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一月, 2009

无推荐辞。只因以我当前对该动画的文化氛围——欧洲圣经与西方神秘主义、该动画的的时代背景——法国大革命前夕,以及该动画的故事主题——国家内部与国家间权谋外交。以上这些,我太不了解,因此无法写下应有的推荐辞。

只是说,这部动画并未(至少在中国国内)并未受到广泛关注,是一大遗憾。命运多次将我引导看这部动画,而最终没有失之交臂真是幸事。

因此我也将之推荐给各位:《Chevalier》(《女装骑士/双面骑士》)。

——————————————————————————————————————

啥时候中国革命那段日子也能被改编得神乎其神就GoodJob了!

近来生病。生过病的人都知道,生病时味觉会失效,不知是因为发烧的关系,还是因为服药的关系,反正这几天我的味觉是彻底崩坏了……

前天叫外卖吃,菠萝没有酸酸甜甜了,吃下去全是涩味;醋也感觉不到酸味了,但略带苦味;就连直接拿了一小坨盐放在嘴里,平时由咸而鲜的感觉没有了,仅有的是盐的苦味……总之是吃什么东西原来积极的味道都没了,只剩下负面感觉的味道了……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不过令我产生的联想却是比较可怕的。这种可怕类似于《克苏鲁神话》式的可怕,是一种基于世界观的,而不是基于影像和感官的。

继续阅读

(以下文字摘录自规则书介绍)

欢迎各位。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是心のひずみ,神谷大人的女仆。礼数不周还请包涵,我有点紧张……女仆RPG,就是这本神谷大人的游戏书,包括寥寥几幅插图和让人糊涂的规则,在日本可是声名狼藉。
哦,神谷大人让我告诉你,上面那些话所说的,是一些“病态且恶毒”的人持有的观点。你不该听他们的。所以,请务必保持思想开放。
我刚才在说什么?啊,对了。女仆RPG。这一划时代的革命性游戏,以及里面那一堆随机表格,于2004 年十二月30 日在日本由SunsetGames 首次出版发行。

继续阅读

如题。

祝我安好吧。

update:

看病归来。

家父是医生,因此就去他工作的医院就诊。

先是抽血,初步判断是病毒性感冒。体温也挺高的。

——————好,时至以上步骤还算正常,下面就不正常了……——————

发热门诊坐诊是我父亲熟识的医生,两人开始嘻嘻哈哈地说了几句,然后就问家父家母需要开什么药了。

当询问是否要做针对H1N1的咽拭纸测试时,答复是:早就不做了。

于是医生征求我家人的意见,开了点对付常规流感的药物之后就回来了……

看来一线医生现在已经完全不把H1N1当一回事了嘛……

好像弄到后来只有我自己严肃且紧张地对待这件事- -||||

近日,卫宫士郎与Saber(Ver.私服)到手。

卫宫士郎这个大男主角到了,自然就可以模仿许多游戏中的CG了,今天选了两张模仿,其一是经典的“你是我的主人吗?”,其二……印象中似乎是Fate线打Berserker时的场景。

请欣赏:

 

继续阅读

前言:这是我周六时参加某DND 4E聚会,第一次面团后的感想与反馈。

————————————————————————————————————————

DND面团之反馈

致DM:
我知道,PC与DM的交流,反馈对DM带团的感想是于己、于人、于多方有益的。因此我写下本篇短文。

首先很高兴参加你带的团——这不仅仅是客套话,你表现出的DM能力我确实看到了。比如对规则的了解、对新人的指导、适时提醒并组织大家尽快完成卡片——这是游戏外的;游戏内的,在对NPC的表现上也显得很信手捏来,比如伸手要钱交换情报的小混混、比如一谈及历史就免不了要“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老爷爷,还有骷髅怪被击中或未被击中后不同的表现。(骷髅怪的表现略微有些审美疲劳)以上这些让我感觉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DM。

继续阅读

随着电影《2012》年的上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和讨论2012年末日理论。虽然我没看过电影,但也有所听说。

自从1999年7月被诺查丹玛斯及其信仰者忽悠了一把之后,我就再也没信过什么末世论。这次,我站到了末世论的对面。

2012年问题最初来自哪里呢?根据我在网上得到的情报,统一指向了玛雅人那里。其实问题很简单——玛雅人的纪年工具用到头了。

继续阅读

偶见娱乐新闻里提到说原来指控迈克尔·杰克逊娈童案的那位家长饮弹自杀了,前一阵也听说娈童案是编造的。我本不关心MJ,但就这件两败的悲剧而言,让我想到了中国人的一个词汇:报应。还有诸多关于作恶之后被鬼被魂魄捉弄乃至杀害的鬼故事。

我想,这些古老的鬼故事——似乎不仅仅是中国,世界每个民族都有——其中的鬼并不一定是真实的,而是编故事的人在告诫自己的同类:人类心理的本性。作恶时的利益熏心和狂妄自大,终究还是会得到内心的自责乃至惩处。而人们在狂妄是感觉不到的,因此故事只好讲这些因素外化为了各类神明和鬼魂,让后人有所戒畏。

继续阅读

我是一个不可知论者,至少我自己是如此认为的。今日与伊斯塔短时间地聊了一会天,提及此事,正好做了一下清理,明白了自己不可知论的两个源头:一是源于量子力学中的测不准原理,它揭示了当今物理前沿视界里,"知"的物理极限。极限限制了可知,其余更微小的部分便为"不可知"。知道了量子的不可知性,我才敢大胆地认为由量子构成的世界亦终不可知。二是源于佛。佛有"十四无记",是说佛在面对十四个(类)关乎世界或人生的终极问题时,采取沉默的方式以应达。因此,我也效法本师释迦牟尼,以不可知来作答。顺便一说,以上这两种思想,都是我高二时接触到的,看来高中时代真是一个人世界观成型之时,对我的思想成长来说也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