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

All posts tagged 动画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军火女王》第3话至12话补完了。(前两话之前看过)

很奇怪,这部片子把它每一个部分拆开来看,都不是我喜欢的内容:音乐,很另类;画风,很一般——既不萌也不精致;还有剧情,我是很少接触,更是无法认同军火商的这种极不稳定和充满危机的生活,以及十分扭曲的价值观。此外,在剧情氛围的把握方面,也实在是很老套的东西——在“交响乐二人组”事件中,故意把杀戮的画面加上优美的歌唱,这种做法我早就看庵野秀明玩过了,现在不仅觉得无趣,反而已经厌倦了。

很奇怪,这部片子并没有任何讨好我的地方,然而,它却很吸引我。写到这句话时,我正努力找出一个这部片子之所以吸引我的因素,我想是:节奏。

这部片子的节奏很紧凑,故事感很强,一环扣着一环,人物事件接踵而至。但故事安排得很好,给人一种在看中篇小说的连续感。此外故事中虽然也会藉着军火商以及相关军事人员的口提到世界局势之类庞大的世界观,但并不是全盘托出也不故弄玄虚,只稍微给出一些——不了解也没关系,无碍于理解剧情。我想,剧情的节奏以及给出适度的世界设定,正是这部片子让我看起来如此顺畅的原因。

我的记忆中有一座旧校舍。

 

其实不止一座,几乎从初中到大学的每一个校区都会有一座旧校舍,特别是我的高中。虽然在学校里与旧校舍齐名的只有革命烈士诗人的英名,然而每一次踩着嘎吱嘎吱的木地板总能联想到一些其他的东西。受日本动漫的影响,高中时的我常常以《少年金田一事件簿》中《学园七不思议杀人事件》等故事为素材,幻想着一幕幕学园杀人剧曾经在我当时就读的百年名校历史中开演。然而直至毕业,也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也没有流传出七不思议之类的奇谭,无奈感叹旧校舍在中国中学生之间真是缺乏了应有的情调。

 

时隔多年,今年四月新番《黄昏乙女×失忆》重燃了我的这份记忆,以及心中或多或少、或虚构或具体的‘学姐’这一形象的幻想。

 

要说庚夕子,这一形象是具有许多二重性的:既有人类的情感,又却是幽灵本体;既是调皮诱人的少女,又是六十多年前的亡者。当然,还有剧中最根本的二重性:夕子与暗影夕子。

继续阅读

双休没事做,就想着找一部季番来看看,选到了《白兔糖》,这是一部七月新番,当时看了一话就没看下去,因为在忙《命运石之门》Cos的事,没什么耐心一周话地等下去。

 

这次一看,嗯,真是一部不错的小作品,其实我觉得这部作品应该是适合成年男性观众看的,当然,不是因为其中含有18X因素——其实,就内容而言,这是一部老少咸宜人畜无害的动画,但就主题而言,我觉得只有成年男性才比较适合观看,特别是走上工作岗位乃至准备成家立业的男性才比较能感同身受。就我而言,我觉得自己还差一截。

 

这是一部讲述一个三十岁单身青年河池大吉领养了远亲家一个辈分为阿姨实际上仅六岁的小女孩鹿贺凛的生活故事,每一话一个主题,有的讲生病与照顾,有些讲开学仪式;每一话又是相关联的,不断描述了凛住进大吉家中后,两人生活的改变,以及更多的——是大吉心理、认知上的改变。作品的主题涉及了成年人的责任、工作与家庭的权重得失、婚姻以及离婚对孩子的影响、单亲家长的互相帮助与由此产生的好感、成年人的自我时间……等等。当然,作品中也描写了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家长。男主角就是一个冲动之下决定领养小女孩的未婚大龄青年,还有未准备好成为人母就生育的凛的母亲,拒绝和拖延结婚生子的河地カズミ,为了孩子而放弃好职位的女强人后藤小姐……等等等等。

继续阅读

“神作”太多。现在对动漫的评论,往往有一个创意,有一点小技巧或是新奇的玩意儿,就被称为“神作”。这样久而久之不仅不是正面的评价,反而是在贬低“神作”这两个字。
神作,中间有个“神”字,我想不仅仅是“神奇”之意这么简单,而是和神明、宗教之类的联系在了一起。并不是说该作品一定要涉及神明,而是说:这部作品一定要触动观看者的心灵,并能在一定程度上和一段较长的人生时间内影响观看者的世界观、人生观或价值观。

制作质量不是神作的必要条件,神作可以崩坏,可以烂尾,可以六十二秒单帧定格,可以把卷心菜画得像个球。公众评论也不是神作的必要条件,神作也可以无人知晓、名不见经传。

但神作一定要触及观看者的心灵,并留下痕迹。神作与否,这是一件很个人化的事。他人只是推荐作用,但自己的内心才是判断神作与否的标准与根源。一部作品可能他人都击节称赞,但在自己眼里却平平无奇只是玩弄个时空逻辑或是刺激一下伦理关系;而平淡无奇的作品在一个恰当的时期出现在了一个恰当的观看者面前,或是解惑,或是明道,或是安抚,或是激励,然后这个观看者感触了,震撼了,沉思了,改变了,记住了——这就是神作。就像现实世界里有神八百万(日本),但每个人信仰却各不相同,各随其缘,各缘其心。

所以,神作与否,不要问别人,而要问自己的心。
在我心里,《新世纪福音战士》是神作。它确确实实是我中学及之后时代涉猎诸多领域的引路者。其他的神作我还在努力回忆中……

而我的一个相反的例子是《沙耶之歌》,抱歉实在无法认同几位朋友的推荐和百度百科里“《沙耶之歌》是一部商业运作和制作之下的完美艺术作品。”这样一句话。

好感度不错的:《空之音Sora_no_Woto》、《守护猫娘绯鞠 Omamori_Himari》

一般般的:《笨蛋测试召唤兽Baka_to_Test_to_Shoukanjuu》、《青春CUP Chuu_Bra》、《吸血鬼同盟Dance In The Vampire Bund》

个人评价较低的:《Ookami Kakushi 神隐之狼》

关注:圣斗士星矢 THE LOST CANVAS 冥王神话(2009-6-24)、浪漫追星社(2009年7月5日)、东京地震8.0(2009年7月9日)、狼与香辛料II(2009年7月9日)、夕阳染红的街道(OVA,2009-6-26)
选看:海物语~有你陪伴~(2009年6月24日)、魔力充电娘(2009年6月25日)、化物语(2009-07-03)、CANAAN(2009年7月4日)、公主恋人(2009年7月5日)、简单易懂的现代魔法(2009年7月11日)

目前看了介绍后,这样。

小谈将与二次元人物结婚事宜写入法律是尊重信仰自由的表现

这里会从最近日本有个宅男情愿呼吁允许人类与动漫人物结婚,谈及一些有关信仰、政治及法律的问题。我对政治及法律是一窍不通,纯粹是看热闹的外行。所以我只是表达个人的一些想法,至于若是有与政治学及法理学原理相悖之处,还望谅解与赐教。

其实这个观点是来自于某网友在该新闻下的回复留言,我只是将其拓展了一些。

与动漫人物结婚,也就是将动漫中的人物看做是一个人,将动漫作品中描述的世界看成是一个真的世界。

这个观点在我周围人看起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荒谬的。在他们看来,动漫中的人与世界,都是虚构的。

想想是为什么?因为是信仰不同。信仰唯物主义的人认为作品中的人与世界是虚构的,因为他们认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他们认为被创造出的故事就一定是假的了。

但世界上并非人人都是唯物主义者,所以,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里,应当允许这样一种观点的存在:动漫作品中的人与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你可以否定这种观点,但你不能否定这种观点的存在。

再来看法律。法律是为国家服务的,而非某个政党。政党是可以有特定信仰的,但国家是不能带有信仰的。(前提是法律认可公民的信仰自由。)

所以,如果一个国家的法律是允许信仰自由的,那么他就应当为不同信仰的人服务。当人们呼吁需要对一个尚未被规范的事物进行法律解释时,法律此时就不能以“这是虚构的”作为不予置评的理由。

故,与二次元人物结婚事宜写入法律是尊重信仰自由的表现。

当然,这件事情很复杂,因为不仅仅是牵涉到婚姻制度的问题,还有动漫作品的作者群体、商业群体等等……想必不是一两年里能出台相应法律的。

不过,日本是个神奇的国度。那个喜欢看漫画的新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虽然貌似你是强硬派的,且貌似已经被恶搞成了18X游戏的猥琐男角色)——我看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