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店里卖的漫画书,常常是以薄膜塑封住的。下面我就用三个状态,来形容一下当时我拿起这本漫画《先生もネット世代》(老师也是网络世代)看了封面和故事介绍时的心情转变吧:

【互联网上一张女子高中生的照片】——心如止水。

【其实是自己学校老师以前的照片】——感到兴奋!

【那位老师竟然是一位男性教师!】——血脉贲张?!?!!♂

是的,就是这么一本充满了……【怎么想怎么糟糕,怎么看怎么刺激】等等元素的漫画——《先生もネット世代》(老师也是网络世代)。

适量剧透的故事简介

成为教师的第三年的某一天,男性数学老师上田祐介发现上课时学生在玩手机,当刚准备提醒时,却从背后看到学生手机画面上显示的竟然是——自己五年前穿女装打扮成女子高中生所拍摄的照片,并且他还成功用这套照片把几个男人钓上了钩(具体发展到哪一步漫画里并没有介绍)。

继续阅读

在2019年一年间,从亲子网游题材的《普通攻击是全体二连击,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通常攻撃が全体攻撃で二回攻撃のお母さんは好きですか?》的动画化,到《我去冒险了,妈妈你别跟来!冒険に、ついてこないでお母さん!》的最强邪龙母亲与孩子的故事(轻小说及漫画)的出版——且不说真正的妈妈观众读者是不是明显增加了——去年这一年,「妈妈」作为一个典型的形象而开始活跃在日本ACGN领域的作品舞台上。而今天要介绍的这本出版于2019年尾声12月10日的《娘じゃなくて私(ママ)が好きなの!?》(译:《你不是喜欢我女儿,而是喜欢当妈妈的我!?》),也可以认为是这股风潮的一个延续。

当然,要是认真来说,本作故事中的「妈妈」并非如前面两例中的典型的母亲,所叙述的故事也并非母子关系,更应该说是刚步入成年的男子对年长女性的憧憬与追求,换言之,也就是「年上女性」的元素。因此我有点怀疑本作的标题是不是感受到了2019年的「妈妈」风潮而故意取了这么个标题。来看看故事大概说的是什么内容吧:

继续阅读

第一次读完一本日文原文的轻小说!撒花!!!٩( ᐛ )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自己第一次阅读完一本日文轻小说或者说文艺作品,因此怎么说也想写一下读后感。

为什么选择这本轻小说?

随着日文水平的日渐增长,我开始直接阅读一些日文书籍:从一开始看配有大量图片的旅游指南书,到后来慢慢能够读一些配有解说插图的知识类、说明类书籍(比如有关日本电车的知识,或是有关日本神社的知识书),再到最近几个月开始读《朝日新聞》上的《天声人語》栏目合集。不过有一片领域的书对我来说始终仍然难以读明白——叙事作品,例如小说,或是文艺评论类的作品。几度尝试后我开始反思:是不是我一开始找了太高难度的去挑战?例如一本名为《京女の嘘》这样以讽刺的口吻调侃京都市民性格的书(笑),或是像《Fate》系列那样字里行间用到了许多片假名外来语单词、登场人物又多而复杂的小说。

几经比较和考虑,也买了宝岛社《这本轻小说真厉害!2020》的书来参考,我打算选择一本主题为日常生活系的、故事情节简单易懂的书来读。于是我买了这本《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标题翻译成中文的话,可以翻译为:《与邻居开始节约生活。》还有个副标题:「電気代のために一緒の部屋で過ごしませんか? 」,意思是:「考虑到电费,一起住到同一间房间里吗?」

内容简介

这本小说需要内容简介吗?看标题就能明白吧。

大致来说,就是刚进入高中的男主角間宮君选择了一个人在外租房独居(和我现状相似!),虽然生活费用不至于短缺,但却为了能够花费更多的钱在游戏上(和我现状十分相似!!!)因此开始考虑在生活花费上更加节约。很巧,隔壁所住的女生是同一学校高一年级的学姐山野(然而我没有这样的现状!),也在为生活经费不足而想方设法节约。由于两人经常走一样的路、去同样的超市,因而萌生了为了购买大分量廉价食材、为了节约电费而住到一起的想法,并开始了二人的节约生活……

继续阅读

有关这本《哆啦A梦》第0卷

2019年或11月底收到了稍早些时候预定的《哆啦A梦》第0卷(日文版)漫画。这是《哆啦A梦》系列时隔23年发表的新一卷,也是作为《哆啦A梦》系列漫画诞生50周年纪念的一卷。对于在小学和初中时代就收集了全部的45卷短篇单行本以及大长篇的我来说,可谓是「有生之年」的一卷!

这一卷主要收录的是6篇「幻の第一話」,其实是指《哆啦A梦》在最初问世时,在六本面向不同年龄的儿童的杂志上推出过内容各自相异的第一话。这六本杂志分别是:《よいこ》(《好孩子》)、《幼稚園》、《小学一年生》、《小学二年生》、《小学三年生》以及《小学四年生》。从收录的杂志来看,这就有一个明显而整齐的对象年龄层次序列。之所以被冠以「幻の」之名,是因为这些「第一话」在其后经作者本人整理而成为小学馆45卷漫画的时候,并没有全都被都收录在合集内。而对于从小学馆45卷单行本开始阅读《哆啦A梦》的读者,以及像后来该套漫画被引进到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后,同样是阅读源自45卷的翻译版而接触日本漫画《哆啦A梦》的我们外国读者来说,可能只看过其中一到两个「第一话」。

目前这本漫画的试读部分可以在小学馆的网站上看到:https://shogakukan.tameshiyo.me/9784091431561

有意识地考虑漫画的表现的差异

而我本篇博客内容,主要是想对这六篇「第一话」进行一种横向比较。为什么要这样呢?记得在多年之前,我读过一本中文引进出版的书《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其中提到:现在看起来司空见惯的漫画表现,其实都是漫画家琢磨和设计出来的,而且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法也因漫画所预设的对读者对象而有所不同,有些适用,有些则不适用。书中举了个例子是说漫画一页中分隔的画框,在面向低年龄层读者的漫画中,这些画框往往中规中矩,阅读顺序(自右往左、从上到下)也是十分有规律可循的;而在面向更高年龄层次的青年的漫画中,作者往往为了表现动感会尝试着打破画框,或是绘制不同大小的画框、采用非矩形的画框来分割画面等。书中还举了一例,是关于画框和人物站立位置的。说对于深情相对注视的两人,漫画有时会采用「画中画」的效果,让本应是面对面的两人的正面表情同时出现在同一区域,以渲染两人之间的感情互动。但是这种表现手法是违反常识的,违反人物站立空间预设的,因此就需要空间想象力和对于漫画表现语言约定俗成的理解——书中指出,这样的表现手法通常不会出现在面向低年龄层读者的漫画中。无独有偶,我在一次翻阅《エロマンガ表現史》(《色情漫画表现史》,只是翻阅了一下日文版,还没读。),看到其中也提到:「乳摇残影」这样表现动作激烈的绘画手法,其实也是在漫画发展过程中渐渐确立起来的,形成了一种漫画家与读者之间的共识。其实仔细想一想,上面所举的两个例子——「画中画」对脸,以及「乳摇残影」,在真人电影中似乎是非常罕见的吧?

有了这样的意识,特别是在多年前读了《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一书后,我在阅读漫画时总会有意无意地去考虑这些漫画的构成元素、表现方式。不过对于不同的系列漫画,除了漫画本身所预设的对象读者年龄层次的差异外,很大程度上还关系到漫画作者本身的绘画经验、个人画风等问题,因此对于不同的漫画作品,要进行「横向比较」并不简单。而这一次第0卷《哆啦A梦》就是一个很好的横向比较的机会,可以看看同一位作者、同一系列漫画乃至同样是开篇第一话,仅仅因为所面向的读者年龄层次不同,而会给漫画的表现上带来哪些不同的效果差异。

继续阅读

读完:

书名 ISBN
ドラえもん 0巻 978-4091431561
「愛国」の技法: 神国日本の愛のかたち 978-4787220554
これなら読める!くずし字・古文書入門 978-4267021190
Fate/Grand Order ‐Epic of Remnant‐
亜種特異点EX 深海電脳楽土 SE.RA.PH (1)
978-4041084885
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 9787508683270
Fate/Grand Order ‐Epic of Remnant‐
亜種特異点EX 深海電脳楽土 SE.RA.PH (2)
978-4041089385
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 978-4040734057

以上就是我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读完的书。请注意,最后一本《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是一本轻小说,印象里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以日文原文读完一本中长篇叙事类文学作品!可喜可贺~!

みこーん。

从2014年起,每年元旦起我都会开始读一篇——不,是一「部」长篇小说。受益于手机APP的每日待办事项这类提醒功能,计划每日读一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年的一部也倒是坚持读了下来——先不说有什么文学方面的收获,但作为良好的新一年的开端,一份新的气象,读完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可以说是挺自豪的事了。

今年选择的书目是中国古代长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其实之所以要选择这本书,真的不是因为受到近期国产动画电影的形象——我是买了《封神演义》之后,才偶然在一档播客节目里听说了某个国产动画电影团队要打造「封神宇宙」的世界观概念。

其实,我之所以会选择《封神演义》是因为近几年对Fate系列的玉藻前的热爱,不仅探访了日本各地玉藻前传说相关的地点,还进行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考据。查到日本江户时代有一本书《絵本三国妖婦伝》,可以说是把玉藻前的形象描写为横跨亚洲三国的大妖怪的经典一册。要说这亚洲三国的「妖妇」事迹,在日本是藤原得子,在印度是华阳夫人,而其最早的起源则是中国《封神演义》中苏妲己——准确来说是附身苏妲己的那只狐妖。《絵本三国妖婦伝》中有相当多的篇幅复述了《封神演义》中苏妲己的故事。既然江户时代的日本人那么重视《封神演义》,而且将玉藻前的故事关联于苏妲己传说上,我自然便到要细读一番了。这就是我今年要选择读《封神演义》的缘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