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

All posts tagged 日语

今天碰到这么一到日语题:

祖母は日本の伝統的服装である和服を若い人に( )したいと着付け教室を開いている。

1、仲介
2、続行
3、奨励
4、推進

光看题干,很容易理解吧?祖母为了向年轻人(推荐、介绍)日本传统服装和服,而开设了穿衣课堂。

但是,应该选择哪个选项呢?我的思考过程如下:

按照中文来理解,应该是「4、推進」。但这个日文单词在我的印象里,通常是推进某一项工程、项目之类的进度,而不是向某人进行推荐。于是我选择了看起来不太正确的「2、続行」——这个有点游戏词汇的感觉,比如「戦闘続行」这样的技能名。

结果,2果然是错的。

我又选回了「4、推進」。

结果,还是错。

继续阅读

这个题目有点奇怪,且听我慢慢道来。

开始思考「可比性」这个词的含义,印象里是多年前一次在新浪微博上说了什么话,被许多网络用户认为不适合不恰当,因此引来了许多吐槽。其中就有人说某某和某某有什么可比性?而我呢,面对这种吐槽,总是习惯于认真思考,考虑其语言逻辑是否合理等等问题,以此来缓解语言带来的仇意、怒意或讽刺意义。

于是我当时开始考虑「可比性」这个词的意思。当时我还发了条微博,说:

就刚才那条微博引起的一些言论中,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话题:什么是可比性?如何认定两个事物或人具有可比性或不具有可比性?这三个字是否总伴随着否定用词而出现?如果是的话,那么它的作用看起来很像“呸”这样的象声词。 ​​​​

时间流逝。后来每当我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总是会有片刻的考虑,在不同语境、不同对话场景下,思索这个「可比性」的意思。

继续阅读

(この文章は、私の「まいてつ」感想文「文理并举、温暖人心的铁道运营物语——长评《爱上火车》」(中国語)を約して説明して、日本語へ訳する感想文です。日本語は下手ですから、誤用を理解して頂ければ幸いです。

这篇文章是将我自己所写《爱上火车》的玩后感《文理并举、温暖人心的铁道运营物语——长评《爱上火车》》进行的简要概括与翻译。因为日语水平能力有限,错误之处还望谅解。)

私の自分の言葉で言えば、「まいてつ」は「箱庭」という書き方、書き視野を使っています。

「箱庭」とはカイロゲーム会社のゲームの様な開発、運営ゲームですが、「まいてつ」ではその運営物語をビジュアルノベルの形式で書きます。「箱庭」の世界に、一人のキャラクターは、そのキャラクターの自分だけではなくて、彼も彼が代表している職種、立場のグループの身分です。例えば双鉄は双鉄自分の性格だけではなくて、鉄道を復興を目指している方々の身分性格です。真闇さんも「姉キャラクター」の性格だけではなくて、御一夜の伝統産業を代表する身分性格も持っています。

物語では、キャラクターの自分の性格として登場している時は、個人的な感情がよく表れています。これは物語の「文」つまり「感性」の部分。一方で、キャラクター自分の後ろの職種、立場の身分として登場している時は、技術や、経営や、列車の仕組みなどがよく表れています。これは物語の「理」つまり「理性」の部分。その故、「まいてつ」は文理並挙的な(感性と理性両方も強い)物語のゲームと思います。

【ハチロクルート】

ハチロクルートでは、「8620列車の修理の問題」の「理」と「双鉄が昔の鉄道事故とハチロクを受け取る」の「文」が交互に表れています。

最後の「雨夜で運転」シーンは特に上手い!そのシーンの物語も、スクリプト・演出も素敵です!二人が最後に現実の、そして心の「橋」を渡りますた!私の心も温められました。

继续阅读

远坂凛出现在许多Fate系列的作品中,尽管不一定完完全全是同一个角色、性格、设定,但各作之间比较起来看也是蛮有趣的。比如近年月球大作《Fate/Grand Order》中,金星女神伊什塔尔(イシュタル)所附身的便是远坂凛。

这位远坂凛在战斗开场时有一句台词:「よしよし、カモが来たカモが来た。……んんっ! そうじゃなくて、平和のために戦いましょう!」。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不错不错,鸭子来了鸭子来了……不对,要为了和平而战吧!」这句充分体现了远坂凛的口嫌体正直属性啊……

话说回来,这里的カモ(Ka Mo)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只鸭子呢?当然这不是男女关系里的那种鸭子啦。其实一开始我误以为是金(カネ Ka Ne)的某种变音,我想远坂凛拜金主义是出了名的嘛,直接把敌人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视之为掉落的QP跑过来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继续阅读

最近学到日语汉字“年”(とし),显然这不是音读的年(ねん),而是训读。

所谓训读,就是这个字的本来意思,在汉语尚未传入日本之前就已经存在。而在汉语传入后,日本人就用中文汉字配上相同意思的日语读音,拼合而成了日语汉字。在这个情况下,“年”不读作与汉字年(nián)相近的“ねん”(ne nn),而读“とし”(to shi)。

其实是在上沪江网校的课程时学到的这个日语汉字,老师举了两个例子:年を取るお年寄り,前一个意思是“上了年纪”,后一个则是“高龄者”的意思。

不过……

继续阅读

最近又发现了个有趣的外语学习网站——更准确来说是一个APP:HiNative
Hinative.com icon

这是一个各国语言学习者互相问答,以帮助使用最地道的方式来表达的交流网站。注册时要填写自己的母语,以及正感兴趣的语言。对于感兴趣的语言,还要给自己一个能力评价——懂一点,还是能看懂大部分?对于我来说,母语自然是简体中文,而关注的语言则是日语(懂得初步)和繁体中文(大部分都能看懂)。

这个网站会给出一些推荐的提问格式,例如“这个用〇〇语怎么说?”、“A和B的区别是什么?”、“请用~~帮我造一下句好吗?”这样的格式。更为有趣的是,还可以进行自由提问,网站鼓励学习者提出关于语言、文化以及任何方面的问题。

因此,近期我在这个网站上提了一些文化方面的问题,也在回答一些外国友人的问题中,对汉语字、词、句的表达方式有了进一步的思考。有点小学时代咬文嚼字的感觉了。

例如,我向日本学习者求证

来求证一个关于日本制造产品的说法。

从小我身边的长辈们就对日本的产品(特别是电子产品)十分认同。但同时也伴随着这样一个观点:“日本公司生产的产品,哪怕是同一个型号的产品,也会把质量比较好的那部分产品放在日本国内销售,而把另一些质量不怎么好的销售到日本国外。”

所以,大家会有这样一个共识:要买日本产品,而且要去日本国内买日本产品。以上这种观点长期流行,因此也就造成了2015年的热门词汇「爆買い」以及中国游客到日本购买许多日本制产品的社会现象。

我想来确认一下,“日本公司的同一型号产品,质量较好的放在国内销售,质量不怎么好的销售到国外。”日本当地居民之间有这样的说法吗?

不久之后,得到了一位以日语为母语的学习者corn的回答: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也有学习者Miraichan问到中文里“坑”与“洞”的区别,我经过思考后给出了一段回复。甚至还引申到了“坑爹”和“真的坑爹”的网络用语。

也有一位母语为阿塞拜疆语的用户nada_ali发问

娶 和 嫁 有什么区别?
如果难以说明的话,请教我一下例句。

我看她自己标注的中文水平还不错,于是就从字型的角度,向她说明了“取+女”和“女+家”的字型构造及其所反映出中国古代男本位的思想。

甚至还有一位中文很不错的日本语用户Sara123,她和我在几个问题里已经交流过多次了,有一次她甚至还问到

上火 是什么意思?

这也让我好好考虑了一番。

总之,在这里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尽管说不上是百态人生,但也至少是上天入地了。《论语》有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在这么大概半个月的Hinative.com使用过程中,我既了解到国外对中文感兴趣的学习者们关注的是什么,也从中发现自己曾经从未考虑到的地方。呃……当然,我应该更充分地利用这个网站来学习日语和日本文化才是。

从大约六月底开始,几乎同一周内,我开始了坚持漫画与日语的学习,时至今日,除了去日本旅游的五天外,一直持之以恒。当然是非常初级的、入门级的练习,比如画画是对照着书城买来的漫画入门手册,每天画一页A4纸,那么两三个人物,到现在大概有一百五十多页了;日语则是用Rosetta Stone每天半课次日巩固的进度慢慢学着,马上也快学完了。反正我对自己的学习并没有目标要求,如果要拿那个“看重结果还是看重过程”来诘问我的话,在我来看每一个过程都是结果,因为结果也无非是在过程之中。

于是我开始思考学习这件事。我为什么而学习?我曾认为是兴趣,因为我是为兴趣而生活的人。然而,如果说学画漫画还是对漫画本身有些兴趣外,那么学日语肯定不是兴趣了,我对日语本身并没有兴趣,我怎么可能对那50个蚯蚓样的字符感兴趣呢?所以我学日语显然不是对日语感兴趣,而是对日语所用于的其他东西——动漫游戏轻小说——感兴趣。只是我所感兴趣的东西有很多都是用日语书写表达的,所以我才会去学日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