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08

 

香袋,又称香囊。是端午节的标志之一。

3月份时因为要写游戏设定,所以翻阅了一下端午节的相关资料,知道那天要食粽、挂菖蒲艾草、涂雄黄、穿布老虎鞋、佩香袋、系五色丝带、赛龙舟……等。

于是今天(应该是昨天了)便去雷允上买了两个香袋。

印象中小时候在中药方配过一个香袋,很普通却在记忆中时隐时现的香袋。现在还冷藏在冰箱的一个小铁罐里,3月份时拿出来闻过,芳香扑鼻,甚于今天买的这两个。以至于那本关于端午节的小册子的页间仍透着那清凉入心脾的味道。

另外,上周在淘宝网汉衣坊定做了一套汉服,希望能在端午节前拿到。当然延迟几天也无妨,最重要的是成衣质量,以及交易安全。

总之,端午节的元素,今年要一个一个地尽量实践,比如艾叶菖蒲,就打算买来挂一支,烧一支,也好在3D世界里亲身体验一下它焚烧后的余香究竟如何。

最重要的,还是游戏设定——有关端午夜祭。

既然说是第三次,那么必然有第一次第二次

餐厅环境之类的就请参见前两次,本篇就直入主题,说今天点的菜肴了。

4558205772853210342
4558205772853210343
4558205772853210344

史莱姆冻,是我这个史莱姆控每去必上的点心。

这次特别在网上看见了这款新品,所以兴致勃勃地去了枣子树。

这款史莱姆的正式名字是:芦荟酸奶冻(10元)。

上面芦荟肉酸中带甜,很是开胃,不过味道有点像山楂或者蜜饯……酸奶冻底部还有许多芷若。

 
4558205772853210345
4558205772853210346

响油南极藻(32元),也是本月的新品。第一次吃这么奇怪的东西……orz,口感不错,从形状及菜色来说,感觉是模拟鳝丝的。
4558205772853210347
4558205772853210348

记得上次吃的是金灿灿的星洲炒饭,这次则是如沙滩般呈现出淡黄色、及漂浮着海中植物的——海陆炒饭!(20元)

联想到了南燕老师说的海风与陆风的交替来往。(不过吃这炒饭时没感到什么风……)

什么时候能推出如《中华一番》(中华小当家)中所描绘的彗星炒饭呢-__-

 
4558205772853210349
4558205772853210350
4558205772853210351
4558205772853210352

上面这两个盘子要合起来看,名字是 回锅夹饼(42元),应该是模仿北京烤鸭卷着饼和黄瓜的吃法,及回锅肉的料。可惜啊可惜,没有大葱相伴。另外给枣子树厨师的一个建议是:希望能把这些菜切成条状,便于卷入饼中。
4558205772853210353
4558205772853210354

 

最后这杯饮料是 香柠雪橙汁 (22元;柠檬耶,是不是很符合今天的主题——南燕老师的生日~?)

从口感上说,应该是鲜榨的,不过为什么颜色那么奇怪呢……
4558205772853210355

 

今日三道菜肴的合影~

最后要表扬一下枣子树餐厅及他们的服务员。

当时我首选的饮料是有机xxx野茶,然后服务员提醒我说给客人免费饮用的其实就是类似的有机茶——避免我重复品尝——这样为顾客着想的服务员我是第一次见过,赞!

当我点菜完毕,要求适当降低回锅夹饼的辣味时,服务员确确实实将这个要求写在了菜肴订单上,随后送上来的菜确实也不辣,再赞!

当我拍照时,一旁的服务员为我将盘子摆在一起,建议我拍一张集体照。——这样能主动向顾客提建议,并主动摆放餐盘位置的服务员我也是第一次见过,三赞!

最后剩下两个半盆没吃完,打算带回去。一是确实吃不下了,二是很好奇一直提倡食素、提倡环保的枣子树会拿怎样的餐具让顾客把食物外带回家。

果然没让我失望!外带的餐具不是一次性的餐盒,而是纸质的、大小正好容下半盆菜的纸杯。真是既从材料商也从用料量上做到了最节约、最环保!(唯一用到塑料的地方就是盒盖和塑料袋,此可忽略不计。)

枣子树,大赞!

————————————————————————————

说起来,边听《中华一番》的BGM《万里の長城》 ,边发这帖子真是声形俱佳啊~

吴江路是上海有名的步行街+小吃街,从07年5月初开始封路装修。

这几天路过吴江路,发现虽然建筑材料还堆围在路口,但有些店铺已经陆续开张了。

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先去晃悠一圈拍点照片来~

4558205772853210356

这是站在威海路590弄口(原泰兴路)拍到的场面。

图中“秋叶创作日本料理”就是原来“吴越人家”的店面。(为啥不是秋叶原创作日本料理呢,差一个字,怨念啊………………)

 
4558205772853210357

这是放大图。
4558205772853210358

这是吴江路2楼新造的建筑,外墙是好看的彩色玻璃。
4558205772853210359

满(?)记甜品,位于原·吴越人家对面,也就是……(没记错的话)吴江路上第一家蛋挞店当初就在这里的。
4558205772853210360

这是站于威海路590弄(原 泰兴路)向茂名路拍过去的建筑物。是一家数码产品店,其中已经看见了Apple和Wii的招牌。名字叫数码下一站(NEXT SHOP)(不过话说回来……下一站的英语应该是“next stop”吧?)

也就是说,原本只是2个地铁站出口的“威海路590弄—茂名路”段吴江路也延长成为了步行街的一段。

 
4558205772853210361
4558205772853210362

里面的Apple商标。

啊……我会抵制不住诱惑的呀……………………

 
4558205772853210363

这是位于“数码下一站”左侧的商铺,应该就是地铁二号线1(或者4,记不清了)号口的出口处。
3997789094221852168

这也是位于吴江路新增延长段上的墙面招牌。
3997789094221852169
3997789094221852170

上面两张图同样是位于延长段吴江路的……是一家咖啡馆。

另外,从吴江路旁边的广告上来看,应该还有一家星巴克,不过今天没发现。个人估计是在靠近石门一路那边的。但不过石门一路。

 
3997789094221852171
3997789094221852172

 

SubWay……完全面朝茂名路了……对面就是向阳儿童商店。

另外忽然想起的是:貌似我在3、4年前就看见SubWay的广告立在茂名路上了……orz,难道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么……

3997789094221852173

3997789094221852174

最后两张是吃好饭归来时拍的,位于满(?)记甜品右边转角处的店铺

总结:

我所勘察到的新吴江路地形概况及分布图……(地图截取自搜狗地图)
3997789094221852175

C君的回忆与L君的回忆

【C君的回忆,?月?日】
……自有记忆以来,我就生活在被称为『芦鹿岛』的土地上。
在这里陪伴着我的,还有成片生长的芦苇及一些小草。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1)
周围的大地与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着微小却有据可循的改变——
有一批人到来,在岛上开路、架桥、划分海滩与居民区,渐渐人们定居于此,生活变得秩序起来,商业活动也陆续铺开。
有一天,这里建起了一座木屋,人们称它为:『朝风庄』。
不同的人带着各自的回忆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有的迁入,有的搬出。这样,朝风庄也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墙角无名小花的生长、壁漆的脱落、被支起的秋千、突发的火灾……
也许应该换种说法:由朝风庄引发联想的回忆,出现并沉淀在了大家的心中。
我就如此地在旁边看着这屋子,静静地看着……

【L君的回忆,8月2日】
好可怕!!!
痛苦、恐惧再次从心底袭来!
残存在身上的那种被从家中分离的痛苦,以及与同伴躺在一起等待未知的恐惧……
之后很久,世界似乎安静了,一切都是漆黑的,窒息的。
醒来时,同伴已不在身边,而周围仍然是一片黑暗。
我全身被人握在掌中,放在嘴边。这就是以前听长辈们说的那种残忍的屠戮仪式——『吃』——吗?
我不要这么早就死去!!!
…………………………
…………………………
…………………………
渐渐地,我感到了身边的风迅速吹在我身上,又很快地向后离去。
看来,这人并没有现在就将我吃掉的意思。
只是,她很快地行走着,走得很不稳,也不知道目的何方?

【C君的回忆,8月2日】
又是一个满月夜。
仲夏季节,地表的温度随着夜的深沉而渐渐散去,夏虫节奏性的叫声以及遍绕在我周身的清香将这夜晚渲染得安宁又舒适。1楼男孩的音箱已经关了,如果说还有什么声音会打乱这节奏的话,那大概只有房中借宿的女孩与院子里那条小狗的梦呓吱唔。她们平时关系就不错,睡眠习惯竟然也如此相像。希望这两位今晚都有一个美梦吧。
夜境中,隐现出一个娇小身影,她依靠在2楼的窗台边——那是间空房。
虽说是突然闯入画面,然而在月光的洒照下这轻盈的感觉却显得与环境如此协调,此时,她仿佛是传说中出没于夜间的精灵。
我不由自主地感到:与在屋内享受着美梦的女孩不同,这位女子对于朝风庄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客人。
那么,这只玄鸟由何因缘,而停落于此地呢?

【L君的回忆,8月2日】
一阵奔跑、轻轻走上楼……
终于,她的脚步停在了一个陌生的窗台前,手却仍握着我,将我靠在胸口。
向上望去,一轮明月挂在空中,曾经在家中也见过这样圆的月亮,而此刻月光显得非常柔和,就像她淡黄色的纱裙。
我的命运会怎么样呢?至少,现在已经安心了许多。
屋子里闯入了其他两个人,她们交谈起来。
男孩似乎是因为听见了我们这对不速之客的声音而赶来查看情况,女孩则更是迷迷糊糊的样子。
谈话中,我知道了把我牢牢握于手中之人的名字——南燕。
她说:“我在看风。”

【C君的回忆,8月3日】
看来她是这里的新房客。
这两天多亏她,将几个月没人清理的朝风庄内内外外全都打扫了一遍,真是爱干净的女子。
在向先前两位男性房客略微抱怨的同时,她在院子里讲解起了各种草的分类及功用,看起来还是个很有学识的人。

【L君的回忆,8月4日】
我决定称呼她为姐姐,南燕姐姐。
虽然与我不是同类,但却一直很重视我很爱护我。
随身不离地带着我去各处,学校、木屋,还有院子里。
今晚,她与名为“伊波健”的男孩谈了许多话题,从音乐讲到童年教育,从她父亲又谈回到了这陌生的院子上。
这里似乎有着她的过往,有着她的希望。虽不知道她寻求的是什么,但我却能隐约体会到她的内心与我一样是无助的。她的温柔与亲切逐渐使我摆脱了对陌生环境的恐惧,我也希望能如此安慰她。
入睡时,她将我放在枕边,以鼻尖轻轻触碰我,吮吸着我的香味。
我终于明白:现在的我,是使她平静的源泉,是让她获得安心的力量,是支撑着她信念的原因。
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颊,感受着她的呼吸,猜想着她的梦……南燕姐姐,我们就这样一起努力地生活在这陌生的朝风庄吧。

【C君的回忆,8月5日】
傍晚时分,来了一位既生疏却熟识的“客人”。说是生疏,是因为他好久没来了,印象中这一年来他出现的次数比前几日在205房间借宿一晚的女孩还少;说是熟识,因为这个男孩小时候就把这庄园当作是自己的秘密基地,在空房里玩啊闹的直到很晚才回家。
很高兴也很意外又能见到他,而205的房客也是他的朋友,也许是想起了这儿,便顺路来做客了吧。

【L君的回忆,8月5日】
今天是来到这里的第四天,朝风庄与学校的环境逐渐感到熟悉,而且在学校中也刚巧遇到了健和萤。
直到黄昏,隔壁房间里传来两个男性的声音,逐渐激烈的气氛终于逼近沸点,在这样冲动的夏日里爆发了。
南燕姐姐及时赶去隔壁制止了悲剧的发生,回来后她的表情平静中带有几分异样,说不上来是疑虑还是期待。
只是在反复地问我:“是他吗?会是他吗?”
『他』,是谁?谁又是『他』?
不同于陌生感的另一种感觉逐渐爬上了我的心口。这种感觉叫做:忧虑。

【C君的回忆,8月8日】
前天那个叫中森翔太的男孩表情扭曲地离开了朝风庄,想必是与现在的房客闹了些矛盾吧。男孩子之间就是这样,吵吵闹闹也在所难免了,只是希望他们的关系能快些恢复就好。
下午,总是拿着柠檬的那女子在清扫院子内的枯叶。有些是今春的植物留下的,有的甚至是去年的。
总之我已不指望那两个男孩能想到走出屋子做什么劳动,而朝风庄的房东也只顾着收钱,一年到头也不来打扫一次的。她今天这么一扫,院子的空间感觉大了一圈。
走近我时,她将手搭在我的身上,闭着眼回想着什么;而我也能够仔细地看到她的长相:清秀的脸蛋,无瑕的表情以及披在双肩两侧如细柳般的长发,可谓女子中的佳人。
可为何我掠过一丝怜悯之情呢?
当她睁开双眼,在乌黑眼眸的深处,我更确认了这种感觉。
令人怜惜的少女之瞳,留在我的记忆中,留在了朝风庄的回忆里……
正当我沿记忆之河逆流而上,试图寻找那双眼睛的故事片段时,2楼的房客回来了。
他们谈论着什么,忽然女子划着了一根火柴,似乎是在观察火苗的跃动,她的眼里浮现出了愉快。几秒后她拿着火柴向枯叶堆送去。
哦!不!
火焰乃是无形的野兽之爪,火焰乃是贪婪的恶魔之舌!它是这个庄园的禁忌与诅咒!朝风庄的另一头就曾因失火而被迫拆除了一排房间。
幸好,2楼的房客即时阻止了燃烧枯叶的行为,这场灾难总算避免了。
难道女子与曾经的火灾有关?
重新整理因对火的恐惧而打乱的思绪,继续追溯关于她的记忆。
似乎她出现在更遥远的之前。还有,别人……?!

【L君的回忆,8月9日】
今天,我陪着南燕姐姐去看风。
上午的雨过后,迎来了湿润的新鲜空气,姐姐高兴地把我带到一座大桥上,她坐上桥边的栏杆,望着远方的海洋。
我也放眼望去,轻风吹拂着海面,推起一层层的皱波,也不断地摩擦着我的脸、我的全身,就好像沐浴在不断滴落的雨水中一样舒适。
姐姐说的“看风”,是否也是指这样一种感觉呢?
微风拂面、湿气微熏。虽然离开家、离开土壤肥沃的果园已经过去许多天了,期间碰到许多惊惧与不安,此刻我想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了!能与姐姐这样善良的人一同生活、相互鼓励……
是的,我要珍惜并守护这份幸福!

【C君的回忆,8月10日】
仿佛曾出现在记忆中的女子,今天穿着那套淡黄色的服装自由地躺在我的身边,与大地与草丛亲密地接触着,摆成大字型。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中漏出,投在她的肌肤、衣衫与周围成片的柠檬草上,她简直与自然浑成一体,再次展现出如精灵一般的魅力。
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虽然她不可能知道我在望着她。
这样的对视被冒失的闯入者打扰了。本以为是1楼的房客与他那条狗,没想到居然是前几天曾经来过的那位“熟客”——中森翔太。
这女子和翔太……
我本应想起些什么的,但被眼下并不顺利的交谈打扰了思路。
女子好像不满于翔太失礼的闯入,所以双方谈话很不投机。
翔太有些失望地离开了朝风庄。
他最近是怎么了呢?总是在这里碰壁啊。
不过有一点我相信,记忆告诉我:翔太与这如同精灵一样姣好的女子不是首次碰面。

【L君的回忆,8月12日】
这是可怕的一天!
上午姐姐带着我去学校,在门口遇到一个学生,从声音上分辨,应该就是前几天吵架的两个男生之一。
遇到他真是像遇到灾星啊,这一天就没遇到好事过!
从一旁的马路上驶来一辆小汽车,我立即感到了姐姐的慌张,她握紧了我,随即沿着附近的街道躲避踪影。步伐也开始变得不稳当,就像第一天我被她唤醒时的那样。不,比那次还要慌张。
这车是怎么回事?!
当它开远后,姐姐又带着我跑向海边船坞。灾星也跟了上来,并与姐姐谈论了一些在我听起来并不愉快的话题。
拜托,灾星你可以走了!姐姐不想听,姐姐想一个人独处,你是安慰不了她的!
姐姐在海滩上堆起一座沙堡,然后又向他说了些什么。我可以明显地感到姐姐的颤抖、无助与悲伤。
过了沉默的一阵,他自动离开了,然而他所带来的灾运仍没有消散。
随后到来的是伊波健,今天他特别反常,一直追问关于一个人名,甚至将我从姐姐手里夺走!!!
姐姐缓和了一下情绪,将关于『宇和岛真红』这个名字的事告诉了健。
原来他是姐姐被长辈预定的未婚夫,看来今天早上坐小汽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的就是他了!
姐姐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她本想忘掉这可怕的事,为何所有人都逼着她去回想去重复述说呢?
一旁的沙堡被猛烈的海水冲垮了,而南燕姐姐的心也如此一般地崩溃了。
我要坚强啊——为了姐姐!

【C君的回忆,8月14日】
今天,翔太又来到了朝风庄。
正巧被他称作“南燕老师”的女子也在,两人交流着纸飞机的玩法,简直就是两个孩子。
就像所有普通的男孩子教会女孩折飞机、游泳或是打弹珠这样本是男孩专利的游戏一样,女子的眼中带着些许好奇与兴奋,如回到了少女时代短暂的幸福时刻。
——他们一定在年少时见过面,与现在一样洋溢着好奇与兴奋,还有幸福感。
——然而,记忆中的印象,还少了哪位呢?
正当他们讨论着一个名『宇和岛真红』的人时,白色的纸飞机从我眼前划了一条长长的抛物线,被风刮起后卷落到朝风庄2楼空房内。
“……我一定要去把它拿回来”女子向躲避着什么一样,匆匆结束了这场对话;而翔太也紧随其后。
屋内传来一些争执声。十几分钟后,翔太再一次跌跌撞撞地从屋内跑出来,带着复杂又失落的表情离开了朝风庄。

【L君的回忆,8月14日】
一阵踩着走廊上木质地板的声音惊扰了我,是姐姐上楼来了吗?
房门并没有如我期待地被打开,而是在相隔稍远的空间内,传出激烈的对话。要是我听得没错,一位是姐姐,另一位则是前天上午在校门口碰到的那个男生。
他又要来找麻烦了?!
不愉快的谈话不断进行着,透过几层墙壁,姐姐发出了惊慌的叫声。
我想出去,我要出去!把那个男子赶跑!但我……
在自责与担心的两重心情的压抑下,我只模糊地听见重重的下楼声,地板的吱嘎声。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开了。
姐姐那熟悉的身影站在门边,脸上显露出无法掩盖的慌张与无助。
此刻,终于明白——我始终与她是不同的,我始终只能这样默默地甚至是被动地陪伴着她。
而或许连这样的愿望也只能是暂时地实现,几天之后说不定我就会与她分离。
我是无力的。
我无法像她的同伴一样守护着她。
因无法抗拒我们之间与生俱来的的差异,
但是——
温柔的指尖与手掌再次触碰到我,将我裹在手中,置于唇边。
——这样,就很好。

【C君的回忆,8月17日】
下午,朝风庄的三位房客正坐在院子里谈论着什么。
提到了打工生活、提到了庄园的环境。
正当1楼的房客谈及那场因火灾而失去的垂直两间房屋,女子像试图确认什么恐惧的事一般,走上了朝风庄2楼,眼中流露出的尽是惊惧与错愕。
看来正如我所推测,她也有属于这座朝风庄的记忆。
她应该也打开了封闭的记忆,及与那位少年邂逅的往事。

【L君的回忆,8月17日】
“为什么……”
“像伤疤似的……”
“为什么……”
又一次地看见姐姐失神地闯入屋内,将身后的门紧紧锁上。
尚未调整呼吸,她就在我身边躺下,握着我的身体。
我看见了她脸上的泪,伴随着轻微的啜泣声滑下,滴在我的身上。那是一种咸涩的味道。
姐姐一直搂着我,逐渐由悲伤转而平静,在我香味的萦绕环抱中睡去。
隔着她细腻的体肤,我能听见仍无法安然的心跳声,就像从枝头飘落的树叶,迷茫又不知所措地在风中颤抖着。
这一夜,我无法入眠。心中想着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有人能像我一样陪伴着姐姐,在我不久的将来必然地离去后仍能一直守护着她。

【C君的回忆,8月22日】
终于,我的记忆因为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闯入,而被完全唤醒了:这个男人、中森翔太及被称作南燕的那曾只一面之缘的女孩。
六年前的某天,小学时的翔太一如既往地来到朝风庄玩耍,不同的是他今天满脸兴奋地带着一个陌生的少女。
陈旧泛黄的朝风庄、院子里的秋千、满地遍生的蜂花,以及长年伫立于此的我……
女孩像是从异界来的精灵,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好奇和充满期待。
他们在院子里奔跑着,围绕着我玩耍,又走入木屋,翔太带着她进入自己的“秘密基地”。
真难得啊——看见孩子在这里玩耍。
可是如此欢乐的下午并没有持续很久,那个男人找到了这里。他顺着声音走上楼,以女孩父亲的名义,强行带走了她。
我不知道她将回到怎样的生活中去,只记得被拖出院门时弱小的身躯及充满伤感与留恋的神情。
还有翔太扶墙出来后受伤的惨状。
今天,他又来了,带着无异于过去的那种蛮横、强制与无理的气息,令人感到不快。
这女子是朝风庄过去与现在的客人,她曾以如此纯真与期盼的眼神看遍了这院落的内外,我们更应当保护她!
与回忆中不同的是,现在翔太并不在这座庄园内,取而代之的是2楼的房客——名为伊波健的少年。
二楼房内一阵打斗声后,中年男子狼狈地从楼梯口滚了下来,咒骂了一些话后愤愤地离开了朝风庄。
好样的,伊波健!
你替我以及朝风庄内所有的事物,赶走了这闯入者。六年前的遗憾不再重演,你守护的不仅仅是你的老师,更是朝风庄的客人!

【L君的回忆,8月23日】
今天的姐姐特别高兴,下午穿着浴衣与伊波健一起出门。
说到伊波健,他昨天可真是勇敢!三下五除二地赶跑了逼着姐姐回去的讨厌男人。
尽管他也受了伤,却给姐姐带来了近日来难得一见的快乐。
现在,时值夜晚,两人愉快地在沙滩上燃着烟火,不同于以往的笑容让姐姐显得更为迷人。
潮湿的风吹来,夜雨也随之降临。
我躲在姐姐的包中,感到一起一伏的奔跑,以及之后昏暗的小木屋。
风雨穿梭着灌入木屋内,夏天的温度骤然消失,被湿冷空气包围着的皮肤传来不舒服的感觉。
于是我便沉沉睡去。

【C君的回忆,8月23日】
就在南燕拉着伊波健的手走出门后的几个小时,他常带来暂住的那个脑后梳着两个长长辫子的女孩来到了朝风庄。
他们并没有回来。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2)
夜深时分,女孩在初秋将至、雨后微凉的空气中,黯然失落地走出了朝风庄。

【L君的回忆,8月24日】
不知何时,我在南燕姐姐的呜咽声中醒来。
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并不是因为伊波健的缘故,因为姐姐现仍紧紧地倚在他肩上。
他因谈话内容而变得激动,想说的话却终究没有说出。
姐姐以手托着他的脸微侧,将红唇印在了他的嘴上,以一种期待的神情近距离地望着他的双眼。然后,两人都闭起眼睛,享受着接触的温度。
泛黄的烛光映在南燕姐姐的脸上,她的面容如此之满足,就好像与我在一起渡过的那些时光。
——我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叫伊波健的男孩,正如我一样,是使她平静的源泉,是让她获得安心的力量,是支撑着她信念的原因。更重要的:他是一个人。
——南燕找到了这个男人;
——南燕选择了这个男人。

【C君的回忆,8月30日】
从那之后的几天,除了一直活泼的那条小狗外,朝风庄的几位房客都很少露面。
一丝不祥的气息夹杂在秋风中,吹过院落。
傍晚,赤红的云铺满天空,大地也披上了一层刺目的暗红光晕。
朝风庄的那一头,跳跃着恶魔的口舌。
是的!不知何因,朝风庄的东边再一次燃起了大火。
三位房客里两人都刚巧外出了,此时屋内的只有南燕和翔太。
为什么他在那儿?
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眼看着火焰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木结构的楼房,只听得那只小狗的叫声。
诅咒!绝对是诅咒!
朝风庄再次陷入了火光之灾。
我祈祷着此时能天降骤雨,扑灭这个一切,但云朵却丝毫没有动静。
困在里面的人啊!请努力生存下来吧。
大概是路人发现了这里的异常,不久之后消防车伴着刺耳的鸣笛呼啸驶来。
伊波健和稻穗信奔跑着赶到时,南燕也抱着智也逃离火场。
还有中森翔太,他为什么没有出来?!
就在此时,伊波健勇敢地冲入骇人的鲜红色血焰。我知道,他会这么做,他会成功的!
消防队员努力扑灭着大火,稻穗信边使劲抓着向二楼狂吠的智也,边拨通了移动电话。
“喂,伊波!!窗户!从窗户跳出来!!”
明智的指引!
中森翔太与伊波健成功地从窗户跳出,还算安全地坠落在了窗外的灌木丛中。
健,你又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成功!

【L君的回忆,8月31日】
之后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火灾,再次来到朝风庄,房屋都变成了焦炭。
姐姐像往常一样将我握在手心,放在胸口。
“谢谢你陪着我一起走过了这些日子,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属于我的风,属于我的人。那么你也该继续自己的生活了吧。”
她给了我一个离别之吻,然后——
把我埋在土中,朝风庄的那棵樟树旁的草丛里,周围长满了与我散发着同样气息的绿色植物。
我想,在这里,不会再有痛苦和不安了,也不再有陌生和孤独了。
南燕姐姐是属于天空的幸福,而我则是属于这片大地的幸福。

【C君的回忆,?月?日】
火烧的记忆随着朝风庄废墟拆卸工程的完毕而渐渐隐去。
虽说在我看来,它本就是由我们的尸体所搭建起的建筑,火烧并不能再次夺取它的生命,不过属于朝风庄的记忆却一起随之消逝,只在人们印象中留下了一幢木屋的符号。
一年过去,由于焚烧后的灰烬被就地掩埋于此,所以这里的植物也长得格外茂盛。
身边那棵由南燕栽下的柠檬,如今也长成了健壮的小树,向他说一些这几十年中朝风庄内发生的故事就成了我最常做的事。
初夏,日沉枝头。
一个女子踩着轻盈的步伐向这边走来,亲切抚摸着柠檬树的枝干,然后又靠在我身上。
“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她穿着白色的套裙,带着大檐帽子,正等待着谁。(*3)
远处,一位少年走近,正寻找着谁。
两人的目光合到了一起,随之相拥而吻。
晚风徐徐吹拂,带起了一阵阵柠檬的清香与祝福。
在风中,我终于看见,那只玄鸟向着天空展翅飞去……

【C君与L君共同的回忆】
朝风庄已化为灰烬深埋在了土地与记忆中,而我将继续守立于此,看着朝夕过往,见证属于芦鹿岛的每段回忆…………

(完)

(*1):引自《圣经》传道书1:5~1:6。
(*2):引自《诗经》:《诗·豳风·七月》,“七月流火”的意思是农历七月(阳历八月)大火星出现在天空,气候也逐渐转凉。
(*3):引自《千里之外》,方文山词,周杰伦/费玉清曲。

【后记】
想必坚持看到这里的读者,肯定已经能猜出C君与L君分别是谁了吧?
C君是朝风庄的那棵樟树,取名自樟树的英语:“camphor tree”;而L君更是显而易见,便是南燕手中的柠檬,取名自“lemon”。
其实从四月份起,就开始考虑如何给南燕写这篇庆生文了。
考虑过几种方案。
首先被排除的是以燕、健、萤、翔太等人的感情脉络来分析故事。
因为我自知对秋之回忆剧情不是很了解,而且在感情问题上也不及各位大大剖析得那么深刻。
接下来想过把周杰伦的《千里之外》歌词打散后重构,作为庆生文每个段落的小提纲。
其实我是很喜欢这首歌的,特别是第一句歌词“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很是有MO2的感觉!
然而无奈整理一直没有什么思路,“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你从雨中来,诗化了悲哀,我淋湿现在。”这些句子都很好但总觉得难以切合南燕线的剧情细节。
更何况《千里之外》讲的是一个最终离别的故事,实在不符合庆生。不过在本文中还是保留了一句歌词。
第三个是上周末想到的一个方案,考虑到燕属火,健属风等游戏中的暗喻,于是想把《周易》的一套东西拿出来编个故事。
大概有了个框架,用 离(象征火)、巽(象征风、木)及以上两卦的组合“鼎”、“家人”来说。
“鼎”卦中强调了变革、除旧纳新,这与“Memories Off”及南燕线的主题都是很相似的;而“家人”卦可以认为是最终燕、健终成眷属的代表。
不过我实在把握不住《易经》,所以这个想法也取消。
现在看见的这个是第四个方案,想法源自近日重玩MO2时偶尔瞥见的AppendStory11。这个故事从不同三个观察对象的角度讲述了同一个故事,前两者分别是燕和萤,第三个视角很有新意,居然是小狗智也!——在剧中被称为“知道一切的人”。
于是我就想,既然动物可以作为观察者与叙述者,为什么其他生物不可以呢?
首先想到的是拿朝风庄的那棵樟树作为视点,因为它存在的时间最久,一直见证着事情的发展。
然而樟树作为视线有个缺陷,就是樟树是扎根于朝风庄院内的,它不能跑动,所以也无法将视线展望到朝风庄以外。
因此就有了第二个视线,也就是南燕手中的柠檬。
一开始落笔,也不知道如何设定这两条线的剧情排布,只是因为觉得好玩,所以简单地设定了一下:
樟树C君是一个有一定年龄的、资历深厚的观察者,而柠檬L君是年轻的、毫无经验观察者。
两者有鲜明的对比。
后来在写作过程中,两个观察者的剧情逐渐形成了一定的思路。
最先成形的是柠檬,它作为一个新生的植物果实,从树上被摘下后运至水果店,心情是孤单且恐慌的,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心情基调,所以它逐渐体会和分享了同样处于彷徨无助状态的南燕的心情,并在之后逐渐的亲密过程中希望自己能一直守护在燕身边,给她安慰。
事件进一步发展,柠檬逐渐感到自己作为植物果实的限制——当老师遇到危险时它不可能从桌子上跳起来,甚至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另一方面,时间也是促使它明白的因素,因为水果不能存放很长时间,总有一天暴露在空气中的柠檬会腐烂。
于是这颗柠檬的想法从“我要守护南燕”变成了“希望南燕能找到一个与我一样能守护并安慰她的人类”,在雨夜,它确认了伊波健就是能给南燕带来同样力量的人。
最后当它在被南燕埋入土中时,思想又一次进步:它明白了南燕是天空中的幸福而自己是大地的幸福。
这真是一颗幸福的柠檬啊~
而樟树方面,设定为历史见证者的它必然会先认识翔太,因为在它的记忆中是翔太首次将南燕带来朝风庄的。
又考虑到整个剧情是走南燕GE,又不能光顾着翔太。
所以,对樟树回忆的描写,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樟树承认伊波健这个本不属于回忆中的少年。
幸好在游戏中伊波健表现得不错,所以我也有据可写。
而纵观整个樟树的回忆,就是一条由南燕夜晚落于朝风庄引发的对六年前那件小事的回忆,最后又见证了1年后南燕从这里再度起飞的场面。
这篇文章就这么一字一段地码了出来,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交错的植物回忆”这种连我自己都觉得新颖无比的形式。
今年是南燕的大生日,最后在此说一句:南燕,生日快乐!

wildgun
2008.5.23~5.25

【附录】
已知与原作有矛盾之处:
原作中伊波健说樟树的年龄与朝风庄相仿,而本文中设定为樟树很早就生长在了芦鹿岛上。
原作中8月12日翔太为南燕买了一只柠檬,此情节被忽略。
原作中8月12日伊波健夺过南燕手中的柠檬,后又自己带回家,此情节被忽略。
原作中六年后南朱雀第一次来到朝风庄应该是18日(参考AppendStory4),此段忽略,直接让他在22日来到朝风庄并与伊波健发生冲突。

这几天在看地震的消息,一部分消息越看越感人,比如总理亲入灾区,比如日本友人前来助力;另一部分消息越看越反感,比如对被灾后居民及灾后失去亲人者的采访。

有些采访的记者问什么不好,非要问别人痛处。大概他们认为非要把别人的困难问出来,把别人的痛苦问出来,把别人的眼泪问出来,才能使报道更感人更煽情、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采访水准。

记得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在07或08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记得有个节目就是一群民工子弟以集体朗诵的形式把自己困苦的生活表现出来。

为何这样做呢?是倾诉?

倾诉本就是一种很私密的行为,只有信任的人才会成为倾诉对象。要求/强迫/追问 他人,以使他人将自己的痛苦暴露在镜头前,亿万观众与网民前,公布于天下,于心何忍呢?

为何这样做呢?是关心?

记得以前偶然间看过王刚作为主讲人的节目(名字忘了,吃早饭时看的)。王刚就提到,关心他人,但不要为了关心而故意表现出关心。他举的一个例子是:当面对一个腿部有疾的同学,不要做出一幅故意很关心的样子,问长问短:“哎呀,你真不容易啊,腿受伤了还能如此如此……”这类话在说者一方或许确实是关心,但在听者一方就成了二次刺激与痛苦提醒。王刚的建议是:直接跑过去一拍他的肩膀,很平常地说:“走!打球去。”

物质上给予足够的补助,但精神上无差别地对待,这才是关心。

最后我还想到了一个事例,说明有些记者或采访者真不会提问,或说:提问经过大脑思考,但没有经过换位思考。

《面对面》节目主持人王志采访加入中国队的日本乒乓小选手福原爱,问了许多尖锐的问题,如中日关系、个人经济收入来源等……结果把人家17岁的小姑娘问哭了。

随后,“福原爱说,中国记者和日本记者问的问题真不一样。他问,日本记者问什么?福原爱说,问爱吃什么东西啊……”

是啊,人家一个小孩子,一个来中国学习的运动员,何必问那些那么深刻的问题呢?这不是把体育与政治挂钩,又是什么呢?

王志与福原爱的事例详见: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strItem=free&flag=1&idArticle=302070

综上,请记者同学们在提问之前设身处地地替被提问者考虑一下。因为你们采访的是平民,而非有所准备、或经历过大风浪、城府深重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