半之前就已经醒来,在位于日本鹿儿岛县种子岛上的这座小小的栄宾馆205房间的窗前,看到了新海诚、《秒速五厘米》的众多观众们,以及或许本作剧中角色们,都曾见过的这片窗景。

前一天下午入住,在种子岛过了一夜后,新的一天到来了!

继续阅读

老实说,《兽娘动物园》(《けものフレンズ》)怎么看都不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也不能说是一部出色的作品,甚至可以说是在画面表现上有明显缺陷的作品也不为过。

可是,我居然把它看完了。

我不想去点评挖掘这部动画好在哪里,同时我也认为「……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这个问题放在这部动画片上也有一些牵强的感觉。片中对于各类动物的特征描写,其实也并不怎么「细思极恐」。对于一部商业作品来说,将所要拟人化描写的动物对象的习性加以了解,向动物饲养员采访并捕捉其特征一、二,用3D动画表现出来,我想这应该是基本的动画制作方式,而不是什么值得特别称赞的优点。

所以,我只来说一说,这部片子给了我哪些联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