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by wildgun

《秋之回忆8》(メモリーズオフ8)即将开卖(希望别跳票),目前网上已经出现了预告动画,我也发表了《秋之回忆8预告动画圣地猜猜看》的简单圣地考据。这两天又仔细想了想,就现有资料来看,本作似乎在强调鸟的元素,或者说,鸟这种动物作为游戏元素以及圣地巡礼元素出现在资料中相当频繁。所以简单整理此文,姑且称之为「鸟类观察」吧!

《秋之回忆8》LOGO上的羽毛

(图片转自《秋之回忆8》中文官网

毫无疑问最明显的就是秋之回忆8LOGO上的这片羽毛了。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英文字母M左下角起笔一画,左边还装饰了一个形如艺术化的翅膀的造型。

继续阅读

是的!正如标题所写,我今天新建了一个网站,中文名是「日本印象」。访问网址是:

https://StampJP.com

也正如其网址所示,是一个有关Stamp即印章的网站。在这个网站中,会专门介绍我旅游中收集到的各个景点的纪念印章、车站印章,将来还会介绍明信片等具有「印迹」特征的图像事物。正如网站的副标题所写:「点滴迹,汇集万。」

继续阅读

购得缘起

前一阵去日本了旅游,一直久闻东京中野百老汇的大名,知道那是一幢宽阔的外墙门框门柱大红色的房子,里面有着各种历代玩具周边,但却一直没有去过。直到这一次时间比较宽阔,也听一位在日留学生朋友雨涛介绍说:秋叶原还只是面向初心者阶段,真正深入后就要去中野了。当然这位也是道听途说,自己并没有去过,于是我这次就实地探访了一下。百老汇大楼里各店铺东西还真是琳琅满目千奇百怪,虽然新近热门作品的周边数量未必有秋叶原街头大店铺那么多,但却聚集了可以说是昭和时代以来各时期风潮的周边。甚至我还在楼上转角的几家小店内,发现了动画的原画稿,以及本文要介绍的珍稀物品,也就是更原始的动画绘图介质——赛璐璐胶片。

一看到原画店和赛璐璐胶片,同行的一位小伙伴就笑着说:这里是赃物集散中心。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话,不过据她介绍这些原画和胶片有可能是制作组管理不慎或动画公司解散后,被人盗窃而出的。不管怎样,至少我是在正规的店铺里购买的。我买到的这家店铺里,有好几个书柜里放着一个个蓝色的A4文件夹,里面都是一页一页的赛璐璐胶片。每个文件夹大概30~40张赛璐璐,《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大概占了一个半文件夹:一个是EVA单独一个文件夹,另一半是与GAINAX动画作品混在一起。其实我看中两张,一张是本文展示的这张,售价是一万多日元(12000吧?)。另一张我最终没有买,不过应该是颇具收藏价值的,是葛城美里的正面裸体胸像(无脸,颈部到腹部),可以看到胸口那道第二次冲击时留下的伤疤,售价是两万日元。权衡了喜爱的角色及价格因素后,我最终选择了明日香的这张赛璐璐。

画面中的尺子是我为了示意尺寸而放入扫描仪的,赛璐璐为透明塑料薄片,本图中白色底色为扫描仪内盖颜色。

《新世纪福音战士》11话截图

赛璐璐动画的运动呈现方式

从内容来看,应该是《新世纪福音战士》 TV动画第11话《静止した闇の中で 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在静止的黑暗中》)12分50秒左右,NERV疑似遭到人为破坏而断电,明日香、丽与真嗣三人试图经非常规通道从外部进入NERV内部,期间三人俯身爬过狭窄通道的一幕。也就是说,各位电脑里、光盘里或是云端在线播放的这个画面,都是由我所持有的这一张赛璐璐胶片拍摄并转制而成。

继续阅读

这两天《秋之回忆8》的OP公布了,看来离准时发售以及浅色回忆穿女装的日子也不远了。于是截取了一下预告动画中出现的场景,有些都是瞬时闪过还带有模糊效果。

我根据多次去湘南地区圣地巡礼的经验猜测了一下,顺便在GoogleMaps上查了一下,便草草地整理出此文。也不算严谨的考据,有些完全凭印象而写,有待各位去旅游、去闲逛的爱好者们实地查证啦。

本文中的动画截图取自《秋之回忆》官方网站第八作预告动画。请以购买的方式支持正版。这是MO8中国方面制作公司的官方网站:http://gloriaworks.com/MO8/想想看吧,这里只要花费最低「1/6单」的价格(参考FateGO)就可以以百分之一百的几率召唤到多名老婆!

01湘南单轨电车西镰仓站(湘南モノレール西鎌倉駅)

需要说明的是,因为游戏尚未发售,我不知道这条电车、这个车站在游戏里叫什么名字,因此本文小标题所写的地名都是实际场景名。

显而易见这里是一座电车站。需要注意的是,这个电车站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月台中间有一个向下的楼梯。根据实地圣地巡礼过的经验,湘南地区有四种电车线路:JR东日本电车、小田急电车、江之电电车,以及湘南单轨(湘南モノレール)电车。前三种电车都是在地面行驶,并非架空行驶,因此怀疑是湘南单轨。加上之前的考据及圣地巡礼已经发现了与湘南单轨电车出现在MO8游戏CG中,因此吻合。至于为什么是西镰仓站?因为外部CG里出现的就是西镰仓站的外部构造、神社CG原型「龍口明神社」也是在西镰仓站步行五分钟的地方,因此推断是该站站台。

继续阅读

俗话说想啥啥来,虽然略显夸张,不过昨天在《Fate/GrandOrder》2018年情人节PickUP活动中,我确实称心如意地抽到了刑部姬!其实去年万圣节开放该角色的时候,我倒对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在意,就知道大概是一个宅女,以及似乎是用折纸来作战的。之后逐渐用了好友支持列表里的刑部姬,被和风的场景宝具给吸引住了,又在日本旅游时看到了许多有趣(?)的同人本,便想了解一下这个角色。

我也知道刑部姬虽然是万圣节一下子突然公布的,但在玉藻前(Caster)的幕间物语系列任务《笔友战争》中已经出现并进入了FateGO玩家们的视野中。在一个虚构的怪物社交网站,与玉藻前、清姬互为笔友。不过最近几天我玩《Fate/Extra CCC》时,才注意到,原来在游戏中已经提到了刑部姬的名字,也正是出自玉藻前之口!而《CCC》则是2013年就发售的游戏。
继续阅读

远坂凛出现在许多Fate系列的作品中,尽管不一定完完全全是同一个角色、性格、设定,但各作之间比较起来看也是蛮有趣的。比如近年月球大作《Fate/Grand Order》中,金星女神伊什塔尔(イシュタル)所附身的便是远坂凛。

这位远坂凛在战斗开场时有一句台词:「よしよし、カモが来たカモが来た。……んんっ! そうじゃなくて、平和のために戦いましょう!」。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不错不错,鸭子来了鸭子来了……不对,要为了和平而战吧!」这句充分体现了远坂凛的口嫌体正直属性啊……

话说回来,这里的カモ(Ka Mo)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只鸭子呢?当然这不是男女关系里的那种鸭子啦。其实一开始我误以为是金(カネ Ka Ne)的某种变音,我想远坂凛拜金主义是出了名的嘛,直接把敌人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视之为掉落的QP跑过来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继续阅读

作为标题的这句话,是我在最近这次旅行结束之时,写下的感慨中的一句(新浪微博)。为什么要这么写呢?是因为这次旅行中,我注意到了两件小事。

第一件事是,我不再像以前的旅行那般激动。记得第一次赴日旅行,第一次MO圣地巡礼之后,在湘南海岸面对广袤的太平洋,心情可谓激动万分。哪怕是回来之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我也可以说是「心潮澎湃」吧。那年初夏太平洋的波涛,在记忆中,在思绪里,涌动了一年之久。之后随着去日本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似乎已越来越习惯这种感动。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三年赴日签证办完之后,以近乎每半年去一次的频率赴日旅行,心情却的的确确地没有第一次那么激荡了。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种伴随着新鲜感而来的激动是逐次递减的。

继续阅读

2018年年初,去日本进行了一次比较长期的旅行(23天),期间看了两遍FSN HF线剧场版的第一章。因为是直接看日本影院电影,没有字幕,因此是基于我尚浅的日语水平及对FSN游戏的印象而观看的影片,台词也是半听半猜,可能理解有所偏差。

总体感觉是:Fans向倾向作品特征明显,主角缺乏明显的成长轨迹。3D打斗画面表现出色但却有炫技嫌疑,间桐樱依然是路人女主角,电影里后半场表现缺乏——但是我依然喜欢樱!以及:主题曲《花の唄》越听越享受。

出色但过盛的战斗场面

其实在看电影的大概两周之前,我看到新浪微博上有一条介绍该作品中第二战Lancer VS Assassin的分镜设计介绍,当时觉得这画面还蛮酷炫。但实际观看后发现,这一段真的是在炫技:战斗的两人在大约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一连更换了三四个战斗场面:桥墩顶上、高架飞驰的车辆上、大楼顶上以及最后的池塘内。而且这一系列连续战斗角度变化多端,采用了3D+2D混合的制作方法,却造成了一个「应接不暇」的负面效果:作为观众的我,尚未能在脑海里建立起一个关于场地空间的大概印象(这是什么场景、多宽敞、有哪些局限条件需要克服、有哪些条件可以被利用、对谁更有利、谁因环境而处于劣势)等,打斗就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场景环节。 在观看(特别是首次观看)的同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体会理解场景。所以,之前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出介绍的这一段,反而是我最不喜欢的一场打斗。

第一战Saber VS Berserker还算不错,近战打斗,有些实打实的看头。

柳洞寺是我最喜欢的一战,无论是前还是后半段。首先这一战整体场景空间确定,围绕柳洞寺本堂分为两个部分:堂内是卫宫士郎与间桐脏砚的近战,堂外门廊上及庭院内是Saber与Assassin的战斗。整体画面昏暗风格一致,透过纸窗的战斗身影效果特别有表现手法趣味。室内室外、士郎与Saber主从二人各自面对自己眼前的敌人,亦有释放令咒的配合,可谓两人第一次的配合,内外战斗之间切换也流畅不唐突。

继续阅读

依然是旅游,期间向诸多神社、寺庙供奉布施。

说起来,这次旅行中,除了在日本通常的神社、寺庙,以及曾经在东京的孔子庙、仙台的伊达政宗灵庙以及二条城等地领受过御朱印(纪念符),这一次还在一家东京的酒吧「坊主バー」领受了两张御朱印。和尚酒吧经营者是僧人,也已在酒吧内参拜了御本尊佛像,因此不能不说确实是御朱印啊!

说起来结账时我认为不应该说「お会計」(结账),但我只记得在日本神社,献上的钱是叫做「初穗料」,却不记得寺庙里应该怎么称呼,便向酒吧经营者僧人询问。僧人答:「ふせ。」也就是本文标题中的「布施」二字。于是,进行布施。

此外进行一个简单的说明,因此本人目前处于无职状态,说不定过一阵就会变为学生状态,在此状态下无劳动收入,因此停止如此这般月度的财务布施。

附肢合掌——!

《敬告各位:我已停用微信约两周》,又有《敬告各位:因工作需要,重新启用微信,用于工作》,便也有本文。

本来一年多来又重新注册了微信账号,也就是为了因应与工作单位所签订的聘用合同工作内容。现自2018年起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因之前开始持续不认同微信现象的意识形态,因此停用微信。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