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系列中的一位英文名是Belle,日文名则是ベル,又音同「Bell」。

正好春天的时候栽种了一棵铁线莲,品种名为「如古」又名「紫铃铛」,学名是Rooguchi,看拼写方式可以猜到是日本培育的品种,查了一下发现其日文名为「篭口」。从中国的称呼「紫铃铛」来看,倒是和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中的Bella名称相仿。于是便有了这组照片……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5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要说在非动画爱好者的日本人眼里,通常对种子岛有什么印象的话,我想第一个让人们联想到的,应该就是JAX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了吧。JAXA在日本各地,甚至在海外都有相关事业所或设施,种子岛宇宙中心(種子島宇宙センター)则是其机构之一。对于我本次圣地巡礼的两部作品而言,《秒速五厘米》的第二章《宇航员》里就出现了相关的科技与太空元素(作品时代背景当时名称为NASDA),而《机器人笔记》则更是将JAXA虚构设定为给予作品内机器人社团重大支持的机构,甚至连动画版最终BOSS战也是在那里开展。

这次,我也有幸经过了《机器人笔记》最终BOSS战的那条火箭运载道路,请大家顺着我的游记来做一番了解和参观吧!

JAXA的前往方式

先前也提到过,本次五天种子岛的行程中涉及到的巴士路线有两条:空港巴士与路线巴士。今天从位于中种子町的「栄」宾馆前往位于南种子町,需要乘坐的是「路线巴士」,其终点站就是宇宙中心(宇宙センター)。在「栄」向南一些的地方,斜对马路的地方便有一块名为「栄町」的站牌,在此可以乘坐。

继续阅读


宫本光,我的一位女……学生。对,我成了宫本光的家庭教师,在某个不知名的VR的世界里。

好吧,谨以这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我第一次长时间玩PlayStationVR的感受与思考——以《夏日课程:宫本光》为观测窗口。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4日下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日本的自然环境令人称道,自然条件却令人担忧。很奇怪的是我在日本的旅游加起来应该有个50天甚至更久时间了吧,倒一次也没遇到过地震。但反过来说,因为就我自身体验来说,让我感觉最不便的,就是日本的雨啦!

这不?继前一天的因雨造成的航班延迟,当日下午,又是一片大雨倾盆了。

且让我先来说说吃饭的问题。栄宾馆提供早餐与晚餐(也有不含餐的房价可选),午餐却要自己解决。之前也提到过,种子岛不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因此餐厅并不多,营业时间也并不算准时。于是我就来介绍一下在栄宾馆附近哪里可以最方便地买到餐食——出门走上大马路,向南走几百米的对马路上,有一家小型超市或者说便利店。这家并非连锁,也不是24小时营业,所有有什么要买的话,一定要趁早购买。在这里可以买到便当,打开一看,还挺丰富:

继续阅读

有一个成语,「噤若寒蝉」——由此还引出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叫做寒蝉效应。查维基百科可知,这个概念是由美国明确并使用的。在英语中,它是「Chilling Effect」,似乎并没有蝉这种动物的身影。寒蝉效应是指当即使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进行禁止,但当社会环境整体(或仅针对个别话题)处于高压状态下时,人们会进行自我审查,从而不愿意(或被提醒)发表一些言论。

中国传统文化习惯取象于天地,于是就把这种社会效应结合了天气转凉时的知了的季节性生理现象,称之为:「噤若寒蝉」。

那么,别的动物,冬天的时候还会有做什么的呢?当然有,比如我以前养的乌龟,会冬眠,蛇、青蛙乃至哺乳类的动物熊,都有冬眠的习惯。

我还想到了一类有趣的动物,在天冷时会储藏食物。比如说仓鼠,会为了搬运食物的方便,而将食物塞入口中,塞得满满以至于两侧脸颊鼓了出来。甚至也有更加夸张的漫画表情或是扭蛋,描绘出从仓鼠两侧脸颊凸起的皮肤,能看出它是含了一大块肉或是一整条鱼。

所以说,在寒冬将至的时期,为了躲避天灾,为了迎来下一个春天,也可以效法做一只仓鼠,将有趣的东西含入嘴中搬运回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