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All posts tagged Apple

尽管近一个半月来,我刻意地增加了博客更新,而减少了每天在网上看视频的时间,不过也正好,来整理一下自己经常收看的一些日本的IT数码频道。

收看日本IT数码频道的理由

收看日本IT数码频道有什么好处?对我来说是一种日语听力的练习。要是让我看一个完全陌生领域的视频,那么我可能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首先是单词不熟悉,加上所用动词再冷门一些,可能我就一整句句子就听不懂了(当然,应该没那么夸张)。

所以,之所以我会选择通过收看日本IT数码频道来学习日语,是因为我比较熟悉数码设备,已经掌握了不少相关的单词,以及明白名词之间的关系(动词)。比如,说起iPhone和Apple Watch之间,基本上就是配对(ペアリング),或是解锁(ロック解除)等等。总之,对于想要通过直接收看日本视频频道,特别是没有字幕的视频来学习日语的人来说,最好是先去看一个自己感兴趣、对于视频中所讨论的事物具有一定认知基础的频道,我觉得这样看起来会比较轻松。而对于我来说,这样的领域就是IT数码产品。

此外另一点有助于日语学习的点是,不同于一般谈话节目,一些IT数码频道往往会伴有实机演示——通常这类就是厂商投放的软广告啦。通过看这样的日语IT数码频道的实物介绍、实物评测的节目,可以边看画面边听讲解,更容易理解每一句句子到底在说什么内容。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日语的生活用语中包含了大量的拟声词、拟态词,比如在介绍IT器材的材质(肤质、粗糙、光滑、反光、冰凉)或音色(嘈杂、轰头、糊成一团)时,视频主就可能会使用大量这样的词。通常在日语学习课本中,很少会注重对于拟声词、拟态词的介绍和教授,而日本人在口语中往往会经常使用这些词。因此对于这类词汇,就可以通过观看IT数码频道来学习——应该说是「逐渐熟悉,直至掌握」。

除了这类拟声词、拟态词外,还可以通过日本的IT数码频道来理解日本人说话的技巧——特别是那种委婉暧昧的表达。我来举个具体的例子吧。通常对于一件数码设备品,一般都会介绍其优点(いい点/メリット)和缺点(悪い点/デメリット)的嘛。但是一些说话倾向于暧昧表达的日本视频主,通常不会直接用「悪い点/デメリット」这么直白的表达,而使用「有些让我在意之处」(気になった点)来指出一个产品或一项服务的不足之处。

下面就来介绍一下我现在或者曾经比较常收看的几个日语的IT数码频道:

オイユクのコンピュータライフ

オイユクのコンピュータライフ频道的オイユク是生活在北海道的一位中年人。他自称「週末ユーチューバー」(双休日Youtuber),主打的是「伴随着计算机的生活」。其实是一个主要介绍ChromeBook在各场景下各种用法的视频频道主。除此之外,他还会时而介绍一些简单的程序设计、计算机使用小技巧等,也偶尔会在直播中回顾计算机的发展历史、探讨操作系统的异同。他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好像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使用电子计算机了,所以时不时会拿出一台20、30年前的iBook(很早之前的苹果笔记本)来晒晒他的宝贝。

哦,对了,他的房间背景里还贴着一张EVA新剧场版的海报。

実録! 娘のスマホ 格安スマホ活用術

继续阅读

前几天旅游,宾馆附近正好有家HardOff(ハードオフ)。HardOff(ハードオフ)是日本的二手商店。我所住的京都市区内,我散步闲逛所到之处,只有BookOff(ブックオフ),也就是卖二手书商店的,另外嘛还有一些相机二手商店。因此对我来说,HardOff(ハードオフ)是个新鲜的二手商店门类。

日本社会中有着购买二手商品,或者说不排斥二手商品的消费习惯。甚至在稍显偏僻的地方,还会有这样独一栋楼的大中型二手商店。二手商品不仅仅是意味着便宜,而且由于上个世纪80~90年代日本社会的科技水平领先于全球,因此许多当年的高科技产品也早就在社会消费者中普及了开来。现在这些商品被变卖,停留在了这样的二手商店,而对我来说,逛这样的二手商店也是一次对古老科技产品的增长见识、大开眼界的机会。

不过呢,「日本二手商品又干净又实惠」这样的都市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我这几周的时间就体验了几回,买了一些东西,也退回了几样东西。其中自然是有得有失,也有坑。于是我就把最近买的和退回的东西做一个简单的报告吧。

苹果有线鼠标 Apple Desktop Bus Mouse Ⅱ

这就是我喜欢上逛HardOff的原因!我居然在店里发现了Apple Desktop Bus Mouse Ⅱ(Family No. M2706)!这好像是上个世纪90年代苹果发售的一款鼠标!在店内售价800日元,成色相当新,完全看不出有使用痕迹。

买回来后我发现它不是USB口,而是一种圆形的接口,于是我立即从亚马逊(日本)下单买了一根USB转PS/2的转接线送货到宾馆。然而拿到手后我发现,我对数码产品设备的学识太过浅薄了,原来这个圆形的接口还不是PS/2口,而是苹果专用的ADB(Apple Desktop Bus)接口。我在网上看了一下转接线的价格,无论是厂商生产的产品还是爱好者自己DIY的产品,价格都远超我买到这款鼠标价格的几倍。

于是这款鼠标就暂时放在我手里了,尽管HardOff在出售的时候并不是报废品,但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它究竟能不能正常使用……

ELECOM TK-DCP01BK 平板用蓝牙键盘

自带平板放置槽的蓝牙键盘,且非内置锂电池型,而是使用干电池驱动。不太常见的类型,就买下了,价格也很优惠(1100日元)。
继续阅读

此文简单记录一下去AppleStore更换Airpods(第三代)的事。

其实是这样的,前一阵,我手机上的设置的提醒里显示,我的Apple Airpods(第三代)的延长保修服务(AppleCare)期限快到了。经这么一提醒,我开始注意我的Airpods的情况了。

本来想自己查一下电池健康耗损,但发现似乎用户自己无法查询这个数值。不过,此时我注意到我的Airpods左右耳机充电两不均衡的情况。

根据我的记录(在MacOS系统桌面小工具上的显示),我将两个耳机同时从充电壳中拿出来时,左侧剩余电量是99%,右侧是74%;又用了一段时间后,左侧54%,右侧14%。这有点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单独使用一个耳机的习惯。不过这样耗电量不均的情况我只记录到这一次,其余时间并没有十分频繁地去观察情况。

就在这几天,AppleCare截止期临近,我就预约了AppleStore(京都)的天才吧的服务。接待我的「天才」居然还是一位说中文的先生(应该是中文母语者)。这次我去,其实不仅仅是想检测Airpods,还有别的几件我产品(其中有多年前的Macbook,淘汰下来不怎么用了)。

以下是对话大意概要:

我:我的Airpods耳机的AppleCare快到期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检测一下电池健康耗损情况。

「天才」:我们也没办法进行检测。我们主要是通过用户自己的情况说明来判断的。比如说,如果耳机只能坚持2个小时播放时间,那我们就会提供更换。更不更换的依据是根据用户自述的,我们不会进行实际核实检测。

我:哦,我没注意过具体连续播放时间,不过应该没有短到2小时那么夸张。不过呢,我的左右耳机耗电量不太平衡,但我并没有单独用一个耳机的习惯。

继续阅读

最近iPhone14发售了,于是我就去附近店里看了看,比较了一下。发布会上把相机及其拍照功能吹得花好桃好的,于是在试机的时候,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把我现在在用的,4年前的iPhoneXS的2倍光学变焦,和刚发售的iPhone14(非Pro)的2倍数码变焦比较一下,哪个成像效果会更好呢?于是便有了本帖。

简单贴一下对比图,并就一张样张对比做一个说明。

继续阅读

忙里偷闲,来写一个小报告。简而言之,继上次《赞美!macbook的AppleCare是真羊毛!》之后,我的macbook(Early 2015)又换了一次屏幕!

首先,我估计是不是更换的部件(屏幕)是良品,也就是所谓的翻修零件啊?总之,近期,就在我的AppleCare三年服务还剩下2周左右时间的这几天,我发现我屏幕中央有一条固定的紫色线条。表现还很有趣:在白色窗口下不显示,在黑色窗口下就能看到一条位置固定的若隐若现的紫色线条。整体并不明显,两端渐隐消退。

于是,我的这台macbook又进行了一次送修。一共加起来,共更换过2个上板、2个下板、2块屏幕——唯独数据所在的主板一次也没修理过!

这次修理的速度还超快。周一(3月4日)去苹果零售店南京东路店检修,告知当时店内无替换零件,到了3月6日中午我接到电话得知店里有零件了。16:00我将macbook送去更换,并告诉店员我下周急用。店员当时口头说争取在周日前修好通知我——十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当日20:25分我接到电话说已经修好了!当时店员建议我可以明天去取,结果因为我家住得近,在离天才吧结束服务前5分钟,也就是20:55分进入苹果零售店南京东路店,顺利拿到macbook。现在我就是在用这台机器在写这篇博客。

又隐性地撸了一把羊毛!希望这是AppleCare服务期内最后一次享受服务!AppleCare万岁!

 

我手里握着一大把「羊毛」,它们来自苹果,以及苹果的消费者们。它们是:

日期 维修项目 价格
2017年8月24日 Bottom Case with Battery,Space Gray RMB 1,614
2017年8月24日 硬件维修劳务费 RMB 299
2018年3月7日 Top Case with Keyboard, Space Gray RMB 2,020
2018年3月7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2018年11月24日 Bottom Case with Battery,Space Gray RMB 0
2018年11月24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2018年11月24日 FLAT RATE RETAIL, BOT CASE RMB 1,613
2019年1月23日 Top Case with Keyboard, Space Gray RMB 2,018
2019年1月23日 Display Assembly, Space Gray RMB 3,077
2019年1月23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其实,以上的羊毛,是我一台购买了macbook AppleCare服务的屡次维修报价。那么,我实际为之付出了多少钱呢?〇元。

〇,真圆啊!

好,说正经的,来说一下我的这次屡次维修记录究竟是如何的吧:
继续阅读

作为日本旅游的常客,我每到一个地方总喜欢买一张当地电车公司发行的IC卡作为纪念。这么多年来,除了东、西日本的SUICA和ICOCA外,还有九州、冲绳单轨电车、香川琴电IRUCA、高知等卡片。当2016年下半年传来ApplePay支持日本SUICA消息的时候,我还提前高兴了一阵,结果发现:我中国国行的设备不支持ApplePay中添加SUICA。
继续阅读

说说我这几天给自己的Macbook购买AppleCare的经历。比较意外地,花了我能享受到的最低的价格,买到了超过2年——应该说是比2年半还多一些的延长售后时间!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图标转自Apple.com

事情是这样的:

去年2015年的7月27日,我在日本东京涩谷的AppleStore购买了一台12英寸的Macbook,用下来很不错,天天都会用到,因此就想着给它买一份延长售后时间的服务,在苹果官网,它有一串很长的名字:适用于 MacBook / MacBook Air / 13 英寸 MacBook Pro 的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全方位服务计划,以下就简称为AppleCare吧。

大致作用,就是把原本整机保修1年的服务,延长至自购买Mac之日算起的3年,也就是延长2年。这项服务既可以在购买电脑时一起买,也可以在购买电脑后的1年内购买。在此期间不管什么时候购买,其所对应的延长保修服务也都是从购买Mac之日算起的3年。

先来说说价格比较问题,我能选择的价格有3个:中国普通价格、日本普通价格、中国教育优惠价格,分别对应了:1598元人民币、23800円日元、1298元人民币。经过简单的汇率换算,发现还是在中国大陆用教育优惠价格购买AppleCare比较便宜。

于是就在最近2016年3月18日我去上海环贸AppleStore购买了AppleCare,可是刚付了款店员帮我注册好之后,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苹果官方提供的保修期限查询网页,我这台Macbook的售后日期查出来是这样的: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很奇怪,售后日期是到2017年3月17日结束,也就是变成了我购买AppleCare这一天的一年后,而电话技术支持日期更是莫名其妙地变成了6月16日这样一个完全无关的日期。

于是当场我就向店员询问了这个情况,对方告诉我:可能是服务器更新需要时间,他请我过24小时再看。我查了下苹果官方网站给出的常见问题解答,其中确实也提到一句“注册过程可能需要经过长达 24 小时才能在 Apple 的系统中看到。”我就接受了店员的说法,同时店员也很负责地留了我的联系方式,说他们也会为我关注注册进度,如果不行再联系。

到了晚上9点,我接到了来自环贸AppleCare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是由于他们操作失误,导致未能注册成功,需要我自己记录下AppleCare序列号(协议注册号),并打电话给苹果400电话进行注册。同时,他还告诉我了一个“好消息”:由于是他们操作失误,因此很意外地,我的延长保修可以延长到2019年的3月17日!也就是说,变成了从购买AppleCare之日起的2年后。

挂了电话后,我到苹果官网上找了一圈,发现不用拨打400电话,直接在官网上即可注册。简单操作之后,发现我的延保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次日醒来,再次查看时,日期真的延长到了2019年的3月17日!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我自己思量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以下是我个人猜测:

由于我这台Macbook是在日本购买的,虽然Macbook的AppleCare确实也是向全球销售,但其中或许存在一个“水货转行货”的步骤。这天我在零售店之所以没能显示正确的售后日期,其实是因为“水转行”的操作结果:把我这台Macbook在日本的购买日期,修改为了当天的购买日期,也就是这台电脑“变成了”我2016年3月18日在上海购买的新电脑!因此随机附赠的一年售后时间,确实是到2017年的3月17日截止。再加上AppleCare的延长两年,就变成了到2019年3月17日截止。

更进一步猜想:如果我在2015年7月27日买的这台Macbook,到2016年的7月26日再去购买AppleCare,从该日期再重新计算三年的话,甚至最长前后总共可以享受4年(少一天)的售后?!有谁去试试看吗?

AirDrop是苹果公司产品之间挺好用的一个无线文件传输功能。当然,这个所谓的好用仅仅是理念上,或者说顺利时好用。实际情况是:常常莫名其妙地无法AirDrop,我碰到情况就是搜不到联系人(我自己),但只要能搜到,传输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AirDrop“时好时坏”的情况令人捉摸不定。虽然苹果官方网站有提供相关说明文档,但仍没有说得很明白。前几天,我正要从iPhone把文件通过AirDrop传给Mac时,弹出了这么一个窗口:

OS X ESET Firewall TCP 8770

简单来说,是我在OS X上安装的安全软件ESET Cyber Security Pro询问我是否要放行一个目的TCP端口号为8770的入站通信。

第一反应是猜测这个端口与AirDrop有关,仔细一看还能发现通信源地址还是一个IPv6的地址。以目前上海电信提供的服务来看,IPv6应该还没有普及,更何况我在家庭路由器上也没有做过TCP8770这个端口的映射——由此可见,通信请求是来自我自己家里局域网内的设备。

后来以“TCP 8770”为关键字搜索一番,找到了一下两条讨论:

Inbound traffic alert (ESET) – Application: System

What does an unknown service (Port 8770) is starting on your Mac mean?

讨论的内容指向了一个名为sharingd的进程。在目前我的OS X El Capitan 10.11.2版本的终端里用man命令查看手册如下:

sharingd(8)               BSD System Manager's Manual              sharingd(8)

NAME
     sharingd -- Sharing Daemon that enables AirDrop, Handoff, Instant Hotspot, Shared Computers, and Remote Disc in the Finder.

SYNOPSIS
     sharingd

DESCRIPTION
     sharingd is used by the Finder to enable AirDrop file sharing, Handoff between iCloud devices, Instant Hotspot discovery, connecting to shared computers, and
     accessing Remote Discs from other computers.

FILES
     /usr/libexec/sharingd

HISTORY
     sharingd first appeared in Mac OS X 10.9 and iOS 7.

Darwin                         December 25, 2015                        Darwin

说明果然是与AirDrop甚至是与Handoff有关的进程!

然后又以两种方法验证:

第一个方法是在ESET防火墙中手动添加/删除禁止TCP 8770端口通讯的规则,果然AirDrop也随之能够发现或不能发现邻近设备。

第二个方法,是网上查得一下命令可以用于Linux操作系统中查看进程监听的端口号(IPv6版):lsof -Pnl +M -i6

于是在终端运行后情况如下:

COMMAND  PID     USER   FD   TYPE             DEVICE SIZE/OFF NODE NAME
sharingd 653      501   27u  IPv6 0x7be74dc88e8bb115      0t0  TCP *:8770 (LISTEN)

由此,可以证实AirDrop确实用到了sharingd进程,也用到了TCP 8770端口号。换言之:要顺畅使用AirDrop、Handoff等功能,需要放行这个端口的入站通信。

本文是想列举一下自己猜测的近半年感觉iPhone 6掉电快的原因。

我的iPhone 6是2014年10月份左右,也就是大陆首发时预订购买的。用到现在,其实也并没有到达预期中“隔代升级”的两年目标,还距离有大半年的时间。可是近半年感觉我的iPhone 6电池已经很不经用了——而且我的iPhone 6基本不用来打电话,但我每个月有2~3GB的蜂窝网络数据流量与更多的Wifi使用流量。

特别是最近,不知是不是天冷的原因,有一次在外面行走,手里的iPhone 6在短短五分钟左右时间内从百分之三十几点剩余电量,跌倒了百分之一。甚至在插上移动电源后,亲眼目睹了神奇的一幕:剩余电量的数字从1一下子跳跃到了3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