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by wildgun

你没看错。虽然现在已经是2022年的6月,不过本篇放出的是2021年3月所拍摄的樱花季节时的京都街景。

为什么现在才放出呢?正如你所见,这里的每一张照片都占据了2格35mm的胶片空间,且包括了两侧边缘的齿孔部位——也就是说,这一卷是用 Lomography Sprocket Rocket所拍摄的照片!

继续阅读

2022年05月04日,日本的《记录的地平线》爱好者举办了一场专题同人展。说是「日本的」,其实也并不尽然。首先因为这是一场线上同人展,是于pictSQUARE这个网站上举办的在线同人展,所以应该是全世界都可以参与的(只要可以注册会员);另一个原因是,实际上我这个并非日本人,但会说一些日语的爱好者,也作为摊主参加了这次同人展。

首先要提一下的是这次同人展的开展时间,之所以选在了5月4日,也是与《记录的地平线》这部作品中的设定有很大关联的:作品中〈大灾难〉发声的时间就是地球世界的日本时间(2018年)5月4日0点。所以同人展的主办者特地选在了这一天,同是这一天也是日本的五一黄金周,因此也便于爱好者们参与。本次同人展的参展门槛也挺低的,不进行作品贩卖仅仅是展示自己的同人作品也可、没有新刊只有过刊也可以、当天不在线(提前设置好店铺内容)也可。从3月份开始招募起,原先预定10个摊的场地,经过一次扩充后增加到了24个摊位的场地,最终申报出展有23个摊位。要说明一下的是,这次同人展真的是由爱好者主办、参与的展会,与官方并没有关系。

展会链接是:https://pictsquare.net/9q7lc1k84wvf1aqgcsyt2ffiu0xy9f18(已结束状态)

当天的会场图:https://img.pictsquare.net/maps/9q7lc1k84wvf1aqgcsyt2ffiu0xy9f18_6235_2.png

在这23个摊位里,就内容来说,大致有超过一半乃至三分之二的摊都是腐向的,且在腐项的作品中,城惠和克拉斯提CP题材的又占了大多数,此外也有银剑题材的,以及亚因斯与斋宫CP的。在非腐向的摊位或作品中,有几个是克拉和高山的,高山和荠、城惠和晓的,此外也有2个左右喵太和瑟拉拉的。除此之外,还有2个是以展示整理资料为主的。我就是这展示资料为主的其中一个摊,编号お3,社团名「貂地」,位于进门右手边第一个。

事后来报告一下:我这次展示和风向的主要有我整理的《记录的地平线》的《可信译名表》——也就是一份整理了LH正式出版物中专有名词的日文与中文的对照词汇表集合;还有我自己仿造《大和风土记》而创作的关于〈中原〉中〈楚〉与〈大都〉两个地区的设定集(首先是用中文写成,然后自己尝试着翻译成了日文);最后还有我制作的3个点阵人物图(腹黑眼镜、鲨化鱼人、貂),邀请大家在现场用作线上逛展的虚拟形象。此外,可以说我的摊位图本身也就是一个《记录的地平线》的同人作品,我把摊位图打造成了《记录的地平线》第11卷卷首彩图的〈白桃庙〉的场景,并在其中加入了许多与中原剧情登场人物有关的图片元素。尽管同人展已经结束,大家不妨可以对照着图片来分辨一下,各个图片分别代表了《记录的地平线》中的谁或者是什么事件。(有0~16共17个〈中原〉相关元素!)

除了我精心设计并绘制了自己的店铺图外,其它一些摊主中,有一些摊主是直接用网站默认图,或是网上他人制作并免费分发的店铺图(但并不是为LH主题打造的),不过还有2个摊子的店铺图竟然都做成了城惠房间的模样,这也是很有看点的。很遗憾,由于不是我绘制的图片,因此受限于著作权的原因,现在我无法把这两张精美的店铺内景图贴出来给大家看。

正如我上面提到的,除了店铺可以定制外,人物图片也可以修改。我自己绘制了三张简单的像素图,有其他摊主则绘制出了亚因斯、洛德立克等人的像素图,也有人做成了咖喱(城惠最喜欢的食物)和〈魔法光源〉的那个光球,甚至还有人就是一副眼镜在那里飘着……总之是各式各样的。
继续阅读

我想我应该是有所成长了,因为我竟然有耐心把这么一本真的不怎么样的书读完了才来写这篇书评。

很遗憾,这本书的内容编排及其写作方式,就和它的第一章所揭示和批判的当下网络情形——被细碎分裂的注意力经济——是十分相似的。这本书的写作也是这样凌乱不堪。从书本的标题来看,本书似乎是要讲述在当今网络时代,人们的注意力不断碎片化,不断被各种媒体所吸引并拉扯,以至于难以专心致志地进行阅读。然而本书实际所涉及的内容要比这一话题更多——还包括了假新闻、网络初期民主梦想的幻灭、传统新闻媒体的责任,以及人工智能其实并不那么智能等等……这本书谈及了如此多的话题,就像是一本简短的大杂烩,像是一系列周刊月刊杂志连载的集合。涉及了如此多的主题,让这本篇幅本身就不多的书看起来草草了事,东拉西扯。

而在具体行文上,每一章都像是一种演讲,一种对眼下人们的网络生活现状的演讲式(富有激情的)抱怨。本书从头到底的写作都显得凌乱不堪,书中往往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引入了许多社会实验、书籍、论文、调查结果、新闻事件来佐证其观点,然而每一段介绍和引述只有几百字篇幅,并且是不加讨论和批判、不加修饰、不讨论是否适用地就拿来作为例证使用。以至于整本书看起来就像是零乱的小学生周末剪报本,或者是就像是用特定关键词在搜索引擎、SNS网站检索后出现的页面返回结果。到头来,本书的呈现方式就像是Twitter的搜索栏或是Facebook的推送篇目。其实我挺怀疑作者是不是真的有去认真读过书中涉及的这些论文、研究和调查,还是说只是看了个内容概要呢?甚至我开始怀疑这本书是不是由一个擅长生成新闻文章的人工智能程序生成的有关互联网注意力经济这一主题的文章了。

就这样,这本书写成了它自己所揭示和否定的那个样子。

俗话有言:「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就是去年下半年当我在京都的书店里发现这本书时的感想。这本书就像是一盏明灯,为了我这个日语学习者+日语阅读者指明了那些日本通俗叙事作品中,在表现人物形象的对话台词中,那些丰富但我却迷迷糊糊看不太懂、把握不住的语言现象及其由来。

该怎么解释这本书的内容呢?作为非母语的日语学习者+阅读者来说,首先肯定很难有如同生活在日本国内的人们那样,从小可以从书籍、电视、互联网等等收听收看到各种各样人物的对话场景。加之就我的阅读偏向来说,我倾向于阅读说明类知识类的书籍,而其实比较少看动画,更少看真人电视剧、时代剧,所以哪怕我学了那么多年日语,但还是对作品中那些富于个性的角色的对话是一头雾水的。如果我只是阅读作品或是观看影片的话,那么结合上下文的情景,即使不理解这些词汇或发声词的具体象征含义,也可以跳过不影响全文理解;但当我要去翻译作品时,我就要了解它们,然后仔细斟酌翻译成中文时到底应该是翻译成「啊」、「噢」、「嗯」、「哟」还是「呀」等等。

我想,作为一个日语学习者,或者哪怕是日语作品的爱好者,会多多少少知道这样一些被本书称为「役割語」的词汇。举几个日语初学者大概也知道的例子来说:校园里年轻的女孩子特别是气质较高的大小姐类女孩子,其对话常常会以「〜わ」(Wa)结尾;男性或者一些塑造为具有男性气质的女性角色会使用「僕」(Boku)来代替通常的「私」(Watashi)来自称;关西人角色会用「ほんま?」(Honma)来表达通用语中「本当?」(Hontou)这个疑问词;而一些古意盎然的角色,似乎在句尾不说「です」(Desu),而说「ござる」(Gozaru)。

以上这些就是所谓的「役割語」。当然要指出的是,以上这些用词中,包含了一些固有的、带有偏见的观念。如果不涉及到真人,而是在作品中运用这些观念及词汇的话,却是有助于塑造和向观众提示角色特征的——老者、贵妇、乡鄙、书生、游女、军官,乃至外邦人、宇宙人等等。

继续阅读

其实这是2022年2月26日,即俄乌战争发生过第三天的事了。我向联合国难民署(UNHCR)捐款,根据网页说明该笔款项将会用于乌克兰及欧洲地区的支援活动(原文:「皆様のご寄付は、ウクライナ及びヨーロッパ地域での救援活動に充当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向乌克兰政府的捐款,这是向联合国这一国际机构的组织捐款。

最近凭证(收款单+感谢信)寄到,是为记(隐去个人信息)。

希望和平再次降临在乌克兰的人们中。

哟,35了。

如果又要玩什么文字游戏的话,第一个想到的是「三五成群」这句话,不过以眼下这时势来说,依然不是适合成群的时候呀。倒是想到了很久以前家里的一台台钟,品牌是三五牌的。

说到时钟,每到时间的节点,就会瞻前顾后的,这不,新冠疫情已经进入第三年了嘛。以平常心,今年生日(蛋糕)也从简了。

不过前两年好像都是买便利店的蛋糕,今年则走得稍远一些,买了星巴克当季的「フルーツオレケーキ」蛋糕。顺便看看鸭川沿岸的樱花和各种鸟类。

去年的心愿分成了两个心愿,看起来世界还是走向了第一种,即(世界发展分支一)如果疫情迟迟未能平息(看样子多半是这样),那就平安活过一年就算心满意足——也就是所谓 「60分万岁」的心态嘛!——现在看来就是很平常地度过了这一年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其实另一种情况下的心愿:「恢复一项原本的兴趣爱好。」也稍微有些沾边,比如近期也开始拍摄一些春天的植物,甚至买了一本有关日本路边野草的图书来看。尽管不方便自己种植,但走出去就是鸭川嘛!

说到生日心愿,若干年前被卜吐槽说:你这心愿根本不是心愿,而是一年的目标嘛。于是今年就来许一个真正的愿望——即非我自己的努力可以实现的那种超大特大的愿望——希望明年的时候,新冠病毒流行病可以平息。

很应景吧?

顺便一说,题图是想让キューポッシュ爱丽丝摆出「Give Me Five」的造型。

我特别喜欢《源氏物语》第一句话,好像是某一帖的首句,句子似乎是:春天又来到了京都——大概如此。总是,不是时间来到春季,而是春天来到了某地这样一个句式,让我觉得很有拟人化的动感。不知道是原文如此,还是译者林文月的功劳。

于是最近,樱花季也如期来到了京都,便模仿这句话,作为本文的标题。

继续阅读

日本作为日式ACGN作品的发源地,非但有大量的正式出版物作品,而且还有相当活跃的同人创作氛围。爱好者不仅仅是作为读者/观众/消费者,只是单方向地接受原作者的输出并等待续作出版,爱好者同时也乐于创作及分享,而由此形成了「同人」文化。

《记录的地平线》也是这样一部爱好者社群同人创作氛围浓厚的作品集。原作者橙乃ままれ先生自身就是对二次创作持有开放的态度的。原作小说无论是在「小説家になろう」(成为小说家吧)网站,还是「カクヨム」(读写)网站都在很早的时期便登记为允许二次创作的作品(参考下方链接)。而《记录的地平线》外传小说《栉八玉,奋斗!》本身就是由同人小说发展而来的。

小説家になろう:投稿を受け付けている二次創作について

カクヨム:二次創作の原作一覧

因此,即使是在原作小说已有几年没有更新的状况下,《记录的地平线》爱好者的日语社群依然在不断产生一些同人作品,也有爱好者在举办一些相关的同人活动。本文就来简单介绍一下,国际互联网上《记录的地平线》爱好者日语社群中的一些同人活动。

同題ログホラ

「同題ログホラ」是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一个活动。活动的主要内容,就是每天0点(日本时间,相当于北京时间每天23点。下同。),活动主办者会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一个词语,大家可以以该词语为主题,进行《记录的地平线》短文或绘图创作。例如,2022年3月13日发布的关键词是「いつも」(总是)、3月12日发布的是「だいじょうぶ」(没关系、不要紧)、3月11日则是「おはよう」(早上好)等等……

该活动于Twitter上进行,主办页面是:@LHdoudai,通过搜索#同題ログホラ这个标签,就可以看到爱好者们的投稿作品。

ログホラ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60分一本勝負

这是一个过往的活动。活动内容与上面「同題ログホラ」相似,活动主办者会在每个周五会发布一个主题,欢迎爱好者根据该主题词进行绘图(该活动不包括短文创作),并邀请大家在每周六的22:00~23:00之间集中投稿。目前该活动的主办账号(Twitter ID:@LH_onedraw2020)已经宣布停止活动,不过,依然可以通过搜索#ログホラ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60分一本勝負这个标签,查看过往大家创作的作品。

アキバ | LOG HORIZON@Discord

这是一个《记录的地平线》日语聊天Discord群组,在第三季动画开播期间,举办过几次线上语音讨论会。最近没什么聊天内容,比较安静。

该活动的Twitter宣传ID为:@loghorizon_dsc。Discord群组链接为:https://discord.com/invite/b3Scuj7UdN

ログ・ホライズン寄書き企画

这是一项已经结束的活动,活动截止于2020年12月31日。2020年2月当时为了迎接《记录的地平线》第三季动画的开播,因此该爱好者发起了这项募集爱好者祝贺声援的信件并集中寄送给橙乃ままれ老师的活动。

该活动的TwitterID为:@lhfans_yosegaki

Dice Phantasmal Sessions

这是一项组织在线下进行《记录的地平线》TRPG游戏的活动,简称为D.P.S。不过受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的影响,最近一年多来没有举办新的活动。

该活动的TwitterID为:@LHZdps,可以通过搜索#LHZDPS标签来查看相关情报以及以前的活动情况。

変人窟で会いましょう

这是一项预定将于2022年5月4月举办的《记录的地平线》专题网上Web同人展。

5月4日就是作品中〈大灾难〉发生的日期;而〈変人窟〉(〈怪人窟〉)在原作中则是指秋叶原内一处汇集了小众商品卖场的聚集地,多多良的〈天目〉就位于该处。

这场名为「変人窟で会いましょう」的线上同人展会中将会有不少爱好者贩卖、展示或免费提供自己的《记录的地平线》同人作品。我(wildgun)也已经报名参展设摊。至于普通参展(非社团参展),按照同人展平台网站pictSQUARE上的说明注册账户后,在活动开展当天就可以进入活动现场了。欢迎大家来逛。

活动网站:https://pictsquare.net/events/orderlist/9q7lc1k84wvf1aqgcsyt2ffiu0xy9f18

该活动主办者宣传TwitterID@HJKinAKB


以上就是我所了解的一些在国际互联网上《记录的地平线》爱好者日语社群中一些活动,通过我的介绍,可以发现这些活动不仅作品形式不拘一格(有文也有图),而且活动的领域也不局限于创作投稿,还有线下活动、语音聊天、声援官方、开办同人展等等各种丰富的形式。即便《记录的地平线》称不上是当前热门的作品,但依然有不少爱好者并不只是翘首以盼,而是持续不断地在输出,在表达,在创作和交流,从而为爱好者社群注入活力。

2022年2月22日(星期2,农历正月22日)22点22分(22秒?)——当然发文时间是提前在WordPress里设定好的——世界从未如此之二。

试想,等到再过去200年,到了2222年2月22日(可惜是星期五了)22点22分22秒,这条信息还会留存在国际互联网上吗?

本文是对我(wildgun)所整理的《〈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的使用说明。希望该表以及本说明文对于将来有志于对《记录的地平线》相关作品进行翻译的同好有所帮助。

《〈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是什么?

该表是由我所整理的一份《记录的地平线》各作品中出现的、该作品所特有的日文词汇以及相应中文译名的表格。

在该表格中,我整理了原文(日文)、原文注音、译文(中文)及收录来源。收录来源就是指该词汇出现在了日文原文的哪一部作品的哪个位置,以及哪一本中译本的哪一个位置。对于收录来源的精确记录,正是我之所以称之为「可信」译名表的原因。该表中的每一个词条都是可以很快从原作或译作中查到出处的。

如何查阅《〈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

我将《〈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存放并公开于Google表格: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D-uWeCfTjDEb7OL5YBBr1gYGnMqed1XNTd5omon665A/edit#gid=0

为什么需要《〈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

《记录的地平线》是由橙乃ままれ先生所创作,并以多种媒体形式展开的作品集。除了小说外,还有动画、漫画、TRPG、电子游戏、补充文档等等,此外还有大量二次创作。其中不仅有商业作品,也有许多免费公开在互联网上的资料。但这些资料大部分都是以日文形式发布的,在文字作品中,除了已经有中译本的部分小说和漫画外,还有大部分尚未被翻译的内容。如果这部分资料可以被以适当的方式翻译为中文,那么对于使用中文为母语的《记录的地平线》爱好者来说应该会很方便阅读,并且也能促进中文相关二次创作的展开。

此前也有不少爱好者进行了一些翻译。诚然,翻译这件事是译者的创作活动,其中体现了翻译者的思考和自己的风格。但是,如果在翻译时,能够将作品中出现的特殊名词采用一致翻译的话,那么爱好者理解起来也会更加容易,可以避免不同译者将原文中的同一词汇翻译成不同词汇的情况。

举例来说,《记录的地平线》中有一种名为醜豚鬼(オーク)的生物。如果直接依照日文汉字,在中译本中译为「丑豚鬼」也没什么错;根据其假名注音,推断其为英语的Orc,再根据奇幻作品的通行习惯翻译成「半兽人」也没有错。不过,在我所收录的这张表中,译者翻译的是〈兽人〉。我并不打算比较和讨论以上三种译法哪一种更加信达雅,我着眼的是出现于《记录的地平线》各作品、各类资料中特有名词能有一致的翻译。这也是我整理《〈记录的地平线〉可信译名表》的目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