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

All posts tagged 动画

其实这篇文章是来做一个小小小小小的考据,关于《天気の子》(天气之子)中鱼的名字。

近来随着《天气之子》在中国大陆上映,简体中文社区里也出现了不少讨论帖。似乎多数是围绕着价值观进行争论,却鲜见仔仔细细对照着作品本身以及周边资料集进行证据收集,然后提出观点;或提出观点,并及时辅以来自于影片、小说等证据进行说明的。

在百度贴吧的一个帖子中,我提倡「从作品中找证据」,并在19、20楼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自认为是解决了楼主提出的问题及争议。

于是,我打算从极小的方面进行考据。这几天也看到有人对《天气之子》影片中透明鱼的原理进行猜测分析。于是这一篇文章就来说一说鱼的名字,简单地进行一下考据。

在《新海誠監督作品 天気の子 公式ビジュアルガイド》一书的第116~117页,是伊藤秀次与李周美的对谈,前一位的头衔是「サカナ設定·原画」,后一位则是「VFX」。其中提到了鱼的画面表现。在对谈内容中,称鱼为「空の魚」或者直称「魚」。但是在第117页的边角上有一张很小的设定集图:

上面详细得写了这条鱼的上色,例如「密度が薄い」等。在右上角有写「コア部」即中文「核心部」的意思,但再具体到里面每个器件的文字,我就看不清了——我已经用我的扫描仪4800dpi进行扫描了,看不清可能是印刷本分辨率本身的问题。

如果要看大图,请点击:https://blogmedia.wildgun.net/20191106_《天気の子》,鱼,你的名字。/sakana_of_tennkinoko.jpeg

有趣的是,这张设定图的题头:「陽菜の手をすり抜ける」后面写着一个字,显然是鱼的名字。这个字是:「」,在下方训读写为「さかな」,即日语通常「魚」的读法。

左魚右風。
继续阅读

先来说一下我到目前为止与《天気の子》的接触,再进入正题吧。

于是我想以本文来罗列一下我阅读并翻译了场刊之后,特别是新海诚所写的部分内容之后,对之前观后感的一些补充或修正。

其实《天气之子》可能是一个类似并超越《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故事!

我在《《天気の子》观后感(有剧透)》中提到,这是一个「不构成矛盾」的故事,并提到:「其实观看影片时,我想到的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佐由理。……这样肆意胡乱地利用超能力来赚钱,迟早要被社会人士发现并逮捕,然后女主角被关进科学研究室,对其超能力远离进行生物学分析,并尝试用于战争、天气控制等国家层面的行动;」以及「新海诚并没有让故事主线矛盾围绕在超能力上面。没有警匪勾结、没有黑社会利用超能力、没有科学实验室……」以上,是我在第一篇读后感中所给出的猜想,即在第一遍看电影时,我认为本片「应该」这样,实际却没有这样。

然而,阅读并翻译了场刊新海诚部分的内容后,我吃惊地发现,《天气之子》原本真的可能是如我所想的那样!在场刊中新海诚自己谈到说:「角色有较大变化的是須賀。最开始是设计成气象AI研究者」、「就故事来说,也写过围绕有关晴女陽菜的谜之组织的登场的情节展开。」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活脱脱就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里白川拓也的角色形象啊!

继续阅读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简体中文版于2019年1月11日,也就是日本第二章首映前一日上映了。我在日本的电影院看过两遍该作品,当时尚因为语言隔阂,对部分台词没有听懂因此也未能理解细节关系。这次1月11日,我又在上海的电影院里看了一遍简体中文版的动画。就影片内容来说,我基本保持去年1月份所写影评《《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剧场版观后感》的感想。而今次本文,我想提一下在他人的影评以及短评中「粉丝向」这一个概念,是否合适用于该作品的问题。换言之,本文是影评的评论

见过不少影评,或是回复短评,总是乐于告诉别人这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其实,我自己是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的。当然,出于网络礼仪或更广泛的公共礼仪,每个人当然可以保持自己的观点,可以认为这就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那么,我也来详细说一下,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以及为什么我不愿意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

继续阅读

在被完结的《迷家》迷了一头雾水与不满情绪后,我看完了2016年4月新番的第二部——《熊巫女》。

这部作品在豆瓣上的评价并不算高,但我倒觉得这部日常番轻松简洁,也就熊与巫女的日常生活中,反映出日本的一些现状:城乡发展与认知差别、少子化、偶像追星的形式化、地区振兴等等……并且还有一个特色:作品清澈地表现出了人情世故间的暧昧性。我这里用了一个“清澈”,是指作品的表现方式简洁却又通透,本作善于在日常场景中构建起一个小矛盾,然后将它放置于人心,并让角色表现出种种言不由衷的话语。

作品中塑造了四个主要人物形象:巫女小町(雨宿まち)、熊阿夏(クマ井ナツ)、雨宿良夫以及酒田响(酒田 響)。以“说话方式是不是暧昧”来分类的话,我想可以把四人分为两类:小町和良夫都是有话直说,考虑顾忌面较少的类型,其中又以小町为代表;而阿夏与响则是属于有较多思想顾忌,因此也往往言语中表现出浓重暧昧,甚至言不由衷的情况。阿夏的言不由衷集中于他对小町的期待,响则主要表现在她对良夫的暗恋情愫。

继续阅读

 

我曾经发过一条类似这样意思的微博:ACGN作品,是十几岁的主人公的故事、二十几岁的人去Cos扮演、三十几岁的人制作、四十几岁的人企划及编剧、五六十岁的人才是项目的出资者。所以以经典的EVA为例,尽管主角碇真嗣是十四岁的少年,但他所说的话、所表达的思想,可能是背后一群中老年人所要传达的。这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年龄逆行的青春表达。

 

《白箱》就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它以片中虚构动画公司“武藏野动画”的日常工作方方面面为主题,展现了动画制作业界遇到的各种问题、从业人员的各种想法、经历、抱负和困扰。

继续阅读

 

 

就在前一日成都三份主要报纸发文要警惕哆啦a梦,引起网上爱好者热议的这一天,同时也是和邪社站长Jimmy下午又去采访了一位日本女优的这一天,蛮有戏剧性对比地,这天晚上我去参加了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新闻文化部举办的《新海诚导演最新力作《言叶之庭》鉴赏会~该片工作人员为您解读电影幕后的故事》这样一个日本文化讲座。

 

其实日领馆新闻文化部大约每个月都会举行一些日本文化的主题展示活动,我这是第二次参加,前一次是日本传统乐曲的小型音乐会。如果大家不仅仅对ACGN,还对其他日本各方面的文化感兴趣的话,可以参考日领馆的网站:http://www.shanghai.cn.emb-japan.go.jp/cn/index_cn.htm。

 

 

在会议开始前,大屏幕上播放着对宫崎骏先生的采访节目,椅子上也摆着今天主题的资料以及满意度调查问卷。

 

继续阅读

《记录的地平线》是一部由轻小说改编的网游动画,于2013年十月开播。其实早就打算等这部动画播完了之后写下这篇推荐,不过今天查了一下发现这是一部预期要制作26话的作品,因此就不等它播完,先着手写下这篇推荐。迄今为止,它已经播映了10话。

 

这真的是一部很精彩的网游动画,甚至可说是我今年所追新番中最能让我认可的一部也不为过。其实这部动画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注意到并且追的新番。十月中旬的一天,以前玩的日式网游《魔力宝贝》的一个专门探讨游戏剧情的QQ群里蹦出来一张动画截图,画面内容是许许多多个职业图标,旁边还有其他观众弹幕评论说想到了《魔力宝贝》。后来群里聊了几句就被以“职业设定丰富得像魔力”为理由,推荐了这部《记录的地平线》。

继续阅读

 

最近抽空把《魔王勇者》看完了。说实话对这部片子本来抱有不小的希望,看完之后却失望偏大。

在这部2013年1月新番开播之际,由于故事主题甚至男女主角的配音演员的高度相似,我和一些朋友都是把这部作品当成另一部《狼与辛香料》来期待的。《狼与辛香料》无论是动画还是小说或是漫画都很成功,因此当听到福山润与小清水亚美的声音时,就难免把这两部作品放到一起比较了。

与《狼与辛香料》一样,这部作品也是由轻小说改编而来的,但这部轻小说的写作风格却是十分特殊的:所有的篇幅里几乎都是对话,而且都是只有一个人名,不包含任何动作描述和环境描述的对话。例如:“勇者:‘……’  魔王:‘……’  女仆长:‘……’”等,更另类的是,这部作品甚至并不给角色赋以姓名,而是从头到底以魔王、勇者、女骑士、商人……等等身份来标记对方,而这种奇特的称呼习惯也同样延续在了动画中,动画从头看到底就完全不知道任何一个人叫什么名字。所以这部作品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它极为抽象,极为简练。

作品一开始以卖肉为主、恶搞为辅,并伴有一些经济学的常识,在起初的这一阶段动画还是看着挺顺畅也挺欢乐的。但当故事深入之后,就显出了这部动画片的一个弊端:故事太凌乱,没有完整性的一个交代。故事被划分成一个个独立的片段,一会儿是南部诸国,一会儿是魔王卧室,片段与片段之间的联系、人物关系很不明朗,甚至当我在看这部动画看到第六七话时就坑了,到最近才一起继续看完的。不知道这种故事的不连续性是源自于哪个环节?到底是动画的脚本问题,或是源于其另类风格的纯对话小说?总之,本身经济学和商业问题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而缺乏连贯的、完整的讲解,就让我一直把握不住这部动画的主题和线索。

《魔王勇者》的故事大概是讲述了魔界的魔王与人类的勇者合作,启发并告诉他人类世界战乱的种种不合理性及其背后的社会经济政治因素,并试图以自己的学识来改变人类社会环境同时也能反过来造福于魔界。但这么一个故事实在是太大了,动画几乎每一话都能推进一段剧情,这就更显得太过急促与太过凌乱了。参考《狼与辛香料》的故事节奏,基本上是要花费6话的篇幅来讲述一个商业故事:第一季的第一个故事是金币成色问题;第二季第一个故事是操作金属块的市场价格等等……再返观《魔王勇者》,它用12话的时间就把四圃田、活字印刷、农奴自由、二代货币体制等等问题包含在内,导致每一个改良与改革都不能很好地展现其前因后果、优势劣势与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每件事都是匆匆而过,马不停蹄地将故事继续推进。因此我想对《魔王勇者》失望地吐槽一句:

世界太大,故事太少。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军火女王》第3话至12话补完了。(前两话之前看过)

很奇怪,这部片子把它每一个部分拆开来看,都不是我喜欢的内容:音乐,很另类;画风,很一般——既不萌也不精致;还有剧情,我是很少接触,更是无法认同军火商的这种极不稳定和充满危机的生活,以及十分扭曲的价值观。此外,在剧情氛围的把握方面,也实在是很老套的东西——在“交响乐二人组”事件中,故意把杀戮的画面加上优美的歌唱,这种做法我早就看庵野秀明玩过了,现在不仅觉得无趣,反而已经厌倦了。

很奇怪,这部片子并没有任何讨好我的地方,然而,它却很吸引我。写到这句话时,我正努力找出一个这部片子之所以吸引我的因素,我想是:节奏。

这部片子的节奏很紧凑,故事感很强,一环扣着一环,人物事件接踵而至。但故事安排得很好,给人一种在看中篇小说的连续感。此外故事中虽然也会藉着军火商以及相关军事人员的口提到世界局势之类庞大的世界观,但并不是全盘托出也不故弄玄虚,只稍微给出一些——不了解也没关系,无碍于理解剧情。我想,剧情的节奏以及给出适度的世界设定,正是这部片子让我看起来如此顺畅的原因。

我的记忆中有一座旧校舍。

 

其实不止一座,几乎从初中到大学的每一个校区都会有一座旧校舍,特别是我的高中。虽然在学校里与旧校舍齐名的只有革命烈士诗人的英名,然而每一次踩着嘎吱嘎吱的木地板总能联想到一些其他的东西。受日本动漫的影响,高中时的我常常以《少年金田一事件簿》中《学园七不思议杀人事件》等故事为素材,幻想着一幕幕学园杀人剧曾经在我当时就读的百年名校历史中开演。然而直至毕业,也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也没有流传出七不思议之类的奇谭,无奈感叹旧校舍在中国中学生之间真是缺乏了应有的情调。

 

时隔多年,今年四月新番《黄昏乙女×失忆》重燃了我的这份记忆,以及心中或多或少、或虚构或具体的‘学姐’这一形象的幻想。

 

要说庚夕子,这一形象是具有许多二重性的:既有人类的情感,又却是幽灵本体;既是调皮诱人的少女,又是六十多年前的亡者。当然,还有剧中最根本的二重性:夕子与暗影夕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