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7

在前不久的一篇博客里,我就谈到过首次看到缘子小姐(フチ子)而冒出想法。后来又从骏河屋入手了2013年由AGF饮料制品公司与奇谭公司合作推出的一系列「微糖のフチ子」中的一款捧着和顶着三颗咖啡豆的缘子。

其实这一系列都很有趣,有缘子捧着三颗红色生咖啡豆的造型,也有捧着一大块方糖或是一小杯奶精,给咖啡加料的缘子。不过因此本来就是活动限定,因此即使是中古品,也价格不菲,所以我只入了这款褐色熟咖啡豆的款式。

继续阅读

最近关注起了寿屋的Cu-PoChe手办,看起来它的可动性高于GoodSmileCompany的粘土系列,也就试着用手机拍了几回照。官方推特(@koto_okaG)也在积极营造社区氛围,每天都会转发几次网上同好的照片。看得令人有创作的欲望。

Cu-PoChe的一个特点是人物双足的底部有磁铁,配合铁(应该不是镍或钴吧?)制的底座,可以让人物较为稳定地站在底座上,即使是略有不平衡的站姿,也可以依靠磁力来保持稳定。既然如此,我就想到如何将Cu-PoChe的支架与结合起来,让它变得更稳定,也易于调整、适应拍摄设备。

继续阅读

就在《政宗君的復仇》(《政宗くんのリベンジ》)动画开播的2017年1月,台湾对该片原作漫画的引进也更新了第四卷。我对于这部作品,并非是因为新番上映而追赶时髦,而是早在两三年前,因为自我量化的成功而与本作男主角真壁有些类似的人生经历,因此从那时便开始看了这部漫画。因此第四卷我也及时入手了。

其实在读前三卷时,我觉得这还是一部剧情比较简单,甚至说简陋也不为过的漫画,至少在前三卷漫画中。给出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真壁不断提及的复仇计划,以及爱姬的冷酷傲娇外,也没什么别的了。甚至后来实力超强的女仆小岩井吉乃以及不穿内裤的大小姐藤之宫宁子登场,因其过于张扬、奇异的个性,让我觉得难以把握和欣赏其立场。再加上作品中经常出现有关安达垣家庭豪华背景的描述,让我开始有些担心,这部作品也会发展为像是《学园默示录》(《学園黙示録 HIGHSCHOOL OF THE DEAD》)中后期带入高城沙耶家庭故事那样的故事。

——直到我阅读了第四卷。

第四卷表面上一如既往的欢乐剧情中,也穿插着一些令人感到悲怆的故事。我甚至怀疑在台湾的内容简介中所定义的“三角复仇爱情喜剧”是否还真的可以被认为是喜剧。第四卷是有着淡淡忧伤、遗憾与分离的故事。

继续阅读


不知不觉中,《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的系列轻小说就读到了第九卷。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已经超过了《狼与辛香料》,成了我个人追读轻小说连载卷数最多的一个系列——或许也已经达到了我个人阅读的所有文字类书籍的最高纪录。

上海话里有个词叫「吃」,是指「吃这一套」的意思,也就是对某一套路、某个主题、某个模式或题材很喜欢,一种保持持续热忱的喜欢,也可以说是很「对胃口」。我到底吃这一系列小说的什么呢?或许是回忆我个人网络游戏方兴未艾年代工会的感觉,更或许是这本书能够补足我个人从未体验过并一直视为缺失的体验:日本学校的社团生活,以及日本网络游戏的线上生活。

这本系列小说《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用基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方式,告诉了我这两点。

继续阅读

今天和朋友谈起《魔力宝贝》的历史,谈到了JSS和Dwango、鸟山明和户部。朋友提到一个他印象里制作团队的名字:热汤猿多。对此我也有印象,只是那时很久以前看的资料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出自哪篇报道的内容了。

于是,去互联网存档网站https://archive.org,找到了http://saru.enix.co.jp这个团队的网页。saru即さる,也就是日语汉字猿。就其域名与团队名来看,其实是这么一个演变过程:熱湯猿多是日语ネットエンタ的强行翻译,就像把日语よろしく写作汉字“夜露死苦”那样。ネットエンタ其实是英语“Network Entertainment”的缩写,中文意为:网络娱乐。也就是说,其实是ENIX在2000年(或更早)时,为了因应网络时代的到来,而成立了“网络娱乐”团队,经过英语、转义为片假名、缩写、强行以音读翻译为汉字:热汤猿多。再取“猿”的日语训读音saru,作为其团队子域名:saru.enix.co.jp。

这里可以看到该工作室当年网页的存档。此外还有其一周年庆的截图:

我看完了台湾东立出版社引进的这本轻小说《戰鬥麵包師與機械看板娘》的第一卷,先说结论:我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均衡而完善的轻小说了。

一个是部队退役,在边境小镇开设一家面包房的队伍军人路特;一个是由战斗器械发展而来,在战争结束后被改造为人性的美少女机器人丝薇恩,在一个奇幻与科幻交错的世界背景下,能发展出怎样的故事呢?我想到的可能性有以下几种:例如像《狼与辛香料》那样的经济学故事;像《雨天的艾莉丝》那样的机器人主观视角的故事;或是《下町和菓子 栗丸堂》那样一种点心引出一份人间情理的故事。

然而,本作都不是。本作《戰鬥麵包師與機械看板娘》在我看起来,有一种传统的,并非近三四年那种轻浮之轻的感觉。更像是五年甚至十年前的日系轻小说——是轻松阅读之轻。

继续阅读

我也忘了,最近是在浏览什么购物网站或者爱好者博客时,注意到了「缘子小姐」系列玩具。随意地浏览进而变成了注目、凝视,再到访问官网查找系列资料……有一种算不上是吸引人的感觉,也不是可爱、更不是时下流行的萌。总之,就是「无趣中的有趣」。所以我在买了几款缘子小姐系列扭蛋之后,也自己试着带出门拍了回照片。于是,我用这篇文章来简述一下我的感受。

缘子小姐,日文全名是「コップのフチ子」,翻译过来是「杯子上的缘子」,或者直接缩略为「杯缘子」。之所以叫フチ子,也是缘于该系列扭到玩具被设计成易于摆放在杯或碗的边缘,增添人们对食物及餐具拍照时的有趣元素。后来甚至还出现了造型奇怪的「被压扁的缘子小姐」作为杯垫的系列产品。缘子小姐系列扭蛋由日本奇谭公司发售,形象设计者为漫画家タナカカツキ。除了缘子小姐外,类似摆在边缘的还有猫咪、皮卡丘、船梨精等形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