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

据我观察和分析:65W。

好,只想直接找到结论的朋友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不过,本文主要要记述的是作为博客主和用户的分析过程。

折腾的前言

起因嘛,就是最近买了一台笔记本——Dell Latitude 3420。

选购配件时,我选择了Dell的65W USB-C口电源适配器。虽说接口改成了USB-C,体积也有所减小,但是原装的充电器即使不是过去那种一块板砖的体积,但也依然可以说是半块板砖的大小——比市售的其他65W USB-C PD充电器明显要大。

既然买了这个支持USB-C充电的笔记本,我就想着另买一个体积更小的通用USB-C PD协议充电器来配合使用,于是,此时问题就来了:该买多大功率的呢?

显然,既然官方配件可以选型搭配的是65W充电器,那么可以自然而然地认为,它显然应该支持65W及其以下功率的充电器。那么,有没有可能支持比65W更高的PD充电协议,比如100W的USB-C PD充电速度呢?

业界也并非没有这样而案例,比如苹果的iPad Pro,自带的电源适配器是19W的,但机器本身却可以支持到30W的充电功率。那么,这台Dell Latitude 3420本体又怎样呢?

换言之,如果我买了一个65W以上输出功率的第三方USB-C PD充电器,如果Latitude3420本体支持65W以上受电,我就能以更快的速度充电;反之,如果笔记本本身不支持的话,我就白买了那么大的功率的充电器了。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联系了官方——我先后以邮件的方式询问了戴尔(日本)的客服,以及用电话的方式询问了戴尔(中国大陆)的客服。

戴尔(中国大陆)的客服告诉我的答案是:本设备(Dell Latitude 3420笔记本)最大也只支持65W的充电功率。

但是,戴尔(日本)的客服却告诉我:虽然资料上没有写,但是他请教了上级技术负责人,其实本设备支持以100W的速度进行通过USB-C PD充电!

喂喂,你们两方都是戴尔,怎么回答不一样啊?于是,这就激起了我做为一名原工程师爱折腾的人的兴趣了。发扬寓言故事《小马过河》的精神,不如自己来试着观察和分析一下,到底这台设备所支持的充电速度能有多高。

基于主板BIOS的观察

在Dell Latitude 3420这款主板的BIOS程序,或者说内置系统,有两个方法可以观察到当前所插入的USB-C充电器的功率数。注意,这里现实的并非实际充电功率(速度),而是当前所接入的充电器的功率。

一个方法是开机按F12,然后进入「DIAGNOSTICS」(Run system tests to identify any issues.),在这里选择「ADVANCED TEST」,就可以选择对「CHARGER」(充电器)单项进行测试;另一个方法是开机按F12键,然后进入「BIOS SETUP」(Configure BIOS options and control how your system functions.)中的「BATTERY」项下就有一个显示「AC Adapter」功率的项目。

我干脆测试一下了手边有的几个各种充电器,把它们分别接在Dell上,看看能识别出多少功率来。
继续阅读

今尝试在Chromebook上安装Android版Krita。

Krita版本:PlayStore上显示的更新日期为2022年1月6日
ChromeOS版本:97.0
系统架构:64位intel CPU
屏幕分辨率:1920*1080

问题说明:界面显示错误。

每一个菜单的最下方的一个项目(例如【文件】—【关闭】)只能显示半截。

继续阅读

用上Chromebook一年多时间了嘛。最近感觉系统好像有时会有点卡(其实配置本来也就不高)。想看看到底系统资源吃紧到了多少,以及哪个进程在吃CPU/内存资源呢?

于是,要怎么看呢?Windows有「任务管理器」,macOS有「活动监视器」,Linux有「top」……那ChromeOS要怎么办?

于是查了一下,找到了方法。相关中文说明资料还不多,于是我写一篇博客来记录一下。首先说明,我的Chromebook的当前ChromeOS版本是:97

首先是看Chromebook(ChromeOS)的整体CPU/内存的使用情况。

在Chrome浏览器中访问:chrome://sys-internals/,即可查看CPU、内存(Memory)以及Zram的使用情况。Zram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看维基百科的zram词条介绍,好像是Linux的一项内存压缩技术。

点击该网页左上角的三条横线符号,可以打开边栏,继续点击查看更详细的信息。也可以通过在上述链接后加#以及后缀路径的方式来访问。

继续阅读

「物書堂」是苹果应用商店中一家提供高质量词典(以日文相关词典为主)的开发商。我从前几年开始就是其辞書(Dictionaries)APP的用户了。这家的词典产品在APP Store的中国大陆区和日本区都有上架。

该开发商所提供的词典进行过一次形式上的改变,之前为单体版,也就是每一册词典作为一个单独的APP上线销售;之后在一次的改版中,整合成了辞書(Dictionaries)这一个APP(下文称「整合版」),词典内容则是在其APP内部购买的。以前买过单体版的用户,可以直接免费导入到整合版的APP内。而且该APP也有iOS/iPadOS乃至macOS购买,可谓一次购买,多台设备都可以使用!

不过呢,我的使用方式有一些复杂:我最初是用中国大陆区的AppleID购买了单体版《大辞林》,然后还用这个ID购买过内购版的《新明解国語辞典》;又过了几年,我注册了日本区AppleID后,又用该ID购买过整合版内的内购的《漢辞海》。于是,等到我最近在一台新iPad上登陆并下载各个APP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法将曾经用2个区、2种方式的辞典内容整合到一起使用。于是我去物書堂的网站上联系了一下他们,对方很快就将整合操作方式告知了我。试了一下,果然成功了。

于是我这里就把物書堂的告诉我的方式简单翻译、加上我的一些补充说明并写在下面。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购买过往情况来进行整合。


1)设定中国AppleID

1-1)将设备中的iTunesStore/AppStore帐号(注:不是iCloud帐号,是「设置」——AppleID——「媒体与购买项目」里的那个)设置为中国ID。

1-2)在AppStore的「已购项目」中找到之前购买的单体版辞典(我这里是《大辞林》)并安装到设备中。

1-3)如果设备中已经有整合版APP的话,先删除,然后安装中国区的「Dictionaries」

1-4)此时打开整合版的APP,应该可以在已购买的内购项目中下载到之前用中国区买的单体版以及内购版辞典(后者我这里是《新明解国語辞典》)。

2)设定日本AppleID
继续阅读

又经过一年,这次在1月1日也就是元旦之日,选择用胶片记录一下京都的风景。


典型的日本新年街常见的物品——门松。(不过京都貌似还有另一种式样的。)

尽管新冠疫情还在流行,不过元旦的京都八坂神社门口已经是相当拥挤了(我是没再靠近,后来再了几天才去的……)

继续阅读

Linux总是有着这样的传说:在一台多年前的旧电脑上,运行起了Linux,非常好用……云云。不过我的macbook Early 2015却一直因为缺乏键盘与触控板的驱动程序而一直无法顺利运行。(曾经试过一次:在唯一的USB-C口上接一个Hub,然后接U盘以及鼠标键盘……总算是可以运行,这太不优雅,太不mac了!)

今天在这个讨论串《Bug 99891 – Macbook8,1 12-inch (Early 2015) keyboard and trackpad don’t work》第95个回复中,提到好像鼠标、触控板的驱动已经被加载到了内核中,回复者说最早是在 kernel 4.14中已经加入。

于是我试了一下在U盘里加载了一个Ubuntu最近发布的21.10,内核是5.13.0,在我的macbook Early 2015上运行了一下,正常!键盘、触控板都可以正常输入了,无线网卡当然也是没问题的。

实现效果如题图。

刷RSS阅读器而偶尔看到一篇博客《典故和「梗」》,其中提到那些烂大街的梗所造成的共情是无意义的,是忽视了具体背景细节所造成的一种空洞的共情。并且作者也讨论并提议了「避免被『梗』笼统概括」的方法,就是去看清梗的来源,以及具体用例中的背景细节。

无独有偶,这让我想到了大约半年前我读的一本书《知的複眼思考法 誰でも持っている創造力のスイッチ》,书名翻译过来可写成「知性的复眼思考法 无论谁都拥有的创造力的开关」。其中,作者苅谷剛彦在给学生上课(或许是逻辑课程?)时,为了培养和锻炼学生们的「复眼思考」(多角度思考)的能力,因此让学生们进行了这样一个练习:避免使用那些新闻热词,而去说明一个社会时事。我记得书中给出的例子,是避免使用「受験戦争」(考试战争)、「いじめ子」(校园霸凌施加者)这样的新闻热词,来重新认识、检查和审视当下社会上的情势。

我觉得本书中提到的这个「避开新闻热词,来进行说明」的方法,就与上面提到的那位博主所建议的看清「梗」背后的细节有着相似的思考方式。或许可以这样说,那些轰然而至的新闻热词,其实就是媒体集团所捧起的「梗」。

当然,我这里并不是说要否认一切新闻热词、新闻频出词汇的价值。它们其中的一些是有价值的,是人类思考和探索的结晶,但是其中一些则可能是为了营造出一种所谓宏大叙事、划时代感或新的商机而发明炒作的词——例如「厉害了,我的国」或「元宇宙」或「新资本主义」。因此,通过练习避开新闻热词来进行对事件进行思考和说明,可以帮助我们再一次就更为细节、具体的层面上,分辨哪些新闻热词确实是有其价值所在、有其深刻的变化和结果;而另一部分热词,则是宣传造势之「梗」,是集体情绪兴奋剂效用之「梗」。

又是一年过去了,正如去年的初笔:字所示的那样,2021年依然是一个异常的一年。

受此影响或者与此无关,我也度过了异于往常,也异于常人的一年的生活。同时,我也越发地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并非是按照社会理想范式那样度过自己的人生,那样的人生模式可能只是一个理想像——甚至也不是理想像。或许可以这么说,每个人越是经历着自己,就越会感到,「异」是每个人各自具有的一个属性。我异于他人,我异于每一个他人。

此外,这一年也是我依然沉浸于异世界(?)题材作品《记录的地平线》相关资料翻译的一年,正如博客上一篇篇陆陆续续发出的资料。

今年我笔锋(?)一转,写了个——

稳。

*用了和刚抽到的FGO新年从者「闇のコヤンスカヤ」一样的红色来写!

眼前已来临的2022年,安安稳稳地度过吧!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2019 旦
2020 曼?
2021 异
2022 稳

昨晚是多梦的一夜。具体原因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最近背着相机出门散步导致肩颈酸疼,于是没睡踏实,大概是这个原因吧。

总之,昨天晚上很罕见地多梦,梦到了和从前社团的朋友旅游合宿啦之类的。最后梦到的一个场景是:我爬起来,去检查房门,发现房门没上锁,而且还半掩着。然后当时梦里的我心想:不可能不可能,我平时没这么粗心大意的,我一定是在梦里——然后梦里的我努力使自己「醒」了过来,「已醒来」的我又去检查了一下房门,发现依然没有上锁。不过既然已经醒来了,那就应该是真的了吧?

于是,此时闹钟响了,我醒过来了。也就是说,上面的梦境是一个嵌套梦,在梦中梦里我检查了一次房门,然后从梦中梦醒来(自以为醒来)的我又去检查了一次房门。这两次都是不真实的。

我被闹钟叫醒后,当时依然有一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醒了。于是我在床旁边站了几秒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现在是不是在梦里呢?此时我注意到了一个似乎是可以作为自己不在梦里的证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