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G

All posts tagged AVG

前言:对《爱上火车》的观察

各位好,好久没见了吧?我是最近半年时间沉迷于《爱上火车》(まいてつ )这款galgame的wildgun。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是昨天11月28日才通关中文版《爱上火车-Pure Station-》的八六角色线的,其他几位角色线路还没开始呢。因此与其说我沉迷于《爱上火车》游戏其本身,倒不如说,一半的原因是我觉得这款游戏各方面质量上乘,故事题材也符合我的喜好;而另一半的原因,则是我在《爱上火车》的创作者及爱好者的社群中看到了一种可以持续的活跃氛围。

至于说为什么我现在很在意一部作品是不是「可以持续」呢?你要知道,看作品时间久了,接触作品时间多了,总难免碰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游戏系列在中国很火,可日本公司倒闭了;日文小说还在连载,可台湾公司不继续翻译了;作品明明动画化了两季原作小说也有十几卷了,可作者逃税漏税问题被曝光了……以读者的身份目睹了这些事件后,我现在除了对作品合不合我胃口外,也开始关注起作品外的创作者是不是靠谱、爱好者的氛围是不是活跃。

于是我注意到了《爱上火车》。

当然,毕竟这部作品目前只是一款galgame,延伸作品也只有一部刚连载了10话的漫画,和AR相机的APP,它与其他动画化作品、手机游戏乃至偶像企划的爱好者活跃度是难以相比的。但该作品以其温馨的题材,引起了日本乃至中国的一些铁路文化爱好者的注意,因此游戏与铁路、旅游相结合,形成了不错的互动氛围。

而这种结合的成果体现,以及爱好者之间充满创意的良好互动氛围,可以从官方推出的两款布偶周边——八六布偶与玲奈布偶——中看出,在网络上可以通过搜索#ぬいハチ#ぬいれいな 这两个tag来找到相关内容。

继续阅读

中国語版:http://wildgun.net/2018/12/interview_sin_kou_hyou_in_z49_china/

Date:2018/11/07

質問(中国語):私(wildgun/wildgunhuang)

中国語→日本語通訳:張さんと私

日本語→中国語翻訳:私と友人の大苹果(ネットID)

1、中国のプレイヤー内には、先生の作品としてものべの、まいてつの中国語版がしられています。
先生はその他にも歌詞や同人誌を出してらっしゃいますが、今までの創作歴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

ちいさなころはマンガ家にあこがれてましたが、創作というほどの創作はしていませんでした。
本格的に創作を始めたのは文章においてです。play by mailという、郵便でのお手紙を使ってやりとりするゲームの、ゲームマスターのひとりを、アルバイトとしてつとめたことがきっかけです。
20歳のときのことでした。
ゲームマスターになるためのテストで生まれて初めて小説形式の文章を書いたのですが、特に苦労もなく書き上げられたので、適正はあったのかと思います。
その後、絵描きの友人に誘われて、エロマンガの原作を、結構長いこと書きました。
その合間に児童文学の新人賞の準賞をいただいたり、ノンフィクションの先生に教えていただいたりしましたが、それらの方面では芽が出ませんでした。
前述の絵描きの友人が「同人ゲームをつくりたい」と言いだしたことがゲームシナリオを書くようになったきっかけです。
そこからtOさんと知り合い、商業ゲームの企画・プロットにお誘いいただき(ものべの)、自分でライティングも全て担当するようになり、今にいたります。
继续阅读

各位好,我是wildgun,这次依然给大家带来有关《爱上火车-Pure Station-》的报道。上一次提到我近期正热衷于一款名为《爱上火车-Pure Station-》的日本galgame,并且该作已经于2018年9月由株式会社HIKARI FIELD翻译并引进,在Steam平台上发售。在10月的日本旅行中,我还与本作编剧进行豹先生见了几次面。

后来我又得知进行豹先生将于11月来到中国为《爱上火车-Pure Station-》续篇(暂称)中以中国为原型的故事进行取材。我便联系了进行豹先生以及株式会社HIKARI FIELD,申请自费陪同一起取材。承蒙两位的好意,应允让我同行,我便能够以本作萌萌的新人爱好者及和邪社记者的身份参加了本次取材之旅。于11月5日到10日之间,在北京与成都进行了一次短途旅行,并在进行豹先生所指定的北京前往成都的Z49次列车上进行了本次采访。进行豹先生体验了一次硬卧车厢的列车,想必也度过了难忘的大半天吧。

旅行结束之后,进行豹先生还开通了新浪微博@進行豹。欢迎大家关注并积极互动!

本次采访共包含11个问题,提问由wildgun准备文字稿。除第7题外,其他问题由翻译张女士口述翻译,再由进行豹先生作书面回答,之后由我wildgun将回答翻译为中文,并请我的一位ID为大苹果的朋友进行了校对,现在呈现给各位。第7题涉及R-18内容相关提问,并非株式会社HIKARI FIELD引进中文版《爱上火车-Pure Station-》所属内容,因此提问时也由我独自翻译。采访提问是在Z49次列车硬卧车厢靠窗座位上进行的,十分有临场意义。

采访内容如下:

wildgun:进行豹先生,取材旅行辛苦了!欢迎来中国!
下面,请允许我以和邪社记者的身份,进行一些提问采访。

继续阅读

这一部分采访,我们将着眼点放在了两位社长个人在日本的生活上。A.one每季看新番的数量让我大吃一惊。此外还能看到shin对水濑祈大加赞赏,与第二部分采访中「还有就是他们游戏部长莫名把我认定为水濑祈的粉丝。」平淡回答形成了活生生的「真香!」场面。

 

——第四部分:关于两位社长个人的生活——

上接第三部分采访

wildgun:那么,接下来几个问题比较轻松,是关于你们两人个人生活的问题。

shin:我觉得个人的问题反而是最不轻松的。我觉得我的人生很沉重啊活得非常沉重(苦笑)。

wildgun:两位在日本都生活多少年了?现在对日本以及对东京这座城市,有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shin:两年半吧。公司成立两年半,我过来生活也就是两年半时间。之前在日本东京待了大概不到三周,来过几次。真正说在这边生活,也就这两年半时间。对东京的感觉,挺好的!我蛮喜欢东京的。基本上一直处于很穷的状态,因为有钱的话都丢到公司去了。所以有些时候出去办完事之后就不坐电车,直接走回来,横穿东京市。这样的事做过不少次了。大概2、30公里吧。

wildgun:走?就沿着类似中央线的电车轨道走过来?(wildgun按:在这里,中央线是指东西向横穿东京市的一条电车轨道)

shin:我还没坐过中央线。我最远的是从池袋走过来。

wildgun:也就是从东京市的左上角走到右下角?(wildgun按:池袋位于东京的西北区域,GloriaWorks所在的五反田则位于东南区域。)那么A.one呢?应该生活了挺久了吧?

A.one:我第一年是在仙台,那是2009年3月左右。2010年左右来东京。

wildgun:那么,311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你正好来到东京,然后那边(包括仙台在内的东日本地区)发生了地震,是吧?

A.one:对的,正好在这里(东京)。那边(仙台)租的房子两万,是在一座山顶上,一间很破很破的房子。

wildgun:在当时在那边是学习还是……?

A.one:在读东北大学,算是研究生吧。冬天开着空调,风还是嗖嗖地往屋子里吹。空调开着房间一点都不暖。

wildgun:仙台?我感觉还好啊,挺发达的,是都会啊。

A.one:我租的房子在山上。

shin:仙台不是挺破嘛,根本和都会没有关系嘛!

A.one:仙台,shin应该去过吧?

shin:我没去过。但是我看了你发的那些照片,超破啊。

继续阅读

前两次的采访中,我们谈及了GloriaWorks自身的创建历史、业务范围,并围绕MO系列(秋之回忆/告别回忆)进行了询问。这一次,我们把采访的着眼点集中于GloriaWorks对自身的评价及对未来的展望上面。

 

——第三部分:关于GloriaWorks对自身的评价及对未来的展望——

上接第二部分采访

wildgun:下面是有关你们公司的一些问题。你们公司对自身的评价如何?近年来在各大游戏平台上,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不少引进汉化的作品,以及相应的制作团队。那么GloriaWorks自身对自己是如何评价的?例如你们认为现阶段GloriaWorks有哪些方面的优势,以及存在哪些方面继续改善的不足?

shin:要说优势的话,首先是地理位置的优势,就是在日本业界的人脉,会比较好。但最大的优势,觉得是我们原创的作品,水准很高。只是现在没有足够的精力放在纯原创作品上。现在的一些作品,都是我们与别人合作的。虽然不能说是外包形式,但也是合作形式的,因此很多东西不能我们所能掌控的。但是我们自己原创的东西水准非常高,是有业界大佬背书的。

wildgun:日本业界大佬?

shin:是的,有日本业界大佬背书。我们正在做,还需要时间。

继续阅读

《爱上火车-Pure Station-》是一款以致力于艹火车使古老列车恢复运营为主题的温馨风格galgame。目前该作已经在Steam平台发行了中文版。游戏故事温馨、系统操作界面友善,而且游戏编剧进行豹先生还是个非常有趣的人!

对的,本篇报道要讲的主要不是游戏,而是进行豹先生!以及他与中国玩家的渊源。

进行豹是位开朗、幽默、平易近人的男性,在自己推特上频繁与Fans们互动,每天热情评论转发Fans的推文。自己也几乎每天都用推特报道今天准备要去哪里、今天的工作计划等等。正好10月7日在东京日比谷公园有一个铁道展,他提前几天在推特上预告了他会去现场。正好那段时间我在日本旅行,便在那里「偶遇」了他,以及其他几位日本的《爱上火车》(まいてつ )的Fans。

我提出请他签名,以及录制两段视频请他向中国《爱上火车》的玩家打个招呼,他都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以他轻松活泼的语气和独特的方言风格进行了问候。

日文部分意思大致如下(水平尚浅,粗略翻译):

各位,大家好!我是《爱上火车》(まいてつ )的企划及编剧进行豹。这次,对于《爱上火车》中文版的发布我感到非常高兴。中国的原创铁路人偶 ,尽情期待。 能得到你们的应援,也非常高兴!让《爱上火车》的「轨道」也延伸至中国吧! 下面,试着挑战一下中文阅读! (以下为进行豹用中文问候) 「中国的机关士们,你们好。我是进行豹。大家一起爱上火车吧!」 谢谢,Bye Bye~!

继续阅读

这几个月,一部宣布引进中文版的GalGame作品频频被提及,那就是《爱上火车》——日文名是《まいてつ》。由日本LOSE社开发,HIKARI FIELD公司(据悉为中国人建立的日本公司)翻译并宣布引进。正巧、正巧,前几天我在摩点上看到了这部作品的众筹活动

前叙:我与《爱上火车》的双重因缘

为什么说是「正巧、正巧」呢?其实,我与《爱上火车》的缘分或许可以追溯到两年以前——

2016年夏天,我前往日本鹿儿岛县种子岛进行《秒速五厘米》之《宇航员》篇及《机器人笔记》的圣地巡礼后,来到鹿儿岛市及周边进行了几天的旅行。期间就乘坐了「隼人之風」号特快列车进行观光,途径「嘉例川」站,大概我是要在这个车站换乘吧,便下车拍照。事前并没有做功课,下了车便发现那是一座老式的木质结构的车站建筑,颇有以前时代的风情。当然,「嘉例川」站并没有出现于《爱上火车》中,至少是没有出现在我玩过的共通线中。

然而,记得当时有一位日本年轻人拿着一个布偶在与嘉例川站的站猫合影。依稀记得那个布偶是一个小女孩,穿着黑色军服式样的服装。因为那段时间我没在玩《Fate/Grand Order》,但却对形象有那么些概念,我误以为是FGO中的ノッブ。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偶应该正是《爱上火车》的女主角86才对。而该作日文版的发售时间是2016年3月25日,同年7月份看到有日本爱好者拿着布偶与九州铁道嘉例川站吉祥物站猫合影,也就顺理成章了。

继续阅读

按语:其实我一边在玩的过程中就一边在考虑这篇文章到底要不要写。对于SPtime的前三作我都是持赞扬的态度,这次急转直下的“批评”似乎有所不妥。而且就我个人角度来说,说不定并非剧本的问题,而仅仅是我个人阅读领域片面致使我无法领会该剧本的优秀之处。不过想想既然是SPtime的老玩家了,还是如实写下我的感受吧。

简而言之是:我认为《雪之本境解境篇》是集SPtime之前三部AVG作品之缺点并放大而成的一作。

缺点一:怪力乱神

两年前《雪之本境》结局打完后,看到雪中少女我就觉得剧情要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尽管小仆承诺肯定没有怪力乱神,结果果然就是有了!

继续阅读

《秽翼的尤斯蒂娅》差不多玩完一周了,感觉这部游戏很出色,August社也如同网上评论所言:转型很成功。

这是一部内容很立体化的作品,怎么说呢?它剧情中涉及了一个社会的多个阶层,有脏乱差的社会底层——牢狱,有平民工薪阶层的《下层》以及王孙贵族所在的《上层》,有人评论说这是一部中世纪的作品,我想,其实不然。或许其风格中借鉴了不少中世纪的元素,包括杯子上的绘图、科技程度、国家与宗教的关系等等……然而我想它更是任何一个社会的缩影,任何一个社会,无论古今,都会分为稀有的上层、庞大的中层和苦难的下层。试做比较,其实过去也好现在也罢,下层社会都一样充满着掠夺、欺凌和在此之上建立起来的潜规则秩序。所谓时代的演进,只不过是科技的发展,带来了一些新的产品,然而人际关系与资源严重稀缺的情形依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