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

All posts tagged 寺院

「大愿悉成满,百福自庄严。」这是粉刷在上海静安寺墙外的一句话,不知语出何处。不过自从我那年在市西中学参加高考,连续三天看到这句话时起,我便记住了它——从宗教的角度,或是从世俗的角度。

前天也就是5月25日,我参拜了日本岐阜县华严寺,作为「西国三十三所观音灵场」的最后一站,在本堂前合掌行礼时,我默念了这句话。历经两年的巡礼路线参拜,点点滴滴累积起来,到这里画了一个句点。其实不仅如此,其实最近——也就是今天——正好是我第一次到访日本的十周年的日子。10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27日,我来到了日本进行了5天的旅行。当然,当时我一句日文也不会,也是与家人一起,还有翻译陪同,完成了《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记得十年前的这一天晚上,还与父亲一起打车去了秋叶原,拍下了在日本的第一处观光照片:

你看,我有保存数据的习惯,我能找出10年前的照片来。

然后,这十年间,日本虽然是「停滞的二十年」~「停滞的三十年」,但以我亲眼所见证、从时事新闻中所读到的,也有不少值得回顾的变化:东京申奥、大阪申博、311东日本大地震、熊本地震,以及去年关西的豪雨,以及今年度的改元。

我自己呢?也应该是一年有一个大概的生活主题,一年有一些变化吧。如今想来,既是历历在目,却也感慨过眼云烟,如《秒速五厘米》最后的电车交道口场景,车厢一节节地从眼前掠过,而又向着远方飞驰而去。它起初是江之电的车厢,然后是山手线、是冲绳的单轨,接着是SL人吉、是天地……记忆如同列车飞驰而过,发出轰隆的响声,然后离去,留下空荡的轨道空间。旅行亦是如此,来来回回,似有所得,却不可言说,终一无所获而达至臻,便可拈花微笑。佛家云:「过去心不可得」。

真要问我旅行中有所收获吗?答曰:有。

真要问我旅行中收获到了什么呢?答曰:无。

似有若无,逍遥游心。

咳,还是来说点人话,不说那么虚的了。

今天既然是十周年嘛,本着游心的态度,去了趟京都北面的真如寺。倒不是寺院本身和我这十年有什么关系,只是御朱印上有个「十刹」字样。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指禅宗制度的五山十刹制度。不过以汉字来联想,也可以解释为十个刹那间。

试着回想一下过去的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若说每一年有个什么主题的话,应该是当年最大的事、最难忘的经历或是最显著的变化?思绪里每一年的回忆有多长?一刹那。

于是,今以游心,参拜「十刹」。

2019年3月15日来到日本,发愿巡礼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当日在第一番所顶法寺六角堂关门前一刻参拜并领受御朱印。一路步行(除了回宾馆和用餐来回利用交通工具)直至3月19日上午在第三十三番所清和院满愿。

有什么感受呢?

于身外——

我参拜了三十三所,觉得各寺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寺院香火鼎盛,甚至已经是日本国内外皆知的著名旅游场景——比如清水寺、六角堂、东寺等等。还有一些寺院,境内宁静雅致,大多参拜者还都是日本当地人——比如「御寺」泉涌寺、今熊野观音寺等。还有一些寺院,借助当寺历史因缘以及流行文化的兴盛,近两年也在日本国内外特定年轻人族群中小有名气,比如与新选组有关的壬生寺、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六波罗蜜寺。最后还有一类寺庙,让我感到很遗憾,庙宇建筑还在,但看上去经营不善,几乎没有参拜者。

甚至还有一些没落到寺院连门都进不去,庭院狭小,只能在门外参拜并招呼寺方授予御朱印。比如位于东福寺站附近的法性寺。这家寺院在《源氏物语》特别是最后《宇治十帖》里出现过两、三次,见证了匂宫、薰君、大君、中君、浮舟等人为情所扰,往返于平安京市区与宇治之间的经历。尽管《源氏物语》是虚构故事,但其相关寺院如今却参拜无门,实在可叹。

又,其实洛阳三十三从其各番御朱印右上角番号图章来看,印样并不统一。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洛阳三十三所发展不一的样态吧。

于自身——

我觉得满愿,以及之后将要申请的「先达」称号挺合适。这个称号从其字面上来看,相比于信仰层面的追求,更侧重于表述行为上的成就。因此在不用持戒、但行参拜即可,简单易行,放低了作为宗教行为的门槛难度。实则,也未必层次肤浅。佛教或者其他印度宗教里业的概念,就包含了身业,也就是行为。佛教中一些较为极端的做法,甚至还有烧身供养的案例。例如传说中玉兔的原型在印度传说中就是以身投火供佛。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放到现在来,是不可取的了。但是把几天时间安排在巡礼佛教寺院上,把自己的时间、见闻放在安排在巡礼上,我想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供养吧——用亲身经历来了解佛教的过程。可以说,洛阳三十三所巡礼是简单易行,没有许多精神和行为上的戒律,但是却也因此能让大众能更加轻松地把对佛教的了解与感悟融入于自身参拜活动中的一种适合现代的文化旅行形式。

于是,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完成参拜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灵场各寺的简单心得。

依然是旅游,期间向诸多神社、寺庙供奉布施。

说起来,这次旅行中,除了在日本通常的神社、寺庙,以及曾经在东京的孔子庙、仙台的伊达政宗灵庙以及二条城等地领受过御朱印(纪念符),这一次还在一家东京的酒吧「坊主バー」领受了两张御朱印。和尚酒吧经营者是僧人,也已在酒吧内参拜了御本尊佛像,因此不能不说确实是御朱印啊!

说起来结账时我认为不应该说「お会計」(结账),但我只记得在日本神社,献上的钱是叫做「初穗料」,却不记得寺庙里应该怎么称呼,便向酒吧经营者僧人询问。僧人答:「ふせ。」也就是本文标题中的「布施」二字。于是,进行布施。

此外进行一个简单的说明,因此本人目前处于无职状态,说不定过一阵就会变为学生状态,在此状态下无劳动收入,因此停止如此这般月度的财务布施。

附肢合掌——!

各位好!经过了夏天的两次旅行,以及几个月拖延症期……我们又见面了!我是wildgun,2017年的夏天,我带着玉藻前也就是我的老婆去她的故乡日本关西地区进行了为期20天的旅行。最近沉迷于《Fate/GrandOrder》,也通关了《Fate/Extella》的玉藻前主线(《兰词篇》),因此我终于想到来写一下本次游记了。


带着玉藻前与明日香,出发!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9日下午

地点:京都府

灵山护国神社

从城南宫出来后,下一站去了灵山护国神社。虽然没有查过确切资料,不过名字里有“护国”两字的神社,祭祀的好像都是近代现代的英灵,有些是明治维新时期的,有些则是二战时期的。

我此番造访该神社,则是因为正好旅行出发前在读南海出版社出版的司马辽太郎的《坂本龙马》小说。虽然读起来不及同作者描写新选组的《燃烧吧!剑》这么精彩,但以书中描写,坂本龙马也是制定了“船中八策”乃至推动“大政奉还”,并也影响到了其去世后不久江户城无血开城的人物,是时代进步力量的代表角色吧。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6日早晨至下午

地点:奈良、京都

经过前一夜的奔波,这一天起床稍晚了一些。其实真的是“稍晚”,因为走出宾馆的第一张照片也不过是早晨的7点半。宾馆是位于京都站对面的新阪急酒店,过条马路就能坐上JR线以及许多巴士线路。

走出宾馆,就可以望到京都塔。

继续阅读