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by wildgun

这个题目有点奇怪,且听我慢慢道来。

开始思考「可比性」这个词的含义,印象里是多年前一次在新浪微博上说了什么话,被许多网络用户认为不适合不恰当,因此引来了许多吐槽。其中就有人说某某和某某有什么可比性?而我呢,面对这种吐槽,总是习惯于认真思考,考虑其语言逻辑是否合理等等问题,以此来缓解语言带来的仇意、怒意或讽刺意义。

于是我当时开始考虑「可比性」这个词的意思。当时我还发了条微博,说:

就刚才那条微博引起的一些言论中,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话题:什么是可比性?如何认定两个事物或人具有可比性或不具有可比性?这三个字是否总伴随着否定用词而出现?如果是的话,那么它的作用看起来很像“呸”这样的象声词。 ​​​​

时间流逝。后来每当我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总是会有片刻的考虑,在不同语境、不同对话场景下,思索这个「可比性」的意思。

继续阅读

我很少在博客里提到自己的家吧?今天来提一提,也就是「海上名园」张家花园地块动迁,今天大概已经有了定数。

其实我并没有关注这件事,只是最近家建筑旁小区里预签约的宣传——那一首首民歌和红歌,惹得心烦,也大致是知道了,好像是预签约率到达某个比例,基本就是确定搬迁了。刚才——也就是2019年1月17日的20时前后——外面的宣传广播里说这个数字达到了90%,也就是确定动迁了吧。

我从小生活在张家花园,虽然十岁左右经历过一次搬家,但其实连楼层都没挪,只是搬到了相邻的一间房间内。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永恒。永恒的是窗户外看出去对面的石库门建筑大型露天公共阳台,还有视野右侧角落似乎永远不变的、伫立在远处那小小的花园饭店高楼建筑(后来我才知道花园饭店属于日本的大仓集团)。什么是天际?什么是世界的尽头?对从小到现在一直在这里的我来说,从阳台上望出去右侧远处的花园饭店,就似乎是世界尽头的碑记,那里就是尽头。即使随着成长,我早就徒步走到花园饭店的那栋建筑,从底下看过它的样子,并且还走向更远处。乃至还去住过日本大仓集团在北海道札幌所开酒店,但对于每次站在阳台上的我来说,那就是世界的尽头。

而阳台的视野也总有一些变化——天空越来越小了,石库门建筑后升起了越来越多的高楼建筑,它们渐渐遮挡住了天空的下部。天空从一片区域成了一条带状区域。可以说,在我的印象和感受里,连天空区域都是随时间变化的,而张家花园却是永恒的。

继续阅读

日期:2018年05月25日

咖啡名称:苏门答腊葛林芝(SUMATRA KERINCI)

煮制方式:雅致手冲

风味描述:喝前对其风味描述中「糖浆般的甜感」不以为然。喝下第一口就能确实感到清甜。冲泡前闻味时,觉得像圣诞款。一问伙伴,果然圣诞款中确拼有苏门答腊。

有关「文字齿轮」写作活动,请阅读:《「文字齿轮」写作练习小品文之说明》

第二輪題目

你是一位漂泊世界各地的旅人,有一天你踏入了座陌生的城市(現實虛擬皆可),請形容這座城市帶給你的印象

第二輪題目所有参加者的答题请见巴哈姆特上不改所发布的《【文字齒輪】第二輪回答彙整(23篇)》

好,下面是我写的内容。在阅读我的文章之前,你也可以考虑点击上面的链接,跳转到巴哈姆特页,看一下匿名的答题汇总,可以猜猜看哪篇是我写的。

继续阅读

「据说,“光君”这个名字是高丽国的人称赞源氏的美好而给取的。」——《源氏物语·桐壶》。

如同2014年元旦起每天各读一帖《源氏物语》,今起再读。《源氏物语》开启了我对日本传统文化、对京都的热衷。此番再读,是读平安时代亦是读我自己这五年。首帖《桐壶》中竟已更衣去世、迎娶葵之上并恋慕藤壶。卷首「不知是哪一朝…」至今、2014年至今、紫式部执笔至今,皆「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继续阅读

2015年底,我的博客中就以《日本的“集邮小本本”及其变形》为题,介绍过日本的御朱印,以及印章收集文化。当时文中还提到了日本星巴克的咖啡护照,写道:「星巴克有一种名为“咖啡护照”的小册子,中国大陆这边贩卖给顾客的咖啡护照,说白了就是优惠券打包。但是日本方面星巴克则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日本的咖啡护照是在每购买一种咖啡豆时可以要求店员免费提供一张对应咖啡豆种类的半透明贴纸,可以将其贴在咖啡护照的对应页上,表明你已近品尝过这种咖啡豆。在每一页的边上还留有空白栏位用以记录喝咖啡的时间、地点、感想等信息。

这不?后来我在2018年初,去逛星巴克上海烘焙工坊的时候,看到了一本黑色封面的「臻选咖啡护照」,于是便买来。后来发现在中国大陆星巴克臻选店内出售的臻选咖啡豆,或是在店内提供的手冲咖啡,都随附一张臻选咖啡豆卡,恰好可以插在这本小册子的每一对页右边镂空的开口缝内。左侧则用于记录日期、煮制方式以及风味描述的填空栏目。我想臻选咖啡豆卡片背面本身就有对咖啡口味的专家描述,自然不需要我再抄写一遍。因此就把风味描述这一栏作为我品尝时的口感、心情等的记录。

继续阅读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简体中文版于2019年1月11日,也就是日本第二章首映前一日上映了。我在日本的电影院看过两遍该作品,当时尚因为语言隔阂,对部分台词没有听懂因此也未能理解细节关系。这次1月11日,我又在上海的电影院里看了一遍简体中文版的动画。就影片内容来说,我基本保持去年1月份所写影评《《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剧场版观后感》的感想。而今次本文,我想提一下在他人的影评以及短评中「粉丝向」这一个概念,是否合适用于该作品的问题。换言之,本文是影评的评论

见过不少影评,或是回复短评,总是乐于告诉别人这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其实,我自己是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的。当然,出于网络礼仪或更广泛的公共礼仪,每个人当然可以保持自己的观点,可以认为这就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那么,我也来详细说一下,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以及为什么我不愿意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