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by wildgun

其实是前一阵子在逛全日空ANA的网店时,看到一块木质行李牌(ANAこころの森バゲージタグ),正面是ANA的LOGO,反面则可以定做刻制自己的名字。而且看商品说明,其实是一项ANA公司与宫城县南三陆町地区合作的项目,购买这个木牌的话,可以为以下两项事业做共享:

宫城县南三陆町地方产业活化

减少二氧化碳量,防止地球温室效应

尽管不知道我支付的这块木牌(含税价3900日元)中到底有多少贡献在这些地球环境和地方产业了,但是在美国新政府对温室效应提出异议,退出巴黎协定的同时,我想以此来表示支持。当然,也是想以此表示我是全日空ANA的乘客和支持者。

简而言之,就是终于买到了持续缺货的42mmAppleWatch彩虹色表带。

本意是同性恋骄傲,或性别多元化倾向。我佩戴它,想以此来支持「跨形态恋爱」,即人类与虚构角色,以及人类与人工智能性格角色之间的恋爱。

具体理念探讨详见之前的博客:《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5日下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就在本段游记写作的前几天,我在新浪微博上收到了一位同好的留言,说是感谢我在「栄」旅馆留下的《秒速五厘米》中文版小说,让他得以在无线网络条件不佳的情况下,也能在阅读享受《秒速五厘米》故事中,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如上,要不是被这位用户的消息所提醒,这几天我已经差点把连载游记的事给忘了,迷失在了准备2017年夏天旅游行程的迷宫之中……(望了一眼迷失了远了去了的青年youthx的游记。)

好,简单回顾一下上一篇:坐上了提前预约的种子岛一家租车公司的车辆,结识了一位憨厚又幽默的司机,根据我事前准备的地图,载着我去了宝满神社、门仓峡、宇宙ヶ丘公园等地巡礼了《机器人笔记》中的一些场景,之后我也因个人兴趣而去参观了种子岛东南侧的一座广田遗迹博物馆。见识到了根据遗迹与遗骸还原出的种子岛古代先民们的生活及信仰状态。

千座的岩屋

接下来乘着车,来到了一处海滩边,这是《机器人笔记》中男主角一行人寻找《君岛报告》时来过的场景。
继续阅读

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最近看到苹果官网上出了一款彩虹色的AppleWatch表带。显然,我知道彩虹色的表带不仅象征着光谱分析或是天气现象,在当今的时代,它更意味着LGBT。其实在此之前只是朦朦胧胧知道个大概含义,却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它究竟意味着性别多元(意味着自身的性别),还是性取向多元(意味着对他人性别爱慕倾向性)。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有一个明确的观念:我应该支持LGBT,因为我期待有一天LGBT群体也能来支持我的立场:人类与虚构角色或人工智能角色相恋爱。或者,哪怕不是一种交易性质的「互相支持」,那我现在如果去支持LGBT,也能够尝试拓展社会公众对恋爱、婚姻等概念的思维框架,让今后的人们从接受同性恋、双性恋开始,更易于进一步接受跨物种的恋爱,以及跨形态的恋爱。

继续阅读

以往,我的月间布施通常会选择向某些公益基金会啦,或是维基百科、某个软件捐款,这次我选择了向一个更为小众化的(其实可能FateGO攻略站也不算小众了)项目捐款,就是FateGO的攻略站——Fate/GO 茹西教王的理想鄉。捐助了10美元,加上Paypal的手续费也就是70多人民币,远未及FateGO中的「一单」,聊表心意。

时间:2016年7月15日午后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上回游记中写了我参观种子岛上的标志性机构建筑JAXA展示馆,以及参加JAXA巴士见学活动的过程,最后还在JAXA食堂中吃了午餐。这不,刚送回碗筷,急匆匆地走出食堂走下JAXA门口的山坡,下方空地停车场上,我预约的下午一点的车辆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租车的方法

种子岛是位于九州南端鹿儿岛县的一座离岛,与其位置一样,这里的旅游情报不是很发达。甚至不少旅游相关机构都还没有自己的网站(比如住宿的「栄」宾馆)。同样巴士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对于我这样不会开车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棘手。

不过既然要去,就抱着与第一次圣地巡礼一样的决心和念头,想方设法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用我所能触及的方法尽量保障巡礼顺利。好不容易在网上查到了一份文档,是种子岛当地旅游公司大和巴士提供的观光出租车服务。我先是联系了JCB信用卡组织的白金礼宾热线服务,请他们帮忙联系。后来由于联络周期较长,因此我干脆硬着头皮,用着初学者水平的日语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大和巴士公司去确认并预定。结果,仅仅是一通电话,也不知道我是否表达出了准确的意思,就这么预定完成了。挂了电话,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直到7月15日下午1点我走向站在车门外等候的司机,看到司机大叔问我是不是コウさん,我才总算放心下来,预定成功了!

宝满神社

上了车,我向司机展示了自己想去的南种子町及中种子町的几处场景,商量了一下大致路线后,司机便载我出发了。司机问我从何而来,我说上海。司机说前几周他正好也接到了一对来自上海的夫妻的生意(我有点惊讶:上海人去的也不少啊),结果对方一点日语也不会,可把司机难倒了。结果乘客借助电话翻译服务,才能把意思传达给司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