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

All posts tagged 秋之回忆

说明:最近我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有关ACG旅游这一主题的采访。本文及图片就是综合了对我以及另外几位受访者介绍后的成文内容。转载自: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2164.shtml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By Chen Ximeng Source:Global Times Published: 2016–1–6 19:43:01
Enthusiasts seek real-world locations featured in their favorite fantasies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Akihabara in Tokyo, Japan, is a hub for all kinds of anime and manga products and activities, and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laces for ACG tourism. Photo: IC

Huang Yeqiang, a 28-year-old office clerk at a university in Shanghai, remembers the excitement and spiritual pleasure he felt when he first visited Enoshima, a small island in Kanagawa, Japan, one of the locations featured in Memories Off 2nd, a famous Japanese gal game.

“Visiting this place gave me a strong sense of immersion. I felt like I revisited a place where I once lived [in the game],” he said.

继续阅读

如题,该说是“获得新成就”吗?

近日我接受了《环球日报》英文版的采访。报社编辑准备以ACG主题旅游为话题,组织一篇采访报道,因此对我进行了采访。当然此外也有其他几位受访者从不同角度来介绍各自对这个主题的想法与感受。

报道内容的链接在这里: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2164.shtml

继续阅读

最近在看一些有关日本京都神社和寺院的书,里面提到中国大陆游客每到神社寺庙,喜欢买护身符,而国外游客则喜欢在自己的御朱印帳上收集御朱印
御朱印帳 御朱印帐 道長取り

这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其实就是那种横开的拉页册,而且不是一页一页独立,而是一整条纸张正反间隔对折成的本子,每一个折页间还有内衬纸(日本称为“蛇腹式”)。每到一个神社或寺院,就可以要求工作人员在本子上写字、盖红色印章留念,表示来此参拜过的印记——当然是收费服务。另一些神社和寺院则是直接提供一张现成的御朱印纸。我记得今年(2015年)7月份在东京浅草观音寺旁边到浅草神社见过一个男子将这样的本子递给柜台要求盖章。当时还不了解御朱印这回事,因此也就不以为然了。说句题外话,浅草观音寺和浅草神社其实就隔壁相邻,但后者明显被游客们冷落。

继续阅读

WGH_5831

14岁,对我来说是个一些特殊意义和奇妙幻想的年龄。最直接的理由当然是作为EVA的忠实爱好者,对作品中几位适格者儿童的认知。而今年2015年,也是EVA作品的20周年、EVA中适格者儿童的14周岁。

 

另一方面,初中二年级时,学校组织了一场“十四岁生日”为主题的什么野营活动,在外住宿好像还有野炊。我很想去,但家长却以我当时体质虚弱不耐风寒为理由,预先打电话和班主任请了假,结果班主任反倒劝我不要去。结果就没去成。到底是怎样的野营呢?到底怎样大家一起生火、围绕着篝火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呢?我无法亲眼看到了。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是好事,因为正是因为没看到,所以会一直惦记着、一直想象,以至于把当时和后来各种在日本ACGN文化中见识到的野营露宿场景都编织到了想象中,成为了对十四岁那场活动的美妙遐想。现在看来,那次倘若真去了,弄得些许无趣,也很快就忘了吧?倒也不如现在这样胡思乱想的好,至少过了又一个14年,我还惦记着没去成的这次集体活动。

 

没错,时至今日,两度14年已过,我从碇真嗣的年龄,变成了差不多是加持良治这一辈人的年龄。但同时,我也获得了两倍的14岁少年力!

继续阅读

 

 

这是第5话截图,和奏家门口。

 

 

这是我前年作《秋之回忆》圣地巡礼时拍到的照片,这家店位于日本神奈川县江之岛岛上。当时在这家店买了一把锁,还有一碗抹茶。

心想着“以后会不会也变成一个圣地啊”就随手拍了一张,然后果然现在就变成圣地了。

 

 

这家店门口长桌上篮子里卖的是锁,动画里青年男女选购的也正是锁。

 

 

 

锁是买了挂在附近一个叫“龙恋之钟”的景点,那里有一个小亭子里面挂着一口钟,旁边的围栏上可以挂上写有恋人名字的锁。把所挂在这里,把钥匙带回去,是这里的习俗。(这张照片是我09年5月拍的)

 

 

 

顺便一说,《秋之回忆4》中也在这里取景了,但并没有沿用挂锁的习俗。《秋之回忆4》里这里被称为星恋之丘,和鹭泽缘剧情有关。

 

 

~出发前~篇

 

——巡礼中——

当地人

如果一起巡礼的能有一位当地人陪伴,那可就太好了。可以是亲戚、以前的同学、网友或是翻译。像我走伪·自由行路线,中间三天就请了一位随行翻译。

当地人是很重要的,哪怕你日语很流利,哪怕你事先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充分以至于可以背出每一站路,但总会有一些细节问题是无法考虑到的,例如:自动售票机怎么用?或是列车临时有变化了怎么办?或许你自己花些时间来想办法一样能解决,但对于行程满满的圣地巡礼来说,能抓紧五分钟时间也是很重要的!因此,能请到一位当地人陪伴,在很多细节问题上他就可以为你省去很多时间。而且,两个人的眼睛找地点总比一个人的眼睛要更迅速,即使另一位不了解作品也是如此。

继续阅读

又到了南燕老师的生日。记得在剧情中,南燕和伊波健的接吻是在一场夏日的雨中;我第一次去湘南地区时,迎接我的也是一场又一场温润的海边阵雨;而正在打下这些字的我所在的屋子内正当闷热,听说今晚和明天会经历一场大到暴雨。

雨而汇成海,海而蒸腾气,气而乘风为雨,这便是自然界中水的循环。再加上金木火土,是中国的五行,没想到这是秋之回忆2南燕篇的主体人物关系架构。

想到一个意象,一支蘸了墨的笔摁进水里,然后墨汁就逐渐化散开来。由于近期5pb没有更新秋之回忆系列,因此接触得也少了。逐渐地,我已经难以分辨在我的回忆中,哪些是第四使徒给我开的TRPG团中的燕,哪些是《秋之回忆2nd》中的南燕,亦或哪些是江之岛弁财天女神的传说。我想,这样的过程也是一种Memories Off吧!于是,南燕便这样化进了我的生命中。
祝南燕老师生日快乐!

当然,结合目前自己的兴趣,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和Coser合作拍《秋之回忆》的私影啊!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四周年心境随笔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记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追梦人》

 

 

 

四年了啊——

每当寒假或是每当情人节,总能想起这个团,由第四使徒开设的,实验性的恋爱模组团。而前几天博客整理“关于我”模块,以及微博上有GM问起类似的主题团,加深了我对这个团的回忆。于是,昨天和今天夜里,我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将当时的跑团记录全部看了一遍。

 

其实现在看来,这个团并不能称为是“秋之回忆2nd团”,因为实在加了太多东西了:超能力、犯罪事件等等……按我现在的看法,这个团内大概只有50%左右是来自《秋之回忆2》的内容,其他的则是来自《第七夜》,或是来自GM的创作。于是,在这个属于我和第四使徒的世界里,朝风庄里除了不知名的小狗外,还有一只名为蝌蚪往人的小黑猫;男主角成了现代滥强富二代官二代高富帅;南燕、鹰乃还有男主角wildgun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获得超能力的人;wildgun还会跑到海滩上面对太平洋唱一曲周杰伦的《珊瑚海》。总之,现在看来是各种混乱各种无厘头。而且,这还真是一份孤独的甜蜜和孤独的忧伤。为何呢?因为它既不是MO2,也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跑团,因此无论哪一边似乎都无法找到人来一起体会这个故事。(当然第四使徒知道)因此,这次的实验团可以说是我的最令人沉醉也是最私密性的一段回忆。
大约半年前我开始思考我的神作是哪些——我对神作的定义是具有具有宗教性质的,它不仅要优秀,而且还要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人生——我梳理了三部作品:童年时期的神作是《哆啦A梦》;少年时期的神作是《新世纪福音战士》;青年时期的神作,则是《秋之回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三部动漫作品,确确实实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我的人生。而四年前的这个实验团,则是将我领入《秋之回忆2》乃至是galgame这类游戏的一个引子。这四年里,虽说不上风起云涌,但对我个人来说,也是非常精彩的四年了。TDC入围决赛、就职、开始喜欢手办和摄影、拍了很多Cos照片,以及与这次跑团有直接关系的——我去日本进行了三次圣地巡礼。四年间,我的爱好、我的性格、我的业余时间安排以及我所关注的领域或多或少地都与这次团有关,就像列车轨道上不断延伸向前的一个个小站,或是一浪推一浪的潮汐,终而将我推至日本湘南海岸的沙滩上,以及其他我与团中主角wildgun一样驻足、生活、留恋过的地方。
四年前,我在听孙楠的《只要有你》,四年后,我在听刚去世的凤飞飞演唱的《追梦人》(刚才偶尔在电台听到的,旋律稍微有点熟悉,这位歌手我不认识……);四年前,我在念南怀瑾的诗句“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死生。长染戒香消俗念,怎又空负自多情?”,四年后,我在念南怀瑾转述巨赞法师诗句“无端岁月堂堂去,万种情怀的的来。”;四年前,在刚结束这个团时,我中毒了——就像其他玩家中了MO2毒那样——满怀愧疚和挫败感,四年后,当我现在回顾这个团时,我更多的是欢乐和感慨——感慨跑团中表现出的幼稚、和GM合作上的不合拍,当然也感慨现在我自己的进步和幼稚。

四年前,这次团开启了我对感情的认识和思考。而在这四年中……嗯,三次元没什么变化,而我更沉迷二次元了。就像四年前GM四年前在《GM的话》中提到的:

“这个团需要一个热爱RP,能够爱上一个虚拟的、根本不存在的NPC的一个玩家。
喜欢跑团
能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没有玩过GAL游戏
wildgun完全符合这个要求,这个团能成功的完结,是和wil分不开的。”

 

四年后,虽然已经很久没跑团了,但却在那以后玩了不少AVG游戏,以这种方式展开了我在诸世界的旅程——像《秋之回忆》系列那样的普通校园生活,像《Fate》那样的都市战斗神话,像《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那样古代中国大家庭,像《雪之本境》那样的灾难悬疑事件,或是像《秽翼的尤斯蒂娅》那样的中世纪时代剧。

就这样,我在诸世界中参与着生命、构造着生命、收获着生命。而文字,以及想象力,则是人类得以突破时空以及自身形体束缚的伟大工具。而这些故事,不仅仅塑造了我所创造的角色:威尔德安(wildgun)、宇文乾巽、迪纳波拉,而且也塑造了我自己。在我看这些世界的同时,也是在读我自己;在我为这些角色们感动、欢笑、苦闷、绝望的时候,正是在写我自己。

最后,引用时下的一个俏皮句式:

教练,我想玩AVG!
教练,我想跑团!

题目看起来有点奇怪,其实就是紫色的主题又回来了的意思。

 

我对博客的主题改版有个习惯,就是从每年十二月的平安夜参加完教堂圣诞弥撒回来后起,到第二年过完春节也就是像今天这样元宵节止,会把这一段时间内西方东方中的洋的节日统统打包在一起,把博客弄成红色主题的。

 

而之后,博客便像现在这样恢复成了我喜欢的紫色。

 

这次的背景主题画选了《秋之回忆5》的观岛香月,先几天重玩了MO5,通了她的线。转一段之前发在微博上的我的评价吧:

玩《#秋之回忆#5》#观岛香月#线之感:香月的类型我很喜欢,也很欣赏,算是半个事业型女性,半个贤妻良母吧。很好,很默契。不过,剧本也太烂了吧,简陋不说,矛盾设立得太突兀,解得也毫无道理。把春人与香月之间的合作默契,以及香月自身对友情的处理问题硬生生地穿插在一块儿,显得很不自然。

 

总之,很喜欢她这样类型的,平凡,朴实,有共同爱好,可以共事。

 

于是简单一记,明天我也正是开学了,此刻算是开启了新的紫色的一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