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1

花了三四天的功夫,终于把跑团记录中有关宇文乾巽的部分整理完了。后1/3部分我还真没怎么参与了,就我参与的那段时间来说,这次跑团是一次难忘但失败的团,难忘之处既有我自己塑造的角色以及三间梦瑶这个角色,又有剧情中的起起伏伏,也有团外的纠纷……这里来总结一下问题吧。
首先,最根本的原因是KIDSFansChannel论坛不是一个适合跑团的论坛,或者说至少开团时还很少有人拥有角色扮演的意识、理念和习惯。再加上在开这个团之前,论坛里流行着一种“版杀游戏”,也就是把杀人游戏搬到论坛上来玩,因此我想对于不少参与者而言,这个活死人的黎明“伪跑团”可能是一种更强调扮演的杀人游戏,而非角色扮演游戏吧。另外,另一些参与者则把这当做了一种策略游戏。

回顾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很鲜明的例子,是逆火的扮演者对我的话提出的质疑:
我:宇文乾巽再怎么神棍,也无法一眼就看出对方是“魅力20精神20”……当然,多看几眼也是看不出的。
况且,就这几分钟短时间的接触过程中对方表现出的精神状态和个人魅力,并不是很高。

继续阅读

今天下午终于把这部片子补完了。其实本不喜欢僵尸危机题材的动画,只是由于以前参加了《活死人的黎明》TRPG团,所以才关注,而最近也是因为在整理跑团记录,所以才想起来补掉,索性只有12话,因此以前没看的8话用了一个下午就看完了。

这部片子嘛,其实真的很一般,流流血,卖卖肉就这样完了,其实漫画我也买了,也差不多的感觉。

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我看着总有诸多不能理解的剧情,不能理解的人物立场,片中许多配角人物及其立场,感觉总是与僵尸危机求生主题关系不大,更像是作者为了揭露和讽刺某个社会现象,而硬生生地加进去的,比如那个校车上的老师,还有质疑政府的民众团体。之前就有看到评论说原作作者是个持右派思想的人,作品里也有不少其思想的反映,由此看来确实如此。大概那些我无法理解的立场、觉得突兀的说辞和与求生无关的社会现象,就是作者右派思想的体现吧。

来看人物,小室孝和宫本丽没什么好说的,要我概括一下两人的关系就是:她并不爱他,只是因为世界上只有他了。毒岛冴子和鞠川静香我也没什么特别多的想法。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平野耕太和高城沙耶这两个角色,这两人正好互为镜像:一个是在原本的世界中平淡无奇而且“宅”这种性格在日本社会还是受到鄙视的,而后者则是光鲜亮丽的好学生,然而在僵尸危机爆发后社会规则被颠覆一切翻天覆地混乱无序时,这两人的情况发生了逆转:耕太因其压箱底保留技——枪法——因而在求生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相反沙耶则变成了手无寸铁甚至被其父母所遗忘(至少其父母并没有及时赶来寻找她)的无用者。这两个角色是社会秩序被颠覆后,人重识自我、重新找到自身定位和重拾尊严的两个鲜明例子,可以饶有兴致地对比一下。

就这些了。

按:其实后面我就没什么参与跑团了,之后的几段剧情基本上是描写乾巽和梦瑶的幸福生活(偶尔还有灯泡游自飞)。
此外,我也构想好了游自飞的作用:发明创造,发明一些对防御和进攻有用的工具,储备着以后用,比如遥控视频小车什么的。
——(#1475)————————————————————————————
如果你2017年4月3日下午在中国天津市某中型五金市场前空地路过的话,你会看到这么一副景象:一辆救护车停在商场门前,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坐在车顶上摆弄着什么,一个小女孩站在车旁的梯子上期待地看着他的操作,时不时地将一些工具递给他,而在驾驶室里好像还有一名穿白大褂的青年。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考虑“这是怎么回事呢”之前,更应该先考虑的是你的安危,因为这个城市里大部分人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状态——丧尸。因此,这里附近,就拿这座五金市场来说,已经几乎没什么人了,甚至连丧尸也寥寥无几,昔日本应熙熙攘攘的商场,现今空空如也。

继续阅读

按:下面这一段描写的是宇文乾巽不顾众人的反对,下车与自称记者的NPC钱涩接触。之后回来向众人报告,节选其中的几段
——(#754)————————————————————————————

走近众人时,宇文乾巽调整了脚下的步速,环视一周,大家的目光中所透露出来的情绪各不相同:有关切的、有担忧的、有疑虑的、甚至还有愤怒的。在那无明昏暗之处,是不是还有枪口准心瞄着他呢?虽然眼前的一瞥构成了一幅值得细细玩味的众生相,不过现在可不是时候。

“情况恐怕变严重了。”

宇文乾巽看着一脸紧张神情的游自飞正向他走来,便友好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顺势轻轻地按下了他正准备抬起的手臂。对他说:“不要过分担心。一定的防范和警戒是有必要的,但对他人的信任和有效及友善的沟通,同样是需要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做过外方人’*。”
—————————————————————————————————

继续阅读

按:这一段是从迎宾馆出逃之后来到一家超市下方,发现楼上被围困着5个人。大家想出的方案是把房车停在床边,在车顶垫上一些缓冲物后,让五个人逐一从窗口跳下。由GM创作。

——(#511)————————————————————————————
2017年4月3日 08:47

车队在超市外形成一个稍显分散的队形。

在简单的联络之后,楼上和楼下很快达成了共识。房车抵到了二楼窗户的下方,煜风和alex这对老搭档拿上武器和防暴盾牌逼近了看不清里面的一楼窗口。杰克逊小姐依旧在驾驶席上待命。小狼则爬上车顶,作为接应。

救护车停在距离房车一两米远的地方,梦瑶在驾驶席上准备,乾巽则拿上了医疗用品。梦瑶曾经递给他一把手枪,不过他却摇了摇头拒绝了。想到反正是在大部队里,梦瑶也没有继续坚持,而是把手枪放在仪表盘上。自己紧紧盯着前方。

红旗则停在更远的地方,主要负责据守住路口。某望在车上待命。老G则也到房车附近负责支援。

三位驾驶者还兼职观察和预警。

楼上顺着绳子的脱出顺序为游自飞,暗夜,Sion, 影,雨涛。

继续阅读

按:前景提要,第二天双方取得联系后,天塔组成功突围下来并与救护车这边汇合,由于PNJ有一辆房车,因此虽然拥挤,但足够容下所有人。
汇合后大家商量去附近的迎宾馆补充物资——似乎是一个接待外宾,且可能有弹药的地方。
而在驶入迎宾馆门前时被一方歹徒袭击,这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遇到丧尸以外的生物。
无论是汇合还是枪战过程中宇文乾巽因为留学生加书生的身份,因此并没有什么精彩的表现。

这一段是在众人成功进入迎宾馆后发生的一段剧情,在照顾病人时。
——(#225)————————————————————————————
在大家确认了迎宾馆里的安全状况,并发现了在楼内晕倒的男生后,就轮到医生出场了。宇文乾巽此时越发感到安排精神科专业的医学生在基础课上学完内外妇儿等所有医学生共有的医学知识,是很有必要的了。来到医务室,晕倒的人已经被其他人抱到了床上,另有一名看起来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西欧女孩坐在旁边陪着他。

银色长发和红色眼眸……如果仅通过文字看这两项特征的话无法让人不想到是白化病人,但从眼前少女的健康神态来看,又完全是正常人。好像是从童话里的城堡中走出来似的,就算是在欧洲,也很少看见这么纯正血统的人。从服装上来判断,袖口的绣纹及胸口的拉丁十字架图形,无一不显示她浓重天主教背景的身份。(不知道这与PC的形象是否吻合?)

“我是会说汉语的。”

“?!…………啊……哈哈哈。”宇文乾巽听到这位西欧少女忽然语音一变,冒出了这句中国话,先是一阵惊愕,然后哑然失笑。想必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就和几分钟前对方听到自己开口说拉丁文时一样吧。

“既然是在中国的国土上,那通常情况下我们就用汉语交流吧。”

继续阅读

按:救护车闯出医院的大门,开上了街道。共同创作。
——(#125)————————————————————————————
实习医生&梦瑶 2017年4月1日 12:40

呼……呼……呼……

宇文乾巽咬紧牙关,死死地盯着车前景色的某一点,并以此暗示自己舒展自己过分紧张的神经。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1分20秒……似乎比宇文乾巽给自己预定的镇静时间长了30多秒。“看来我的心理素质训练还远远不够”,他这么想着。不过就靠这样简单地计算时间,宇文乾巽已经将过度紧张的意识恢复到了足够理性的状态。

好,那么,接下来,应该对身边正在驾车的女孩说些什么了。

“三间小姐,在危急时刻您救了我一命,此刻我感激之心难以言表……”——这样的话虽然一般女孩子都很喜欢听,不过显然对面前这位穿着美少女战士服装的女孩来说,换一种说法可能会更迎合她的爱好。

继续阅读

托姐姐代购了一个EVA PENPEN的iPhone壳,今天终于到手了!!!

可爱的PENPEN呀~

 

 

 

 

赠送的“屋岛作战概要”的徽章。

 

 

 

 

 

iPhone的“眼睛”和PENPEN的眼睛看起来还有点像呢!

 

不过后来发现iPhone里居然没有和EVA有关的程序或图片,真是遗憾,想弄成EVA主题的试试。

刚才在我所担任吧主负责管理的魔力宝贝吧看到一个帖子:《貌似怀旧的人不少,为啥吧里的人这么少……》。大家不愿意看原帖的话我给大家归纳一下我想讨论的一些意思。楼主是问为什么魔力宝贝吧人气那么低迷、气氛那么不活跃?然后有人就回答说是因为我及我们吧务团队管理得太严了,会把一些水贴(即与本吧主题无关的帖子)删除。而他们又返观其他吧——比如大名鼎鼎的魔兽世界吧,那个吧允许讨论贴吧主题魔兽世界以外的内容,大到天文地理,小到鸡毛蒜皮,从国家到个人从生到死都可以允许讨论。作为魔力宝贝吧的吧主我无权干涉他们吧的管理方式,但我必须在这里指出,他们这种比百度《贴吧协议》更宽松的做法会聚集人气,会受到吧友喜爱,但同时确确实实会影响到用户对其他包括我们魔力宝贝吧在内的严格遵守《贴吧协议》的贴吧的评论——具体来说,就是用户会指着魔兽世界吧来反问我们:他们可以发水贴,为什么魔力宝贝吧不可以?!

继续阅读

今天(其实是昨天…)回单位交病假单,在楼底下又看见了那只我常喂的猫。我过去想摸摸它的脑袋,然后它,很出乎我意料地,咕噜了一声,而且大致能听出来是一种不友好或抱怨的咕噜声。然后继续摸摸它,走的时候它也和以前一样跟着我走了一段路。

 

这个细节让我联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日本视频短片,说是有户人家为了家里一直很凶狠的猫而烦恼,那只猫三年前性格大变见人就吼不易接近。家里人没办法于是请了个动物专家去查看原因,结果一个欧美的女性动物专家——号称有能读懂动物心灵的能力——观察这只猫,了解到了这只猫生气的原因——从小对它很好的这家人家的女儿去读了三年大学,离开了它,因此它感到很孤独,并使它想起了幼年时作为野猫被抛弃的情形。

 

我猜测今天那只猫的“情绪”可能也差不多或类似吧?感觉它好像就是在抱怨“你怎么那么长时间没来看我了?!”第一次意识到让一个动物感到伤心,我自己也有点小小的失落感。

 

抱歉大男子主义一下:无论是古今中外,乃至当今流行的动漫萌文化中,都有将女人比作猫或是将猫想象成人的大量事例,不是吗?以前听我妈讲过一种观点:狗是忠诚,猫是奸臣。我想它们并不总是奸臣,只是它们寂寞了。

 

 

无聊一记,就当是排遣小小的愧感。说不定那只猫的“咕噜”一下其实是别的想法或只是嗓子不舒服而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