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6月, 2021

说明:本文是对《记录的地平线》(ログ・ホライズン)的衍生同名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在其官方网站所免费公开发布的电子杂志《『イントゥ・ザ・セルデシア』》及《『セルデシア・ガゼット』》中《できるかなシックスティシックス》(D66行不行)专栏部分的个人爱好者性质的中文翻译。

翻译者:wildgun。原作的著作权属于:©橙乃ままれ・KADOKAWA/NHK・NEP ©Touno Mamare / Kinuno Boushi / 7 Sided Work Shop 所有。部分中文译名参考了哈泥蛙为广州天闻角川及台湾角川所做的官方中文书籍的翻译。

◆点数抽签占卜的历史

有一种自(日本)战国时代流传而来的占卜术,被称为「天获占卜」或是「奠都里占卜」。把写有1到10点的没有主题的短文小纸条装入箱子中,通过从箱子中取出纸条的方式来预测吉凶。

取出的方法有许多种。为人们所熟知的一种方法是,取出手指摸索碰到的那一张,通过上面的文章与点数,来占卜当天的吉凶。有一种被称为「讲」的集团,由几人乃至十几人构成,他们以游戏的方式进行占卜:围坐成一圈,按顺序将塞满短纸条的箱子传递。每人取出其中一张,并反复进行。取出的短纸条上点数合计数值最接近17点的人获胜,而18点以上的人就必须要实施短纸条上文章所写的全部内容。这种「讲」也被称为「取点讲」,其作为一种赌博的形式,以堺(译注:位于现日本大阪地区)的商人们为首,人们纷纷进行游戏占卜。

该占卜术被发明出来当时,其上的短文很短,而且大多数单纯是写有简单的命令。具有代表性的有「揉揉父母的肩膀」、「整理房间」等内容,从其内容也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将其看作是一种社会道德教育的教科书。

不过,到了当它开始具有上述赌博游戏性质时,那是室町文化烂熟时期,短文的多样性增加了,它从一种风雅之人的游戏,变成了具有更多过激内容的玩意儿。像是「结识一位思恋的花魁」、「点燃一位讨厌的大爷的丁髷(头发的一部分)」等等,它发展成为了一种町商人用来锻炼经济实力或勇气的游戏。

这种「天获占卜」曾风靡一时,但因为内容太过激进,因此受到了大名(译注:日本封建时代领主称呼。)的限制。特别是在水户,由于群殴而造成了死伤事件,因此以此为契机,通过蕃的行政命令禁止了这种占卜,而从此步入了地下活动。伴随着全国的这种动向,该占卜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天获占卜」再度受到人们关注,那是由于小豆岛的酱油商人久寿田嘉平的缘故。热心于社会公共事业的嘉平以私人财力复原了天获占卜,将其作为一种具有面向青少年的知识教育功能的玩具来贩卖,成为了一大热点。那时,广为流传的是一种被称为「少年少女天获占卜」的东西,在廉价的小型笔记本纸面下部,写有短文与点数。其幽默的内容深受孩子们的认同。

这种嘉平式的天获占卜以文具店为中心,面向学童而发售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也出现了许多同类产品。在粗制滥造的天获占卜中,也有一些写有「骑一辆偷来的自行车」、「像小刀一样表现得情绪敏感」这样指示短文的过激内容,给天获占卜带来了人气。

到了80年代后期,社会进入了经济高度成长期,绽放出了各种各样的年轻人的文化。其中有许多是来自欧美的输入文化,其中就包括了迪斯科舞厅和酒吧。这些就是年轻的人们在获得了可分配收入后的夜生活文化。在此潮流中,从早稻田大学周边地区开始传播起了被称为「天获天国」的游戏,短时间内就在关东地区的大学生之间流传了开来。像是「公布喜欢的人的名字」、「与你右边那位亲嘴」等,这些占卜具有很强的恋爱游戏性质,在一瞬即逝的交流场面中得到人们的消费使用。提供者主要是饮食店方面,价格很高,抽一次要500日元左右。

在赛尔迪希亚,这种「天获占卜」被〈第八商店街〉以妥当的形式复原了出来,甚至在〈大地人〉之中也广为流传着。

继续阅读

说明:本文是对《记录的地平线》(ログ・ホライズン)的衍生同名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在其官方网站所免费公开发布的电子杂志《『イントゥ・ザ・セルデシア』》及《『セルデシア・ガゼット』》中《できるかなシックスティシックス》(D66行不行)专栏部分的个人爱好者性质的中文翻译。

翻译者:wildgun。原作的著作权属于:©橙乃ままれ・KADOKAWA/NHK・NEP ©Touno Mamare / Kinuno Boushi / 7 Sided Work Shop 所有。部分中文译名参考了哈泥蛙为广州天闻角川及台湾角川所做的官方中文书籍的翻译。

◆赛(尔迪希亚)事开幕!

啊,今年也总算到了这个季节啊。欢迎任何男女老少,无关所在公会,就连〈大地人〉我们也大欢迎!第一届全秋叶原业余棒Qu选拔选手大赛开幕。

投掷骰子,以随机的方式决定出个性丰富的队长,在他的周围,在初夏爽朗的空气之中,流下运动之汗水吧。统一的制服也衬托出了队伍的整体感,这是重点!

啊,很快,第一场比赛好像就要开始了。现场实况是由一向被人称为「绕垒转不如口舌转得快」的我卡拉辛,以及「咦……已经开始了呀?」呃……从白天开始就拿着啤酒和毛豆吸着美味空气的道隆先生共同为大家来解说。

队长表(D66)

出点 出点 效果
奇数 1 「要注视的是30秒后未来的比赛」城惠
奇数 2 「为我而争斗吧」濡羽
奇数 3 「钻石的向日葵」玛莉艾儿
奇数 4 「目标是全体成员的棒球」亚因斯
奇数 5 「粪棒球宣言」威廉・麻萨诸塞
奇数 6 「指挥并不简单」高山三佐
偶数 1 「和四号和投手和教练」艾札克
偶数 2 「One・For・All」实莉
偶数 3 「内裤大魔神」直继
偶数 4 「我的计算是完美的」洛德立克
偶数 5 「耳语战术是程度相当于违规的」宗次郎
偶数 6 「板凳的冬蔷薇」蕾妮希雅公主(特别嘉宾)

继续阅读

说明:本文是对《记录的地平线》(ログ・ホライズン)的衍生同名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在其官方网站所免费公开发布的电子杂志《『イントゥ・ザ・セルデシア』》及《『セルデシア・ガゼット』》中《できるかなシックスティシックス》(D66行不行)专栏部分的个人爱好者性质的中文翻译。

翻译者:wildgun。原作的著作权属于:©橙乃ままれ・KADOKAWA/NHK・NEP ©Touno Mamare / Kinuno Boushi / 7 Sided Work Shop 所有。部分中文译名参考了哈泥蛙为广州天闻角川及台湾角川所做的官方中文书籍的翻译。

◆有一股总之先让他爆发的风潮

在剧本的开始时间点上,就把PC们至于危急的状况之中,PC们就会拼命活下去,剧本就能被精彩地演绎出来了,这就是好莱坞四千年的历史Hot Start。本期准备的是「中辣」「辣」「超辣」这3种。在准备游戏阶段就投骰的话,那就用不着为了开场的桥段该用什么好这个问题而烦恼了。就算让玩家投骰,也不会受到他们无用的憎恨——这种高度历练而成的GM控制技术,应该灵活使用才对。

・HotStart中辣表(D66)

D D PC的状况
偶数 1 在城市之间的街道上,碰上了〈大地人〉被怪物袭击的场面。你们为了保护它,而立即冲了上去。投1D!你们被咬的次数就和投出的点数一样。
偶数 2 「呜呜呜,哇……」经历了种种事件,PC1保护了迷路的孩子。虽然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但好像是被不良分子追逐着。一边保护小孩子,一边寻找孩子的亲人吧。
偶数 3 「今夜12时,在那河岸。」PC1收到了来自曾经败给过他的敌人发来的决斗书。虽说是要回应还是无视,都由PC来决定,不过,就算放置不管的话,在高潮局面(クライマックスフェイズ)敌人也会忽然闯入的。
偶数 4 很莫名其妙地,一位性感而衣装暴露的女神出现在了PC1的梦境中,并且告诉他,你就是拯救了〈赛尔迪希亚〉的危机的勇者。在该剧本过程中,PC1获得[勇者]标签(没有特殊效果)。
偶数 5 感觉讨论令人生厌的预感,PC1醒来了。枕头边上有一群史莱姆(或者蛇、虫子等等)。PC1发出了尖叫,眼神中失去了高光,并发誓要歼灭这些家伙。
偶数 6 今天大家一起野餐。在暖洋洋的阳光中吃着便当,玩着球,又午睡,度过了悠闲的一天。这是非常舒适的一天。于是迅速前进到结局,会话(セッション)结束。
奇数 1 得到了谜一般的催促书(公会屋的租金催款单)以及宝藏地图。没办法,为了保证明天还有地方睡,不得不去寻宝。已经3个月没付了。
奇数 2 啊,危险!〈大地人〉的孩子眼看着就要被暴走的马车被碾压到了!PC要是出手做些什么的话,孩子就能平安得救了。「嚯」地一声,开始今天的会话(セッション)吧!
奇数 3 在酒馆,与认识的〈大地人〉帅哥意气相投,等到回过神来,却发现接下了一个长距离的配送物品的委托。酒后第二天的醉酒状态是不能治疗的。
奇数 4 在迷宫深处,准备的食物见底了。虽然可以用回城魔法,但还要再来这里就很麻烦。正这么想的时候,发现了成片生长着颜色看起来有毒的蘑菇。数量足够让全队的成员填饱肚族,可是……
奇数 5 PC们的公会屋的庭院(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类似的场所)里,冒出了温泉。必须大家都来泡呀!在开始阶段,泡入温泉的PC获得【因果力】1。
奇数 6 PC们闲得无聊,就开始进行了耐暑大会。点燃火炉、穿上厚衣服、吃起了撒满辣椒粉的乌冬面。进行[耐久判定],达成值最高的人获得优胜,得到【因果力】1。

继续阅读

最近因为要凑齐消费笔数,来免信用卡年费,就集中在亚马逊上买了几本电子书。其中一本就是《批判性思维》。

既然是《批判性思维》,那么我也就来用批判性思维来阅读并评价一下吧。本文来讨论一下本书1.1.1部分的一些概念,以及我的不同意见。

书中给出了一对概念:客观断言、主观断言。此外还举出了一些例子,例如「火星上有生命。」是客观断言,而「米醋太甜。」则是一个主观断言。之后,书中又提到:许多陈述中既包括了主观的部分也包括了客观的部分。在这里,书中举了一个例子:「有人偷走了我们俏皮的混凝土草坪鸭。」这样一个句子,作者指出:「草坪鸭是不是混凝土的」、「草坪鸭是不是我们的」、「是不是被偷了」是客观断言,而被偷的混凝土草坪鸭是否俏皮,则是主观断言。

下面是我的想法。

我觉得,这里作者所举出的3个客观断言,好像也并不是那么的客观。也是依赖于某一些条件,甚至是依赖于述说者本人的信念。即,这三句其实也是一种主观断言。我们逐一来看一下:

草坪鸭是不是混凝土的

混凝土是一种工业材料名称,显然要有一定的标准,例如国家或者行业的工业标准。而这个标准——用于规范整个产业的标准,或许也会随着技术的进步而发生改变。我不是化工专家的人,例如,混凝土是不是要符合一定的配比,具有一定的强度和密度,才能被称之为工业标准意义上的混凝土呢?像是杂质过多,或是成型后强度不够的混凝土,是否就不能称为混凝土,只能称之为普通的泥浆水呢?于是,我们应该应该去找出一个规范来,例如是一个工业标准,它定义了一种材料可以被称为混凝土材料所需符合的技术指标。

回到这句句子上来,假设,混凝土的标准本身也发生了改变,在40年前,由于混凝土制作工艺尚未到达某一技术水平,因此当时的行业标准对混凝土的定义也比较宽松,不那么严格。而随着化工材料的进步,整个行业的混凝土制作工艺得到了提高,于是行业标准中对于混凝土的定义也变得严格了。那么,如果这个例句中的草坪鸭,是一只在50年前生产的草坪鸭,符合当时混凝土的标准定义,但却不符合时下的技术标准。那么问题就来了——在讨论这个草坪鸭的材料时候,就取决于说话者判断一件物品的材料是以物品制作当时的技术标准,还是以说话时的技术标准来衡量。

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会有类似的例子,比如对于牛奶的标准,以及最近有关华为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到底是不是区别于Android的操作系统。

草坪鸭是不是我们的

如果说上一个有关材料的论述还是比较具有客观性的话,那么这个论述——物品属于谁,那就更具有主观性的了。

继续阅读

说明:本文是对《记录的地平线》(ログ・ホライズン)的衍生同名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在其官方网站所免费公开发布的电子杂志《『イントゥ・ザ・セルデシア』》及《『セルデシア・ガゼット』》中《できるかなシックスティシックス》(D66行不行)专栏部分的个人爱好者性质的中文翻译。

翻译者:wildgun。原作的著作权属于:©橙乃ままれ・KADOKAWA/NHK・NEP ©Touno Mamare / Kinuno Boushi / 7 Sided Work Shop 所有。部分中文译名参考了哈泥蛙为广州天闻角川及台湾角川所做的官方中文书籍的翻译。

◆毫无疑问就是那些家伙

Mami ( ́・ω・`)

欢迎来到黑狸村Mami——。
这个泥团子和蘑菇汁是赠品,希望你能先冷静一下Mami——

嗯,「又来了」Mami—。不好意思呀☆ミ

因为狸族很可爱,所以你一定会原谅我们的吧Mami——?

不过我想,当冒险者们陷入狸族的恶作剧的时候,一定能感受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欢欣鼓舞」的吧Mami。

身处于弱肉强食的大和中,希望冒险者们不要忘记了那份「心情宽大」,因此今天也搞了恶作剧Mami。

于是,我希望冒险者继续洗了短裤之后,重新出发Mami。Mamimami——!

遍布全国100万人的扑灭黑狸族委员会的各位,大家好。我是你们熟悉的以「绝不原谅」著称的圆东Akiba。冒险窗口用起来还顺手吗?我很高兴能看到大家一直以来都高兴地进行会话(セッション)。

好,今天的话题,是有关蔓延在〈赛尔迪希亚〉的有害兽类〈黑狸族〉。这种扰乱大和治安的邪恶生命体,最近甚至好像已经进入了我所爱着的秋叶原中。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吧?它们的所作所为大逆不道、旁若无人、怎么说也都是无法原谅的事。它们把红豆泥沥干,在关东风味的清淡酱油拉面里随心所欲地加入全部的猪油,把蛋包饭里的鸡肉饭替换成蚝油风味的炒饭,把熬点年糕豆腐包中的年糕换成珍珠奶茶的珍珠——不得不承认,它们要使秋叶原混乱的计划,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本次带来的就是为了在会话(セッション)中击退这样的〈黑狸族〉而需要用到的D66。请务必在你们的会话进行中根除它们。将正义的铁锤砸向那些那些会把海苔柴鱼片便当中的柴鱼片替换成撒上山葵的恶魔们吧!

本次有3种表格。尽早观察登场出现的黑狸族,以防止它们逃亡的《黑狸特征表》。请先使用该表,来确定他们的特征。如果是在冒险目的地碰到了它们的团伙,则可以通过《在目的地遇到的黑狸族》来了解它们的作战。然后,可以通过《潜入秋叶原的黑狸族》来了解悄悄钻进了秋叶原的它们的恶行。这些表格既是决定了它们行动的表格,也是记录着它们至今为止所做过的恶行的记录表格。为你们各位的勇敢作战以及歼灭邪恶而祈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