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数码信息科技

近期各家的虚拟现实(VR)产品都陆陆续续上市开售了,比如10月13日开卖的索尼PlayStation VR。在此之前,我都是热切期待着的VR产品能给我带来的“突破次元感”的。与此同时呢,各类有关VR设备的畅想、预言与展望也都出现在了网上。例如有这么一句话:

“现阶段VR游戏要么是地狱,要么是天堂。”

大意如此,我也忘了是什么网站看到的了,或许还是个日文网站。这句话其实是在说,目前VR游戏因显示技术所限,对日常场景的表现力还不够强,还难以以假乱真引人入胜,只有恐怖类游戏,或是恋爱类游戏——前者是地狱,后者是天堂——这两类能很大程度上激起玩家感情的游戏,玩起来才能获得较大的代入感。

当然,我本文想说的,不是恐怖游戏这类地狱,而是另一种,以悲观性质的社会观念,或说是反乌托邦思想来预想的,VR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一种地狱。

继续阅读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大致是说三星SmartThings平台爆出安全漏洞。具体是什么漏洞我没看,我想大致不外乎就是被控制、数据泄漏等等。

因为自己对IT方面有所了解,所以对手机啦,还有智能家居产品啦这些产品在抱有热情的同时,也怀着一份警惕心。例如在智能家居产品方面,我至今还没有买带摄像头的监控设备。一来家里没这个需求,二来我不放心在家里摆一个可以连接到互联网的摄像头。还记得以前读到过相关报道,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黑莓手机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并且也是没有摄像头的。

那么,当智能设备越发趋于人形化以后,并且据此人的形态,在人类社会中引发了关于机器人伦理的讨论呢?

继续阅读

自己给NHK中文广播发去的留言被《波短情长》主持人念出了,但听说NHK中文广播的网上保留时间是一个月,因此想把本期节目下载保留下来。

结果发现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流媒体文件,因此在网上搜索查找了一番,终于成功地下载下来。使用的平台是MAC OS X,用到的工具是VLC。当然,本方法应该不止适用于NHK广播,还适用于其他m3u8类型的流媒体。

继续阅读

说说我这几天给自己的Macbook购买AppleCare的经历。比较意外地,花了我能享受到的最低的价格,买到了超过2年——应该说是比2年半还多一些的延长售后时间!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图标转自Apple.com

事情是这样的:

继续阅读

AirDrop是苹果公司产品之间挺好用的一个无线文件传输功能。当然,这个所谓的好用仅仅是理念上,或者说顺利时好用。实际情况是:常常莫名其妙地无法AirDrop,我碰到情况就是搜不到联系人(我自己),但只要能搜到,传输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AirDrop“时好时坏”的情况令人捉摸不定。虽然苹果官方网站有提供相关说明文档,但仍没有说得很明白。前几天,我正要从iPhone把文件通过AirDrop传给Mac时,弹出了这么一个窗口:

OS X ESET Firewall TCP 8770

简单来说,是我在OS X上安装的安全软件ESET Cyber Security Pro询问我是否要放行一个目的TCP端口号为8770的入站通信。

继续阅读

本文是想列举一下自己猜测的近半年感觉iPhone 6掉电快的原因。

我的iPhone 6是2014年10月份左右,也就是大陆首发时预订购买的。用到现在,其实也并没有到达预期中“隔代升级”的两年目标,还距离有大半年的时间。可是近半年感觉我的iPhone 6电池已经很不经用了——而且我的iPhone 6基本不用来打电话,但我每个月有2~3GB的蜂窝网络数据流量与更多的Wifi使用流量。

特别是最近,不知是不是天冷的原因,有一次在外面行走,手里的iPhone 6在短短五分钟左右时间内从百分之三十几点剩余电量,跌倒了百分之一。甚至在插上移动电源后,亲眼目睹了神奇的一幕:剩余电量的数字从1一下子跳跃到了34!

继续阅读

近来我写的一些博客文章里,一定没少提到播客吧?所谓播客,其实是一种可以订阅的网络音频服务,英语是Podcast。

之所以会了解到这项网络服务,倒不是因为最近资本开始注入这个领域的缘故。而是有一次我去上海日本国领事馆新闻文化中心的阅览室(面向公众开放的),在阅览室的资料架上拿到了日本放送协会也就是NHK的宣传资料。于是下载了他们的多国语言APP,但同时也发现了更方便收听NHK播送的中文新闻的方法——播客订阅。

播客订阅软件有各种各样,苹果iOS自带就有名为“播客”的软件。根据网上资料,其实播客(Podcast)其名称就是源于苹果公司的iPod(iPod+broadcasting)。

自从订阅了播客,我走在路上的时间也就利用起来啦!于是下面来说说我这一两个月来经常听的播客节目:

继续阅读

 

大家是否知道?苹果公司除了卖硬件产品以外,当然还会卖一些服务。这里要说的不是内容服务(像是Apple Music、Apple Pay或者Apple News),而是苹果在其零售店Apple Store销售Mac电脑时额外可选的收费培训服务:One To One。或许这篇文章写得有些晚了,应该再加上两个字:曾经。

One to One的各种形式

首先要说明的是,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推出的培训服务其实有多种,比如免费向公众开放的Workshops,面向企业用户的Joint Venture,面向创作人员的Pro Labs,以及本文的主题即面向苹果电脑Mac用户的收费培训服务One To One。虽说是收费服务,但实际一年培训的价格也只不过500元人民币不到。One To One的其实并不是严谨的授课式培训,而是自由松散、在一年时间里可以自由预约时间的培训。用户有空闲、或者想对某个产品主题进行了解,或是在使用苹果软硬件产品方面遇到了什么具体问题,都可以预约半小时或一小时的One To One服务。预约方式与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的维修服务天才吧(Genius Bar)类似。

苹果One To One分为三个形式:私人培训、小组培训、开放式培训。私人培训是由一位讲师面对一位用户进行半小时或一小时的讲解,最符合“One To One”这项服务的名称;小组培训则是一位讲师面向多位用户讲解一个主题,通常讲师会把有关一项产品的课程拆分为3次左右的主题课程;开放式培训是一位讲师在零售店现场,接受多位用户的咨询,这种类型通常是用户需要完成某个项目,对苹果软件使用方法不熟练因而直接把Mac带到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操作,碰到问题就直接问讲师。这里所指的“讲师”,同样是苹果零售店的员工,也都是青年人。但从职位名称上来说是私人培训师Creative),不同于主打销售的“专家”(Specialist)以及负责售后的“天才”(Genius)。

 

关于“特别小组培训”

One To One是一项全球性的服务——但是本文要说的,可能是中国地区,甚至是上海地区Apple Store独有的服务:特别小组培训。
继续阅读

近期有关运营商流量偷跑的新闻越来越多,从几十兆字节、几个吉字节,甚至到上千吉字节。前面几条我还相信,最后一条颇有当年“放卫星”的趋势。

且不论新闻里报道是否属实,因为中国大陆安卓APP偷跑流量还真不好说。不过最近我的手机流量也有点失控:截止11月18日00时35分,流量使用1.8G;截止11月18日06时46分,流量使用2.0G。

这有点夸张,虽然还不太确定,需要继续严密观察一下。不过我自知这是于我最近改变手机使用习惯有关——我最近开始听播客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