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by wildgun

这几个月,一部宣布引进中文版的GalGame作品频频被提及,那就是《爱上火车》——日文名是《まいてつ》。由日本LOSE社开发,HIKARI FIELD公司(据悉为中国人建立的日本公司)翻译并宣布引进。正巧、正巧,前几天我在摩点上看到了这部作品的众筹活动

前叙:我与《爱上火车》的双重因缘

为什么说是「正巧、正巧」呢?其实,我与《爱上火车》的缘分或许可以追溯到两年以前——

2016年夏天,我前往日本鹿儿岛县种子岛进行《秒速五厘米》之《宇航员》篇及《机器人笔记》的圣地巡礼后,来到鹿儿岛市及周边进行了几天的旅行。期间就乘坐了「隼人之風」号特快列车进行观光,途径「嘉例川」站,大概我是要在这个车站换乘吧,便下车拍照。事前并没有做功课,下了车便发现那是一座老式的木质结构的车站建筑,颇有以前时代的风情。当然,「嘉例川」站并没有出现于《爱上火车》中,至少是没有出现在我玩过的共通线中。

然而,记得当时有一位日本年轻人拿着一个布偶在与嘉例川站的站猫合影。依稀记得那个布偶是一个小女孩,穿着黑色军服式样的服装。因为那段时间我没在玩《Fate/Grand Order》,但却对形象有那么些概念,我误以为是FGO中的ノッブ。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偶应该正是《爱上火车》的女主角86才对。而该作日文版的发售时间是2016年3月25日,同年7月份看到有日本爱好者拿着布偶与九州铁道嘉例川站吉祥物站猫合影,也就顺理成章了。

继续阅读

近期看了一篇知乎问答,是关于插座设计的。说是工业设计好的插座配合各种电器插头,每个插座位都可以利用上,不会出现插了一个插座后周围一圈插头都没法用的情况。

与前一篇博客一样,最近依然是在整理旅行用品,其中也会整理到插座和充电器。看了上述这样的有关插座设计的文章,于是我也想来试试看我自己的旅行插座是否设计合理。毕竟在旅行之前,我很难预计宾馆插座分布是否合理。而要在尽可能少占行李箱体积的情况下,带一个能满足大大小小充电器的扩展插座,也是需要花一些心思比较、选择的。

手边正好有一个很小巧的旅行插头,记得是我在2016年4月在日本广岛周边地区旅行时买的,应该是在山电电机购入的吧。当时是因为住了APA(那时还没有爆出APA的右翼宣传情况),结果APA的插座不太够,为了在今后的旅行中避免这样的尴尬,我就在旅行换车期间到附近的山田电机买了这个小巧的插座。

继续阅读

标题有点长,大概经过就是:2018年7月西日本发生了暴雨,导致JR西日本所属的多条电车铁路停运(JR东海也有一些线路受灾停运)。为了应对这样的状况,JR西日本公司启用了「代行巴士」(代行バス)来代替受灾路段铁路运输。我作为外国观光客,已经预约了JR西日本的一些周游券,那么用周游券能不能直接乘坐代行巴士呢?就这个问题,我留言询问了JR西日本公司。

先来一个概括版:

我问:在JR西日本Pass(比如山阴、山阳Pass)有效期间、有效区域内,能否持周游券直接乘坐代行巴士?

JR西日本公司答:可以凭周游券直接乘坐。但是代行巴士班次及座位数量有限请您谅解。由于地区受灾严重,建议您暂缓或改变旅行计划。

下面引用我给JR西日本的留言,以及JR西日本的回信的详细内容。

继续阅读

旅行前夕,总会反复考虑为了种种目的——例如为了携带更轻便,或者为了实现特定的拍摄方式,或是为了节约更多时间——总会开始反复检查自己携带的旅行用品,而移动电源则因为重量与不断推陈出新的技术而受到我的重点关注。然而不关注不要紧,一关注恐怕就会关注出问题来。

比如,最近我的SONY移动电源和Anker移动电源就坏了……下面来简记一下这两个移动电源吧。

索尼(SONY) CP-F5/B 5000毫安移动电源

坏掉的这块SONY移动电源,是我购买的第一块移动电源,2013-08-07购入自京东,从日起上来看,应该也是为了旅行而买的。当时的售价是289元。
继续阅读

如期而至的百合花,绽放在2018年6月底。原本是在2014年的11月购入的三颗百合花种球,一年一度开花,成为了我家阳台上年度胜景。去年以《白又白——百合花与キューポッシュ爱丽丝兔装》记录之,今年则是尝试以延时摄影的方式记录它整个开花过程。效果没有网上部分摄影那么出色,因为是放在开放式阳台上,风吹与环境光线的变化都会影响延时摄影各帧之间花朵的位置以及整体色彩。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这次能拍下百合花的开花过程,还是挺高兴的!

继续阅读

日本以「观光立国」为国策,因此日本面向外国游客推出了许多优惠政策,JR Pass就是一种相当大的优惠。JR Pass是日本各JR公司推出的周游券的统称,有日本全国铁路范围使用的,也有地区使用的。

本文倒不是想介绍各种周游券的用法或适用范围——其实这些在JR各官网上都有详细的记载,旅行者应该自行查找相关信息,这样才能够充分判断,并灵活运用在旅行前的规划以及旅行途中。本文是想说一下我在考虑是否购买JR Pass前会考虑哪些因素,并结合实际旅行经验来说一下一些意想不到的便利性。

继续阅读

最近因为考虑到在圣地巡礼过程中,带上相应动画视频会比较好,因此入手了闪迪欢欣畅享无线闪存盘,也就是Sandisk Connect Wireless Stick。普通的使用方法我就这里就不写了,大家直接看说明书、用APP就好。我这里写一下说明书上可能没有提到的,或者是我自己也需要查询一番、实际使用后才确认的几件事。

macOS访达(Finder)以原生WebDAV协议连接

我比较喜欢使用操作系统原生自带的方式对设备进行连接或管理,如果要额外装软件,对我来说就不是最优解。以macOS使用环境来说,闪迪欢欣畅享无线闪存盘提供了两种连接方式。其一是网页方式访问——但这明显不是最优方案,因为macOS中日常对文件的访问管理最自然的方式就是Finder——亦即目前中文名被翻译为「访达」的那个程序。那么,macOS下有没有可能以Finder来访问闪迪欢欣畅享无线闪存盘中的文件呢?当然是有可能的。

其一是USB直连,这就像一个U盘一样使用,在此不多介绍了。这里要介绍的是该设备提供的更为通用的访问协议——WebDAV。

继续阅读

我应该算是提着胆子来写下这篇读后感的吧?因为实则我对苏格拉底并不了解,除了在历史书、文明史或是哲学史上稍微读到过其名字以外,其他并不了解。甚至连柏拉图或是苏格拉底的书,这次也是第一次读完一册。没想到就是这第一册就是柏拉图记述苏格拉底生命最终阶段在饮下毒酒之前的这一日与朋友们的哲学谈话录——更可以称之为人生谈话录。因为先前对苏格拉底及古希腊的哲学讨论理念不了解,所以看得也囫囵吞枣、不明不白,恐大有妄议之嫌。好在苏格拉底本身就鼓励讨论,且在本书中他也提到了大胆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一些过时的世界观讨论框架

或许是因为我不了解苏格拉底所生活环境中,人们是怎么看待和理解事物的。但这本对话录中反映出的一些问题,在我看来是他们的认识不足。或者说,其实是几千多年后的我们,现在有了更多认识世界的手段,因此有能力进行更为深入和细致的观测,因而可以指出苏格拉底的一些谬误。

例如,苏格拉底将自己的从容赴死比喻为天鹅的品质,他说:「看来你认为我在洞见未来的能力方面不如天鹅;因为这种鸟感到自己行将死去的时候唱得比一生中任何时候更嘹亮、更动听,因为它高兴自己就要到所侍奉的神面前。……他们没有考虑到鸟在饥饿、寒冷或其他困扰时是不唱的。我不信它们由于悲哀而歌唱,天鹅也不悲歌;可是它们是阿波隆的鸟,我相信它们有预见的能力,由于预知另一世界的福祉,在那一天是会比以前任何时候更加欢畅的。

在这里,我想苏格拉底武断了每一种鸟类在表达情绪的是相类似的。我不知道他的这种观察和论断是否正确,而现在,或许我们的动物学家们可以根据其他更为详细的生理指标——比如动物的体温、呼吸、瞳孔变化乃至血液中的某种生物化学成分的含量,来测量得知天鹅在死亡前的情绪——生理特征的变化。当然,我不是在向已经去世几千年的古人炫耀现代动物生理学技术。而是说,随着人们认识世界的推进,哲学的观点也会发生改变。

继续阅读

本文基于通关《秋之回忆8》L部分游戏内容中志摩寿奈樱及嘉神川诺艾尔所有故事结局而写。对H线部分中所有相关材料,欢迎补充指正。

对于去过几次MO圣地巡礼的我来说,本次MO8中让我印象最深,也是最兴奋的一点,便是其中新增地名及场景设定大多都符合现实情况。相比于之前历代的遮遮掩掩、变形后引入,本次对于圣地的引进显得坦率得多。举例来说,湘南单轨电车、明龙神社和芦鹿岛的情况基本属实。湘南单轨电车与现实中同名,明龙神社为现实中龙口明神社,芦鹿岛之名为历代沿用,实为日本江之岛。这已为众多巡礼者所证实。

那么,对于我攻略的志摩寿奈樱,以及她家里的实际情况,结合圣地现实来看,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呢?这就是我一开始想探究的问题。没想到逐渐探究下去,志摩家相当可观。

作为婿养子的志摩爸爸

首先来说游戏里提到的内容:
当一天早晨累在院子里遇到志摩爸爸,称其为房东先生时,志摩爸爸说,其实他自己并不是房东。他是「婿养子」,是入赘志摩家的。他是专门专门神职人员,而志摩妈妈才是夕凪庄房东,房产是记在她名下的。此外,志摩爸爸还提到:志摩家是女性一系家庭,历代所诞生的都是女孩,所以自己才被作为「婿养子」招入。而自己也只有寿奈樱这一个女儿。

从中可以有三点推论:

1、志摩家是具有相当历史甚至有一些神话色彩的古老家庭,有点像《你的名字。》宫水家的情况,但因为《秋之回忆8》中没有暗示预言之类神秘现象,所以说只是生理、基因等因素导致女性单传吧。

2、志摩爸爸本不姓志摩,而是他姓。与志摩妈妈结婚后才改姓志摩。

而至于志摩妈妈的名字,志摩爸爸之后会提到,名字是小樱织(小桜織=さおり=SAORI),所以,志摩寿奈樱妈妈的名字是:志摩小樱织。

而志摩爸爸的名字及原本姓氏,在我玩到的游戏部分中,一次也没有提及。
继续阅读

日本WonderFestival手办展,以前就多多少少听到过几次,也知道每一次WF手办展上,能看到当年甚至次年的预告发布作品。

大约半年前听说WF要来上海,当时感觉是一个标志性的进步,但倒也并不惊讶,毕竟依据我的观察,自2010年世博会以来,日本ACGN相关产业厂家及活动就陆续进入中国,特别是上海。要说上一次的热潮是Animate及GSC的到来,那么这一次的热潮标志之二,可以说是本届WF的展开,以及GSC新公司Good Smile Arts Shanghai, Inc.——良笑塑美(上海) 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成立。

NEX00477

说回这次WF2018上海站,其实真正等到时间临近了,我倒并没有十分的热情去观展,1月份在日本旅游时,已经带回(购入)了间桐樱的手办和玉藻前的手办,还未开封,因此近期没有什么想要的手办;二来其实近三五年来我对手办的热情也渐渐消退了,不会看到手办就想把虚拟偶像镜音系列也买上,也不会拘泥于成套成套的收集。

不过,这次开展前一天晚上,和邪社站长Jimmy找我一起去拍照,我便以媒体的身份去了。没想到当天确实十分火热,Jimmy在闲聊间问的几个商家也表示参展观众人数大大超过他们预期。

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倒不是观众数量,而是国内手办设计与生产,以及与作品资源(IP)结合创作的流程已经初具雏形,我的朋友海老男居然也开始成立公司制作手办,预计夏天会批量发售,就是在以下图片中能看到的玩意族的有妖气萌娘手办。

那么,下面就请大家看图吧:

NEX00479

NEX00486

NEX00490

继续阅读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