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

All posts tagged 秋之回忆

昨天看到MO8的预告图了。看着几张图片有些眼熟,毕竟湘南地区我也去过好多次了嘛。竖着的青铜大鸟居就不用我多说了,肯定是江之岛入口处参道的那座鸟居。

我花了一点时间,用GoogleMaps地图考据出了官网故事介绍页面的背景图片的圣地。

先说结论:
https://www.google.com/maps/@35.3190921,139.5041764,3a,75y,288.95h,104.45t/data=!3m6!1e1!3m4!1sZDqN1Qw1t_Yqh691syv5kg!2e0!7i13312!8i6656

继续阅读

数度为梦——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九周年,暨第六次湘南海岸之旅感想文

数度寻访,数度伫立,数度奔走,数度感慨。我再一次地来到了镰仓高校前站、来到了湘南地区,来到了神奈川县及来到了日本。昨天将iPhone上办事提醒追踪APP OmniFocus上一件欠了长达一年的事完成了:于八周年之际再度回顾读完当年第四使徒给我带的仿造《秋之回忆2》的单人TRPG团,而现在便是第九年之际,我在镰仓。明天行程将结束,所以我要在今天把本文写下,再发一番感慨。

其实我不想就着当年跑团的文本来说了,那是杂乱的、临场的、随性的,是第四使徒借用了《秋之回忆2》与其他一些他熟悉的galgame加以改编的两人临场发挥,成了那么一份跑团记录,与游戏相差甚远,更何况人生故事。所以,本文依旧追思,谈感慨、意义和思绪,记下这宝贵的夜。

我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么连续的一、二、三乃止五六天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地走在湘南的海岸边,早上被自「由比ヶ浜」传来的太平洋上的阳光(当然,以及手机闹钟)叫醒,夜间仰望着上空的猎户座三连星踏在归途的海岸。昨天爬江之岛,直至奥津宫。对于已经登临过中尊寺、立石寺以及金刀比罗宫奥社的我来说,没想到这次浏览江之岛竟要比想象中来得轻松。江之岛竟然是如此小而轻松——是这样吗?与其将原因归结于我体重减轻或是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由单反改为了微单,我更以为并不是江之岛变小了,也不是我变得结实了——而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这几天的游览,途径《秋之回忆》的圣地、《灌篮高手》的圣地,还有《TARI TARI》、《侵略!乌贼娘》、《青之花》、《Fate/Stay Night》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的圣地,随意不经意地走过,便能凭着印象指认出这里那里是什么原型——我既没有过人的记忆力,也没有过人的体力,一切不过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也熟悉了走在圣地巡礼的程途。

明天将要启程归国,今天傍晚日落时分留出些时间去了镰仓高校前站,让我感到些许意外的有三件事:1、海滩沿岸在施工;2、车站站牌下这次一辆自行车都没放着;3、听到的中文都快比日文多了。在沙滩上走了片刻、录制了视频也拍了照,也坐在站内的长凳上浮想联翩。有三五成群甚至更多人结队的中国游客、有放学的日本高中生、有年轻的女孩子向中年女性打招呼我猜是师生之间的交流,还有一位老人独自拍照并坐着。今次最大的发现是:因为是第二次冬季赴日,发现这里的女高中生大冬天还穿着短裙露着腿,她们的书包上几乎人人都挂着啦啦队手上挥舞的彩球,看起来是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而要坐电车回家。天边,霞光映在大片云朵的边际,勾勒出江之岛和那座灯塔的剪影。

原来——竟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青春的随性、天空的通透、电车的幽幽晃晃——原来,这一切原本仅仅在动画作品里看到的场景,确实发生在世界的这一处角落上。我再一次地确认了圣地巡礼的意义。只是我仍处于那一层纱幂之后,作为观察者而非参与者而观察着车站的环境与人们。就像当时多云的天气,在天与地之间仍隔着一层薄雾。最近的几次圣地巡礼,我试着到与作品里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餐厅去点同样的食物甚至摆出相同的位置、从相同的角度拍摄——这些姑且可以做到,但身为高中生,身为伊波健的我,却是难以身临其境。不得不承认,我依旧心存迷茫,就如同这铺盖满天的云。

三年半前的2013年夏天进行《TARI TRAI》及《侵略!乌贼娘》圣地巡礼时,我站在这片海岸沙滩上下过一个决心:等到日语达到一定程度,再来见你。虽然当时也没有一个标准,但大致想着是N3通过。后来去年7月份路经此处,尽管也去了江之岛,也到了镰仓高校前站,但依然没有下到那片沙滩——曾经我在上面写下“南燕せんせい”和“けんちゃん”的沙滩。现今虽然日语还是比较蹩脚,好歹通过了N2,也能够独自日本旅行——并非大城市,而是偏至种子岛、金华山。我想应该算是与那时海滩上暗下心愿时的自己相比,有所进步吧?所以,我今日再度来到了这片沙滩上,并确认了一个新的愿望。(生日再公布吧~!)

在镰仓高校前站的长凳上坐了片刻时间后,想在乘上回宾馆的江之电前再做一些什么,给自己的记忆留下一枚书签(栞)。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参拜镰仓五山之首建长寺在那里购买了原创的御朱印帐,打开扉页,是一个巨大的“梦”字。梦想或梦幻,究竟是消极还是积极?我还在做着高中生的梦吗?还在追寻着那些不在此岸的梦中情人吗?佛教有“远离颠倒梦想”之说,看来是一种劝解批判了?虽说如此,但这座建长寺历经七百多年,依旧不舍一个梦字,乃至置于扉页,使人思量,我又何惧呢?

起身,便有了个主意,拍了这么一张照片。有江之岛、有圣地、有梦。

巧的是,回顾了一下去年即那次秋之回忆实验团跑团八周年之际的感慨文,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我是千生千世的入梦者与造梦者。我是焚香者。我是祭司。”

你看,我依旧未变,犹记得白河萤为我弹奏过《爱之梦》。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wildgun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公园酒店306室,面朝湘南海岸太平洋面而写本文。

距离那次跑团,有八年了——
今天是2016年的2月29日,是闰年中的闰日。在八年之前——2008年一月二月间所参与的那场由第四使徒带领的恋爱团,是我人生中的一件里程碑式的事。

在那之前,我是个没有接触过Galgame的人,只知道跟着《动画基地》或是《动感新势力》杂志编辑的一句玩笑话而将Galgame女主角归类为“矮平蠢”,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这八年间,发生了不少事:次年也就是2009年的5月,我首度踏上了日本的国土,进行了《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跑团后不久我开始玩gal——《秋之回忆》、《School Days》、《星之梦》等等,后来又跑了一次《Fate》的团,依然是第四使徒主持的单人团;2014年我甚至还参与采访了《秋之回忆》目前品牌所属公司5pb.的社长志仓千代丸……如此种种。

继续阅读

说明:之前提到过,我在上周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的采访,介绍了我的圣地巡礼活动。采访的形式是新浪微博私信,以及电子邮件的问答。用的语言则是中文,再由编辑概括、翻译为报道内容,并与其他几位被采访者一起整合成完整的报道:《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本文则是如实地给出记者对我的采访问题,以及我的回答。其中有关本人信息的内容则略过。

1. 关于你的基本信息:您的姓名,年龄,职业,目前在哪里生活或工作,喜欢动漫有多长时间?

(个人信息本文从略)

如果是说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以及读童话书的话,是从有记忆开始就这样了。
如果是有自觉意识地追某一部作品,那应该要算小学三年级开始买《机器猫》漫画。这样算来的话,18年多了。

2. 你如何理解二次元文化?你认为自己是二次元人群吗?

这是一个与日本“御宅文化”相近的概念,是指对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等作品感兴趣的文化习惯。但既然是“二次元”,我想它与“御宅文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一部虚构的作品在支撑。

我的意思是:“御宅文化”可以包括一些对非作品形态的文化元素的热衷,比如喜欢铁道的铁道宅、喜欢军队元素的军事宅……等等。(这些在御宅文化经典作品《电车男》的电视剧中都有体现。)

但“二次元文化”既然带了“二次元”这三个字(我理解为:虚构作品),因此其区别于“御宅文化”的核心要素,就在于有一部作品作为一切兴趣的起点和归宿。

如果基于我这样的理解,那么我自然属于二次元人群。

继续阅读

说明:最近我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有关ACG旅游这一主题的采访。本文及图片就是综合了对我以及另外几位受访者介绍后的成文内容。转载自: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2164.shtml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By Chen Ximeng Source:Global Times Published: 2016–1–6 19:43:01
Enthusiasts seek real-world locations featured in their favorite fantasies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Akihabara in Tokyo, Japan, is a hub for all kinds of anime and manga products and activities, and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laces for ACG tourism. Photo: IC

Huang Yeqiang, a 28-year-old office clerk at a university in Shanghai, remembers the excitement and spiritual pleasure he felt when he first visited Enoshima, a small island in Kanagawa, Japan, one of the locations featured in Memories Off 2nd, a famous Japanese gal game.

“Visiting this place gave me a strong sense of immersion. I felt like I revisited a place where I once lived [in the game],” he said.

继续阅读

如题,该说是“获得新成就”吗?

近日我接受了《环球日报》英文版的采访。报社编辑准备以ACG主题旅游为话题,组织一篇采访报道,因此对我进行了采访。当然此外也有其他几位受访者从不同角度来介绍各自对这个主题的想法与感受。

报道内容的链接在这里: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2164.shtml

继续阅读

最近在看一些有关日本京都神社和寺院的书,里面提到中国大陆游客每到神社寺庙,喜欢买护身符,而国外游客则喜欢在自己的御朱印帳上收集御朱印
御朱印帳 御朱印帐 道長取り

这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其实就是那种横开的拉页册,而且不是一页一页独立,而是一整条纸张正反间隔对折成的本子,每一个折页间还有内衬纸(日本称为“蛇腹式”)。每到一个神社或寺院,就可以要求工作人员在本子上写字、盖红色印章留念,表示来此参拜过的印记——当然是收费服务。另一些神社和寺院则是直接提供一张现成的御朱印纸。我记得今年(2015年)7月份在东京浅草观音寺旁边到浅草神社见过一个男子将这样的本子递给柜台要求盖章。当时还不了解御朱印这回事,因此也就不以为然了。说句题外话,浅草观音寺和浅草神社其实就隔壁相邻,但后者明显被游客们冷落。

继续阅读

WGH_5831

14岁,对我来说是个一些特殊意义和奇妙幻想的年龄。最直接的理由当然是作为EVA的忠实爱好者,对作品中几位适格者儿童的认知。而今年2015年,也是EVA作品的20周年、EVA中适格者儿童的14周岁。

 

另一方面,初中二年级时,学校组织了一场“十四岁生日”为主题的什么野营活动,在外住宿好像还有野炊。我很想去,但家长却以我当时体质虚弱不耐风寒为理由,预先打电话和班主任请了假,结果班主任反倒劝我不要去。结果就没去成。到底是怎样的野营呢?到底怎样大家一起生火、围绕着篝火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呢?我无法亲眼看到了。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是好事,因为正是因为没看到,所以会一直惦记着、一直想象,以至于把当时和后来各种在日本ACGN文化中见识到的野营露宿场景都编织到了想象中,成为了对十四岁那场活动的美妙遐想。现在看来,那次倘若真去了,弄得些许无趣,也很快就忘了吧?倒也不如现在这样胡思乱想的好,至少过了又一个14年,我还惦记着没去成的这次集体活动。

 

没错,时至今日,两度14年已过,我从碇真嗣的年龄,变成了差不多是加持良治这一辈人的年龄。但同时,我也获得了两倍的14岁少年力!

继续阅读

 

 

这是第5话截图,和奏家门口。

 

 

这是我前年作《秋之回忆》圣地巡礼时拍到的照片,这家店位于日本神奈川县江之岛岛上。当时在这家店买了一把锁,还有一碗抹茶。

心想着“以后会不会也变成一个圣地啊”就随手拍了一张,然后果然现在就变成圣地了。

 

 

这家店门口长桌上篮子里卖的是锁,动画里青年男女选购的也正是锁。

 

 

 

锁是买了挂在附近一个叫“龙恋之钟”的景点,那里有一个小亭子里面挂着一口钟,旁边的围栏上可以挂上写有恋人名字的锁。把所挂在这里,把钥匙带回去,是这里的习俗。(这张照片是我09年5月拍的)

 

 

 

顺便一说,《秋之回忆4》中也在这里取景了,但并没有沿用挂锁的习俗。《秋之回忆4》里这里被称为星恋之丘,和鹭泽缘剧情有关。

 

 

~出发前~篇

 

——巡礼中——

当地人

如果一起巡礼的能有一位当地人陪伴,那可就太好了。可以是亲戚、以前的同学、网友或是翻译。像我走伪·自由行路线,中间三天就请了一位随行翻译。

当地人是很重要的,哪怕你日语很流利,哪怕你事先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充分以至于可以背出每一站路,但总会有一些细节问题是无法考虑到的,例如:自动售票机怎么用?或是列车临时有变化了怎么办?或许你自己花些时间来想办法一样能解决,但对于行程满满的圣地巡礼来说,能抓紧五分钟时间也是很重要的!因此,能请到一位当地人陪伴,在很多细节问题上他就可以为你省去很多时间。而且,两个人的眼睛找地点总比一个人的眼睛要更迅速,即使另一位不了解作品也是如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